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格杀
    

    寒风当中,地上萎顿着一对夫妇,婴儿低微的啼声之中带着悲切。

    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神拳无敌夫妇居然双双落败,仅仅凭借着这次的战绩,方明就可以直入天下十大高手之行列。

    “贼婆娘!哈哈……你终于落到我的手上了!”

    洪胜海爬起身,捡了单刀就想报仇,却被方明一脚踢开。

    “我已废了她的武功,比杀了她还难过,这还不够么?”

    “姓崔的,你要杀便杀,我们一家三口会怕么?”

    归二娘性子极烈,此时爬到归辛树身边,夫妇二人视死如归。

    “你们两人虽然嚣张跋扈,多有错伤无辜之举,但行侠仗义的事情也做了不少,今日之事只是小惩大诫……”

    却不知方明说出这段话来,令归辛树夫妇愣在原地。

    “并且,不论你们两人如何,婴儿总是无辜的,三月之后的月圆之夜,如果我用药有剩,自然会将剩下的交给你们……”

    方明突然一偏头,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得挺快!救你们的来了……后会有期!”

    说罢一提洪胜海,整个人飞速地远去了,归辛树夫妇对视一眼,都有着劫后余生的侥幸之感,远远的还听见袁承志的声音传来:“师哥师嫂……小弟袁承志……”

    ……

    数日之后,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仿佛飓风一样横扫江湖。

    神拳无敌归辛树夫妇遭遇华山叛徒崔希敏,大败亏输,不仅归辛树本人力战而败,就连归二娘都被废了武功,要不是袁承志来救,险些夫妻二人一起命丧黄泉。

    此消息一出,江湖顿时大哗!归辛树是什么人?华山高徒,出道至今,大小百战,未逢一败,‘神拳无敌’的外号可不是说笑。

    在穆人清等老一辈纷纷隐退之际,归辛树便隐隐有着天下第一之望!

    这种大高手,再加上武功不差的归二娘掠阵,居然还是输了!并且输给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还是原本的华山叛徒?

    江湖中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但奈何华山中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反驳,这个时候,人们才认识到传言可能是真实的。

    少林寺更是被吓得撤回了之前派出缉捕方明的戒律僧,主动放弃了这种肉包子打狗的行为,毕竟,此时的少林终究已经没落,连归辛树夫妇都比不上,也就不用自取其辱了。

    华山名宿神剑仙猿穆人清无奈之下,只能宣布重出江湖,将在三月之后的月圆之夜亲自清理门户。

    做下这一系列事情的方明,在江湖当中的声望如日中天,已经有了邪道第一高手之称。

    只是此时的方明对这一切都不怎么知情,因为他已经北出山海关,来到了盛京地界。

    有着洪胜海这个原本投靠多尔衮的江湖败类掩护,方明在盛京自然如鱼得水,过得安稳无比。

    厢房当中,方明盘膝而坐,面前放着空了一半的锦盒。

    在锦盒之内原本盛放着夺自董开山的茯苓首乌丸,此时已经用去了一半。

    方明面目祥和,身上隐隐有着武道禅韵,内力流转不休,进行小周天搬运。

    突然之间,一股热流从他丹田窜出,直走十二正经,转而冲向奇经八脉,众多的滞涩在这股热流之下纷纷化开,居然六脉具通,只剩下打破任督二脉,便可大周天圆满。

    方明睁开双眼,眸子之中的精芒渐渐转为温润,坐忘经流转之下,令他对自己身体的把握远远超过寻常武人。

    “茯苓首乌丸对此时的我已经全无作用了……六十颗丹药,甲子之功,助我成就小周天循环,只剩下任督二脉……”

    感受着《菩提心法》之内劲在体内运转不休,方明淡淡点了点头。

    大乾世界,武学入门便是炼精化气,炼精乃是打熬筋骨,巩固根基,化生内息,而化气则是后天内力的积蓄功夫。

    现在的方明,便是已经到了后天大成之境,只要打通任督二脉,便是后天绝顶,与其它成名高手并无本质区别。

    大乾的老牌后天高手,也不过是体内任督二脉具通,内功深湛,只是不得先天之径,苦苦在肉体凡胎煎熬,方明以不到二十之龄,便追上了别人数十年苦功,熟知剧情的大杀器可谓居功至伟。

    “主人,已经办好了,九王爷明天要接见你,正好趁此机会……”

    洪胜海匆匆而来,附在方明耳边低语。

    “嗯,做完这些之后,再重返中原!”方明出关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消化茯苓首乌丸的药力,击杀敌酋只不过是顺手为之。

    现在他功行圆满,这件事自然也要做做。

    “皇台吉身边也就一个玉真子算是难缠点,今夜便送他去见阎王!”

    这个玉真子原是铁剑门下,木桑道人的师弟,只是贪花好色,堕入邪途,现在投靠满清,做了个武功总教头,原著中袁承志行刺就是为他所阻。

    但方明可不会讲什么规矩,虽然他自付现在即使单打独斗也可胜得玉真子,但如果在皇宫当中被玉真子缠上,再被一堆摔跤手围攻倒也是个麻烦,自然要先下手剪除后患。

    到了夜里子时,他偷偷摸出大宅,按照洪胜海打听的,找到玉真子住所。

    他轻功高绝,此时有意敛去身形,坐忘经流转之下,即使玉真子这个大高手也没有丝毫发现。

    “来!大爷……”

    “哈哈……美人盛情,好!”

    灯火照耀当中,两个男女声音传来,带着****的脂粉气息。

    “靠!这个老杂毛倒知道享受!”早知道玉真子是个什么货色的方明暗中翻了个白眼。

    他耐心极好,默默等了半个时辰,屋子里面两人说话越来越放浪形骸,最后直接被翻红浪,做起了那事来。

    “哈!玉真子,给我纳命来!”

    方明等的就是此刻,闻听对方到了兴头上,立即撞开门户,冲了进去。

    此时灯火未熄,两条白花花的人影正在床上纠缠不休,玉真子虽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但一身皮肉却是白细得紧。

    方明脸色淡漠,一招推碑重手直接向他背后印去。

    “卑鄙!”

    可怜玉真子虽是与归辛树一个等级的高手,但此时手脚俱酥,哪里还有反抗余地?勉强躲过一招,却还是被方明一指点中要穴,随后一记重手轰在胸前。

    他双目翻白,大骂一声,就此气绝。

    “杀的就是你!靠!采花大盗这么喜闻乐见的事,小爷还没做过呢……”

    靠着出其不意,还有这种良机,方明瞬间格毙玉真子,轻轻松松,更不用消耗半点心力,令他心里暗叹:“到底是金老爷子的书好,即使是坏人都坏得可爱,要是放在古龙世界……呵呵……”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方明的节操之低,令人发指!

    此时诸事已毕,方明直接将旁边的女子敲晕,运起轻功,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就远远离开。

    虽然玉真子乃是天下绝顶高手,但在那些达官贵胄眼里却只不过死了一个武功教头而已,第二天的盛京还是那副模样,连点全城大索的意思都没有,倒令方明精心准备的后手都是无用,有些小小的郁闷。

    之后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言,趁着多尔衮接见的机会,方明首先宰了这个未来的摄政王,随后一不做二不休,又潜入皇宫,砍了黄台吉的首级下来,在一众歇斯底里的咆哮当中飘然而去。

    城外的洪胜海早就准备了快马,借着多尔衮的死讯还未传开,两人拿着多尔衮给出的关防信物,一路轻轻松松地南下入关。

    一直等他们进了山海关之后,一队鞑子骑兵才火急火燎地赶来,可惜大势已去,奈何不得了。

    “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了,你答应我的事也完成了,我们便就此分手吧!”

    进入山海关之后,方明直接打发洪胜海离开。

    “恩公保重!”这个汉子大仇得报,虽然从此想依附方明庇护,但方明哪里有这个闲工夫,直接拒绝,洪胜海也是洒脱之人,就此告别离去。

    “嗯……好马儿,我们去京城一走!”

    方明看着洪胜海的背影,拍了拍座下的青骢马,骏马打着响鼻,慢慢悠悠地上路了。

    方明此去京城,倒不是为了参与剧情,而是为了自身考虑。

    他现在还在苦练内气之际,一些珍宝秘药自然有着用处,比如那批茯苓首乌丸,居然直接助他进入后天大成之境,如果还有着其它宝物,贯通任督二脉也不是没有指望。

    而论得珍宝药材之多,又有哪里比得上大明皇都?

    皇帝坐拥四海,大内一定珍藏无数……好吧!即使崇祯真的跟传说中那样节俭,但京城之内的高官大户,王爷贵族的府邸之内,恐怕并不逊色皇宫多少。

    以财富的聚集效应来说,此时的整个世界之内,也没有比北京城更富裕的地方了。

    金银珠宝之类的方明看不上,但要说什么千年人参,万年灵芝一类难寻之物,要找肯定是得从那些高门大户开刀。

    思虑既定,方明大摇大摆地到了北京城,暗中租下几个宅院,直接化身独脚大盗,对袁承志等剧情毫不关心,专门搜集珍贵药材。

    那些高门大户可谓倒了血霉,只要露出一点藏有宝药的风声,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世家贵族,都逃不过方明的魔掌,连皇宫大内都潜入了几次。

    一时之间,全城风声鹤唳,将原本剧情当中闹的满城风雨的库银案都盖了过去。

    北京城内的捕快捕头一类同样被方明祸害的不轻,连主治官员都被暴怒的崇祯免去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