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1章 牧二代

第1章 牧二代

        刚出生婴儿脑子不太够用,想点事情就累了。

        眼睛也不能适应光线,稍微眯着眼睛都不舒服,只能装瞎子整天闭着。

        韩宣总感觉有些不对,但却说不上是哪里出了差错。

        比如周围有人一会儿说英文,突然又变成了一男一女说起中文。而且那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和哪里方言都不一样,倒有点像老外口音。

        还有外面咩咩的羊叫声,咦,这是什么动静?拉布拉多犬啪唧一个大舌头舔在他脸上,弄的满是口水。身边立马响起女人的嗔怪声,拿着毛巾给他擦脸。

        英语韩宣能听懂,(小时候被他老子拿棍子打会的)。

        口音是很纯正的美式,这女人说的是:“出去玩,布丁,别来欺负我儿子。”

        “布丁是什么,儿子又是什么东西。”

        韩宣迷糊想到,还没等仔细思考他就被抱了起来,只听到女人柔声说着:“乖宝宝,喝奶啦,一定要快快长大。”

        “宝宝,恩,能听懂这句,奶嘛...奶!”

        “变成小孩了!?”

        女人只见儿子握紧拳头,两腿一蹬,小脸都皱了起来,嘴里不停哼哼着,还以为抱着他弄得不舒服了,换了个姿势再次......

        没多久韩宣屈服了,做为一个新生宝宝,即使是个大宝宝,他的力量依然太小了,不足以反抗这暴力行为。

        “好羞辱,好悲愤,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哦…”

        还没等他细想,瞌睡感再次袭来。

        等十多天后新生母亲能够下床行走,小护士贝拉就回去了,韩千山亲自开车送她去了大瀑布城。

        不需要再照顾,因为夫妻两人发现照顾儿子格外轻松,完全不像旁人说的那样困难,比如尿床,晚上哭闹之类。

        想到贝拉临走时依然惊讶的眼神,郭母就有些沾沾自喜。

        因为儿子想要尿尿,或者是饿了之类都会啊啊叫唤两声,时刻蹲守在身边,负责照看他的米色拉布拉多犬,就是舔了他一脸口水的布丁,立马就会去找女主人或是男主人解决。

        平时也不哭闹,除了睡觉,宝宝大多数时间都是躺着自己玩手指,或者是思考人生状,倒是很认真的样子,配合那小脸说不出的滑稽。

        阳光洒在白桦林间,树根处落了厚厚一层发黄树叶,从远处看十分美丽。

        篱笆围成的院子里,草地从门口一直延伸出去,落单的安格斯牛甩着尾巴吃草,体格非常强壮。

        小木屋屋檐下面,韩宣被老妈抱着,小眼睛滴溜溜四处打量,这是他前世在城市里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场景。

        北部加拿大寒冷的气流很快就要南下,紫苜蓿花被收割,留下不长的根部,储藏之后做为牛羊冬天里的口粮。

        新种子已经播撒下去,明年开春又是满眼翠绿。

        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韩宣认清很多事情。

        1983年,松木墙上的挂历清晰写着的1983年,家里的“高档”19寸屏幕黑白电视机也证明了这一事实。

        如今正抱着她的今生老妈名叫郭枫,和那帮牛仔赶羊的老爸韩千山一样,都是美籍华人,从他们爷爷那一辈就来到美国。

        祖上都是江苏人,当年战乱时候,家里吃不饱饭,刚巧碰上美国需要工人建设铁路,结伴远渡重洋,拖家带口来到美国,一来二去就留在了这里。

        到这他们两这一辈,除了会读、会写汉语,生活习惯都和美国人差不多。

        老一辈人能够吃苦,凭着两代人努力,都积攒下不小的身家。

        而中国人喜欢购买土地,这已经成了写到我们基因里的“本能欲望”。

        前两年这两口子结婚,说来也算是青梅竹马,思量着便他们给置办了这块两万多英亩的snow-mountain-ranch大牧场,简称s-m-r牧场,在中文里就是雪山牧场的意思。

        在这弗拉特黑德国家森林公园边上,往屋子后面远眺确实能看见一片连绵雪山,长辈们感觉这名字贴切,夫妻两人也很喜欢,索性就留着这个本来的称呼。

        听说远在加利福尼亚的老人家们,也就是韩宣的爷爷奶奶和外公他们正往蒙大拿赶,前些日子耽误了没能看到大孙子,这才火急火燎过来。

        每当家族史教育的时候,韩宣就瞪大眼睛津津有味听着,这辈子的老爹没想到三言两语间被便宜儿子掏了老底,即使知道宝宝还不能理解,没事时候依然在那自言自语。

        配合宝宝认真的神情,一大一小相处非常和谐,郭母就在旁边笑着。

        偶尔韩宣也在暗自伤感,不知道上辈子老爹会不会伤心欲绝。

        可静下来仔细一想,时间已经回到1983年,没准自己老爹还在墙角底下穿开裆裤玩泥巴呢!这样想来心里就舒服多了。

        懒懒在母亲怀里打了个哈欠,换个姿势继续在嘴里吐着泡泡,斜眼看篱笆外,一群神兽草泥马飞奔而过,头顶放荡不羁的三七开毛发随风飘扬,好一副帅小子模样。

        父亲韩千山和母亲郭枫还没给刚满一个月的韩宣起名字,不是不想,而是一个月前老人家们就下过死命令,要等他们到来再说。

        夫妻两人没办法,前思后想便给韩宣起了个小名。

        “韩!宝!宝!”

        韩宣咬着小嘴,泪崩。

        时间又过了两天,今天早晨天气晴朗,牛仔们刚把成群安格斯牛赶到牧场上吃草。

        牛儿们悠闲散着步,在头牛带领下赶往冬日到来前,最后一波新鲜牧草。

        剩余的人们则提着铁质干净大桶,晚些时候会有人来收购鲜奶,装车运往大城市加工厂包装贩卖,最近经济不景气,偶尔也会制作些奶酪,这样保存期会比鲜奶长点。

        雪山牧场里一共有300多头荷斯坦奶牛,一头牛每年产量有7000到8000公斤,按照一加仑也就是3.78升左右来算,光是卖奶每年也有十多万美元的收入。

        这时候美元还不像后世那样贬值,经济危机的到来使得如今美国人大规模失业,当然,在没有先进机器的年代里,光靠人工挤奶每天就是一大笔开销。

        时间接近中午。

        林间小路上传来汽车轰鸣声,一辆老式凯迪拉克开进小院门前。

        老牛仔巴顿正在扎篱笆,前两天有头脾气暴躁的母牛踢坏了这里。他显然是见过这辆汽车的,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笑着对门口方大声喊道:“嘿!韩,见到你真愉快,我的朋友,等我闲下来咱们再去湖边钓鱼去吧!现在湖里可有好些大家伙了。”

        看上去满岁月痕迹凯迪拉克eldorado老汽车,车门缓缓打开,驾驶座上下来位50多岁的华人,这是韩宝宝今生的爷爷韩琦,而副驾驶上正往下走的是他奶奶。

        韩宣当然是第一次见到他们,在刚见到老人时,母亲抱着他往院子门口走去,笑着大声说道:“爸,妈,你们来啦,昨天接到电话说你们在犹他州,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还不是你妈,四五点钟就催我上路了。”微笑拥抱拍拍老巴顿后背,韩琦老头兴奋道:“嘿巴顿,这是当然啊!不过要等过几天再说,我可得好好瞧瞧我的大孙子!”

        “他真是太可爱了,我也爱死他了!”老巴顿转头看向刚刚站立在面前的郭枫,大声笑道:“哈哈,你们聊吧,我要继续去把篱笆给弄好,过几天记得带上好酒!”

        说完摆摆手,摸了把孩子光滑的小脸蛋,爷爷韩琦也是同样动作,顺手还捏了捏,大概是手感太好,半晌都没放开手。

        韩宣无奈翻了个白眼,抬手想要打断他的动作,可惜衣服太厚,只能伸过脸去认命了。

        奶奶提着大包小包,从露出来的东西看,大多都是小孩子的衣服用品之类,轻轻踢了脚无良老头,嗔怪道:“老手也没个轻重,大孙子弄疼了怎么办。”

        此刻一双水汪汪的感激眼神顿时投了过去。

        韩老头悻悻松开了手,家庭地位清晰可见。

        奶奶从儿媳手中接过宝宝,脸上都笑开了花。

        不一会儿,一辆火红色法拉利敞篷250gt也开了过来,远远就看到个带墨镜老头挥手叫道:“嗨!大外孙!”

        韩宣扭头看去,立马瞪大了眼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