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拍卖会
    塞西莉亚过了个很愉快的星期六。

    她聊天时惊讶发现,韩老爷子居然有着不错的艺术造诣,老人家写的毛笔字她不太懂,中国水墨却有点了解,艺术都是相同的。

    而客厅里提香的那幅神圣对话,更是让她幸喜不已,塞西莉亚本身就是创作古典主义油画,这次居然能近距离欣赏到大师作品,真是不虚此行。

    小安雅也很高兴。

    在母亲熏陶下,她本就不是个顽皮的人,如今又有贴心小哥哥陪伴着,两人在图书室里安静待了几个小时。

    看书之余偶尔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这是种奇妙的感觉。

    还有那顿美味午餐,中国风味让她想起了曾祖母,小猫变得活泼起来,昨晚她担心的睡不着,这下终于放心了。

    下午时分,塞西莉亚带着安雅回家,小女孩不舍离开唯一的朋友,可怜兮兮和韩宣约定要常联系,嘟着小嘴可爱模样让这一家老少心都融化了。

    于是接下来几个小时,韩宣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不仅安雅没什么朋友,小韩宣也是一样。

    韩父在一旁自责,儿子的同龄伙伴确实太少了。再聪明也只是个孩子,麦兜又不会说话,现在还多了个小猫胖丁。

    无奈摇摇头,暗道儿子起得都是什么怪名字。

    这种情况持续到傍晚才停止,因为晚上的慈善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虽说美国是个移民组成的国家,人口来自世界各地,但总的来说,这个国家眼里只有白人和其他人两种,种族歧视存在于各个角落,可见韩老爷子在这个地方闯出硕大家业有多不容易。

    拍卖会和聚会从来都是结交生意伙伴的好地方,单枪匹马在这个圈子里永远也闯不出名头。只不过今天性质有点不同,除了给孤儿们捐款,还有就是给年轻一辈相互认识的平台。

    美国人从不吝啬于捐款,与其被可恶的税务局剥削,不如做点好事博个好名声,还可以合法避税,一举两得,谁不想干呢。

    拍卖会场地定在著名的华尔道夫酒店,就在曼哈顿派克大道,离韩宣家并不远,所以直到下午六点四十他们才出发,只有几分钟路程。

    老式阿斯顿马丁停在门口,很快就有侍者帮着打开车门,等一家人下车,将其开到停车场。

    韩宣整理好衣服,黑色西装配小皮鞋,穿起来很不舒服,走路都被约束着手脚。这个牧二代前世由于那特殊体积,从没机会穿过西装,当时还羡慕别人,如今变瘦反而挑剔了,果然是得不到的才会骚动。

    往里走扭头四周看了看,韩宣抬起头对爷爷问道:“怎么有那么多华人?”

    “今天就是美国华人商会组织发起的啊,其他都是被邀请的生意伙伴”韩老爷子边走边说道:“孙子你还是第一次来吧,感觉怎么样?”

    “不就和我们农场里聚会差不多。”韩宣耸耸肩。

    “哈哈,确实差不多。”

    老爷子说完牵起韩宣小手,不时有附近人跟他打招呼,一一微笑点头,现在不是聊天的时间,拍卖后还有个酒会。

    检验完请柬,侍从客气带领他去会场坐下,第一排靠走道位置,出入都很方便。

    人已经来了不少,半大的孩子也很多,在父母身边静静坐着,家教都很严的样子。

    而韩家早就不把韩宣当作小孩,当然,这里指的是心理上,乖孙子乖儿子该疼爱的绝不能少。

    韩父跟韩宣一样,打个领结怎么放都不习惯,像是屁股上长了钉子,被老奶奶瞪了眼才安稳,坐在椅子上感叹,早知道不来了...

    老爷子瞧见他模样,暗自伤神,感叹后继无人,余光瞥到孙子才安下心,抓住韩宣小手看向前台,不一会儿灯光变暗,拍卖会开始了。

    前面半小时竟然都是演讲,不只是那些老外,连周围华人都有些瞌睡,韩宣耷拉着脑袋用手撑住,静待这“国粹”的结束。

    终于,随着阵相当激烈的掌声,仿佛是在喝彩又或是宣泄,老华人走下台都没停止,不知情的老拍卖师上台有些惶恐,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

    一个女人很快从侧门走出,手里捧着个木盒,轻轻放在中央的石台上,拍卖师伸手,里面是件宋代的海捞瓷盘。

    海捞瓷存世量很多,数百年泡在海水中品相不怎么好,喊了两三次价便被人买去,两千美元,已经很高了。

    前面几件都是不出名的玩意儿,最贵重的珐琅彩山石花卉纹小瓶还是都是赵老爷子捐赠,自己又花十五万美元给买了回去,惹来一堆白眼。

    老外们对中国古董兴致缺缺,等有西方贵族用品时才争抢,一套才一百多年历史的子爵用过的银器,居然拍出30万美元。更让人惊讶的是,一个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纪念版可口可乐罐子,被卖到5000美金,韩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没历史真可怕。

    华人移民带出来不少好东西,比如正在拍的这幅郎世宁的《平野秋鸣》图,做为外国人在中国最出名的代表人物,他的百骏图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馆,作为镇馆三宝之一,即使是国外也广为人知。

    这幅画一直被叫到35万美金才被韩老爷子买下,乐呵呵的又盯着拍卖台,反正是做慈善,价格高点也无所谓。

    小韩宣无奈叹了口气:“世上果然有好运气的人啊…”

    一件件古董上台又被拍走,慈善拍卖很少有流拍的。好多人和韩老爷子一样,喜欢的宝贝在外面逛了圈,又被自己买回去,其中唐伯虎的山静日长图,老爷子那个眼馋啊,恨不得起身上台给抢过来。

    没办法,为了和气生财,眼见原主人都要跳脚了,价格也达到19万美元,和它真实价格差不多,韩老爷子才悻悻放下手中木牌。

    拍卖原本已经结束,上面又传来老拍卖师的声音:“各位先生女士,这次慈善拍卖总共筹集了三百七十万五千美元,我代表可怜的孤儿向你们表示感谢。”

    “不过请各位稍等会儿,我们拍卖行接到一份委托,有件东西是一百年从中国流出来的,愿主人想要卖掉它,我想你们应该会有兴趣的,如果可以再加一场拍卖如何?”拍卖师询问道,招招手,一位黑人托着木架走上台,揭开盖在它身上的红布。

    “兽首?”

    台下有人惊讶出声。

    “拍!”

    韩老爷子猛然坐直身子,韩宣被他惊动,扭头看去,青铜马头昂首挺立。

    台上拍卖师点点头:“起拍价十万美元,上台来看过之后就可以出价。”

    小韩宣惊愕了,不仅是因为看到兽首,而是这价格…

    “也太白菜了吧!”

    上台围着马首转了几圈,赶忙伸出手拉拉爷爷,小声道:“买下来。”

    台下出价声此起彼伏,很快便加到22万美元,老爷子点点头,一直没吭声。

    到了七十万之后,出价速度便慢了下来,三五万的加价也变成五千五千往上加,这时老爷子才举起了手:“九十万!”

    周围很默契的静了静,半分钟后才有个老外说道:“九十二万美元。”

    韩宣顿时就乐了,这托也太明显了吧。

    老爷子看向那边没开口,老外汗都要冒出来,这才听到个稚嫩声音:“九十二万五百。”

    “九十二万五百美元?还有人加价吗?一、二、三、啪!恭喜您先生,这件藏品归您了!”老拍卖师这次忙的很快,询问两声便落了锤。

    兽首第一次拍卖,国外还不知道其中的价值,看老拍卖师模样就知道。

    与其将十二兽首当成是艺术品,不如说它们是整个时代的缩影,华人一个世纪屈辱历史的缩影。

    雍贵华美的圆明圆,百多年前这些兽首在海晏堂前被西方人砍下,韩宣上台摸着那脖子断裂处,还能感觉到刀斧印记。

    老爷子起身对周围人抱拳,感激他们没有抬价。大多都是华人,往日里窝里斗,输赢都是自家事,总不能让旁人沾了便宜。

    周围人恭敬对老爷子拱拱手,结伴往宴会厅走去,韩宣抱着马首走神,跟在旁边。

    现在华夏才刚开放,远不如将来,往后有人买下这东西被国人骂蠢,其实就像是暴发户,对往日里看不起他们的人喊道:“老子有钱了!再说话抽你脸!”

    这是种很莫名其妙的情绪,每收回一个就像是能增加点骨气,让人抬起头走路,比如此刻趾高气昂的韩老爷子,还有周围看向小孩的人们。

    韩宣能知道未来的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里没有强盛祖国的支持,他们就像没有根的浮萍。

    本该热闹的晚宴,韩宣如同嚼蜡,坐在桌边晃着小腿,不时摸摸马脑袋。

    远处韩父在跟人聊天,笑容怎么看都僵硬,韩宣无奈摇摇头,走上前去解围:“爸爸,我瞌睡了,回家好不好。”

    “等…好。”

    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不多时房间里灯光亮起,小猫胖丁立马跑过来。

    韩宣将它抱起来,见父亲把几件古董,连同马首放在木架上,满意点点头走向厨房。

    该给胖丁准备晚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