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章节目录 第18章 钓上个大家伙
    清澈水面被微风吹动,湖水碧波荡漾,泛起涟漪。

    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在蔚蓝天空映衬下,湖水显得有些发蓝,周围枝繁叶茂的白桦树倒映在水面,宽大的叶子沙沙作响。

    这是座落在草原上的罗塔湖,也是雪山牧场从前主人的名字,就这样一代代流传下来,已经存在上百年时间。

    湖面大约有一公里宽,狭长延伸出四五公里,横跨在雪山牧场和奥格斯格牧场之间。罗塔湖边的树木没有被砍伐过,生长得十分茂密,偶尔一条鱼跃出水面,落下掀起巨大水花。

    在离湖水不远的地方,一个小男孩戴着宽檐毡帽,脚上是双牛皮小靴子,随着他的脚步轻快发出声响。

    有只可怜的猫咪正趴在他的帽子上,努力用毛茸茸大尾巴平衡着身体,不让自己掉下去,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脸上毛都竖立起来。

    岸边白胡子老头在年轻小伙子帮助下,将四五米长的小船推入水中,然后系好绳子坐在岸边等待着什么,见许久还没来,便低头仔细擦起渔具。

    是的,今天老巴顿要带韩宣去钓鱼,这可是男孩跟父母央求好久他们才答应下来。放心的母亲还叫上水性很好的安德森陪伴,这才让他出门。

    “男孩!你准备好起航,去征服汹涌海洋了吗?”老巴顿瞧见不远处小身影,抬起头大声笑道。

    男孩停下脚步,立正身子,抬手举了个军礼:“是的船长,水手韩宣已经准备好,放马过来吧太平洋!”

    认真模样逗得老人哈哈大笑,安德森亮出一口白牙,走上前帮男孩穿起救生衣。

    小船很快出发了,光靠船桨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到达今天要去的地方。小韩宣倚躺在船边,身体随着安德森划动有节奏摇摆着。

    周围很清净,除了船桨与水面接触发出声音其他就是林子里的那些鸟叫,抬头望向天空,这种宁静感觉难以言状。

    小船靠近岸边往前进行驶,周围好些白桦树生长在潮湿沼泽地里,树根被水淹没,叶缝间隐约还能看到西边群山,男孩舒服的都瞌睡了。

    胖丁还是第一次上船,刚开始有点不舒服,现在在小船里活蹦乱跳,一不小心撞到主人,将韩宣给惊醒。

    老巴顿丢来一片干奶酪,男孩抬起手臂接住放进嘴里,将手伸出玩水,拍打着湖面。

    刚在心里感慨生活美好,指尖就传来一阵触感,韩宣猛然缩手,一只胖头鱼被带出水面,而后又滑落下去。

    老巴顿赶忙抓住韩宣小手仔细看了起来,发现只有些红印才放心,怕男孩受惊吓,嘴里开玩笑到:“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高手,空着手就能抓到鱼,比我可厉害多了。”

    韩宣无奈翻眼白,问向老巴顿:“刚刚这个是华夏的鳙鱼吧?它们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恩,是华夏鲤鱼没错。”老头回答道:“前几年钓鱼经常能碰到些鲈鱼、鳟鱼,现在大多就只能钓到华夏鲤鱼了。”

    “这些鱼什么都吃,尤其是黑色那种,也就剩下狗鱼能和它们挣食,瞧,又跳出来一只,它们太多了。”

    老头无奈叹了口气,安德森转身说道:“我小时候没见到过,联邦七十年代引进亚洲鲤鱼,起初是为了治理水藻,不过这些鱼在北美没有天敌,十几年下来它们数量变得越来越多,这些大概是从森河游过来的,下游密苏里河里,它们已经泛滥成灾了。”

    安德森大学学的就是相关专业,所以对这些了解更多,一路上絮絮叨叨向韩宣和老巴顿解说着,又过了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一处适合垂钓的地方。

    这是个向岸边凸现的水草地,边上芦草很多,又有树木遮掩着,看上去很凉快,不时有鱼在水底搅动,使得湖面泛起层层波光。

    老巴顿点点表示满意,起身将铁质船锚抛入水中固定船身,开始了准备工作。

    在美国垂钓,无论江河湖泊还是大海,都需要购买钓鱼证,三人里只有老巴顿有。

    不过这里是私人牧场,只要不将钓上来的鱼拿去贩卖,没人会来管他们。

    三根鱼竿放在船舱边上,鱼线和鱼钩也有不少。

    罗塔湖好些年没经过打捞,鱼的体积很大,一不小心就会脱杆断线,连人拉下去这种事以前不是没发生过。

    韩宣拿起巴顿帮他准备好的鱼竿,这是pure-fishing公司出产的,四米多长甩杆,放在手上感觉很轻巧。

    将前些天买好的假鱼饵挂上鱼钩,老巴看向男孩道:“跟我学,甩出去再拖动回来就行,很简单的。”

    说完给韩宣演示了遍,男孩点点头,弯腰发力将鱼饵扔向远处水面,滑轮吱吱响着,轻咚一声落了下去,转动滑轮往回收线。

    “对!就是这样。”

    老头对着他竖起个大拇指,也将自己的鱼饵丢了出去。鱼在水底能看到活动的物体,假鱼饵自身也可以散发香味,吸引它们。

    假如没有相应的心境,钓鱼其实是件很枯燥的事情,二十多分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安德森这才钓到一只不足三磅的小狗鱼。

    老巴顿把垂杆架在船边,帮安德森取下狗鱼又丢回湖里,看见韩宣疑惑眼神解释道:“它太小了,放进湖里再养养。”

    男孩点点头继续垂钓,船身在水面轻微晃动。

    刚刚是中午时分,鱼不太好钓,隔了许久老巴顿才钩上一条七八磅的草鲤,取下它放进船边的渔网,对男孩眨眨眼睛。

    韩宣轻哼了声表示不满,继续盯着水面鱼饵。不知什么时候,一团黑色水草飘了过来,刚好钩在男孩鱼钩上。

    韩宣无奈转动滑轮往回收线,没想一阵大力传来,差点把他带了个趔趄。

    巴顿听到声响转过头,踮起脚往湖面看去,立马丢下鱼竿大步走了过来,嘴里喊道:“小心点!男孩,嘿!这是只乌龟!”

    伸手接过鱼竿,一只脚抬起搭在船边,往外松线,过了一会儿又往回收。湖面上扑打起水花,隔太远男孩瞧不清楚,只看见爪子蛮大的样子,站在一旁干着急,脸上又有些激动。

    在船上钓鱼不好发力,船身不停往那边飘,幸好有锚固定着。又僵持了四五分钟,那个大家伙终于屈服了,认命在水面上飘着。

    老头把鱼竿交到男孩手里,笑道:“水手,我们抓到海龟了,你将它拖回船上来吧,老船长我来帮你看着它!”

    安德森也接口道:“我还第一次看见有人钓到这个,你真是好运气。”

    小韩宣搓搓手,接过鱼竿吃力使劲,不料到半路那只乌龟又挣扎起来,要不是安德森帮忙抓住,现在都要脱手了。随着鱼线渐渐收起,乌龟也露出了全貌,它有着老鹰一样的上颚,小眼睛正紧紧盯着几人,粗壮四肢前爪子很锋利,长达60厘米左右的墨绿色龟甲上,长满棱形肉突刺。

    这是只北美鳄龟,看体型恐怕已经有50岁往上了,跟老巴顿年纪都差不错。等拖到船边时,安德森打算将它捞上来,一不小心,差点被这只鳄龟给咬到手,幸好船上有个渔网,这才安全将它弄上船。

    鱼钩不在它的嘴里,而是挂在前肢上,刺的很深,刚刚被拖动,拉出了一道七八厘米长伤口,老巴顿帮它拔出来的时候,鳄龟还在张大嘴巴准备咬人。

    小胖丁没见过这种家伙,但看样子就知道它不好惹,乖乖站在箱子上看着乌龟。韩宣得知它是保护动物鳄龟,突然有些犯了难,想放回去但它又受伤了,转头看向身边。

    老巴顿也是一样,挠挠头说道:“要不先带回去治疗吧。”

    “只能先这样了…”

    大鳄龟趴在船舱里一动不动,小眼睛紧紧盯着身前小猫,胖丁也在看着它,大眼睛炯炯有神,这就样相持着。

    天色忽然有些转暗,看上去快要下雨了。韩宣他们运气变好起来,大鱼接连上钩,渔网里都装满了小半。

    傍晚时候启程回家,路边很美,斜风细雨配上碧绿湖水。

    可惜老少几人都没带伞,安德森船桨划的飞快,完全没了早上闲情逸致。

    胖丁躲在男孩身子下面,愉快玩起水来,抖抖毛发溅了男孩满脸,直到韩宣往它屁股上拍了两巴掌才老实。

    只有大鳄龟最开心,慢悠悠在船舱里爬了起来。

    小船很快就回到码头。

    ps:今晚去台北101看跨年烟火,更新可能会迟,大家新年快乐,求推荐和收藏,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