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章节目录 第22章 jp摩根
    大瀑布城假日酒店七楼最右侧,这是一间八十多平方左右的客房。

    地上铺着红色地毯,昏暗的钨丝灯散发着黄色光晕,小书桌靠在墙角,电视摆放在客厅里。

    在穿过客厅,父子俩并排躺在床上,五月开始渐渐炎热,他们只盖着薄薄的羊毛毯子。

    男孩揉着洗完澡依旧潮湿的头发,放下手中电话,缩进被窝里,旁边父亲问道:“刚刚你妈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说回家时候你完了。”男孩转了个身,大眼睛看着父亲说道。

    “我就知道,全都怪你,回家时候你来去跟她解释。”

    “不,我还是小孩,明明是你非要带我来的。”

    “你这坑爹儿子……”父亲笑骂,侧身挠起男孩痒痒,房间里登时响起打闹声。

    桌子上有个精致腕表,表盘上面清楚显示着已经是九点多。

    刚才和武田正男的谈话已经结束,见时间太晚,赶夜路不安全,于是韩宣和父亲就在这里住下了,明天还有合同要签。

    过了好一会儿父子俩才安歇下来,韩千山探出身子关了台灯,在黑暗中喃喃自语:“儿子,你发没发现什么问题?”

    “买但马牛那个?45000美元很不错啊。”男孩开口回答道。

    父亲扭头看向小孩,眼神里的怨念,即使关了灯都能看出来:“我们没钱买好不好,上次那些买牧场都快花完了。”

    “那就借呗。”

    “……”

    jp摩根银行有着200多年的历史,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银行之一,对美国乃至世界的经济都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光说银行可能不了解,如果说它是美国摩根财团的支柱产业,拥有总资产近万亿美元,这样可能才会有个清晰概念:它是多么庞大。

    早在1933年摩根公司改为商业银行,把原来经营的投资银行业务,交付给旗下公司摩根士丹利,jp摩根专门从事银行业务,布兰登就是其中一家地方营业部的经理。

    今天早晨像往常一样,年近五十的老布兰登,起床洗漱准备去工作,床头柜上那个像砖头一样的移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一遍系纽扣一边接起,布兰登在电话里询问道:“你好,这里是jp摩根大瀑布城公司,请有什么事情。”

    “是的,我是雪山牧场的韩千山,现在想要办理一些贷款业务,需要什么手续吗?”

    “雪山牧场?”老布兰登在心里嘀咕道,拿起黑咖啡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只要带上证件来公司就行,需要多少金额?”

    “大概1600万左右吧,过两天去的时候再联系你。”电话里男人声音说完就挂断了。

    老布兰登手一抖,咖啡都撒在燕麦面包上,听着忙音思索:“韩千山?听着好熟悉,雪山牧场,韩!sos公司老韩的儿子?!”

    做为一家银行,它的情报有时候比官方还要灵通,所有潜在客户的消息都在jp摩根有备案,何况是一家年营业额刚达到16亿美的元大公司老总的儿子。

    韩姓在美国并不常见,尤其是能贷款出这么大笔数额的,当年韩老头购买牧场还是由jp摩根给牵的线,刚刚怎么就就忘了呢。

    布兰登恼怒拍腿,拿起面包咬了一大口,咀嚼费力咽下去,又喝了两口咖啡,想了想再次拿起电话。等了几年才碰见他有事,这种等级的潜在客户,整个蒙大拿北部都没多少,白痴才会放过。

    老布兰登在电话拨通后,开口道:“韩先生,您是在雪山牧场对吗?我们会让人去跟您联络,不,我明天亲自去那里,请问有时间吗?”

    “喂?不好意思,信号有些问题,好的,到时候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假日酒店里,韩父放下电话叹了口气,旁边男孩笑嘻嘻开口:“他答应了对吧?我就说很简单的嘛。”

    父亲回头瞪了他眼,恶狠狠吓唬道:“要是以后还不上钱,我们爷俩都得去要饭,晚上也没这么好的宾馆住了,天天就睡在桥洞底下!”

    “您自己去住好了,我去投奔爷爷外公啊。”男孩摇头满不在意,黑色头发轻微晃动。

    “呸,臭小子,我爸才不要你。走吧,那个日本人还在等着呢。”

    ……

    吃饱了高档猫粮,胖丁正躺着摇椅上,四肢向外摊开露出花白肚皮。今天主人不在家,没人来给它挠痒痒,这是初夏傍晚唯一遗憾的事情。

    麦兜蜷起小短腿,脑袋从栏杆缝隙中探出去,略微有些吃力。没办法,它的头越来越圆,正朝着横向发展的道路上狂奔,栏杆下面花圃,已经被它给祸害了好大一块。

    鳄龟如今渐渐康复,放生之后居然赖在湖边不走。隔三差五跑来木屋前打秋风,郭母弄些小鱼或是肉类喂给它,吃饱喝足趴在草地上,安心享受着养老生活。

    外面一辆车驶过,胖丁抬起脑袋看了眼,发现只是路过,又躺下身子,粗大尾巴扫来扫去。

    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麦兜,迷你驴转过头咔的就是一口,刚好咬在胖丁尾巴上。

    小猫立马就炸了毛,两个家伙就在院子里追逐起来。

    鳄龟也不幸中枪,被它们踩了好几脚,终于恼羞成怒,抬起那排球般的脑袋,长大嘴巴盯着麦兜。

    至于一点大的胖丁直接被它给无视了,几两肉还不够塞牙缝的。

    今年薰衣草长得很好,有了栏杆保护总算逃过一劫,从远处看去,弯曲成一道紫色花海。

    路旁是青翠牧草,上面黑色安格斯牛和西门塔尔牛正在进食,几头黑白色奶牛也悄悄跑到这里。草泥马们结成一大群之后绝对是祸害,撩拨了强健的公牛又转身逃跑,自娱自乐给生活增添乐趣。

    牛仔们静静坐在大树下闲聊,各种小事引起同伴哈哈大笑,马丁内兹叼着狗尾巴草,背靠着粗壮树干眦起大白牙。

    法拉利从河边转了个弯,穿过刚买的牧场,发现旁边多了些利木赞牛的身影,看来是早上刚送来的牛犊。

    慢慢来到薰衣草小路当中,幸好最近平整了路面,低矮低盘还算能凑合通过,牛仔们笑着起身打招呼,父子俩人招手回应。

    路旁新房子第二层才刚开始建,周围草地被运货卡车压得有些凌乱,见有远处有人向他挥手,男孩好奇看过去,发现是包工头詹森。

    可能是最近日子过的不错,才两个月时间詹森就有些发福,脸上眼镜细边都勒到肉里,隔着老远开口喊道:“老板!要不要下来看看房子,不满意现在还能改动,从开工到现在你竟然就没来过!”

    “哈哈,我很放心你,做的不错!”韩父对他比划个拇指,脚下油门轻踩,小车瞬间窜了出去。

    站在路边又瞧见车缓缓倒了回来,韩父开口对他说道:“对了,牧场里设施有些不够用,需要再建一个培育小肉和育肥的地方,牛圈也需要增加,设计漂亮点,加油!”

    詹森还没来的及开口,第二次傻站在这里,吸着尾气望向远处汽车无语摇头,往回走去。

    回到家时候母亲正在准备晚餐,铜制小锅冒着热气,噗噗直响,里面白粥翻腾。

    桌子上只有几个咸鸭蛋,郭父看了儿子眼,心道要遭。

    果然,母亲从房间出来,看到父子俩笑眯眯的。

    “是小宣!”

    “是我爸,我不想去的,老妈~”

    两人同时互相检举,争取坦白从宽。

    胖丁从男孩刚进门时就抱着他的腿不放,大尾巴一直拖到地上。

    而旁边那跟小狗一样蹦来蹦去的小驴,除了麦兜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