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34章 新房子

第34章 新房子

        紫花苜蓿渐渐枯萎,白桦树叶飘落,而后罗塔湖冰封,远处雪山变成纯白。

        又不知哪一天,去年落下的苜蓿种子重新发芽,长大开花。

        就这样周而复始,没有起点,也看不到终点。

        墙上日历,撕了一页又一页,鲜红的九三字眼,出现在人们眼前。

        太阳刚刚从东边露出半个身子。

        清澈湖水里,身长足有一米的鲜红鲤鱼跃出水面,又落下,溅起巨大水花。

        南边是片薰衣草田,看样子有五英亩左右,东西朝向,一排排笔直生长在那里。

        在不远处草坪中央,黑色雕塑喷出三米高的水花,滴落在它旁边的水池中。透过水花往里看,雕塑的底座是只大乌龟,水流正从它嘴里喷出来。

        在乌龟的背壳上,小驴龇牙咧嘴,露出大门牙,男孩搂着它脑袋,笑得非常灿烂。

        一只猫咪正抱着男孩小腿,大尾巴竖在空中,被只鹦鹉给抓着。

        白色的两层别墅建在湖边,它的顶是红色,有着高大的落地窗。

        南边凸出块阶梯状建筑,下面是仓库和车库,二层则是个150平方左右的泳池。

        在游泳边架着把黄色太阳伞,蓝色水池正闪着波光。

        一只胖猫扭动屁股,慢慢往别墅走去。

        它的脸又宽又圆,大尾巴很粗,白色和棕黄色毛发浓密,泛着油亮光泽。

        别墅的大门关着,它蹲在门口想了想,走到门边,用屁股顶了过去,没想一下子就撞开了。

        面前是条五米宽的玄关。

        左边墙上是凹陷的柜子,里面放着那只铜马头,外面有厚厚的玻璃保护。

        对面是幅油画,上面紫眼睛女孩,笑得明媚动人。

        穿过玄关,空旷的客厅进入胖猫眼帘,这里大约有170平米左右。

        客厅里一颗北美鹅掌楸生长在中央,有3米多高,修剪的十分漂亮。

        抬头往上,能直接看到屋顶,阳光从狭长天窗照进来,鹅掌楸生长得十分不错。

        4根直径一米五的圆柱,立在客厅的四角,向上穿过二楼回廊,一直延伸到屋顶边缘。

        北边壁墙由数千本书组成,旁边是镂空的收藏柜,上面放着瓷器等古董。

        五米多的壁炉在沙发后面,现在天气还不冷,并没有点燃,里面还能看到木柴的灰烬。

        敞亮厨房在客厅后面,用红木板隔了个餐厅。

        长桌能坐十多个人,在桌边的墙上,正挂着那幅李奇登斯坦的《护士》。

        整个二楼都铺着木地板,客房的门敞开着,从门口望去,古朴家具与环境融合。

        在古典东方色彩中,又带有西方的韵味,这是为家里老人准备的。

        来到走廊拐角,胖猫艰难挤进门缝里,拖着身子跳上床。

        空气中有檀木香味,螺旋状楼梯建在房间角落,一直往上延伸到阁楼,看样子像是个书房。

        柔和的阳光渐渐从窗户照进来。

        要是有人站在这里远眺,树林、雪山、薰衣草田,还有远处微微泛黄的牧场,都能被他尽收眼底。

        可惜主人还在睡觉,猫咪自己待得无聊,索性从被子边上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响起男孩的笑声:“胖丁,别闹了!”

        猫咪肥大身子被丢了出来,掉在床上安稳落地。

        胖丁竖起尖尖的耳朵,晃着尾巴再次看向那里,似乎觉得很好玩的样子。

        男孩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掀开被子狠狠看向它。

        伸手把胖丁抱在怀里,捏住它肚子上的肥肉,下床前去洗漱。

        今年韩宣已经10岁了,前些年稚嫩面庞,如今已经长开。

        大概是继承了父母良好基因,他脸上的轮廓很分明,高挺鼻梁和眉骨下面,一双大眼睛十分有神。

        男孩身高也长到一米四,黑色长发盖过了耳朵,不说有多帅气,至少看上去很舒服。

        拿起杯子漱漱口,韩宣对着镜子露出大白牙,咧嘴笑了笑,抱起胖丁往外走去。

        下了楼来到厨房,母亲正在做煎蛋,擦擦手搂住儿子,伸头往他脸上啪唧亲了口。

        父亲翘着二郎腿坐在餐厅椅子上,目光盯着面前几份报纸。

        自从去年奥古斯塔镇,开办了送报业务,这就成了他每天早上的必修课。

        外面的大门没关,小驴擦擦蹄子往前两步,回头瞧见没有脚印,这才放心进入客厅,别说它爱干净,谁被教训久了都会有礼貌的。

        麦兜的身高几乎没什么变化。

        迷你驴寿命很长,三年时间对它来说,只不过是从婴儿期到了幼儿期。

        看到小主人还是忍不住撒欢,又被郭母教训了顿才停下。

        吃完早饭,父亲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男孩放下手中餐具,问道:“这么早出去干嘛?”

        “去割牧草啊,再过些天苜蓿草枯萎,牛羊就不爱吃了。”韩父扭头看向儿子:“怎么,你也要去?”

        “好啊,正好要带它们减肥,走吧,麦兜、胖丁。”

        胖猫把头缩进沙发里,可惜大屁股还是被韩宣给看到了,耷拉着耳朵跟在男孩身后,往外走去。

        牧场里有一万五千多牛。

        春天买来的牛犊,现在每天都能增加,近一公斤的体重,等到育肥期过后,就能开始出售了。

        有些新来的身影,也出现在草原上。

        那是近一千头,通体黝黑的但马牛,这是三年来繁育的结果。

        刚开始接触它们时候走了不少弯路,所以数量一直没上来。

        不过现在种牛已经足够,它们的族群正不断扩大着。

        老悍马车的质量,比去年开始卖的民用版本,要好上太多了,现在正从颠簸的草原上穿行而过。

        这里接近弗拉特黑德,牛羊很少过来,紫花苜蓿有近120厘米高。

        韩宣下车发现周围还有几个人,他们都是附近的牧场主。

        “韩!你终于过来了。”

        “怎么样,你不是说牧草要卖吗,给我怎么样?”

        长着络腮胡子的年轻人见父子俩过来,立马就笑着上前,抱住了韩千山说道。

        “嘿!冈萨雷斯!你那个小牧场要这么多干嘛?”

        叫做冈萨雷斯牧场主回头看过去,摸了摸鼻子:“老霍尔,虽然我用不了那么多,不过可以转卖给你们啊。”

        老头笑着捶了他一拳,大声说道:“该死的小子,我会告诉艾米的!”

        “那她更要嫁给冈萨雷斯了。”剩下那个中年人笑道:“这小子太有生意头脑了。”

        韩千山抓抓头发,看着面前这三人,苦笑开口:“去年干旱我才这样说的,今年你们牧场里的草不是应该足够了吗?怎么还要来这里买。”

        “我们都是一起买的牛犊,出售时候就你雪山牧场肉质最好,肯定是因为牧草才这样的。”

        冈萨雷斯抱怨道:“就卖点给我们吧,看样子今年我都要亏本了,全指望着那些正在育肥的牛,130美元一吨干草,我买三千吨。”

        “我要七千吨才够。”老霍尔见韩千山面色犹豫,接着说道:“是觉得价格低了吗,你可能不知道,其他牧草才80美元一吨,所以……”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我是怕你们买回去并没有用。”

        冈萨雷斯发现他有些动摇了,忙道:“贝尔他也需要四千五百吨,你就卖给我们试试吧。”

        “好吧,我可以卖这些牧草,不过牧场里的员工不太够,要等……”

        “你放心,员工我带来了。”像是怕他反悔,老霍尔竟然从口袋掏出张支票,放到韩宣手中,跑去车子旁边,拿出大哥大开始叫人,冈萨雷斯和贝尓也是一样。

        看到这些支票,男孩和他父亲都愣愣出神。

        正在旁边忙活的老约翰直起腰,扭头说道:“他们都商量好一会了,牧草价格还是我出的呢。”

        “去年我们的牛肉售价比他们高出一半,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做吧。”男孩嘴里说道。

        拿着支票抖了抖,心里正高兴,一只黑手从旁边伸了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