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章节目录 第35章 小羊肖恩与小熊维尼
    蜿蜒的森河流淌而出,十几台牧草收割机从东边桥上开了过来。

    男孩脸皮抽抽,这才30分钟不到好吧,看来果真是早有预谋啊。

    收割机的品牌不一样,但都有着粗大后轮,从韩父身边经过,轮胎高度比他还要高。

    一台黑色牧草收割机在他们附近停了下来。

    韩宣透过挡风玻璃看去,发现原来是巴顿在驾驶着。

    “各位好啊。”

    老牛仔将上半身探出车外,对贝尔和霍顿他们喊着,又扭头看向旁边,开口道:“男孩!快过来!巴顿爷爷带你去兜兜风!”

    韩父往收割机瞧了瞧,拍拍男孩脑袋:“去玩吧,麦兜和胖丁我来帮你照顾。”

    小韩宣点点头,撒开腿往牧草机跑过去。

    后面胖丁想跟上来,刚转身差点跌倒,回头才察觉自己尾巴正被笨驴给踩着,不爽抬头看了看它,伸出短腿挠了过去。

    可惜麦兜毛太长,完全没有感觉,低头发现小伙伴的忧伤表情,抖抖长耳朵,无视离去。

    男孩拉着老牛仔的手一用力,上了牧草收割机,里面有两个位置,刚好够坐。

    它的设备很简单,像是学车时候的手动挡,也有离合器和油门。

    仪表台上装有控制割草速度的按钮,老巴顿弯腰点火挂了档,一踩油门收割机便慢慢走了起来。

    这里的地形很平坦,前面长形往复剪刀可以贴近地面割草。老巴顿回头看了眼,发现留下的那些草桩太长了,按住红色按钮,把割草机往下调了些。

    在草耙的帮助下,刚刚割去的紫花苜蓿整齐排列在后面,等待翻晒烘干。

    瞧见男孩好奇看着前面,老巴顿说道:“我们牧场的土地真的是太肥沃了,苜蓿比其他地方好出一大截,去年每英亩出产了45吨牧草,我看今年还要更高些。”

    “冈萨雷斯他们需要14500吨,只要三百多英亩就可以啦?”

    小韩宣抬起头说道。

    “不不不,他们买的是干草,3.7吨的新鲜牧草才能晒出一吨干草,需要割近千英亩的苜蓿才行。”

    老牛仔笑着答道,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一万多吨?他们要那么多干嘛?”

    男孩抬头看向老牛仔开口:“130美元吧,比市场上价格高了不少。”

    “那不是卖了快200万美元?”巴顿笑得更开心了,对着男孩眨眨眼睛:“前几年出产的牧草太多,一万多头牛都吃不完,到最后夹碎撒在牧草当肥料了,我们蒙大拿和别的州不一样,牧草生长的比韭菜还快。谁家都有,卖出去都嫌运费高,要是他们的牛今年品质好,这条销路就算是打开了,每年能割两三次,光是卖苜蓿都能挣到不少钱。”

    听老牛仔说完男孩点了点头,想起刚刚那些支票,心里暗自吐糟老爹。

    大片牧草整齐倒下,外面突然有个东西撞在了挡风玻璃上,发出刺耳叫声。

    巴顿一愣神,张嘴笑了起来,停下牧草收割机,开门走出去。

    小韩宣好奇往外看,老牛仔已经回来了,手上只是漂亮的七彩山鸡,刚才被撞到,羽毛有些乱,被他着翅膀根部,紧张的一动不动。

    上车将手上它丢在男孩旁边,老巴顿发动收割机,嘴里说道:“这些山鸡就喜欢在草丛里扎窝,每次都能碰到好几个,又呆又笨,看见人都不躲。”

    说完扭头瞧了它眼,开口道:“烤着吃不错,弄汤也很香,野生的最有营养。”

    韩宣看向这只七彩山鸡,它的羽毛五颜六色,后面还有长长的尾巴,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华夏野鸡。

    七彩山鸡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缩着脖子咯咯叫了两声,把头藏在翅膀下面装死。

    牧草收割机一直开到前面山脚下,掉了个头往回走去,男孩突然看见几个小家伙,正站在不远处树林边往外看,赶忙拍了拍老牛仔,嘴里说道:“巴顿爷爷,在这里把我放下吧,我想去找那些羊玩。”

    巴顿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也发现了那些羊,笑着停下收割机:“去吧,别走太远,回来时候在这里接你。”

    韩宣点了点头往外走去,关门时候看见那只七彩山鸡,正从翅膀下面露出小眼睛悄悄看着他,不由觉得好笑。

    山林里小羊看见有人走过来,下意识想要逃跑,伸长脑袋,发现是熟人,渐渐又安静下来。

    小羊都是产自阿尔卑斯山区的黑鼻羊,前几年老奥格斯格卖牧场时候,它们就在这里,韩宣经常会来看看它们,所以彼此之间很熟悉。

    它们的脸是纯黑色,全身毛发浓密,连五官都看不见了,头顶白色羊毛下垂,像是顶了个蘑菇头,比动画片里的小羊肖恩还要可爱。

    随着男孩的接近,有只小羊脱离树林,高兴迎了上来,吐出粉色舌头站在边上,小韩宣被它给萌到了,抱住它的脑袋把脸贴上去,毛茸茸的非常舒服。

    上百公斤的成年黑鼻羊正卧在旁边石头上,嘴里嚼着草叶,头上是弯曲的羊角,短粗尾巴搭在后面,见到男孩走过来,抬头咩了声表示亲近。

    小韩宣抬起手指数了数,总共有24只,这是雪山牧场里所有的黑鼻羊,它们喜欢生长在野外,数量很难增加。

    坐在石头上抱起一只小羊,周围是大片紫花苜蓿,不远处能看见弗拉特黑德的林海和雪山,男孩张嘴打了个瞌睡,这种感觉真是太舒服了。

    脸上忽然传来潮湿感,小韩宣扭头看去,面前是张比包公还黑的脸,要睁大眼睛仔细瞧,才能看清它的模样。

    伸手捏了捏它的鼻子,小羊顿时往后退去,很快又凑上来蹭着男孩,躺在他腿上甩起尾巴,不一会儿人和羊都睡着了。

    太阳高高悬挂在头顶,草原上刮着轻微的风,现在不像前段时间那么炎热。

    韩千山和员工来到附近吃午餐。

    这是凯丽大婶她们送来的,收割机停在草场边缘,往南已经延伸出大片空地。

    等男孩醒来时候,面前放着一瓶水,还要个小块三明治,他想了想就知道是父亲送的,黑鼻羊除了他和老爸,看见谁都会逃跑。

    边上麦兜和群小羊正在玩耍,看上去身形还没它们大。

    胖丁找了只最圆的公羊,趴在松软羊毛上打滚,那只黑鼻羊也不恼,感兴趣扭头看着猫咪。

    就在这时,在树林里传来了些许动静。

    首先发现的是那只公羊,它突然站起身,把胖丁甩出老远。

    猫咪顶着满身草屑,委屈抱住男孩求安慰,不过韩宣没理它,目光正看向山脚。

    林子里传来干枯树枝碎裂的响声,还有叶子沙沙抖动,发出的声音。

    黑鼻羊全都向男孩靠了过来,包公脸上露出罕见的紧张表情,四肢紧绷着,随时都准备逃走。

    韩父余光一直注视着这里,察觉到不对劲猛然转过头,起身往男孩这边走了过来。

    员工们见老板紧张模样,也丢下手里餐具,跟在他身后

    树林边,小韩宣瞧见他们,赶忙对父亲摇了摇手。

    扭头看向面前草丛,随着声轻响,一个大脑袋从里面伸出来。

    韩宣见到它心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又发现它那特殊毛色,惊讶喊道:“维尼?”

    眼前这个大家伙愣了愣,茫然瞪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