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章节目录 第58章 飞机上的老头
    天边被夕阳染黄,豪华的头等舱里。

    “好的先生,一杯咖啡,半奶全糖。”

    “男孩,你有什么想喝的吗?”

    空姐弯腰小声询问。

    韩宣从圆形窗口往下看,大西洋的蔚蓝海景被云层遮挡,只能在缝隙当中看到些蓝色。

    听到她说话抬起头:“一杯温牛奶,加点糖,谢谢。”

    年轻空姐礼貌笑了笑,满足他这古怪要求,很快就拿来了,前面座椅上有红黄橙三色的椭圆形徽章,这是美国联合航空的标志。

    早上在比林斯坐飞机,两个小时之后到达首都华盛顿转机,从辆空客的小飞机,换成了86年刚出来的波音767-300,航距有7000多公里。

    88年时候美国联合航空,跟北欧航空组成全球首个航空联盟,这次一家人打算跨越大西洋后到法国,再转乘北欧的航班去马尔代夫,美国还没开通直达马尔代夫的航班。

    广播里传来声音,男孩刚刚在发呆,回过神问向身边老爹:“说什么了?”

    “已经到了坎塔布连海,再有半个小时就降落了。”

    韩父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小声回答。

    走道旁边,男孩母亲正在睡觉,几个小时飞下来,她有些晕机。

    空姐掀开门帘走进来,脸上挂着甜美笑容,仔细检查他们的安全带情况,飞机突然抖动起来,她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疑惑往后看了看。

    十多分种后开始下降,飞机穿破云层,水汽消散往外能看见地面,偶尔经过城市,面积都不大,像一个个伤疤附在辽阔土地上。

    低矮丘陵开始消失,视野里又平坦起来,听前面座椅上的老夫妇嘀咕,韩宣才知道下面这条东西走向的河流,是卢瓦尔河,

    韩父摇醒了妻子让她把座椅调直,看了看男孩安全带,往前挺着酸软的腰:“到巴黎盆地了,最多还有十分钟就能到。当年我们去的时候可没这么累,还是待在牧场好。”

    郭母把镜子放回包里,扭头说道:“那是你老了,再说我们是坐船,比这个花的时间更长。”

    前面老夫妇转过身,趴在座椅靠背上,其中戴帽子老头用法国腔调英语开口:“你们可不老,第一次来巴黎?”

    “是的,会转机去马尔代夫。”郭母回答。

    “马尔代夫是个漂亮的地方,对吧,劳拉。”

    老头继续说道:“不在巴黎玩一圈吗?我告诉你们些有趣的地方。”

    “假如不赶时间的话,可以留下玩几天,一家人去旅行吗?真是太浪漫了”

    妇人拍了下老头,满面笑容点头道:“我和鲍里斯刚退休,旅游三个月才回来,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接下来打算去西亚。”

    “这才是真的浪漫,蒙大拿太冷了,我们打算去过冬。”

    父亲看看妻子,又对男孩问道:“在巴黎玩吗?”

    “老爹,机票定好了没。”

    “还没有,打算下飞机再买的,所以你想在这?”

    一家三口对视,沉默了会儿,嘴里同时说出:“玩几天!”

    “有地方住宿吗?不然来我家做客好了!孩子他们都不在,家里太冷清了。”

    前面夫妇俩哈哈大笑,鲍里斯老头拍手问道。

    “不会打扰到你们吗?”

    “不不不,我们法国人最热情了!”

    “对!劳拉和我给你们当导游,在巴黎玩几天!退休之后一下子没事干了,就满足我这老头的愿望吧。”

    鲍里斯瞧见空姐示意他坐好,嘴里快速说出一大段话,临了竖起手:“等下让人收拾好客房,今晚在我那住,就这么说好了!”

    父子俩脑袋还没转过弯,老夫妇就缩了回去,被座椅靠背遮挡,韩父见妻子疑问眼神,摇摇头示意等下再说。

    男孩继续往窗外看,刚才顾着聊天,巴黎城区已经过去了,天色暗下来,能看见附近有些灯光亮起。

    达到戴高乐机场上空,机身离地面越来越近。

    轻微颠簸了下,机翼挡风板竖起,滑行声急促响着,十多秒钟后速度变慢,缓缓往候机楼行驶。

    下了飞机,鲍里斯老头拉着男孩小手,像是生怕他跑掉,父亲哭笑不得,挽着妻子跟在他们后面。

    瞧见飞机顶端有些血迹,旁边空姐看到他们疑问眼神,开口说道:“刚才撞到大天鹅了,就在我检查的时候。”

    “真是太危险了,所以我才不想坐飞机。”劳拉老妇人不满摇头。

    “这不是安全了吗。”鲍里斯咧开嘴说道。

    在贵宾室休息了会儿,很快有人将头等舱的行李送来。

    韩千山帮忙提着拉杆箱,往出口走去,外面有个年轻小伙子,身上穿着休闲黑色西装,瞧见老夫妇,用法语大声喊着:“老板,这边!”

    “见鬼!没看见我有客人吗?!说英语!”

    小伙子绕过人群跑到他们面前,边拿行李边说道:“巴蒂斯特,叫我巴蒂斯特就好,我是鲍里斯先生的助理。”

    “谢谢你,巴蒂斯特,东西太多了,我自己拿吧。”

    他声音像是嘴里含了东西,韩千山差点没听清,愣了愣开口。

    “没事,怎么能让老板的客人请自动手!”

    “别拍马屁了!快滚去开车!”

    “好的鲍里斯先生,我这就去!”

    巴蒂斯特找来推车,把行李箱放上去就往外面跑,刚走没两步掉下个包,老头火爆声音传来:“摔坏了我扣你工资!”

    见这一家人呆滞脸神,老鲍里斯说道:“他是我收养的,性格有些怪,你们别介意。”

    “……没事。”

    一路闲聊走出机场,巴蒂斯特正站在路边挥手,旁边是辆劳斯莱斯银灵,飞天女神图标立在车盖上。

    老鲍里斯脸色又黑了:“我们这里有几个人?”

    “五个,加上我六个,先生。”巴蒂斯特数了两遍,肯定说道。

    “那么你是白痴吗!这车能坐下?!你是想让我蹲后备箱,还是让我的客人蹲后备箱?!”

    巴黎天气只有十多度,巴蒂斯特却是满头大汗,急忙道:“请您等等,先生!”

    沿着候车道跑出二十多米,发现辆还算不错的奔驰,对着车窗玻璃敲敲,等车主下来,指着这边小声嘀咕着什么,很快又跑回来:“我找到了!老板!”

    “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我还没聋呢!”

    老头叫嚷道,回头问向韩千山:“你们要坐哪辆?上我的车吧。”

    “不用不用,我们坐那个就好。”

    “也行,离的不远。”

    “巴蒂斯特,还待在这干什么?!滚去和那位车主说下,跟在我们后面!”

    “是的老板!”

    ……

    “跑不跑?”韩宣喃喃道。

    父亲揉揉太阳穴:“行李还在他车上,护照钱包都在里面。”

    “那只能去了,刚才明明不是这样的。”母亲小声说着。

    “唉,上当了......”

    周围很空旷,没什么高楼大厦。

    刚出机场几分钟,前面劳斯莱斯正在等红灯。

    奔驰车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样子受过很好的教育,对在欧洲流行的英语很熟悉。

    “你们是哪里来的?日本?”

    “不是,我们祖先是华夏的,现在居住在美国。”男孩坐在副驾驶,回答道。

    车主扭头撇了眼,嘴里说着:“那怎么会认识鲍里斯先生?”

    “飞机上刚认识的,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鲍里斯?你是说鲍里斯先生的家?”

    “怎么?”

    “你们不知道他吗?他是我们法国道达尔的总裁啊!”

    “啊?那个暴脾气老头?”

    “对,这就是他外号,我跟他公司有业务往来,连我儿子都没敢接。”

    “......我们跑吧,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