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灵剑尊 > 第18章:无耻诬蔑
    “你输了!”楚行云持剑而立,一字一词,无比清晰的说道。

    整座祠堂,除了他的声音,无人出言。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脑袋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就像是梦幻那般,让他们难以置信。

    败了,堂堂楚家第一天才,居然败了?

    拥有幽灵魔狼武灵,修为更是达到淬体六重天的楚海,全力出手之下,最终,居然败给了武灵和修为都远不如他的楚行云?

    “不愧是少爷,苦练了几日的剑招,果然强悍,一剑就轻松打败了楚海!”站在人群中的楚虎,无比激动,大声欢呼起来。

    不过,听到楚虎的话,人群脸上的惊讶之色更甚,甚至是不约而同的倒吸了口寒气。

    楚行云刚才的剑招,只苦练了几日?

    一瞬之间,楚海只感觉脸庞火辣辣的疼痛,内心深处的那一丝侥幸心理,彻底消失无踪。

    他一开始嘲讽楚行云是废物,修炼速度远不如他,然后被楚行云的修为狠狠打了个耳光。

    再然后,他跟楚行云一战,使出了人阶高级武学《幽灵爪》,想要以霸道凌厉的姿态,重新讨回脸面,让楚行云付出血的代价。

    结果,楚海输了,还输得很干脆,以致于看到楚行云的武灵之剑,内心就有种恐惧感。

    可就在刚才,楚虎居然说,楚行云刚才的那一剑,仅仅修练了几日!

    这让全场众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天才,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武灵不敌,修为不敌,最后依旧能够战胜强敌,赢得胜利!

    “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感受到人群的冷漠目光,楚海站了起来,仿佛是发狂了那般,歇斯底里的怪叫起来:“楚行云,像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击败身为第一天才的我,这里肯定有什么问题!”

    楚海双眼变得通红,就连鲜血染红衣袍,都浑然不觉,眼里只有楚行云一人。

    论修为,楚海高出楚行云两个等级。

    论武灵,楚海同样高出楚行云两个级别。

    论武学,楚海已经将《幽灵爪》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一爪出,狼影重重,几乎可以击败任何同级之人。

    拥有如此多优势的他,最后还是输了。

    换成是任何一人,都会变得疯狂,甚至会开始怀疑起自己来,变得痴痴颠颠。

    楚行云依旧是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楚海,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楚海,你已经输了,不管你如何不愿意接受,这都是事实,而且,我在此忠告你一句,从今日开始,但凡你看到我出现,都必须尊称我为家主,楚行云这三字,你还没资格直呼!”

    “你……”楚海被气得浑身发抖,整张脸都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

    刚才,还未激战之前,楚海曾放下豪言,说楚行云如果能战胜他,那么楚海就承认楚行云是楚家的新家主。

    现在,楚海败了,按照承诺,他理应尊称楚行云一句家主。

    在场的人群,一听到楚行云的话,内心深处都有了一丝认可,楚行云今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财力,以及魄力,太出色了,的确有资格成为楚家的新家主。

    “楚行云,我就算是……”楚海满是阴厉的瞪着楚行云,话说到一半,楚平天突然脚步跨出,挡在了他的身前,道:“海儿,退下。”

    “父亲!”楚海心中充满了不甘,但察觉到楚平天眼中的冷意,心中猛地一颤,不敢再说什么,咬牙退到了后方。

    只见楚平天凝视着楚行云,片刻后,突然一笑:“楚行云,以你现在的财力和天赋,的确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但在此之前,你必须将储物戒交出来,让我好好检查一番。”

    “储物戒?”楚行云眉头一挑。

    楚平天点点头,故意提高了几个音调,道:“所有人都知道,楚行云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但仅仅过了几日,你就拥有庞大的财富,连修为和实力都变得如此强悍,甚至还拥有储物戒这种昂贵之物,这实在难以用常理去解释。”

    “我一切所得之物,名正言顺,就凭你这一句话,就要检查我的储物戒,未免有点太牵强了吧?”楚行云反讥一笑,用一种看待白痴的眼神看着楚平天。

    见到楚行云这般表情,楚平天不仅不怒,心中还暴涌出一丝狂喜之色。

    本来,以楚行云刚才的气势,要继承家主之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就算楚平天也难以力挽狂澜。

    他之所以说要检查楚行云的储物戒指,纯粹只是想刁难一番,看能否拖延时间。

    万万没想到,楚行云竟表现得如此的抗拒。

    在心中思索片刻后,楚平天顿生一计,道:“楚行云,如果你是普通族人,所得之物,我自然不理会,但如果你成为了楚家家主,从此以后,你的一举一动,就代表着我们楚家,我身为楚家大长老,有资格,也有义务,对你进行严厉的审查!”

    说到这里,楚平天露出了一抹得意笑容,语气冷漠的说道:“除非你心里有鬼,储物戒内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否则,你又岂会这般遮遮掩掩?”

    “大长老所言极是,我早就感觉这个楚行云有问题,今天的举动,跟平常完全不一样,很有可能是跟别人串通好了,要来陷害我楚家!”二长老这时跳了出来,指着楚行云的鼻子骂道,赫然是把楚行云污蔑成阴险狡诈之人。

    “含血喷人,无耻污蔑,你们还能不能要点脸?”楚行云嘴中吐出一道冰冷字音,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居然还能以这样的借口,往他身上泼脏水。

    “好你个楚行云,见事迹败露,不仅没有认错,还大肆出言谩骂,来人,立刻出手,将楚行云这个狂徒擒下,关入黑牢!”楚平天大喝了一声。

    顷刻间,有一支护卫队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把楚行云团团包围住。

    “就凭大长老你的这番猜测,就要动用护卫队,把我关入黑牢,这未免也太霸道了吧?”楚行云扫视着周围的护卫队,冷声笑着。

    楚行云很清楚,一旦他被关入黑牢,就等于是失去了说话的权利。

    到那时,楚平天不仅可以随意往他身上叠加罪名,就算是暗中杀了,也无人知晓,可以说是完全落入楚平天的掌控之中。

    “我楚平天行事光明磊落,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家着想,反而是你,藏头藏尾,心怀鬼胎,光是这两点,我就有权将你赶出楚家。”

    楚平天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手掌猛然一挥,喝道:“护卫队听令,拿下楚行云!”

    “是!”护卫队齐声高喝,踏步向前之间,长枪横扫,让整座祠堂都变得混乱起来,夹杂着各种喧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