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灵剑尊 > 第21章:墙头草
    听到秦山的话,楚行云嘴角微扬,当日,秦雨烟的确说过会派人把丹药送到楚镇。

    只是没想到,秦雨烟居然让秦山这个百宝楼楼主来送丹药,太张扬了。

    “既然秦楼主都这样说了,这丹药,我就收下吧。”楚行云淡淡说道,殊不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抓狂的表情。

    这些丹药,全都是由秦雨烟亲自炼制而成,而且,数目还如此之多,论价值,恐怕达到了三十多枚灵石,已经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但楚行云,竟说得如此勉为其难!

    人比人比死人,这句话,众人终于是切身体会到了。

    “今日楚家召开家族大会,我一个外人,不便久待,日后,待楚少主无事,我们再商谈合作事宜,就此告辞。”秦山笑眯眯的说道,心中,却是暗暗感到震惊。

    两日前,楚行云离开百宝楼之时,让秦山在两日后,来楚家一趟,说是商议合作事宜。

    秦山当时没有多想,直至今日来到楚镇,看到刚才那一幕,他才恍然醒悟,原来,楚行云早就预料到了一切,要借他之手,来瓦解僵局!

    “此子果然不简单。”秦山隐藏着自己的惊容,双手抱拳,就要转身离开楚家。

    “秦楼主留步!”刚一转身,楚行云就出声喊住了秦山。

    他走到秦山的身前,笑着道:“刚才秦楼主仗义出手,才让我幸免于难,小小谢礼,还请秦楼主收下。”

    说着,楚行云从储物戒内拿出一片纸张,递到了秦山的面前。

    一开始,秦山还想着谢绝,但目光一瞥到纸张上的文字,整个人都是打了个激灵,死死的盯着上面的三枚大字——清心丹。

    “这是一张丹方,而且,还位列二品层次!”秦山脑海轰然一炸。

    自从见识了火灵散的奇效后,秦山就清楚知道,楚行云对于炼丹之道,有多么的精深。

    也正是因为火灵散,这几日,百宝楼都是人满为患,无数武者涌入了百宝楼,都要抢购火灵散和淬体丹。

    毫不夸张的说,光是这短短两日,火灵散给百宝楼带来的收益,就超过了丹方的价值,而且超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火灵散,不过是一品丹药,价值就如此庞大,更何况是二品丹药?

    “楚少主,这谢礼未免有点太贵重了吧?”秦山激动得双手都在颤抖,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张二品丹方会有多么的贵重。

    “刚才你也说过,你我两家是合作关系,既然是伙伴,自然要互相帮助,一张丹方,并算不得什么。”楚行云耸了耸肩膀,说的很是随意。

    他这话,并不假,更不是狂妄之言。

    楚行云是货真价实的八级炼丹师,脑海中有无数的丹方,区区二级丹方,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几乎随手就可以写出。

    但这一番话听在秦山的耳中,意思就完全不同了。

    他凝视着楚行云,原本心中的那一丝不快,彻底消散于无,深吸了一口气,道“楚少主盛意,秦山在此谢过!”

    背脊微弯,秦山深深地鞠了一躬,使得周围人群都瞪大了眼睛,心中既震惊,又好奇,很想知道那片纸张上到底写了什么,居然让堂堂百宝楼楼主如此的失态。

    待秦山离开后,整个祠堂的气氛,这才是变得缓和了许多,百宝楼楼主,身份何其尊贵,就像是一座山岳,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楚行云脚步跨出,看着众人问道:“诸位,三位长老已经离去,现在还有谁想要逼我交出家主金印?或许对我继承家主之位有异议?”

    话音才刚落下,所有人,包括那些护卫队成员,都是疯狂的摇头。

    “族规有言,家主金印,代代相传,任何人都不得强行夺去,我们又岂会违背族规?”

    “今日,我们亲眼看到了少主的英姿,财力雄厚,实力惊人,就连百宝楼楼主都要以礼相待,有这样的家主,是我楚家之福,谁敢有异议!”

    “这话说的没错,我们楚家的家主之位,非您莫属!”

    “……”

    人群的声音此起彼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嘲讽之意,阿谀奉承,急忙讨好楚行云。

    要知道,现在的楚行云,风头正盛,还有百宝楼这样的庞然大物撑腰。

    如果能借机跟楚行云攀上关系,将来,必定可以得到很多好处,光是那海量的丹药,就足以让人眼睛发直,有些回不过神了。

    楚行云站在祠堂中央,看着众人的讨好表情,脸上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内心深处反而还有了一丝冷漠,不屑。

    忽地,他猛地抬起了手,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诸位刚才的话,我都清楚听在了耳中,对此,我心中也有几句话,想要跟诸位倾诉一番。”楚行云的声音很淡,让人感觉不出什么情绪。

    人群纷纷点头如捣蒜,静默不做声,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诸位是怎样的人,我楚行云心里很清楚,你们就是墙头草,谁占据了上风,你们就会对谁阿谀奉承,今日,如果是楚平天得到家主金印,并顺利继承了楚家家主之位,恐怕就算是我跪在地上哀求你们,你们也不会多看一眼。”

    楚行云一开口,就让人群的目光都凝固住,愣在了原地。

    但他却浑然不在意,继续道:“对于这些,我并不想追究,如今我继承了家主之位,楚家,也将有一个新的开始,只要诸位携手共进,万众一心,楚家必定会扫清颓势,而我也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但丑话先说在前头,我杀了楚海,跟楚平天结下死仇,两位长老也是对我也充满了敌意,因此,我现在以楚家家主的身份宣布,这三人,已被我逐出楚家,生,不能写入楚家族谱,死,更不能葬入我楚家祖坟!”

    “所以,我希望诸位可以做出明确的选择,到底是支持我,还是支持楚平天三人,别表面上说一套,背地里却做另一套。”

    楚行云说到这里,他的眼眸中,陡然绽放出一抹冷光:“否则,只会让你们两边都不好过,而我对待这种人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说完后,楚行云重新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模样,不再理会众人的诧异目光,带着水流香和楚虎,大步走出了楚家祠堂。

    在他身后,整个空间一凝。

    所有人群都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响着楚行云刚才说的话语,脸色变幻不定,难看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