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灵剑尊 > 第32章:双重保险
    由于炎心果的雾气已经被完全遏制住,楚虎决定打铁趁热,立刻开始组织人手,准备暗中开采火灵石脉。

    一回到庭院,楚行云就让水流香和楚虎到别的地方住几天,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内。

    “五毒啊五毒,没想到你的《五毒皇经》,关键时刻还能发挥出作用。”楚行云回想今天发生的事,就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在上一世,他有一位生死之交,名为五毒。

    正如同名字般,五毒修炼的是毒功,修为已达武皇境界,同为十大武皇之一,拥有罕见的万毒血蜥武灵,喜好吞噬毒物,以此来凝练毒功。

    楚行云刚才所说的《五毒皇经》,正是由五毒所创。

    昔日,五毒自创《五毒皇经》,就一直拉着楚行云,要让楚行云给出点评,在软磨硬泡之下,楚行云不得不通读一遍。

    也正是因此,他对天下毒物都有极深的了解,几乎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毒物,并且在脑海中浮现出抵制和化解之法。

    阎毒的毒功,在西风城或许是一绝,但对楚行云来说,连入门都算不上,根本不可能伤到他一丝一毫。

    “我在矿山说的话,阎毒都听在耳中,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了。”楚行云呢喃自语着,双目闭合,进入了修炼状态

    与此同时,在一座隐蔽的木屋内。

    楚平天等人聚集在这里,相比于上次的凝重,这一次,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暴涌出狂喜之色,表现的尤为的兴奋。

    “这个楚行云,终于是出关了,而且,一出关就发现了珍贵的火灵石脉,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二长老提到火灵石脉这四个字,眼睛就直冒精光。

    当初,楚行云还未继承家主之位,楚家的矿产生意,就是由二长老掌管的。

    他很清楚,一条火灵石脉的价值有多么庞大,如若得之,再加上和百宝楼的合作,楚家可以在短时间内,重返巅峰!

    “火灵石脉突然出现,为了以防夜长梦多,楚行云定然会全速开采,如此一来,大部分的族人都会离开楚镇,我们动手的日子,终于要到了。”三长老也是满脸兴奋,似乎已经看到了楚行云惨死的模样。

    “现在高兴,未免有些太早了。”楚平天一盆冷水泼下,让所有人都止住了笑声,看着他,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根据可靠消息,楚行云返回楚家后,就让楚虎和水流香离开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内,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的举动很奇怪吗?”楚平天反问众人一句。

    “楚行云最看重楚虎和水流香,让他们离开,的确有些奇怪,而且,他刚刚出关,又立刻闭关,这显然也不现实。”二长老也感觉有些怪异。

    “难道说,这个楚行云知道我们想杀他,故意布下迷局,要让我们自投罗网?”三长老惊声道,完全不见刚才的兴奋之色,反而是面色有些苍白。

    楚平天顿了顿,方才说道:“事出有反必有妖,我们现在就动手,显得有些仓促,还是应该多多探查,知己知彼。”

    “好!”众人都同意楚平天的意见,此事影响极大,关系着楚家家主之位,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务必要有十足的把握。

    时间,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缓缓度过。

    一天过去了,楚行云所在的庭院,没有丝毫的动静。

    两天过去了,情况依旧,几乎没有任何人进出庭院,静悄悄的,晚上甚至都没有灯亮。

    “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二长老和三长老同时站了起来,终于是按耐不住,两天时间,都浪费了,让他们有种错失良机的感觉。

    人群也是有所意见,如果当时决定出手,或许现在已经成功了。

    楚平天也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现在想来,他们在暗,楚行云在明,一切的行动,都隐藏得很完美,不可能会被人发觉。

    “不过是一个淬体五重天的少年而已,纵使他手段再高深,实力也是孱弱不堪,只要一招,我就可以将其杀死。”这时,一道充满自信的阴冷话音响起。

    角落处,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冷峻男子走出。

    此人身材矮小,长有一双三角眼,眼内不断闪烁着寒光,说话之时,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似乎早就习惯了杀戮。

    这名冷峻男子,是楚平天花高价请来的杀手,修为达到聚灵三重天层次,比他还要强上一筹,极为擅长暗杀。

    “那好吧,今晚开始行动,杀掉楚行云。”楚平天的语气冷了下来,看向二长老道:“老二,这次你也出手吧,双重保险,务必要将楚行云杀死。”

    二长老点点头,他的修为是聚灵一重天,两大聚灵境高手出动,就算楚行云真的有埋伏,只要有瞬息机会,他们都可以将其诛杀。

    只要楚行云一死,那么整个楚家,将会再次落到他们的掌控之中,不管是庞大财富,还是珍贵的修炼资源,都将属于他们!

    时间流逝……可今天的夜幕,感觉来得迟了许多。

    楚行云离开了轮回石的内空间,此刻的他,蓬头盖脸,双眼还布满了血丝,似乎是没有休息好。

    “现在,就差阎毒了。”楚行云淡淡一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来到庭院,直接坐在了假山上,手持酒壶,静静地等待着。

    夜,越来越深了,弥漫在庭院中的酒香味道,也是越发的醇厚冽香。

    楚行云将酒壶收起,扭头看向侧方,冷冷笑道:“藏了这么久,不累吗?”

    话音刚落,那里传来一声响动。

    阎毒穿着黑衣闪掠而出,满脸复杂的看着楚行云,原来,楚行云早就猜到他会来楚镇,却一直不声张,直到现在才点破。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阎毒前辈,深夜前来,不知道你有何事?”楚行云话语中带着一抹诧异之色,面庞上,却是处之淡然。

    这般表情,让阎毒心神微颤,好你个楚行云,早就看穿了一切,现在,还要明知故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