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灵剑尊 > 第48章:绝不会心软
    第48章:绝不会心软

    “流香,你有什么想法?”楚行云微微开口,却是问向水流香,尊重她的决定。

    “只要是云哥哥做的决定,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答应。”水流香对着楚行云淡淡一笑,让周围人群都有些动容。

    楚行云看着水流香含笑的眼神,心中一暖,然后对林冰璃道:“九寒宫的好意,我心领了,请回吧。”

    闻言,林冰璃呼吸一窒,下意识以为自己听错了。

    再三确认后,她终于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意,爆喝道:“楚行云,话我说得如此明白,难道你还听不懂吗,没有我们九寒宫出手,水流香根本不可能掌控九寒绝脉,而且还会死得无比痛苦,你这样苦守半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会让流香受到任何的痛苦,但我也不可能让她离开我。至于九寒绝脉的寒气,不劳你们费心,我自己会出手压制。”楚行云态度决绝,对林冰璃做了个请的手势。

    “出手压制?你凭什么出手压制?”

    林冰璃怒极反笑,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语气讥讽的道:“九寒绝脉的恐怖,像你这样的井底之蛙根本不清楚,连我们九寒宫这样的庞大势力,都需要借助绝寒血玉之威,才能够勉强压制住,可笑如你,居然还敢放出豪言,说自己能出手压制!”

    “不过,这样也好。”

    林冰璃已经撕破脸皮,语气变得冷漠起来,不再好言相劝,冷漠道:“我就先让你得意一会,随着时间推移,水流香体内的寒气会越来越强横,到了无法压制之时,你自然会来求我,跪着让我收下水流香。”

    林冰璃几乎是用一种俯视的眼神看着楚行云,话语中更是充满了自信,仿佛已经看到楚行云跪在她面前哀求的可怜模样。

    说完后,她身形一纵,瞬息离开了楚镇,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那般,仅留下满地的冰霜,在默默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入夜,漆黑夜幕笼罩下来,一轮皎洁圆月悬挂在那,散落着柔和月光。

    楚行云站在庭院内,抬起头,望着那一轮圆月,微微看得有些入神,水流香则是站在他身旁,同样抬头凝望着。

    一月,两人。

    整个庭院的氛围显得有些静谧,让人不忍打破。

    “流香,你觉得我自私吗?”楚行云吐出一道字音,竟是带有几分感慨。

    水流香摇头道:“我说过,只要是云哥哥做出的决定,我都会答应,更何况,云哥哥你说过会帮我压制住九寒绝脉的寒气,对此,我深信不疑。”

    楚行云先是一愣,而后脸上浮起一抹弧度,一伸手,将水流香拥入怀中。

    水流香下意识娇嗔一声,面庞通红,却没有伸手推开,她可以感觉到,楚行云身体散发出来的温暖,很舒服,充满了爱意。

    翌日清晨,天空还泛着一丝鱼肚白。

    楚行云让楚虎和阎毒管理好楚镇,自己则带着水流香往百宝楼而去。

    以他目前的实力,还远远不能掌控九寒绝脉,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丹药,先行遏制寒气的外溢,延后九寒绝脉的爆发。

    这样的丹药,楚行云现在还无法炼制,必须要借助秦雨烟的帮助。

    “雨烟小姐?”一名侍女领着楚行云走进百宝楼,微微摇头道:“雨烟小姐正在和城主密谈,现在还没出来。”

    楚行云面无表情道:“你就说楚行云求见,她自然会出来。”

    侍女顿时为难了起来,楚行云的身份,她也是清楚的,不仅是楚家家主,还跟秦雨烟有很深的交情,连秦雨烟都要对他以礼相待。

    但是,西风城城主今日突然来到了百宝楼,要找秦雨烟谈论某些要事,还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允许打扰。

    “如果秦雨烟怪罪下来,一切的后果,我来承担,你的一切损失,也由我来补偿。”楚行云看穿了侍女的担心,语气平淡的说道。

    侍女顿时愣住了,满脸的无奈,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秦雨烟她得罪不起,但楚行云她也得罪不起,任何一边,都很为难。

    这时,聚集在百宝楼内的人群都投过了好奇的目光。

    楚镇的崛起,最近闹得沸沸扬扬,楚行云之名,同样也是进入了所有人的视野中,他们一听到楚行云的话,心中就不由得暗暗震惊。

    这个楚行云,还真是大胆,连西风城城主的话都不放在眼里,要让秦雨烟直接出来,你楚家虽强,但比起城主府,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就在众人满是讥笑的时候,秦山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今天是什么风,把楚家主给吹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侍女一听,送算是松了口气,急忙退了下去。

    “废话我也不多说,让秦雨烟出来,我打算炼制一些丹药,需要她的帮忙。”楚行云开门见山道,让秦山有些愣住了,楚行云今天是怎么回事,点名要让秦雨烟帮忙炼丹。

    一听到楚行云的话,人群全都陷入了呆滞中。

    秦雨烟是什么人?

    百宝楼的幕后掌控者,貌若天仙,实力莫测,还拥有着惊人的丹道天赋,难道楚行云不知道,找秦雨烟炼丹的人,已经排期排到了明年?

    “本以为楚镇崛起,这个楚行云也有点本事,看来就是个纨绔子弟,秦雨烟根本不会对他怎么理会,说不定还会被轰出去。”

    “为了炼丹,不惜得罪城主,楚家这次要倒霉了。”

    不少人开始议论起来,无不是夹杂着辛辣嘲讽,俨然是一幅看好戏的样子,这一幕,让水流香有些害怕起来,扯了扯楚行云的衣袖,不想让楚行云为了自己,得罪了西风城城主。

    秦山满头是汗,如果是平时,他肯定带楚行云去见秦雨烟。

    但今天,西风城城主到来,说是带有关于皇城的一些绝密消息,这些消息,对秦雨烟很重要,是绝密中的绝密,不能让任何人打扰。

    “楚家主,能否稍待片刻?”秦山悻悻道,拉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楚行云的耐心渐渐被消磨掉了,声音冰冷:“最后一句,叫还是不叫!”

    “这……”秦山被楚行云的态度吓到了,脸色变得苍白,在场人群更是被吓得失魂落魄,这个楚行云,居然大声呵斥秦山……

    “既然如此,那好,流香,我们走。”楚行云冷漠一笑,转身就带着水流香离去。

    见状,秦山长长地松了口气,悬起的心,刚准备放下,却是突然听到已经走到门口的楚行云说道:“秦山,我找秦雨烟炼制丹药,是给她一场机遇,这次错过了,下次,就算她亲自到楚镇来求我,我也不会有丝毫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