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随身带着女神皇 > 第九百三十八章 莫名的自信

第九百三十八章 莫名的自信

        陈光电话里三言两语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公司里的人会因为他这一句话给折腾成什么样,他管不了那么多。

        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指的就是现在这状况了。

        因为自己要收集信仰值,所以注定很多时候做事得想到一出是一出。

        别人给自己做事肯定特别累,闲下来的时候可能好些天都得混日子,忙起来的时候就得像现在这样,一声令下,整个公司就得动起来,在整个项目圆满结束之前是不要想清闲了。

        有鉴于此,所以陈光从不在薪资待遇上亏待公司中层,像岳鸿、方天宇、苏离和吕小梁这些人的年薪都在二十万以上。

        其中从国外回来主持工作的岳鸿年薪更高达五十万,再算上陈光间歇式抽风时不时会发的奖金,他预计年收入应该不会低于一百万。

        这还没到一个财年,等到过年时,陈光还打算发笔大的年终奖,办比赛给人发奖金他不含糊,给自己人发工资,他更不含糊。

        反正他现在穷得都快只剩下钱了。

        到时候拉通算下来,岳鸿的收入比他在国外时只高不低。

        另外,岳鸿作为唐杰基金外派至天光经纪的高层员工,虽然人事关系已经全部转移,但他在唐杰基金应该还有一笔类似顾问的年薪。

        陈光这老板虽然总不靠谱,但偏偏每次他干的不靠谱的事却都能让公司赚得盆满钵满,陈光也从不对几人的工作指手画脚,几人虽然伺候他伺候得挺累,但这几个月的工作总体还是蛮舒心的。

        华夏好老板,谁用谁知道。

        跟着个甭管干啥都能火遍全国,不对,火遍全球的最强网红老板搞事情,最大的好处就是省心,反正他不怕亏,也亏不了。

        最大的坏处是劳心,反正他甭管做什么都能把屁大点事折腾出天大的名堂,芝麻蒜皮绿豆的小事,他也能突发奇想的搞个大场面,每次都把人吓得一惊一乍的。

        这次也一样。

        燕京这边陈光又把主意打到了靳诗月和江雅歌头上,“两位,有兴趣和我一起演话剧不?”

        两人把脑袋摇得直像拨浪鼓,丢不起这人呐。

        靳诗月甚至有些生气,她觉得陈光这简直是在践踏自己的专业领域。

        也就做这事的是陈光了,换成别人,以靳诗月的性子,恐怕早在心里把人给看扁了,并且心里将对方干脆利落的拉进黑名单,给个结论,这人不靠谱,往后少打交道的好。

        这会儿靳诗月倒是替陈光担心起来,先摇了脑袋,后又替他忧心,一方面是不想看见他的钱打了水漂,另一方面是担心他在舞台上把戏给演砸了丢人。

        从第一次见面陈光拿救命奖金时的扭扭捏捏,靳诗月就发现了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靳诗月不想看到他在舞台上丢了面子而不高兴。

        “唉,本来我还寻思着如果有你们俩加盟的话,这话剧能更火一点呢。”

        陈光却不无遗憾的说着。

        靳诗月略意动,心想如果有自己全程照看着,就算他到时候演技再差劲,说不定能帮他多撑一撑,结果另一边江雅歌又拼命给她使眼色,让她别犯傻。

        江雅歌掐指头开始给陈光算起时间来,“你倒是想得轻松,我也就这两天的假期,回头就得去片场,诗月姐的镜头得赶在这段时间拍完大部分的,回头人家就得去跑我们新专辑的宣传,哪有空准备你的话剧,就算是我们以前学戏时演过的雷雨,那也不是说演就能演的好吗?不用重新温习剧本,不用背台词的啊?”

        陈光哦了声,“也对,毕竟你们不像我,不能上去就演。”

        他在说这事的时候,真的很认真,一点儿也不像在开玩笑。

        江雅歌和靳诗月彻底不能言语。

        我的哥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自信啊!

        两人觉着心好累,真同情他公司的那些他的员工,以前这家伙都是这样做事的吗?

        那得多心累?

        等等,好像自己两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呢?

        以前都觉得他或许只是太忙,对演戏这事重视不起来,现在看来,这家伙压根就是认为,自己是天才,不用学戏,拿来就会!

        虽然吧,从一开始江雅歌指定陈光参演电影时对他也没什么指望,那时候甚至还怀着他演不好反倒更幸福的念头,比如吻戏什么的反反复复的来个百来条,那可多幸福。

        电影拍出来票房和口碑差一点也没关系,反正自己很多类型的电视电影都演过,就是没演过纯卖名气的烂片,就当是尝鲜了。

        以自己的和诗月姐的票房号召力,应该也不会赔得太惨,这点钱也不是亏损不起。

        那时候的陈光,也只是个刚冒头的网红,江雅歌觉得他就算演技差点,慢慢磨也是能磨出好戏的,就像当初拍《江山》时一样。

        可现在看来,他这态度很成问题!

        还指望慢慢磨他呢,就他今天表现出来的这自信,恐怕就算多说他两句,他都能炸锅!

        不怕他没演技,最怕他明明不是专业演员,却偏偏自以为是影帝!

        两人本想再劝他,可见他这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子,心想一时半会儿说什么也不管用。

        得,认命吧,在心里帮他向演技之神祈祷一下就算仁至义尽了。

        三人又东拉西扯闲聊过大半个小时,陈光和靳诗月一道出了门。

        他这电影头号投资人,又是男一号终于舍得到片场“探班”,大胡子险些给激动得眼泪哗哗的流。

        “我说你可算是舍得来了!还以为你成失踪人口了呢?再不然就以为你把电影给忘了呢!”

        “老叔瞧你这话说的,我这么敬业的人,怎么可能给忘了呢?前段时间我也是太忙,不然我真早该来了。”

        邓大胡子连连点头,“懂的,我都懂的。”

        通过某些或明或暗的渠道,大胡子对陈光最近这段日子以来的身份虽然并不完全清楚,但却略有感觉,前些天他突然一声不响的就玩了消失,自己找靳诗月和江雅歌问他的行踪,还得知了个绝密级的回复。

        原本还担心这当初自己颇为欣赏的特实在的小伙儿现在身份不太一样了,会不会有点变质,变得有些难打交道。

        大胡子觉得自己的担心还真不是毫无来由,幸好今天一见,三言两语下来,发现这小伙儿还是那么热情。

        左一口老叔,右一口老叔,大胡子听着心里忒也舒坦。

        是人都有那么点虚荣心,邓大胡子也不能免俗,以前陈光只是个穷小子时,被他叫成老叔,大胡子觉着亲切。

        现如今陈光成了大人物,还叫自己老叔,大胡子觉得既荣耀又长脸,更能体会到陈光对自己的敬重。

        就这么一声老叔,邓大胡子心头积压老久的冤屈顿时去了大半,那口气就这么顺了。

        今天没陈光的戏,他定的回五京的机票又是晚上,倒是饶有兴致的跟着在剧组里溜达了一下午。

        邓大胡子也乐得带上他,一边带戏一边逮着机会就想给他填鸭式教学,一旁的杨希听得都替大胡子脸红。

        他真想告诉邓导,求您别王婆卖瓜了,甭管是理论还是实践,你面前这位网络大红人,投资大老板,全能哥陈大爷才是真正的祖师爷级别影帝!

        我都给你把嘴皮子快说破了,你怎么的就是打死不信呢?

        还有,陈光这人也焉坏焉坏的,就算今天没拍他的戏,他其实完全也可以像上次那样随便给邓导来一段。

        以邓导的眼界,在看过他那瞬间入戏,甚至能将别人也带进他的戏里的本事之后,绝对不可能再对他的能耐有哪怕一分的质疑。

        如果在邓导眼里,陈光拍的广告片也不足以证明他的演技,那现场给你亮一手,把你也带进他的领域里去,你总该信了吧?

        杨希觉得,必须承认这世上就是有那种丧心病狂的天才存在,那就是陈光!

        如果有什么是他不会的,那只能是因为他对这件事还不感兴趣。

        可惜,直到陈光走人,杨希也没等到他在大胡子面前露一手,哪怕他已经找机会私底下和陈光耳语了两句,也没用。

        陈光告诉了他另一个消息,杨希这才明白他的心思。

        第一,这货要演话剧了!

        第二,就在下周!

        他现在不露底,是为了让他演话剧的时候,那种前后反差的感觉更强烈,让他的话剧一瞬间造成更加强烈的影响力。

        杨希对此不得不服,难怪陈光年纪轻轻就能成功,除了有真本事之外,在运作项目这种事情上的细节和心机,真是不谈了。

        等等,反正大胡子不也让我成天跟着他吗?

        演话剧怎么能没有导演呢?

        机会!

        陈光走人时,杨希果断跑去给大胡子主动请缨,表示自己也要去五京。

        大胡子不明就里,“你以前不是觉得这没意义吗?”

        杨希呵呵着,“邓导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我的错误,我保证一定赶在下个月之前,把陈光打造成一名可以拿小金人的影帝!我可以立军令状!如果做不到我就提头来见!”

        邓大胡子踹了他一脚,“你什么时候也和这陈光那小子学会了口花花的不务实!滚滚滚!”

        “您这是?”

        “让你跟他一起去五京啊!”

        于是,陈光这《雷雨》话剧的第一个主创人员,也就是导演,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从邓大胡子的剧组片场里弃暗投明来了。(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