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三章 病秧子?

第三章 病秧子?

        在泡药浴的时候,凌飞会抓住这些时间品读一些古籍。

        同时,遇到疑惑的时候凌飞也会主动询问义父。

        凌老回答起来也是极具耐心。

        甚至,他讲解时还会夹杂一些人生道理,让凌飞细细体悟之下也有所明悟。

        所以对于义父的这些话,凌飞都会牢牢记在心中。

        ……

        翌日,清晨。

        “义父,雪汐妹妹,我去练武场了哦!”在洗刷完毕后,凌飞早早的就离开了医馆。

        在龙潭镇,有着一个练武场。

        平时镇上的少年都会去这里练武。

        虽然龙潭镇许多人都会武道。

        只是,那些父辈自己也要修炼,哪有时间天天教导自己的儿子?

        这练武场却不一样了。

        这里有同龄人一起修炼,可以增加攀比之心,从而使人奋发向上。

        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武道经验颇为丰富的武师指点。

        这些武师都是卡在了武道九重圆满境无法寸进的人,经验极为丰富。

        甚至,如今的武师更是进入过神选学院。

        ……

        此时大雪已停,路面留着厚厚的积雪。

        在和义父及义妹告别后,凌飞健步如飞,向着练武场而去。

        “达到淬体八重后,便将力达八百斤,却不知我合格了没有?”凌飞急着要测试自己的力量。

        淬体三重可达到三百斤力!

        淬体八重就可以达到八百斤力气。

        若是达到淬体九重,那么将有着一个质的飞越。

        淬体九重分为四个小阶段。

        初期:千斤巨力!

        中期,两千斤巨力!

        后期:三千斤巨力!

        圆满:六千斤巨力!

        若是达到先天境,可力达万斤!

        练武场位于龙潭镇中心处,凌飞早早的来到这里。

        此时,练武场当中的积雪还没有被扫掉,大门也是才被打开而已。

        凌飞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少年。

        练武场很宽阔,中心处是一个巨大的武师台。

        武师台下则是一块阔地。

        左侧边缘,有一个个石墩排列着。

        这些石墩依次排列,分别是一百斤到三千斤的石墩。

        在淬体境时,想要知道一个人达到了什么境界,举石墩,俨然成为了最好的判定之法。

        凌飞走到石墩旁,那眸光一扫,视线便落在了那排列第八的石墩上。

        石墩不大,才两尺高。

        这是极为坚硬的玄岗石打磨而成,重量超过了普通的岩石。

        “八百斤的石墩!”凌飞瞅向眼前的石墩,在深深吸了口气后便沉腰坐马,右手探出抓住蹲把。

        在他体内,肉体力量开始向着右臂汇集而来。

        “起!”当低沉的声音响起,只见得凌飞手臂上青筋暴起,那手臂一动,沉重无比的石墩便是随着手臂的提升而离地。

        “果然有八百斤巨力了!”见此,凌飞心中也是一喜。

        在确定了自己的力量提升后,他那右臂力道猛地加大。

        而后,那石墩被他提至胸前,足足过了三个呼吸,凌飞才感觉有些疲力。

        咚!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石墩落地,整个练武场都是微微一震。

        “咦,飞哥,你刚才提的是八百斤的石墩,你踏入了淬体八重境?”就在这石墩落地时,一道惊讶声响起。

        却见得在练武场中,一个身穿劲装,脚穿皮靴的小胖子正努力瞪大着眼睛,满脸惊讶的盯着凌飞。

        在惊讶之后,他带着满脸喜色,向着凌飞所在奔来。

        “吴大胖!”当这声音响起,凌飞微微一怔,旋即便从那欢喜当中回过神来。

        凌飞从小朋友很少。

        同龄当中,那些人都从小就喜欢对他冷嘲热讽。

        唯有这吴大胖从未如此。

        因为吴大胖小时候生过病,他父母去祈求神灵庇佑,却没有一丝效果。

        最后是凌老医好了吴大胖。

        如此,吴大胖一家对凌老感激不尽,他和凌飞也成为了好兄弟。

        当凌飞转身,却见得那小胖子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吴大胖跑来,那红扑扑的脸颊上肥肉还在抖动,显得极为可爱。

        来到凌飞身边后,吴大胖努力的睁大那眯眯眼,打量着凌飞身边的石墩。

        “没错,刚才就是这八百斤的石墩。”吴大胖微微点头。

        “哈哈,飞哥,你踏入了淬体八重境?”而后,小胖子满脸兴奋,那胖胖的手臂伸出,便是将凌飞抱了个满怀。

        他那肥硕的身子,压得凌飞都差点喘不过气来了。

        “喂,胖子,快放开我,别抱着那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我在搞基呢!”凌飞连翻白眼。

        “去,谁和你搞基了,兄弟不是为你高兴吗?”闻言,吴大胖眸露鄙夷。

        不过,他那脸上依旧是露出满脸笑容。

        他松开手后,那小眼间眨动,上下打量着凌飞。

        “不错,你的气色是越来越好了,看来不用多久你的身体便可以康复了。”在打量一番后,吴大胖点了点头道。

        他也在为凌飞感到高兴。

        “哎呀,那不是凌大病秧子吗?怎么,又来练武场了?”

        也就在此时,一道极为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赵发!”当这声音响起,吴大胖和凌飞那眉头皆是一弯,略显稚气的脸庞上露出了几分厌恶。

        顺着他们的眸光瞅去,却见得正有四个少年向此迈步而来。

        这些人步伐傲慢,瞅向凌飞时嘴角皆掀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在他们眸子当中,有着轻蔑之色流露而出。

        刚才开口的是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少年,名为赵发。

        “怎么,凌飞老弟,你在测试力量吗?可达到了淬体九重?”

        赵发踏着积雪缓缓走来,他眸子微眯,阴阳怪气的盯着凌飞说道。

        “呵呵,淬体九重?若是这病秧子能踏入淬体九重,我早就踏入了先天境,成为了神卫!”

        在赵发身后,一个黄衣少年讥笑道。

        此人名为黄亮,这些年没少对凌飞冷嘲热讽。

        “喂,赵发,黄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闻言,吴大胖那胖脸立即沉了下来,“什么淬体九重,说得好像你已经踏入了淬体九重一样,简直是不要脸。”刚才这赵发之言,显然是在故意取笑凌飞。

        “呵呵,我的确还没有踏入淬体九重,不过却早就踏入了淬体八重圆满境,再过不久,我就可以踏入淬体九重,吴大胖,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上个月才敢踏入淬体八重圆满境,想要踏入淬体九重,只怕得在我之后。”

        这赵发双手抱胸,露出一脸得意之色。

        “而开春之后便将举行神选者比赛,我们龙潭镇,可是只有八个名额,你只怕要落选了啊!”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过是仗着家里有钱,经常以灵药淬体罢了。”吴大胖冷哼道。

        “怎么,不服气?不服气我们可以来较量较量一下。”赵发眉头一挑,颇为轻蔑的说道。

        “较量就较量,怕什么!”吴大胖眉头一皱,那大步迈出,肥胖的身子往前一站,脚掌落地时,让得地面都是抖了一抖,这个胖子,那力道之大,也是让得许多人心有忌惮,瞧他这模样,俨然是一副要战的模样。

        “呵呵,好,既然你要战,小爷我奉陪。”赵发一笑。

        他早就踏入了淬体八重圆满境,那力道比吴大胖还强。

        再者,他还修炼过不少武学,自问在龙潭镇同龄当中也是个人物,根本就无惧吴大胖。

        “大胖,何须和他计较。”见此,凌飞拉住了吴大胖。

        他自然知道双方的根底。

        “怎么,怕了?”见此,赵发眉头一弯,笑道。

        “呵呵,赵发,你的确是踏入了淬体八重圆满之境,可是,这天地之大,能人辈出,你在此耀武扬威,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小丑吗?须知,在那些真正的天才眼中,你只是一个蝼蚁而已,根本微不足道。”凌飞淡然一笑。

        从小饱读经典的凌飞,对武道世界也是有所了解。

        在这个世界,有许多的天才。

        有的人生下来就神力惊人,四五岁就有千斤之力。

        甚至,还有人可以操控水火。

        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所以,凌飞一直怀着谦卑的心在修炼,并没有因为自己获得了《真龙炼体诀》而变得狂傲起来。

        “我为蝼蚁?”闻言,赵发那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他双眸一凝,盯着凌飞,语气傲慢的说道,“在那些天之骄子面前,我的确如蝼蚁,可是,你凌大病秧子,在我眼中,也是蝼蚁,你……可敢与我一战?”

        “与你一战?”凌飞眉头一弯。

        “哈哈,不敢了吧!”在赵发身后,那黄亮讥笑道,“你凌大病秧子就知道说空话,若不是见你家凌老病秧子还有几分医术,小爷早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了,还轮到你在这教训发哥吗?”

        “黄亮,你轻视我可以,可是,你不能辱及我父,我义父如果不是年轻时受伤,岂会如现在这般?便是如此,他也不是你能辱及。”黄亮的话,让得凌飞脸色变得冷厉了起来,在他眼中,不管义父如何,都是高大的人物。

        哪怕义父此时已经是病入膏肓,几近油尽灯枯了,可在他心中依旧伟岸如山。

        这不仅是义父的医术高明,他对人生的感悟,也让凌飞敬佩无比。

        所以,他不允许别人称他义父为病秧子。

        “怎么,你不高兴了?”黄亮大笑道,“你们看,这凌大病秧子生气了,哈哈。”

        他向着身边的伙伴大笑。

        旁边的赵方等人一脸讥笑,皆冷眼相看。

        这让得凌飞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拳头,已紧紧握起。

        “怎么,你想打我?”见此,黄亮一怔,而后颇为傲慢的说道,“哈哈,就你这病秧子也想打我,来啊,我就在这,你有种来打我啊!”他颇为得意,对于凌飞,并没有一丝畏惧之意,瞧这模样,显然是早已习惯如此讥笑凌飞了。

        “打你……有何不敢!”就在黄亮满脸得意时,凌飞眸光一闪,而后,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从他口中吐出。

        而后,黄亮便是见得前方拳影一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