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荒龙帝 > 第一十九章 我儿无过,谁敢欺

第一十九章 我儿无过,谁敢欺

        凌氏医馆外,秦氏的人将之包围。

        “报告大少爷,我们的人已经将整个凌氏医馆给围住了。”小片刻后,立即有三人同时来报。

        “好,记住,若有人逃离,格杀勿论。”秦铭沉声道。

        那秦罡则是冷冷的盯着前方的凌氏医馆。

        这些小事,他自然是不用操心。

        他来,只需对付凌老即可。

        而此时,在不远处已经汇集了许多龙潭镇的人。

        这些人多半都来过凌氏医馆就医,心中挂念这凌氏父子,所以才会赶来此地。

        秦氏围困,可是凌氏医馆却没有一丝动静。

        “这凌老会不会已经逃了?”秦元族长眸光阴沉,说道。

        “回老爷,我们的人之前一直把持着镇口,并没有发现凌氏医馆有人外出。”秦忠说道。

        “那他们怎么还没有动静?”秦元道。

        “敲门!”秦铭眸光一闪,道。

        “是!”当下,一个秦氏的武者迈步,出现在医馆门口。

        凌氏府邸,也有一个丈许高的大门。

        里面外院才是医馆。

        咚咚!

        大门被敲响,节奏显得极为蛮横。

        咯吱!

        就在此时,大门被开启。

        五个人影,立即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那手拄着拐杖的凌老特别的显目。

        至于在他左右两边,却正是雪汐和凌飞。

        除此外,黄小曼则是和凌飞并肩而立。

        黄亮站在雪汐身边。

        只是,当大门打开,眼前火光冲天,秦氏两百人马正如饿狼般环伺,一股杀气席卷而立。

        这种气势,吓得黄亮值打哆嗦,腿脚都软了。

        “妈呀,秦府的人这是要干什么?”黄亮都想哭了,“姐,我们还是一边去吧。”

        “瞧你,堂堂男子汉,就这点骨气。”见此,黄小曼连翻白眼,“你看看人雪汐妹妹?”

        本来,她早就让自己弟弟离开。

        怎奈黄亮怎么也不肯离去,无奈下,她也只得让他在这里了。

        黄亮缩了缩脖子,只得咬着牙站着。

        “凌飞!”当凌氏父子出现的时候,低沉的声音立即从门外传来。

        与此同时,一股凌厉的气势向此压迫而来。

        却正是秦铭正冷冷的盯着凌飞。

        “你杀我胞弟,今天,我要让你血债血偿。”秦铭冷冷的说道。

        “真的是凌飞杀了那秦鸿啊!”

        “这怎么可能?”闻言,远处那些围观的人立即眸露诧异。

        “这一切都是你弟弟咎由自取。”凌飞眸光一凝,沉声道。

        若不是这秦鸿仗势欺人,想要拿他威胁凌老,又岂会有这事?

        “还真是凌飞杀的秦鸿!”

        “他怎么能如此厉害?”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哗然。

        无数人面面相觑。

        一个多年的病秧子,却能击毙堂堂的秦二少爷?

        要知道,秦鸿可是淬体九重境的强者啊!

        “咎由自取?”秦铭一脸冷厉,“到了现在你还嘴硬,看来你是真不把我秦氏放在眼里。”

        “铭儿,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还不赶紧杀了这小畜生为你弟弟报仇。”旁边的秦元冷哼道。

        “是!”秦铭点头。

        不过他瞅向前方凌老时却有着几分忌惮。

        所以,他的眸光一转,瞅向了旁边的四叔。

        “凌老,我敬你为龙潭镇道高望重的医师,今天也不欺你,只要你将那罪子凌飞交出,你凌氏医馆的人我可既往不咎,否则,今天我秦府的儿郎,将要踏平凌氏医馆,使之从龙潭镇消失。”秦罡眸光一凝,逼视着凌老道,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在他身上凝聚。

        “呵呵,让老朽交出我儿,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凌老放声而笑。

        “你当真要如此?”秦罡那眸光变得越发凌厉了起来。

        一股杀气,随之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看来这凌氏父子,要惨了啊!”感受着这股杀气,远处的人都不由为之胆寒,连连道。

        “这凌飞打死了秦鸿,秦府岂能善罢甘休?”

        “哎,自从这凌老来到我龙潭镇,我们有个病痛,都让他治好了,甚至比那神灵还灵,若是他死在了这秦府手下,真是我龙潭镇的一大遗憾啊!”附近的人,都眸露遗憾,可以说,凌老的出现,救了不少龙潭镇的人。

        “九天娘娘,您就显显灵,保佑凌氏父子渡过此劫吧。”远处有妇人暗自祈祷,希望凌老安然。

        “如今秦氏两个人杰在此,凌氏父子,能脱险吗?”许多人摇头,感觉这有些不现实。

        “飞哥不会有事吧?”吴大胖也在远处人群当中,他小眼睛眯着,努力盯着前方,脸上尽是担忧。

        秦氏两个先天境强者带领八百子弟强势而来,如此阵势,足以踏平龙潭镇各大势力了。

        何况这区区的凌氏医馆。

        所以,所有人都在为凌氏父子担忧。

        附近的气氛,略显凝重。

        只是,凌氏门口,凌老却显得无比的淡然。

        甚至,今天的他那双眸子并没有以前那么浑浊,当中有着凌厉的光芒隐现。

        他眸光一动,扫视八方。

        远处那些人的议论声落入他耳中。

        “有良心的人还是多啊,难得都还记着凌某的好。”听得那些担忧声后,凌老微微一笑。

        这些人,还算都还有良心,不负他这十二年来的付出。

        在微微点头后,他那眸光徒然变得冷厉了起来。

        只见得他眸光一闪,那视线便是锁定了秦铭以及那秦罡,秦忠等人。

        当凌老的眸光扫来,秦忠内心一颤,感到莫名的恐惧。

        秦铭眉头紧紧皱起。

        “的确是个人物。”秦罡心中暗忖。

        “秦府的确势大,可独霸龙潭镇,可是,你们不应该得罪不应该得罪的人,更不应该欺负不应该欺负的人,秦鸿,一个人品败坏的纨绔子弟而已,欺男霸女,糟蹋了多少的女子?还想娶我义女?”只见得凌老眸光一凝,扫视着秦府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本来老朽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只是,你们不该去动我儿凌飞,要以他来要挟老夫,秦鸿之死,乃咎由自取。”

        “我儿无过,谁敢欺?”

        最后的话语,凌老说得掷地有声,那音波直入九霄,可谓是理直气壮。

        此话落下,秦罡眉头微微一皱。

        “原来是如此。”

        “我说了,凌飞这孩子从小就自强不息,是个好孩子,还治过不少人,怎么会主动招惹人了?”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哗然。

        龙潭镇的人都不由同情起凌飞。

        “这秦鸿人品败坏,若不是秦府势大,早就被人打死了,此次,他也是罪有应得。”

        许多人心中嘀咕道。

        对于秦府,他们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就算如此,秦府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啊!”有人叹息。

        “可惜了这个孩子。”远处,张权,张武师一叹。

        他虽然是淬体九重圆满境的修者,可面对秦府,也是有心无力。

        附近的哗然声让得秦元族长眉头紧紧一皱。

        “四弟。”他眸光一凝,瞅向身边的秦罡。

        秦罡微微皱眉,而后道,“凌老,话,任你怎么说都可以,可现在,事实是我侄儿秦鸿被凌飞所杀,今天你若不交出凌飞,秦某便只有自己动手了。”说到最后,他那眸光也是变得冷厉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他手中,一柄淡青色的宝剑,已经在握。

        “有四叔出手,纵使这凌老有一战之力,也必然不可持续,如此,我可找机会给予他致命一击。”秦铭心中暗忖。

        “呵呵,想我年轻时也曾纵横一方,这些年来,真的是隐忍太久了啊,导致一只阿猫阿狗也敢欺上头来,好,好,今天凌某便大开杀戒,好让人知道,我儿凌飞,不可欺,否则,这就是下场。”突然,那有些伛偻的凌老,挺直了腰杆,只见得他眸中光芒闪烁,睥睨八方,纵声而笑。

        那话语一字一句,伴随着一股恐怖的气势。

        那气势,将前方两百秦氏武士全部笼罩。

        “这气势,似乎不是先天境可有。”在这气势下,秦铭内心一颤。

        “他难道是天罡境修者?”秦罡眸光也是一沉。

        “秦铭,区区先天境而已,也敢在老朽面前以势压人,今天,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只见得凌老眸光一凝,旋即,他那拄着拐杖的右手松开,食指就那么当空一点。

        咻!

        一道劲气,如同剑芒,般从他食指当中迸发而出。

        这劲气直接撕裂了虚空,直取秦铭心脉。

        伴随着的还有一股恐怖的威势。

        “真气离体?天罡境强者?”旁边,秦罡眼瞳骤然一缩。

        先天境,可感悟天地之气。

        可是,他们还无法炼气化罡。

        更不可能使真气如剑,杀人于百米外。

        唯有天罡境,才能如此。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这突然出现的劲气让得秦铭眸露惶恐。

        他很难想象,在这小小的龙潭镇,会有一个天罡境强者。

        要知道,这样的人物,完全可以担任神卫统领了啊!

        便是在整个大唐帝国,都是一方人物,岂会呆在这里?

        这样的人物,要一颗天元丹治病还不简单?

        他怎么会病得那么重,却一直没有痊愈?

        若是如此,凌飞也不会从小就是病秧子啊!

        刷!

        只是,不等秦铭多想,那真气已经洞穿了他的心脉。

        “不……”秦铭大呼,可那声音却戛然而止。

        他的气息已绝,整个人从马上坠落。

        咚!

        秦铭落地,堂堂的先天境修者,却在瞬息间殒落。

        “这……这还是那个病怏怏的凌老吗?”如此一幕,让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