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荒龙帝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骨中现真龙
    一剑穿心!

    秦辉的身子开始有冰晶凝结。

    “这……这,你!”他的眸光转动,瞅了瞅自己的心脉所在,又瞅了瞅身前那屹立的少年。

    在秦辉的眸子当中,尽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在刚才,自己明明瞬息间就可以诛杀眼前的少年了。

    可是,对方却突然爆发出了恐怖的实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辉怎么也想不明白。

    踏入先天,可没有那么容易啊!

    何况在战斗中,在绝望中冲击先天了。

    只是,随着冰晶蔓延,随之心脏破裂,他的知觉全消,那脸上的表情随之僵硬,

    便是他那瞪大的眸子,也覆盖了冰晶。

    秦辉,就此殒落。

    “我又怎么能败,我又怎么能认输?为了义父,为了雪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也不能认输。”

    “绝不能认输!”

    此时,凌飞早已落地,他眸光凌厉,就那么紧紧的盯着前方化为冰雕的秦辉,口中不停喃喃着。

    这话,似乎要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成为了他所坚守的底线。

    为了义父,为了雪汐!

    他都不能死!

    因为自己若是死了,就没有人去保护这些亲人了!

    所以,他不能认输!

    所以,纵使陷入绝境,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都要一往无前的战斗!

    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从今后,我凌飞绝不轻言放弃!”凌飞的眸光坚定无比,他凝视着前方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是在对自己立下坚守的誓言!

    经过此次事件,凌飞深深的知道了生命的可贵。

    若是自己死去,和那亲人,将是永别。

    那将成为他此生的遗憾!

    所以,他得好好的活着。

    “要想活着,就必须变强!”凌飞眸光一闪,瞅向了眼前的秦辉,喃喃道。

    若是不够强,面对敌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凌飞将那刺入秦辉心脉的长剑收回。

    “此次,我虽诛杀了这秦辉,可秦氏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开始沉思了起来。

    如今,他出门在外,一切,都得靠自己。

    毕竟,就算有人护持,可敌在暗,没有足够的实力,终究是要饮恨。

    就如这次。

    谁会想到秦氏的人会来此袭杀凌飞?

    “我的实力,似乎提升了许多?”而后,凌飞心神一动,开始观察自己体内的情况。

    刚才出手,他完全是一腔热血,忘呼了所有。

    而后,血气冲天,爆发出了惊人的战力。

    可是,在这惊人战力爆发的同时,他感觉自己脊柱如龙,有惊人的力量喷涌而出。

    一股强大的真龙之势加持在身,使得他当时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更加狂霸了。

    旋即,他的心神,沉入体内。

    呼呼!

    此时,凌飞体内,真气奔涌,如大河之水,都向着腹部丹田处奔流而去。

    “我开辟了丹海!”心神一动,凌飞内心便是一震。

    此时,他腹部丹田如海,磅礴的真气向着丹田汇集而去。

    本来,修者体内经脉和丹田处有着桎梏,极难打通。

    唯有踏入先天,才可以打通经脉,连接丹海。

    “经脉如河流,真气如水,海纳百川,这河流之水,终究是要汇集如丹海当中。”

    见此,凌飞立即盘膝在地,运转功法。

    呼呼!

    当功法运转,磅礴的寒气呼啸,如同河流,向着凌飞汇集而来。

    此时,他背后的脊骨,光纹闪烁,演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旋,也在共鸣,在疯狂的吸收寒气。

    无尽的寒气被吸收,转化为寒螭真气。

    凌飞体内的经脉,向着丹海汇集而去。

    ……

    一个时辰后,凌飞停止了修炼。

    此时,在他丹海当中,只有一小洼寒螭真气。

    “丹海浩瀚,我的真气相比而言还是太少了。”感应着丹海的情况,凌飞深深吸了口气。

    这就是淬体境和先天境的区别。

    淬体境,真气圆满,可是那真气注入丹海,却只是一小洼而已。

    若先天圆满,当中的真气,可是要蓄满整个丹海啊!

    不然想象,那该有何等恐怖的力量?

    再者,先天境的持久作战力也不是淬体境可比。

    就如此战,凌飞本来可和秦辉抗衡。

    可战到最后,他真气不断耗竭,实力不在巅峰,此消彼长之下,自然会一败。

    本来,连接丹海的经脉闭塞,很难开辟。

    唯有踏足先天,借助先天之势才可开辟。

    “我这次算是以武入先天!”凌飞停止运转功法,而后心神一动,向着背后的脊柱感应而去。

    虽然之前他陷入了一个忘我之境。

    可是,他依旧能感觉到脊柱最后爆发出的恐怖龙威。

    自己能一举将秦辉击溃,能踏入先天,和那种状态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切都是脊骨!”当下,凌飞眸露期许,立即以心神向着脊骨感应而去。

    在许久前,他就感觉自己的脊骨似积蓄了一股恐怖力量,如有困龙要突破桎梏,腾飞九天。

    如今,脊骨真的发生了变化,却不知有什么惊喜了呢?

    此时,凌飞脊骨之内光纹蠕动,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搅动。

    这个漩涡,似沟通了另外一个天地。

    带着几分好奇,凌飞心神一动,向着那个漩涡感应而去。

    呼!

    当心神向着那漩涡感应而去时,他如沉入了一个陌生空间当中。

    嗷吼!

    眼前光影闪烁,龙吟阵阵,震人心魂!

    “有龙吟?”听得这龙吟,凌飞内心一震,立即带着几分好奇,那心神向着前方感应而去。

    而后,他便是看到前方金光绽放,如神辉笼罩,一条鳞甲森然,气势威严的金龙正腾飞于空。

    一股浩瀚而狂霸的龙威,从那金龙身上弥漫开来。

    那种龙威,让得凌飞呼吸都一窒,心神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敬畏之心。

    那感觉,就如同见到了神灵,忍不住要去顶礼膜拜。

    “龙?”不知为何,凌飞对这金龙又生出亲切之意。

    而后,凌飞的心神忍不住向前,要去近距离观看这金龙。

    奇怪的是,那龙威浩瀚,似可碾压一切,可是,凌飞的心神却又偏偏没有被碾碎。

    前方金龙盘旋于空,待得凌飞的心神靠近,他却发现,那金龙似乎在另外一个空间。

    嗡!

    他才靠近,一阵涟漪震荡开来,将之排斥之外。

    吼!

    与此同时,那正盘旋在空的金龙眸子一闪,偏动龙首,瞅向了凌飞。

    “这就是龙吗?”当这金龙瞅向凌飞的心神,凌飞内心一震,似乎一切画面都在此定格。

    定格在这条金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