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荒龙帝 > 章节目录 第439章 成功
    吼!

    一声龙吟随之响彻开来。

    而后众人便是见到那小人的拳头挥出时有着一条金龙向着那雷霆扑去。

    这是魂力所演化出的神通攻击。

    如今凌飞的灵魂重塑,化为了神魂,俨然可以如同元婴那般施展出强大的神通了。

    “这……这是元婴吗?”

    “龙!这是真龙手啊,这……这是凌丹师?”当凌飞的灵魂一拳轰出,山脚下的人全部愣住了。

    一个个人内心掀起了重重波澜。

    本来众人都认为是徐子涛在渡劫。

    可此时一看,那小人明显就不是徐子涛啊!

    在见识过凌飞的手段后,众人都知道他修真龙诀,有着神通真龙手。

    在看此时虚空当中,凌飞那神魂一拳轰出,所演化出的金龙,不是真龙神通,又是什么神通啊!

    如此一来,他们也就可以推断渡劫的人是凌飞了。

    “怎么会是凌丹师?”在心中震撼时,众人也是狐疑无比。

    按理说,凌飞才从天丹境到半步元婴境,根基还不稳,怎能那么快就渡劫?

    渡劫可是大事,一丝差池,都有可能会殒落啊!

    所以几乎没有人会在根基不稳的情况下渡劫。

    “渡劫的居然是凌飞师弟!”

    元崇内心掀起了重重波澜,他整个人都懵了,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渡劫的是凌飞。

    “是凌师弟也好,总比是那徐子涛强。”在震惊之时,元崇也是松了口气。

    若是徐子涛,一旦他渡劫成功,那么凌飞将危矣、

    “不过凌师弟能挨下这雷劫吗?”虽然心中松了口气,可在瞧得那恐怖的雷劫后,元崇依旧担心无比。

    也就在此时,凌飞那神魂一拳轰出所凝聚出的金龙和那雷霆交锋,雷弧闪烁,将金龙都撕裂了。

    砰!

    一声闷响传出,那金龙崩溃。

    可就在金龙崩溃时,凌飞那神魂的拳头却是跟随着迎击而去。

    拳头不大,上面却龙鳞遍布,简直如同真龙,除此外,一股碎虚奥义也是迸而出。

    拳头所及虚空崩碎,那雷霆都在一点点的溃散。

    不过这雷霆太长了,崩碎了大半后,凌飞这拳头上的力量也是逐渐被化解。

    砰!

    而后众人便是看到,那残留的雷弧一闪,依旧是携带着耀眼的雷光倾覆而下,将山巅淹没。

    众人依稀可以看到凌飞那神魂的拳头一闪,似乎因为力竭而溃退。

    下一刻,雷弧击在了他的神魂上。

    砰!

    虚空当中,凌飞的神魂被雷弧击飞,上面雷纹闪烁,侵入了它神魂之内,当中有毁灭的气息伴随。

    神魂被击飞,凌飞心念一动,连忙归入识海。

    因为神魂离开识海便如无根浮萍,根本无法持续作战。

    刚才凌飞如此出手,也是想竭力一战,好击溃那雷霆罢了。

    因为唯有这样,才不会被这雷劫伤及识海。

    否则这雷霆若侵入识海,两者竭力出手的情况下,那识海能否保住也是另外一回事。

    若是识海溃散,也就等于渡劫失败了。

    呼!

    在进入识海后,凌飞的神魂上还有雷弧闪烁,他在竭力抵挡。

    那种毁灭的气息,让他感到无力,使得他的神魂那生机都在减弱。

    “毁灭的气息?”虽然神魂疲倦,可凌飞依旧在感应。

    “毁灭之后带着新生。”他感觉,那雷霆当中的毁灭气息,还残留着一线生机。

    心念一动,凌飞索性让雷弧肆虐,如对神魂在进行洗涤。

    终于,那雷弧逐渐减弱,直到消散。

    而此时凌飞的神魂很孱弱了。

    在孱弱时他能感觉到一丝生机涌现,神魂之内,有着更加精纯的魂力衍生。

    “成功了!”见此凌飞心中一喜,那神魂开始运转真龙炼神诀,吸收真龙精血当中的血气。

    丝丝血气被吸收,凌飞的神魂当中的龙威更加强盛了。

    同时他又取出了魂道灵萃,以恢复灵魂力。

    在凌飞恢复气息时虚空当中的劫云已经消散,天威俨然不在。

    “劫云消散了!”

    “成功了吗?”山脚下,各派的炼丹师都是一怔。

    刚才那一幕让他们内心难以平静。

    雷霆落下,光耀天地,可一尊如同元婴的小人跃上虚空,与雷霆争锋,最后却是被击飞了。

    可结果如何,他们也是不知。

    “走,去山上看看!”顿时,众人相视一眼,便是向着山上而去。

    “希望凌师弟没事。”元崇满脸担心。

    “哈哈,成功了,凌丹师渡劫成功了!”北灵台上的人能看到山巅上的一切,此时他们皆是欢呼起来。

    “成功了,总算是成功了啊!”方媛喜极而泣。

    “哈哈,凌丹师不愧为我南荒的天才。”许多人一脸兴奋,同时也满脸鄙视的瞅向北冥剑派的人。

    刚才北冥剑派的人还在欢呼凌飞渡劫失败了呢!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能成功?”北冥剑派的人却是失魂落魄,露出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刚才他明明要失败了啊!

    怎么会成功了?

    “可恶。”北冥剑派的人脸色极为难看。

    “这真是一个妖孽啊!”千湖山,东泽门这些小派的掌教和弟子都露出满脸苦楚。

    此时他们深深的感觉到与凌飞为敌,真是不幸啊!

    要知道,这凌飞半步元婴时就已经战力惊天,如今他迈入了元婴境,又几个人可与之争锋了?

    再给予他一些时间只怕整个南荒也将再也没有人可与之争雄了。

    “哎!”这三派的人连连叹息,仇已经结下了,他们此时也是无法让时光回溯了。

    “刚才为何那元婴是从这凌飞识海内没出?”北灵台上,欢呼声响起,同样也有人满脸狐疑。

    “凌飞渡的是魂道之劫,并不是元婴渡劫。”一个长者说道。

    “什么!魂道!”

    “那么魂道强,还是元婴强了?”顿时,众人皆是询问道。

    “各有千秋!”那长者抚须,说道,“这凌飞潜力不可限量啊!”

    玄寂大师等人则是向袁宗主拱手道贺,“哈哈,恭喜袁道友,如今凌丹师神魂渡劫成功,也算是迈入了强者之列,若他再跨出一个大境界,南荒的天地,将是他的了啊!”他们也是很高兴。

    “同喜,同喜。”袁宗主满脸笑容。

    唯有北冥化海一脸阴沉。

    “没有想到这小子神魂渡劫成功了。”北冥化海心中暗忖,“如此一来,他的战力便达到元婴境了。”

    很快,他将这消息告诉了徐子涛。

    “是凌飞?神魂渡劫?”得到这消息后徐子涛一愣,“不过,就算他达到元婴境也是无关大局。”

    他依旧很淡定。

    “嗯,你便好好做你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了上官婉儿去对付他,虽然他迈入了神魂境,应该还有机会……”见徐子涛如此自信满满,北冥化海也是逐渐将心中的担忧收下,而后继续说道。

    “嗯。”徐子涛很淡定,继续参悟武学。

    山巅上,凌飞的气息不断的变强。

    “这雷劫极强,若不是我的神魂融合了真龙血气实力极强,如同真龙之魂,还以碎虚神通出手,才勉强化解了雷劫之威,若非如此,那雷劫就可以将我的神魂劈成灰烬,再也无法塑形了。”

    凌飞心如明镜,低声呢喃。

    这次天劫也让他知道了自己的不足。

    “我之体魄可以凝聚成为真龙之身,有龙鳞护体,从而强大无比,那我的神魂是否也可以如此?”凌飞在沉思。

    若是神魂的防御力也随之提升,对于他而言,无疑将增加保命的机会。

    至少下次渡劫时也不会那么狼狈了。

    要知道,渡劫极为危险,若是在虚弱时有敌人出手偷袭,那极有可能会就此被击杀。

    也是如此,许多人渡劫时都是秘密渡劫,或者让强者在旁边护法。

    “先试试。”凌飞心念一动,试着运转真龙炼神诀,吸收真龙精气融入神魂当中。

    “凝真龙之身!”凌飞的神魂观想,要将血气凝聚成为龙鳞。

    顿时他的神魂金光闪烁,有龙气缭绕,在上面蠕动,要化为龙鳞的模样。

    “可行!”见此,凌飞心中一喜。

    如此一来他的神魂也就将比先前多几分防御了。

    旋即凌飞的神魂在吸收真龙血的血气,神魂上光纹缭绕,如有龙鳞在凝聚,显得神圣而威武。

    这是在蜕变,要如他的体魄那般,凝聚成为真龙神魂之身。

    两个时辰过去,一个个修者赶来此地,远远的就看到了山巅上的盘膝的凌飞。

    “是凌飞师弟!”在瞧得那盘膝的凌飞后,元崇高呼,那眼睛当中都有着泪花闪烁。

    这是喜极而泣,兴奋而至。

    在起初他还担心是徐子涛在渡劫了呢!

    如今在确定是凌飞后,也算是完全安心了。

    “是凌丹师!”

    “凌丹师,如今他已经是元婴境强者了吗?”万浅香那长长的睫毛眨动,瞅向前方凌飞时低语道。

    在她那眼睛当中明显有着几分如梦似幻的光芒弥漫。

    因为她们可是亲眼看着凌飞从天丹圆满迈入半步元婴境。

    如今短短的时间内,他就迈入了元婴境,如此修炼度,让她们内心震撼之余也是感觉不可思议。

    当然,他们却是不知道,凌飞还是准元婴境,如今突破的却是魂道。

    当这些人赶来时凌飞眉心龙纹蠕动,似乎化为了一条金龙,最后便是一闪,就此内敛于识海。

    当这龙纹内敛后,凌飞那双眼睛也是猛地睁开。

    嗡!

    当凌飞睁开眼睛,当中光芒闪烁,那眸子当中似有金龙盘踞,一股凌厉摄人的气息随之弥漫开来。

    凌飞的眸光扫过,瞅向元崇等人。

    “好可怕的眸光!”

    “这气势,怎么比那神轮一重境的元婴境强者还惊人啊!”

    “凌丹师是刚迈入元婴境吗?”当凌飞的眸光扫来,蒋沉,万浅香等人内心一颤,一阵心惊。

    凌飞那眸光太恐怖了,远远不是一般的元婴境修者可比。

    这让众人内心震撼。

    他们并不知道凌飞是神魂渡劫,从而使得灵魂气息极强,那威慑力远远过了普通元婴境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