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天眼
    “难道……是天眼?”

    下一瞬,罗天的心中,便被这个念头充满。

    “错不了,只可能是天眼,他竟随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确定心中所想,罗天神色大亮。

    这天眼,来自前世,正是那个神秘山洞中图腾柱上的石眼。

    罗天至今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那枚石眼,名叫天眼,是一尊神灵!

    一尊远远未成型,却遭遇封印,即将寂灭的神灵!

    远古时期,古民以天地万物为图腾,崇拜祭祀,历香火愿力,经悠长岁月,图腾生灵,诞生神通,是谓神灵。

    其中最强大最出名的,便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

    天眼,正是这样的神灵。

    只不过,他只是雏形。

    远古后期,因不可知的原因,神灵纷纷被打落神坛,陨落沉睡,天眼只是诞生了点灵智,便被封印石化。

    历经无尽岁月,天眼的那点灵智已经消磨殆尽,甚至号称不灭的不灭神性,也到了寂灭的边缘。

    寂灭之际,却是碰到了罗天。

    不灭神性有生存的本能,遇到罗天这样的智慧生命,本能的便要夺舍续命,最后关头,却不知被什么攻击,夺舍未成功。

    罗天不知道最后是什么情况,只知道他看到了天眼中的记忆。

    走马光花一般,看到了天眼所经历的事情。

    天眼懵懵懂懂,他的记忆,都是关于他身处之地的记忆,那是一个人族部落,偏处一隅,很单调很简单。

    部落远古蛮荒,古民强悍,周围凶兽盘踞,万古长河般的记忆中,偶尔有强大的凶兽一闪而过。

    这些记忆虽然单调,而且一闪而过,如同走马观花,但是,万古长河般的记忆,也让罗天的意识,几近崩溃迷失。

    其实他不知道,要不是最后关头那神秘的法阵发动了最后一击,重创天眼,罗天此刻,早就成为了一尊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神灵有神通,天眼,也不例外。

    他有一个未成型的神通,名曰洞彻三千!

    其意,便是洞彻三千世界,洞察事物本质!

    罗天感觉,眉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奇妙的存在,可以洞彻一切,当然,这只是感觉。

    “看来,这天眼,竟寄宿在我的身上,幸亏是没有意识的,否者……”

    想到这里,罗天暗暗后怕。

    “师兄,师兄,你在想什么?”

    一通发泄过后,小丫头又恢复那大大咧咧的模样。

    “哦,没什么。”

    罗天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师兄,你好好在家养伤,我先出去了。”

    青雅不以为意,摆了摆手,扛着巨剑,便往外走去。

    “你去哪?”

    罗天微微一愣。

    “招收弟子啊,三十两黄金,要招收三十个弟子才能凑齐呢,要抓紧时间!”

    话音未落,青雅已经风风火火的出门了。

    “你……倒是算的挺明白。”

    罗天无语腹诽,符文世界,一两黄金相当于十两纹银,三十两黄金便是三百两纹银,招收一个弟子学费十两纹银,三十个弟子,确实勉强凑齐。

    只是,三天招收三十个能付得起学费的弟子,不说这事的难度,就说现在的可卿武馆,恐怕连一个弟子也招不进的。

    罗天叹了口气,转身也出了武馆。

    还有三天是时间,呆在家里,是无法赚到三十两黄金的。

    …………

    与此同时,可卿武馆不远处,黄启几人并未走远。

    “少爷,关青雅又出去招收弟子了。”有少年禀报。

    “哼,招弟子,可笑!”黄启猥琐一笑,“三天后,这小娘们,会乖乖爬到本少的床上。”

    “那罗天也出门了,少爷,要不要……”少年比了比割喉的手势。

    “那个废物,哼,真是记打不记痛,不过,暂时不要多管,以免节外生枝。”黄启摇了摇头,眼中杀机一闪。

    那罗天明明脑部受了重创,父亲都说,即便活下来,也是个废人,今日竟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面前,这事有些蹊跷。

    想到这里,黄启冷哼一声,转身便走。有些事情,他还需跟父亲商量商量。

    …………

    “果然是个奇异的世界。”

    罗天走在街上,面对满眼新奇,不由暗暗感叹。

    虽有前身的记忆,但是,亲眼所见,还是让他啧啧称奇。

    康城,跟他前世的古代有点相像,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很有古风。

    但是,又有不同。

    比如街上的路灯,从前身的记忆里,罗天知道,这是符文灯,白日吸收光能,夜晚放出光明。

    还有路上偶尔遇到的怪车,外形很像前世比较原始的汽车,罗天知道,这是符文车,它的动力核心,是一块刻有符文矩阵的能量石。

    这能量石,听说是用废弃的灵石制成,在上面刻印吸收灵能的符文矩阵,能够反复使用。

    而灵石,则是连符师都要争抢的稀罕物,一般人是见不到的。

    符文车安稳舒适,是富人的最爱,可卿武馆原先也有一辆,可惜已经变卖。

    这是一个符文高度发达的世界。

    罗天循着记忆,走在街上,心中感慨。

    片刻之后,他来到一处热闹的集市。

    这是康东集市,康城中一个比较大的集市,商铺地摊都有,各种商品应有尽有。

    “姓名:未知。力量:1.6。敏捷:1.3。体质:1.5。精神:1.0。”

    “姓名:未知。力量:1.8。敏捷:1.7。体质:1.7。精神:0.9。”

    “姓名:未知。力量:1.7。敏捷:1.8。体质:1.8。精神:1.1。”

    “姓名:未知。力量:2.5。敏捷:2.4。体质:2.5。精神:1.1。”

    ……

    符文世界,全民皆武,一路之上,罗天有意用天眼扫描,发现大部分都是见习符武士,偶尔看到些初级符武士。

    但是,不管是见习符武士还是初级符武士,就精神力这一项,都差不多,在1点左右。

    不说他高达3.2的精神力,就是青雅1.5的精神力,走了这么久,也没碰到一个。

    “难道,我还是个天才?”

    念头一动,下一瞬,想到青雅那变态的肉身数值,罗天微微一叹。

    要说天才,十二三岁便达到初级符武士的青雅,确实是个天才。

    但他的前身,身为一个高级符武士的弟子,从小有上好的资源供应,十六岁了,还是个见习符武士,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许纪药铺,到了。”

    罗天在一处店铺前停下脚步。

    这里比较偏僻,现在时间也比较早,药铺里没什么顾客,只有一个掌柜模样的老者,罗天大步进入。

    “这位……少爷,有什么需要吗?”

    老者见到一个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满脸青肿的人进来,愣了愣神,才道。

    “许大爷,是我,罗天。”

    罗天扯了扯嘴。

    这位老者,罗天认识,以前可卿武馆需要的药材,大部分都在这里采购,老板便是眼前的老者,名叫许成多,中级符武士。

    罗天说话的同时,意念一动,天眼便扫描到老者的信息:“姓名:许成多。力量:7.5。敏捷:7.6。体质:7.8。精神:1.4。”

    “嘶……好恐怖,这都快要成为高级符武士了!”

    看到这些数值,罗天心中暗吸一口凉气,前身作为高级符武士的弟子,各个等级符武士的力量,他当然清楚。

    初级符武士的身体素质,是普通人的两倍以上。

    结合天眼的数据,见习符武士和正是符武士的分界点,是2点,也就是说,肉身各项数据达到2点,便是初级符武士。

    而到了四倍,便是中级符武士,表现在天眼中的数据,便是肉身各项数据达到4点。

    而高级符武士,是普通人的八倍以上,也就是肉身各项数据达到8点以上。

    许大爷肉身的各项数据,竟都快接近8点了!

    也就是说,这位看起来平平常常的老人,竟是个快要成为高级符武士的存在。

    要知道,康城中,高级符武士的数量,一双手都能数过来。

    符武士锻炼肉身,提升身体素质,各项数据都会比较平均,误差不会超过1点。

    当然,也有例外。

    例如青雅,便是天生神力,肉身的力量,比敏捷和体质要强大的多,这种情况,极其稀少。

    “是罗天啊,哎,你这是怎么了?”

    看清了少年的身份,许老却是叹了口气,关山战死,众叛亲离,可卿武馆如今,也只剩下关青雅和这个忠实的小子了。

    “没什么,许大爷,我来看看初级纹烙药剂。”

    罗天按下心中惊骇,神色不变,摇了摇头,道。

    “怎么,你要突破了?”

    许老闻言,看了一眼罗天,眼中精光一闪,又皱了皱眉,道,“确实快到见习符武士的顶峰了,不过,要突破,恐怕还要些时日啊。”

    “呵呵,许大爷,你也知道我的资质,要突破,还早的很呢,我只是先看看。”

    罗天呵呵一笑。

    “好吧,自己看吧。”

    许老示意罗天随便看。

    罗天也不客气,转入柜台后,查找起来。

    老者的药铺,各种药草和成药很齐全,罗天的目标却也很明确。

    片刻,他便在角落找到了他想要的——初级纹烙药剂。

    符师的修炼,罗天并不清楚,前身也只是道听途说,似乎是要开辟符海,在符海中凝聚符文,由内而外。

    而符武士的修炼,罗天却很清楚,那是个由外而内的过程。

    符武士的修炼,便是在体表刻印符文矩阵。因为专给符武士用,这种符文矩阵,有一个名字,叫做符武矩阵。

    符武士通过符武矩阵,吸收天地灵气,增强肉身。

    一旦肉身增强到人体极限,便有可能极尽升华,开辟符海,踏入真正的符师之路,当然,这个概率,很小很小!

    没有符师天赋的人,都会选择符武士这条路。

    想要成为符武士,需要两样东西。

    一样,是符武矩阵,另一样,则是纹烙药剂。

    符武矩阵,罗天并不缺,初级纹烙药剂,他目前还用不上。

    今日找初级纹烙药剂,他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