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我结婚了?
    “就是……就是做夫妻做的事啊。”

    青雅抬眼看着罗天,大眼清澈如水,一脸理所当然。

    “夫……夫妻?!”

    罗天终于反应过来,一时风中凌乱,感觉小姑娘的三观有问题,赶紧教育起来;“青雅啊,你要明白,那种事……咳……那种事情只有夫妻才能做,是不能随便……咳咳……随便跟被人做的。”

    “是啊,所以才要跟师兄做呀!”

    青雅眨巴眨巴大眼,一副我明白的模样。

    罗天嘴角抽动,感觉小姑娘的三观严重扭曲,正觉得有必要从头开始教育的时候,青雅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呆滞了。

    “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嘛。”

    脑海中,回荡着青雅黄莺一般的声音,但是,罗天此刻感觉,这声音,就如同一道天雷,彻底劈傻了他。

    “你……你刚刚说什么?”

    罗天想再次确认,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我们是夫妻呀,师兄,你怎么了?”

    青雅见师兄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不由一脸担忧。

    “夫妻?!”

    罗天嘴角抽动,他终于从前身记忆的角落发现了一件事。

    他的前身,是关山故交之子,那对故交后来似乎遇难了,唯一的独子,便托付给了关山。

    前身小时候似乎听说过,父母与关山夫妇之间,有个约定。

    双方同样生了男孩,便是兄弟,同样的女娃,便是姐妹,一男一女,便是夫妻。

    前身三岁那年,青雅便出世了,婚约自然便成了。

    “等等,不对啊,青雅,我们只是有婚约,还没成婚吧。”

    想到这里,罗天突然发现问题。

    “成婚了呀。”

    “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月圆之夜!”

    青雅一脸笃定。

    “一个月前,还月圆之夜!难道老子的前身,行了那畜生不如的事情?”罗天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下一瞬,却又觉得不对。

    一个月前,月圆之夜,那不正是关山身死的那晚。

    “那晚,父亲把我托付给师兄了,难道师兄要赖账?”

    青雅鼓着小嘴,瞪着罗天。

    “等等,我怎么不知道。”

    前身的记忆翻来覆去,似乎没有成婚这一段啊。

    “你那天,去找黄家决斗了呀!”

    “决斗?”

    得到青雅提醒,他终于想起来了,那天,这前身一时气愤,却是去找黄家了,不过,半路上就认怂了,又不好意思回家,便在外面呆了一宿。

    回来后因为关山的事情,也没人再问起,甚至连前身自己都被悲伤淹没,几乎忘了这茬。

    “你事后,没告诉我吧?”

    罗天嘴角直抽,这师妹,也太不靠谱了吧,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诉他。

    “没告诉吗?告诉了吧。”

    青雅歪着脑袋,一脸苦思冥想。

    “我去……你故意的吧。这算是被老公了吗。”

    罗天无语问天,心中腹诽。莫名其妙变成了别人的老公,对象还是十三岁的师妹,罗天感觉特狗血。

    “师兄,中午吃什么呀。”

    青雅眼珠一转,转移话题。

    “不要转移话题。”

    罗天翻了翻白眼。

    “哦。”

    青雅吐了吐舌头。

    “这事……不算,哪有新郎不在场就能成婚的。”

    罗天直摇头。

    “师兄,算的,你在场的!”

    青雅大眼睛眨巴眨巴,认真的看着罗天。

    “啥?”

    罗天有些晕,他明明记得,一个月前那个月圆之夜,他出去了啊,怎么又在场了。

    “爹在弥留之际,出现了幻觉,看到你在场了,所以才主持的婚礼,他还对你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呢。”

    “弥留之际?幻觉?这也算?”

    罗天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当然算。”

    青雅狠狠的点了点头。

    罗天:“……”

    “爹还说,嫁给师兄,是青雅的福分,是关家高攀了呢。”

    青雅继续道。

    “你……爹还说了什么?”

    罗天闻言,却是神色一动,他这前身的记忆开始的地方,就是这家武馆,对于亲身父母,没有丝毫记忆。

    不过从青雅转述的话里,罗天好像发现了些端倪。

    “爹说师兄家祖上是强大的符师,家族兴旺,不过后来败落了,之后又遭难,就把师兄托付给了他。”

    青雅歪着脑袋,又道,“爹还说师兄一定要好好保护什么玉佩,什么传家之宝之类的,当时爹神志不清,又不准我靠近,就这些,我还是偷听的呢。”

    “玉佩,传家之宝?”

    罗天神色一动,摸了摸领口位置,那里,就有一枚玉佩,前身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佩戴在身上。

    “青雅,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记住,是任何人!”

    心念电转间,罗天面色凝重,郑重嘱咐。

    “哦,知道了。”

    青雅见状,乖巧的点了点头。

    闹了一会,青雅便拿着罗天当场绘制的几张水属初级武符出了门,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罗天则将自己关在房中,如今他们看似还清了债务,一身轻松,实则处境危险,他必须先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

    “天眼,扫描丹药成分。”

    掏出闫桃丢给他的气血丹,罗天双眼微眯,心念一动

    “名称:气血丹。成分:简罗草、红花果、未知、未知、未知……”

    一连串未知的意念让罗天叹了口气,果然,天眼需要基于他的知识储备来做解析,十余种成分中,他也就认识简罗草和红花果,其余,都是未知。

    天眼甚至在后面附注了各种成分的分量,这其实就是气血丹的配方,可惜,一连串十余种未知成分,让罗天无处下手。

    “学霸之路,必须先有东西给我学啊,看来,这次又要占师妹的光了。”

    心中感慨,罗天一仰头,便将气血丹吞下。

    “咕隆!”

    丹药入口,罗天瞬间感觉食道里有一团火在滑落,热的炙人。

    “轰!”

    当炙热之气流到胃中,罗天感觉,胃中,似乎发生了一次爆炸,无数炙热的洪流肆虐,向全身蔓延。

    从外面看去,罗天此刻,完全成了个红人。

    衣物在第一时间便爆碎了,全身血红,血红的皮肤之上,是盘龙错节的暴突青筋,胯下发育不错的男根,此刻一柱擎天,上面青筋犹如怒龙一般,很是骇人。

    “咚!咚!咚……”

    胸口位置,打鼓一般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那是罗天的心跳声。

    血液如同涌泉一般,在全身急速奔走,罗天耳中,甚至能听到体内潮汐一般的血液奔流声。

    “卧槽,好猛的药!”

    浑身如同冲了血一般,炙热之后,是无尽的疼痛,罗天心中暗惊。

    “宿主生命跃进中,力量增加0.1,敏捷增加0.1,体质增加0.1,力量增加0.1……”

    脑海中,天眼的意念不断传来。

    罗天无暇关注这些,他此刻,浑身如同火烧一般,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头顶甚至出现缭缭清烟。

    无尽的疼痛从全身每个角落传来,罗天牙关紧咬,不发出一点声音。

    体内血液如同激流一般,奔腾不休,。浑身的肌肉鼓动,骨骼都在咔咔作响。

    “噗!”

    突然,胳膊上,皮肤突然裂了个小口,鲜血四溅。

    “噗噗噗……”

    有一个开头,下一瞬,浑身上下,无数细小的伤口出现。

    血液竟然冲破了身体!

    “卧槽,再这样下去,老子岂不是要爆体而亡,这药太猛了,必须发泄出去!”

    罗天心中一动,呼的站起,风一般冲出房间,冲入院子里。

    “轰轰轰……”

    下一刻,院子中,轰轰轰的声音不断。

    罗天的发泄很简单,剧烈运动,消耗气力!

    “嗤!”

    一柄长刀劈进石头中,轰然崩断,罗天顺手拿起一柄长剑,一剑刺出,划破空气,竟发出嗤的一声尖啸。

    如果黄航在这里,看到这一剑,一定会认出,这正是他疾风武馆的初级武技,疾风剑!

    这一剑,黄航当天用了一次,就这一次,便被罗天学会了。

    高级武技罗天不知道,初级武技和中级武技,在罗天的天眼中,只是爆发肉身力量,增强威力的招式而已。

    就如同这疾风剑,便是爆发胳膊上的肌肉,换来极快的速度刺出的一剑。

    一剑刺出,罗天神色一亮,他发现,这一剑刺出,他消耗的气力,比之前明显多了。

    “嗤!”

    “嗤!”

    ……

    于是,院子中,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浑身是血的赤裸少年,头上裹着白纱布,手中提着一柄长剑,在那不停的刺。

    长剑划破空气的尖啸声不断。

    罗天不知疲倦的出剑,感觉刺出的剑,越来越顺手,越来越通畅,体内暴涨的气血,也不像之前那般恐怖。

    体表也不再裂开新的伤口,脑海中,天眼的意念不停,罗天能直观的感受到身体的变化。

    但他没有发现,胸口位置的血迹,似乎正一丝丝的消失,而且随着他身体的变化,消失的速度,正在加快。

    “嗤!”

    刺出最后一剑,罗天喘息着就地盘坐,体内的药力,已经在他不断的刺剑中被身体吸收了大半,再也不惧爆体之危。

    不知过了多久,知道脑海中天眼机械的意念停止,罗天才缓缓睁开双眼。

    而此刻,天眼中,他身体的数据发生了大变化:“宿主:罗天,力量:2.3。敏捷:2.5。体质:2.4。精神:3.2。”

    “终于进阶正式符武士了,一年的时间浓缩到一会,这血气丹,当真逆天。”

    罗天心中感慨,念头一动,心中道:“天眼,分析服用血气丹的后遗症。”

    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罗天不相信,修为突飞猛进,身体完全没有问题。

    “宿主肉身损伤百分之五,体内药力残余百分之三,自然排出需三个月……”

    “注意注意,异常波动,位置,宿主胸口!”

    脑海中,突然传来天眼这样的意念。

    罗天面色一变,看向胸口,下一瞬,视野被一片黑色光芒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