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关山死因
    罗天此刻,已经下马走到青雅身旁,看着神色惊慌的黄航,声音冰冷。

    “什么!师兄,你……你说什么?”

    青雅闻言,浑身一颤,扭头看着罗天,一脸不敢置信,恐惧害怕。

    “师妹,不要怕,有师兄在。”

    罗天心中一痛,伸手拥着青雅,拍着那瘦弱的背,柔声安慰。

    “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旁,跪在地上的黄航见青雅注意力分散,眼中阴毒之色一闪,嘴中说着,手上,却是寒光一闪。

    却是抽出随身匕首,刺向青雅腰肋要害。

    在他看来,此地,唯一对他有威胁的,只有关青雅一人。

    只要解决了关青雅,那他不仅可以解除自己的危机,还能报了这屈辱之仇。

    匕首上,寒光闪烁,眼看一击就要得手,黄航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下一瞬,那阴毒微缩的面容,却是扭曲到极致。

    “噗!”

    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跪在地上,捂着心口,身子弓成大虾,喉咙里咔咔咔发不出声音,双目充血,一张脸,却是白的吓人。

    罗天缓缓收脚。

    不远处,闫桃双眼微眯,曾庞眉头一挑。

    那一脚,不快不慢,却是恰到好处,如同为仆先知。

    脚尖直接点在了对方的心窝上,甚至似乎连力道,也拿捏的刚刚好,既能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又不会致命。

    “说,将你知道的,给我仔仔细细,老老实实的交代交代!”

    罗天拥着青雅,眼角余光瞥向黄航,声音森冷。

    “啊……你……”

    这么一会,黄航已经缓过来,一双眼睛死死瞪着罗天,满脸不敢置信。

    竟然一脚就解决了他!

    这人,真是那个懦弱的废物吗?

    “说!”

    罗天双眼微眯。

    “啊!”

    被那满是森冷杀机的目光一瞥,黄航打了个冷颤,满脸痛苦,苍白的面色一时更白了,捂着心口,抬头看着罗天,倒豆子似的将一切事情都倒了出来。

    原来,决斗之前,黄升便事先买通了可卿武馆中的一位弟子,在给关山的食物里下了毒。

    此毒,名为软筋散。

    用白头草的汁液,辅以十余种药物配置而成,本身无色无味,毒性也不强。

    毒性发作,只会让人身体虚弱,气力全无而已,一两日功夫,便会自动痊愈。

    但是,这种毒一旦遇到鲜血,就会变成另一种东西,名叫阻凝剂!

    阻凝剂,是一种阻止血液凝固的药剂,本身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活血化瘀的药剂。

    但是,如果是一个重伤导致体内出血之人服下阻凝剂,那后果就是致命的,阻凝剂能够阻止伤口痊愈,令人失血而死。

    而且,这阻凝剂,还有一个强大的副作用,便是致幻!

    因为这个,阻凝剂并不受欢迎,百年前便被淘汰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

    当日,决斗场上,关山便是毒性发作,被黄升重伤导致内出血,体内生成阻凝剂,竟生生失血而死。

    强大的致幻作用,也是关山没能自救的原因之一。

    场上,罗天越听面色越冷,青雅柳眉倒竖,一双大眼中,斗大的泪珠却是缓缓滑落。

    手中重剑,却是紧了又紧。

    “知道的我都交代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这些都不关我事啊!”

    黄航说完,磕头求饶。

    “你们黄家,为何处心积虑,对付可卿武馆?”

    罗天面色冰冷,他实在想不出,黄升为何如此处心积虑的对付可卿武馆,要说竞争,两个康城最大的武馆,当然有竞争,但是,还远远不到生死相向的地步。

    “这……我真不知道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这事跟我真没关系,都是我爹,对,都是他指使的,你们就当我是一个屁,给放了吧!”

    黄航涎着脸求饶。

    “啊!”

    一句我爹,似乎触到了青雅的神经,小丫头仰天怒吼,重剑轰的一声,砸在黄航身上。

    “噗!”

    如同石头砸鸡蛋,噗的一声,漫天血肉横飞,黄航的身子,如同漏水的破布袋一般,被砸飞出去。

    再看时,已经面目全非,赫然被青雅的巨力砸成了一团烂肉。

    “哇!”

    终于,哇的一声,小丫头没绷住,倒在罗天怀中,失声痛哭。

    “这个仇,师兄陪着你报!”

    罗天拍着青雅瘦弱的背脊,满脸怜惜。

    不远处,曾庞神色微动,似乎要说话,却被闫桃一个眼神制止了。

    青雅痛哭一阵,泪水打湿了罗天半边身子,最后似乎累了,竟趴在罗天怀中,睡了过去。

    罗天将青雅放在一边,抽出长剑,不顾倒地不起的一众伤残人士,一剑一个,一一刺死。

    整个过程,罗天如同闲庭信步,面上神色不动,手中长剑滴血,宛若死神。

    外表冰冷,其实,罗天肚中早就翻江倒海。

    杀人,他还是第一次!

    但是,目睹青雅砸死黄航,他们,不得不死!

    罗天,也不得不杀!

    如果条件允许,罗天连闫桃和曾庞两人,都要杀!

    刺死最后一人,罗天转身抱起青雅,至于尸体,血腥味会引来妖魔,不用一个时辰,地上的鲜血,都会被**的妖魔舔干净。

    所以,他们也得快些离开。

    道路就此而绝,这也就意味着,前方,是人迹罕至之地,妖魔横行。

    踏云马虽然珍贵,但是,不适合在那山野丛林树林中赶路,一行四人仍旧乘着果下马,不同的是,青雅被罗天揽在怀中,重剑搁在另一匹空闲的马上。

    …………

    官道尽头,血腥之地。

    此刻,一匹匹野狗闻着血腥味赶来,口中滴着涎水撕咬着尸体,大快朵颐。

    “吼!”

    一头孤狼稍后赶至,一声怒吼,驱散几批野狗,撕咬着一个面目全非的尸体。

    场中,一片血腥,蚊虫肆虐。

    “踏踏踏……”

    远处,马蹄声响起,野狗与孤狼似乎察觉到强者的气息,不由双耳竖起,咧牙怒吼。

    “孽畜!”

    暴喝声响起,一头野狗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个马蹄踢飞出去,伴着骨骼爆碎的声音,在地上滚了几圈,没了声息。

    一众野狗见状,夹着尾巴,呜咽着向丛林逃去。、

    他们只是最低等的妖魔,遇到强者,只能逃命。

    场上,孤狼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怒吼,下一瞬,触及来着的眼神,背上毛发直竖,转身便逃。

    来人,正是谭幻和钱厉。

    此刻,钱厉便站在一堆烂肉面前,神色阴沉如水。

    “都是被重力砸伤,之后被人一剑封喉,少爷,却是直接被重力砸死。”

    谭幻游走在面目全非的尸体中,双眼微眯,缓缓道,“听闻可卿武馆馆主之女天生神力……”

    “那关青雅,只是个初级符武士而已,怎么可能以一人之力,做到如此!那罗天,不过是个废物,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钱厉打断谭幻的话头,摇头否定。

    “不要小瞧任何人,别忘了,更鹰是怎么伤的。”谭幻抬眼看了下钱厉,淡淡道,“况且,他们身旁,还有两个符师学徒!”

    “老谭,你的意思是……”

    钱厉面色微变。

    “没什么意思,目前,最重要的是消灭关青雅和罗天,这样我们才能给馆主一个交代。至于那两位符师学徒,哼,如果不识相的话……”

    谭幻看着地上的那堆烂肉,眼中厉色一闪,冷冷道。

    “妈的,干了!尸身还有余温,几人走不远,追!”

    钱厉闻言,神色狠绝,断声道。

    两人上马,循着罗天四人的方向,策马狂追。

    …………

    山野丛林之中,地形复杂。

    果下马却是奔走如常,速度竟没降下多少。

    罗天面色不变,心中却微微收紧。他能感受到,周围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

    那些,都是妖魔。

    只是,这些妖魔,似乎在惧怕什么,不敢接近他们。

    天眼扫描发现,问题出在曾庞身上。

    准确的说,是曾庞劈在肩头的一块毛皮上,那毛皮,散发着一股奇怪的波动。

    “这是一块入阶妖魔的毛皮,不说这里的妖魔,便是黑森林中的妖魔见到,也不敢接近的。”

    注意到罗天的目光,曾庞眼中精光微闪,摸了摸肩上的毛皮,解释道。

    他早就发现,这位实力最弱的少年,眼光,却是出人意料的精准。

    “入阶妖魔!”

    罗天闻言,双眼微眯。

    所谓入阶妖魔,便是入了品阶的妖魔,和正式符师一样,强大凶悍。

    这种妖魔,康城是看不到的。

    这里,只有入阶以下的妖魔,实力,与符师学徒和符武士差不多,根据实力强弱,分成初级、中级和高级。

    他们一路碰到的,都是初级妖魔,感受到入阶妖魔的气息,根本不敢靠近。

    “话说,和你们有仇的,是康城黄家?”

    曾庞瞥了眼罗天和青雅,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罗天却敏锐的察觉到这个胖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当下不动神色,淡淡道:“怎么,你们,认识黄启?”

    黄启,是黄升之子,黄航的哥哥,但是,和黄航不同,他这个哥哥,却是个天才,早年便被瀚海学府录取,名动康城。

    黄家,也因此从一个开武馆的,逐渐成为康城中有数的家族。这些年,武符生意越做越大,几乎占了康城的半壁江山,已隐隐超出了康城的老牌世家。

    康城中的人都知道,一个新的世家,正在冉冉升起。

    “你们的仇怨,我们不会插手!”

    曾庞还没说话,前面,闫桃回过头来,淡淡道。

    “好吧,既然桃姐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管了。”

    曾庞耸了耸肩肩,一脸无所谓。

    罗天见状,暗暗松了口气,摸了摸青雅的秀发,缓缓道:“都到这里了,庞哥桃姐,你们此行的目的,也该透露了吧。”

    “呵呵,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我们接了个任务……”

    曾庞呵呵一笑,解释起来。

    “有人追来了!”

    便在这时,闫桃突然勒马后望,神色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