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算无遗策
    曾庞和罗天,也先后发现异常。

    远处,有树木折断和马蹄奔踏的杂乱声,而且这声音,在迅速接近。

    “真是狗皮膏药!”

    曾庞眉头一皱,胖脸之上,满是不耐之色。

    罗天却是面色一变,听声音,来的是两人,而且这速度,绝不是庸手!

    黄家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身边有两位符师学徒,罗天敢肯定,之前黄航不自量力的行为,定是私自行动。

    而此刻追来的两人,罗天只能祈祷没有黄升本人,除此之外,最有可能的,是疾风武馆的另外两名教领,疾风腿钱厉,还有,影子剑谭幻!

    想到这里,罗天瞳孔紧缩,想也不想,便催马奔行,同时对着闫桃和曾庞道;“桃姐,庞哥,来人实力太强,不可硬拼!”

    曾庞闻言,嘴角一撇,胖脸上,满是不屑。

    闫桃却是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罗天,微微一顿,便紧跟上去。

    “哎哎哎……你们……真有那么强吗?”

    曾庞见状,喃喃一句,看了看身后,没来由打了个冷颤,赶紧策马跟上。

    罗天此刻,神色凝重之极。

    最好的局面,便是后面跟着疾风武馆的两位教领,而且罗天判断,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局面。

    但是,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疾风腿钱厉他不知道,但是影子剑谭幻,他是知道的,一手剑法神出鬼没,罗天就没见过谁从其手中走过一剑的。

    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位符师学徒,罗天没有丝毫放松,符师学徒,一般不是同级符武士的对手。

    奔行一段时间,眼前一片开阔,赫然是一大片旷野。

    罗天面色一变,不过,此时转向,已然来不及了,只能蒙头向前跑。

    “你们跑不掉的!”

    旷野中,果下马的优势不再,片刻之后,两匹踏云马便冲出丛林,马上,钱厉满是杀机的声音响起。

    “跑不掉了。”

    罗天面色一变,果下马的速度,根本及不上踏云马,眼见逃不掉,罗天勒马回身,全神以待。

    同时让他松口气的是,追来的两人,不是疾风馆主黄升。

    闫桃和曾庞交换眼神,同样勒马回身。

    “哈哈哈,看你们往哪里逃!”

    钱厉见状,一夹马腹,速度再增。

    谭幻不声不响,却是杀机凌然。

    如此同时,罗天脑中,响起了天眼机械的意念:

    “姓名:谭幻。力量:6.0。敏捷:6.9。体质:6.2。精神:1.4。”

    “姓名:钱厉。力量:5.5。敏捷:6.0。体质:5.6。精神:1.3。”

    罗天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人,又看向冲来的两位中级符武士,双眼微眯。

    “嘶……”

    在距离罗天一众不远的地方,两匹踏云马,却是陡然人立而起,嘴中,发出惊恐的嘶鸣。

    却是受惊了!

    始作俑者,自然便是曾庞身上的那块入阶妖魔的毛皮。

    不同于果下马这种野兽,踏云马,有妖魔血统,某种程度上来讲,可以算作妖魔了,这也导致了,它们对高阶妖魔的气息非常敏感。

    此刻嗅到高阶妖魔的气息,两匹踏云马人立而起,前蹄四蹬,眼中满是恐惧。

    突遭此变,谭幻和钱厉面色微变,眼见控制不住,两人不约而同飞身弃马。

    “就是现在!”

    曾庞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声大喝,肥胖的身子如同弹丸一般,竟飞快无比,咻的一声,便攻向还未着地的钱厉。

    肉眼可见的,那胖胖的身子上,覆盖了一层土黄色的光华。

    几乎同时,罗天便感受到身旁有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

    只见闫桃此刻,瞳孔中,红光一闪,下一瞬,一指点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如同离弦之箭,带着灼灼热浪,射向谭幻。

    “铛!”

    如同钟鸣的声音响起,却是曾庞和钱厉交战的声音。

    刚刚关键时刻,钱厉的腿,如同化作虚影,轰在了曾庞的拳上,两人身躯一震,同时后退。

    旗鼓相当!

    与此同时,闫桃的火球,已经射向尚在空中的谭幻。

    眼见避无可避,谭幻身子在空中诡异一扭,竟让过来火球的正面攻击,但是,掀起的热浪,却是烧毁了他腰间的衣物,青烟直冒,似乎还有一股血肉烧焦的味道。

    火球余势不绝,直直轰入了前方的小土坡上。

    轰的一声,土坡被完全炸毁,黄土伴着热浪四溅。

    “这便是符师的攻击手段!”

    罗天心中发出一声感慨,曾庞5.0的力量,加持了那诡异的土黄色光华,竟和力量5.5的钱厉战的旗鼓相当。

    而闫桃,明明肉身只相当于初级符武士,但是,竟能发出一个威力巨大的火球。

    如果刚刚谭幻被火球击中,罗天毫不怀疑,堂堂影子剑,会被一下子炸成焦臭的碎尸。

    罗天知道,

    这一瞬,罗天甚至开始怀疑前身的记忆,符武士,真的能力压同级的符师学徒?

    不过下一瞬,罗天就不这么想了。

    只见谭幻落地之后,身形根本不停,直直向他们这里冲来。

    身旁,闫桃身上,灵能波动再起,但是,罗天估计,待这个火球发出去,起码需要三秒,三秒,足够敌人近身了。

    而曾庞,虽然和钱厉战的难解难分,但是,罗天发现,那全身笼罩的土黄色光华,似乎也暗淡了些。

    这一刻,罗天想都没想,调转马头,撒腿便跑。

    谭幻眼中精光一闪,双腿迈开,速度再增,瞬间便越过闫桃,直直向罗天追去。

    “呼!”

    火球再现,目标,直指谭幻背心。

    “轰!”

    关键时刻,一道极快的剑影出现,火球竟偏离了方向,滑过谭幻,射入一边的草地上,轰的一声,草土纷飞,热浪四起。

    再看时,谭幻双手空空,哪有什么剑。

    影子剑!谭幻!

    闫桃面色一变,看了看策马奔逃的罗天,又看了看渐渐露出颓势的曾庞,微微一顿,冷哼一声,没有追击。

    罗天策马奔逃,背后,谭幻紧追不舍。

    及至一个小山坡之后,胯下果下马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不好,马疲了。”

    罗天面色一变,从早上跑到现在,特别是此刻的玩命飞奔,果下马,已经难堪重负,嘴角都冒出白沫了。

    扭头看了一眼急速接近的谭幻,罗天双眼微眯,抱着青雅,翻身下马,手中长剑微紧。

    “终于不逃了?”

    谭幻神色阴冷,来到罗天不远处站定。

    “谭叔,真要到这一步吗?”

    罗天却是叹了口气,缓缓道。

    “自裁,亦或死在我的剑下!”

    谭幻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

    “死在堂堂影子剑的剑下,我罗天,何其幸哉!只不过,在死之前,罗天必须弄个明白,那下毒之人,是不是你安排的,谭叔!”

    罗天见状,浑身一跨,似乎放下所有戒备,缓缓道。

    “不错,不过你放心,下毒之人,已经死无全尸,也算我报答关山的知遇之恩!”

    谭幻眼神没有丝毫波动,如同说着不关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黄家,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以至于你背信弃义,做下如此畜生不如之事!”

    罗天面色不变,身形微震,厉声问道。

    “哈哈哈,背信弃义,畜生不如,那又怎样!黄家,有黄启!他们答应我,可以送我去瀚海学府,比在可卿武馆慢慢老死,强过千倍万倍!”

    谭幻闻言,却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阴冷的面色陡然狰狞起来,大声厉喝。

    “进入瀚海学府,哈哈哈,可笑,不过是当个奴仆而已!”

    罗天冷笑讥讽。

    “奴仆,哈哈哈,那又怎样!只要到了学府,我谭幻,一定能突破符武士,成就正式符师!”

    谭幻双目放出骇人的精光,大声疾呼。

    “哼,为了力量,竟如此薄情寡义,你就不怕有一天,自己也会落到如此下场。”

    罗天冷哼一声,一脸厌恶嘲讽。

    “不会有那一天的!”

    几近疯狂的谭幻此刻却陡然平静下来,淡淡言道,身上杀机凝聚。

    罗天神色微紧,对方显然要动手了。

    “轰!”

    这时,小山坡另一边,传来一声轰鸣,罗天神色微动,冷冷道:“怎么,同伴的生死,也不能动你分毫?”

    “他的生死,与我何干!”

    谭幻声音没有丝毫波动。

    “馆主身前便说过,谭叔你薄情寡义,需要小心,只可惜,他没料到,你谭幻,还是个蛇蝎心肠。”

    “剑道无情,你可以死了!”

    谭幻阴冷的面容不变,话音未落,一道剑影如同暗夜里的毒蛇,鬼魅般的冒出头来,直刺罗天。

    “天眼,预判!”

    心念中,给天眼下达命令。

    罗天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努力回想前身的记忆。

    这个谭幻,曾经是可卿武馆的总教领,罗天的前身,曾远远看过此人几次出剑,现在的罗天,便是要根据这些记忆,利用天眼,找出对方剑招里的破绽。

    “四点钟方向,退半步!十点钟方向,三十度挑刺!”

    与天眼的交流,根本不需要时间,几乎在谭幻出剑的同时,罗天便依照天眼的预判,右退半步,抬剑斜刺。

    “嘶!”

    电光火石间,衣物破裂的声音同时响起。

    罗天的左臂衣物撕裂,而谭幻,衣袖被刺破!

    “什么!”

    谭幻阴冷的目光微变,刚刚电光火石之间,对方竟似乎看透了他的剑,如有预料般的退出了救命的半步,同时还一剑递出,那剑尖,如同在半路上等着他,直刺他的手腕。

    根本不是什么武技,两个看起来平凡之极的动作,竟破解了他的中级武技影子剑,还在他的衣袖上留下了一个剑洞。

    如果不是巧合,那眼前这小子,就太可怕了!

    如此精准的判断力,如此骇人的斗战天赋,这根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上,这真是可卿武馆里那个有些懦弱的少年吗!

    没来由的,谭幻心中,突然打了个激灵。

    这些心理活动,都是谭幻这一刹那的想法。

    另一边,罗天可没想这么多,几乎在他出剑的同时,便双腿微蹲,腰腹用力。

    下一瞬,异变陡生。

    蜷缩在罗天怀里的青雅,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咻的一声,飞了出去,目标,直指还未谭幻。

    而罗天的腰腹之上,留下了两个小巧的脚印。

    “呀!”

    “轰!”

    一声娇喝的同时,只听一声沉闷的轰鸣,谭幻咚咚咚连退三步,阴冷的双目圆瞪,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却是青雅毫不留情的一拳,轰的一声砸在了谭幻的肚腹之上。

    一拳得手,青雅毫不恋战,急速后退,这也让过了谭幻那如同鬼影般的一剑。

    而罗天此刻,嘴角,却勾起了一丝冷笑,他的右臂,正对着谭幻,袖口中,隐约一道金属的光华闪过。

    “天眼,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