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符文大世界 > 第十六章 谭幻之死

第十六章 谭幻之死

        “咻!咻!咻!”

        三根袖箭,三个不同的方位,带着啸音,射向谭幻。

        这一瞬,谭幻瞳孔猛然紧缩,如同针尖,他发现,这三根袖箭,竟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当下不及细想,鬼魅的长剑再出。

        “锵!锵!”

        “噗!”

        两根袖箭被影子般的长剑磕飞出去,仍有一根袖箭射中谭幻。

        袖箭深深的扎入谭幻肩头,鲜血很快溢出,不过,并不致命。

        与此同时,罗天却是倒滚了好几圈才停下,一时灰头土脸,他这是被青雅一脚踩在肚腹之上的力量弄的。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此刻,罗天才稳住身子,不过,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得逞的微笑。

        “呀!”

        退后数步的青雅再次上前,举着拳头,怒喝着再次轰向谭幻。

        “哼!找死!”

        谭幻见状,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手臂一动,下一瞬,面色陡变。

        “有毒!”

        这是谭幻这一瞬的想法,他感觉,整个身子,在快速僵硬,手臂根本不听使唤。

        “轰!”

        沉闷的声音响起,谭幻被暴怒的青雅一拳轰飞。

        “呀呀呀……”

        “轰轰轰……”

        青雅怒吼声声,拳拳入肉,狂风暴雨一般,连续的轰鸣声响起,谭幻的身子在空中变幻着各种样式,就是落不下来。

        “好了,青雅。”

        见差不多了,罗天喝道。

        “呀!”

        青雅闻言,浑身一震,一声怒喝,一拳将谭幻砸在地上。

        “轰!”

        土石纷飞,谭幻的身子,竟半嵌进地面。

        6.2的体质不是虚的,遭到这样的连续重击,谭幻竟还没有死,只是身子诡异扭曲,也不知道断了多少骨头。

        青雅娇喘着,死死盯着谭幻,眼中,是骇人的杀机。

        “你……你是……怎么……看穿……我的……剑……”

        见罗天走到眼前,谭幻努力抬起头颅,嘴中不停冒着鲜血,双眼死死盯着罗天。

        “哼!影子剑,不过一拔一刺而已。”

        罗天冷冷一笑,满脸不屑,剑尖放到谭幻咽喉上,锋利的剑锋点破皮肤,有鲜血溢出。

        “一拔……一刺……哈哈……咳咳哈哈哈,对……对……不就是…一拔……一刺,啊,不为符师,终究只是……蝼蚁而已!”

        谭幻闻言,却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哈哈大笑,貌似豪迈,不过那直往嘴里涌的血沫堵塞喉咙,发出的声音,真心不怎么豪迈,反而有些悲凉。

        “步步为营……算无遗策……罗天……你的未来……有我……看不到……的风景!”

        谭幻仰望苍穹,如是叹息。

        “谭叔,上路吧。”

        罗天叹了口气,终究只是个痴人而已,只可惜,为了力量,背信弃义,走入了歧途。

        “我来!”

        罗天手中的剑正要刺下,一旁,青雅一把抓过,眼神狠厉,抓剑的手,却是微微颤抖。

        “呀!”

        一声娇喝,长剑直刺。

        “噗!”

        长剑深深刺入谭幻的咽喉,鲜血乍现。

        青雅却如同失去了所有力量,身子一跨,就要倒下。

        罗天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师兄,哇……”

        青雅一把抱住罗天,失声痛哭。

        “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

        罗天拍着青雅瘦弱的背脊,低声安慰。

        这几天,小丫头遭到太多冲击,刚刚接受了父亲决斗生死的事实,却发现事情另有隐情,父亲是被人害死的。

        现在又得知,武馆内的奸细,竟是曾经的总教领。

        见青雅哭出来,罗天反而松了口气,他就怕这种冲击,会让天真烂漫的师妹性情大变。

        其实,青雅是在他奔逃的时候清醒的,也就在那时,罗天暗中告知青雅自己的计划,所以才有了刚刚青雅那骤然出击的一幕。

        得知毒死父亲的真凶之一,也难为了小丫头能崩那么长时间。

        从转身逃跑的那一刻,罗天便在酝酿着干掉对方的计划,一步一算,都是为了那最后那一击!

        他的杀招,是那三根袖箭!

        去黑森林,罗天可不会没有准备,他不习惯将性命交给别人,所以,他制作了袖箭。

        这是他前世的一种袖箭,名叫三才袖箭,三个箭筒,一次可触发三根袖箭。

        罗天试验过,三十步内,可穿透三层牛皮。

        袖箭上,更是抹了毒。

        这种毒,是他用天眼分析各种药物的药性,自己配置的,取名瞬麻剂。

        此毒并不致命,唯一的功效,从名字上就可看出,是让生物瞬间麻痹,按照天眼估计,高级符武士中了此毒,也会瞬间失去行动能力。

        罗天本是准备用它来应对黑森林里的妖魔的,没想到,最先试用的,竟是谭幻。

        知道此地不安全,发泄一会,青雅抹了抹满是泪水的脸,看着罗天肩头的一片湿润,小丫头难得的微微脸红。

        “小花猫。”

        罗天亲昵的刮了刮青雅的鼻子,转身收拾起战场。

        收回袖箭,罗天翻起谭幻的财物,谭幻身上的东西不多,唯一有价值的,便是暗藏在腰间的一柄软剑。

        这柄剑,通体漆黑,薄如蝉翼,劲力一运,却又瞬间绷直,坚硬无比。

        战斗之时,此剑软硬随心,如同灵蛇吐息,鬼魅不可测。谭幻影子剑的称号,很大部分都得益于此剑。

        “好剑!”

        罗天神色一亮,直接脱下谭幻特制的腰带,将之缠在腰间。

        青雅站在一旁,认真的看着罗天收拾残局,眼中,闪过惊奇的神色。

        醒来之后的事情,她都知道。

        师兄一人,如何一步一步,搞死影子剑谭幻,她都看在眼里。

        要知道,谭幻,那可是仅此与高级符武士的存在。其战力在康城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算无遗策!

        这个词,突然在小丫头的脑海中蹦出。

        在青雅的眼里,师兄变了,不在是那个畏畏缩缩,总是躲在人后的那位师兄了,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位算无遗策的天才。

        一时间,小丫头心中,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本以为,这种安全感,自父亲死后,她就彻底失去了,没想到,今日,又重新回来了。

        小丫头眼中,泪水涌出,她的心中,充斥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一种扑进师兄怀中,融入师兄身体的冲动。

        罗天不知道青雅此刻的想法,收拾完残局,便招呼青雅上马。

        “啵!”

        脸颊被什么润滑酥软的东西碰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啵。

        罗天微微一愣,便见青雅捂着脸跑远。

        “小丫头,竟敢调戏师兄!”

        罗天一阵笑骂,牵着果下马追上。

        “太难搞了,累死我了,呼……”

        旷野中,曾庞庞大的身子摊在地上,灰头土脸,喘着粗气。

        一旁,闫桃也是脸色发白。

        两人身前不远处,一具焦尸躺在那里,正是疾风腿钱厉。

        “我说,罗天和关青雅,不会……”

        想到罗天,曾庞面色微变。

        “说不好。”

        闫桃面色难看,嘴中虽这样说,其实心中,不认为罗天和关青雅还能够存活。

        “那我们还是快走吧,要是另一个人追来,我可没力气再战了。”

        曾庞费力站起,向远处的果下马走去。

        没走几步,这胖子,却是脚步一顿,满脸意外。

        闫桃察觉有异,也看了过去,不由面色微变。

        只见远处,一匹果下马正向他们这里飞奔而来,马上的两人,不正是被人追过去的罗天和关青雅吗。

        “快走!”

        不远处,来的,正是罗天,他此刻,神色“慌张”,远远看见曾庞和闫桃两人,一边大喊,一边策马狂奔。

        他身下这匹马,是背负青雅重剑的那匹,罗天很幸运的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至于另外一匹,远远跟着他们后面。

        果下马有一个好处:温顺,识人,跑不丢。

        “快走!”

        曾庞见状,面色一变,上马便跟着罗天跑。

        闫桃回头看了一眼焦尸,面色微变,翻身上马。

        一行三人一阵策马狂奔,直到没入一处丛林,才松了口气。

        “罗天,追你们的人呢?”

        曾庞看着没什么损伤的罗天和青雅,满脸疑惑。

        “青雅路熟,把那人诱到了一处妖魔巢穴,我们才逃出来的。”

        罗天一副后怕摸样。

        “我说,你们的仇家也太多了吧,早知道,就不让你们做向导了。”

        曾庞也不掩饰他的不满,抱怨道。

        经此一役,他才发现,原来一直看不起的符武士,竟如此可怕。刚刚要不是闫桃和他两人联手,他这条命,说不定就交代在了这里。

        一旁,闫桃也是眉头微皱。

        “放心吧,我们快到黑森林了,那人是不会追来的。”

        罗天满脸讪讪,指着远方,道。

        “那就快点出发吧,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带路。”

        闫桃面无表情,淡淡道。

        “好的。”

        罗天闻言,点了点头,驱马前行。

        背过身去,罗天脸上,闪过一丝冷然。

        这两人,极有可能与黄启相熟,即使不愿插足他们的恩怨,也不可轻信,所以才有了他刚刚的表演。

        至于青雅,一直一副呆萌的表情,倒是不会惹人怀疑。

        “桃姐姐,我们去黑森林,到底是要干什么呀?”

        与罗天共乘一骑的青雅回头看着闫桃,满脸好奇。

        被青雅那单纯的眼神望着,闫桃高冷的神色微微融化,缓缓道:“有消息称,黑森林似乎出现了狗头人,我们的任务,便是查探虚实。”

        “狗头人!”

        青雅和罗天闻言,对视一眼,面色微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