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谣言
    黄府。

    书房内,黄升来回踱步,眉头紧皱。

    眼看已近子时,还不见人回来,黄升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

    “可卿武馆,罗天!”

    黄升手拍书桌,口中恨恨道,眼中,既有杀机,也有忌惮。

    今日世家大会,他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水属初级武符,竟是从可卿武馆流出来的,而且,卖给许纪药铺之人,就是那个不起眼的罗天。

    能制作一种全新的武符,背后至少也是高级符师学徒,说不定,还是一个正式符师。

    如果是符师学徒,那还好说,最多麻烦点。

    但是,如果是正式符师,那不仅是他黄家,就是整个康城加起来,也惹不起!

    今天,他已得到消息,那四人已经回城,瀚海学府的那位符师学徒,貌似还受了不轻的伤。

    而他的航儿还没回来,不仅如此,就连谭幻和钱厉都没有消息!

    心中不详之感越发强烈,黄升神色一凝,转身戳墨挥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此时此刻,必须写信给黄启,让他尽快赶回来。

    …………

    第二日。

    “黄家,有什么动静?”

    小巷中,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里的人扔给一个流痞青年一块碎银,淡淡问道。

    “嘿嘿,多谢大人。”

    流痞青年双眼一亮,接过碎影,掂了掂,嘿嘿直笑,露出一口大黄牙,道,“今日,黄家信使快马加鞭,出了西城门,不知前往何处。”

    “好,你给我散播一个消息……”

    黑袍人说完,又丢了一枚碎银,道,“继续关注黄家动静,放心,不会亏待你的。”

    “好咧,大人慢走。”

    流痞青年眼神一亮,接过碎银,似模似样的作了个揖,一脸媚笑。

    黑袍人在小巷中七绕八拐,转身不见了身影。

    “奇了怪了。”

    一个死胡同前,流痞青年摸了摸脑袋,一脸狐疑,转瞬便不在意,大摇大摆的走远了。

    流痞青年没有看见,他走不久,小巷中,转出一个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身量修长,还略显稚嫩的脸已有了些冷峻的线条,鼻梁高挺,剑眉之下,一双黑瞳如同夜空般深邃。

    此人,正是罗天。

    终于摆脱鼻青脸肿的命运之后,罗天发现,这一世,他竟还是个小帅哥,也许是修炼《黑水鱼龙》的关系,他的皮肤之下,隐隐有淡淡的黑色水光,使整个肤色看起来有些黝黑。

    “出西城?看来是要去西宁城!呵呵,黄升,你终于急了吗,可惜,晚了。”

    罗天心中暗暗冷笑,夜空般深邃的黑瞳缓缓恢复普通,转身走入人群。

    最近因为修炼《黑水鱼龙》观想法,眼中总是出现精光外溢的现象,不过,经过多次实践,罗天已经掌握了收敛的技巧。

    …………

    康城,因为一种特殊武符,暗流云涌。

    这一日,城中,突然传出黄家要宴请众世家的消息,半日不到,便传遍城中每一处角落。

    疾风武馆,黄升正在自己的专属演武场修炼。

    虽然已经隐隐成为康城第一家族,但是黄升还是喜欢呆在武馆,比起那些世家之主,黄升,多了一份家族开山老祖的勤恳与魄力。

    高级武符士之上,还有那可望而不可即的符师,黄升,从未放弃过。

    演武场上,黄升身若蛟龙,身后带起一溜残影。

    “家主,家主!”

    演武场外,一个老仆模样的老者快步而来。

    “齐老,何事惊慌?”

    黄升眉头微皱,停下身形。

    这老仆,跟随他多年,如今是黄府管家。

    事实上,如果是外人打扰他修行,此刻,已经被轰出去了,不死也废。

    “城中盛传,家主你今晚要宴请城主以及城中所有世家家主。”

    管家神色疑惑,看向黄升。

    “什么?”

    黄升闻言,眉头一挑,满脸狐疑,他可根本没有宴请什么城主世家啊。

    “老仆也觉得蹊跷,所以才来禀告家主,如今城中已经传遍了,都说的煞有介事。”

    管家见家主的神色,当下心中有数,解释道。

    这种大宴请,他一个管家,不可能不知情,看家主的神色,定然也是根本不知道的。

    “可查出这谣言,是从何处传出的?”

    黄升面若寒霜,冷冷道。

    “老仆查了,但是这谣言,如同遍地开花,根本查不出源出。”

    管家满脸疑惑,听到谣言,他便觉得蹊跷,立马便派人打听了,但是,根本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家主,那老仆就去了,这等谣言,必须尽快撇清。”

    管家拱了拱手,便要告退。

    “等等,既然谣言已经传遍,那就让他变成现实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人,在耍什么心机!”

    黄升叫住告退的管家,双眼微眯,淡淡道。

    “这……家主,城主大人和所有世家家主都请吗?”

    管家请示道。

    “都请,你给康城中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发请帖,另外,瀚海学府的两位还有可卿武馆的两人,也请来,既然他要闹,我们就闹个大的,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个胆量,敢如此戏弄我黄家!”

    黄升冷哼一声,眼中精光一闪。

    “是,属下这就去办。”

    管家拱手领命。

    “航儿他们,找到了吗?”

    吩咐完,黄升看了看城北方向,叹了口气,问道。

    “在城北两百里的地方,发现一些打斗的痕迹,但是没有发现少爷和两位教领的踪迹。”

    管家抬眼看了看面色冰寒的黄升,摇了摇头。

    事实上,今日城门一开,家主便命令他派人一路往城北找寻,距离康城两百里左右的地方,他们确实发现了一点打斗的痕迹,还有一些侵入泥土的鲜血,可惜现场破坏严重,根本发现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更远的地方,他们没有深入。

    “罗天,关青雅,不管你们身后的是谁,我黄升,也要你们血债血偿!”

    黄升闻言,双拳收紧,咔咔作响,眼中闪过骇人的杀机。

    事实上,对于儿子的生死,他昨夜便有预料。

    黄航,两位教领,九位属下,十二匹踏云马,这么一个队伍,目标很大,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除非,他们都已经葬身妖魔之口!

    而康城附近,能让两位高级符武士一同消失的妖魔,恐怕还没有,如此,只有一个解释,他们,都是死在人类手中。

    黄升不相信,就凭瀚海学府的两位,能敌得过两位高级符武士。

    至于罗天和关青雅,都不再考虑范围。

    如此,出手的,另有其人,会不会就是可卿武馆身后之人,这次谣言的始作俑者,难道也是此人?

    想到这里,黄升反而松了口气。如果可卿武馆身后之人是正式符师,根本就用不着费如此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