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轰!”

    罗天这边解决了插手的家仆,那边,青雅又一剑砸飞黄升,直接砸在已经稀烂的主位之上。

    青雅双目圆瞪,喘着粗气。

    “呜……呜……呜认胡呵……!”

    不愧是高级符武士,被这样狂砸,竟还没死。得到片刻喘息的机会,黄升终于说出一直堵在喉咙里的话,只不过喉咙里鲜血拥堵,声音含糊不清。

    “天眼,监测!”

    “目标内脏破裂,体内大面积出血,血流不止,预计十分钟后失血而亡。”

    天眼机械的意念传入脑海,罗天嘴角微勾。

    黄升此刻的伤势,可比关山当初严重多了。

    “好了,决斗结束,关青雅、罗天胜!”

    范城主见状,宣布结果。

    “噗……你……下毒!”

    终于得以片刻休息的黄升又吐了口鲜血,瞪着罗天,面目狰狞,咬牙切齿,他此刻,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刺骨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

    这是毒!

    毒性发作!

    刚刚他在使用疾风鬼爪的时候,体内精气诡异的快速消弭,全身劲力快速消失,别说战斗,浑身酸软,连站都站不稳。

    手无缚鸡之力!

    那种情况,即便来个普通人,也能败他。

    “黄家主可听说过一句话,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罗天呵呵冷笑。

    “什么,你……怎么可能!”

    黄升闻言,瞳孔紧缩,骇然变色,果然是毒,但是,软筋散的配方是绝密,知道的人只有他一个,对方怎么可能得到配方。

    “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要以为,只有你会配置软筋散。”

    罗天洞悉黄升的想法,冷冷一笑。

    当日他虽没有从黄航口中问出软筋散的配方,但是,需要的大部分药物,却是问出来了。

    有天眼相助,配置这种毒药,罗天手到擒来。

    “你……噗!”

    听到罗天承认,黄升眼中,闪过强烈的恐惧之色,情绪强烈波动牵动伤势,不由再吐一口鲜血。

    “城主大人,那位符师大人何在,救命啊!”

    瞥见范城主,黄升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急声求救。软筋散一遇到鲜血,便会变成阻凝剂,无药可解!

    他此刻,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扭曲,他知道,这是阻凝剂强大的致幻效果出现了。

    他坚持不了多久了,也没有什么兴趣追问罗天是如何下毒的,现在唯一有可能解此毒的,也只有城主府的那位符师大人,那是一位高级符师学徒。

    “霍大师已经出城多日。”

    范城主看了看黄升,又看了看罗天,眉头紧皱。

    “噗!真是天亡我也!”

    黄升闻言,眼中尽是绝望之色,一口鲜血喷出,眼神瞬间开始迷乱,下一瞬,又猛然一定,看向罗天,长脸狠绝,眼中是无尽的怨毒,额头青筋暴突,一前所未有的高亢声音嘶喝道:“城主大人,这小子,决斗中使毒,破坏规矩,按律当……”

    一句话未说完,黄升那狭长的三角眼中,神光已经完全迷乱,他陷入了幻境之中!

    但是最后那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却回荡在大殿里面。

    殿中,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罗天。

    “罗天,决斗当中,你使毒,按照联邦律法,该当由决斗者自行处置,不过现在的情况……”

    范城主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眼神一时恐惧一时狰狞,嘴里还一直嘟囔着什么的黄升,道,“可以由黄升的直系亲属处置,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

    话音落下,范城主身上,高级符武士的强大气势破体而出,首当其冲的罗天只觉身躯一紧,浑身寒毛直竖。

    “师兄!”

    青雅见状,面色骤变,一步上前,挡在罗天面前,瞪着范城主,一脸倔强与凝重。

    “青雅,没事。”

    罗天神色不变,拍了拍青雅的肩膀,看向范城主,淡淡道:“范城主,凡是要讲证据,你如此武断,恐怕不是一方城主该有的风范。”

    “哼!”

    范城主闻言,认真的看了一眼罗天,冷哼一声,收起气势,冷声道,“证据?刚刚可是你自己承认的。”

    “城主大人说笑了,刚刚小子只是信口胡诌,信口胡诌可不能算证据,范城主。”

    罗天嘴角一勾,淡淡道。

    “信口胡诌可不能算证据!”

    听到这句话,范城主眼中闪过一丝恼色,这是刚刚他原原本本的话,没想到,竟然对方直接还了回来,简直是打脸。

    “小子,你到底用的什么毒,还不快给老夫解了!”

    此刻,黄升身前,一个白须老者眉头紧皱,冲着罗天,厉声命令。

    罗天闻声看去,眼角微挑,这老者,是康城第一世家曹家的家主。

    康城的众世家,对黄家这个新兴的家族,大多是抱着敌意的,一个新兴的家族,会瓜分他们在康城的市场。

    不过,曹家是个例外,因为,曹家之主的一个女儿,嫁给了黄升,两家乃联姻之好。

    “老人家,都说了,小子没使毒。”

    罗天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软筋散无色无味,遇到鲜血,转化成的阻凝剂,更是鲜红如血,和鲜血几乎一个样,更能迅速融入鲜血,除非抽血化验,否者,根本查不出来。

    抽血化验,这个世界,恐怕没有这样的技术,至少,这连一个真正符师都没有的康城,是没有的。

    “小子,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曹家主闻言,神色一厉,属于高级符武士的气势缓缓升起,随之升起的,是森然的杀机。

    范城主冷冷看着一切,没有插手。

    众人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心中冷笑。

    讲证据?那只是对同等身份实力的人讲,你一个半大小子,初级符武士,没有丝毫背景,谁跟你讲证据!就是被人当场斩杀,也没人会多说一句。

    闫桃和曾庞对视一眼,他们与罗天其实不熟,这种恩怨,他们也不会插手。

    倒是许老身形微动,但看到神色不变的罗天,又按捺下来,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精明的小子,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青雅紧紧护在罗天身边,一张小脸绷的老紧,眼中闪过决然之色,她是决不会让人伤害师兄的。

    “青雅,放心,没事。”

    从始至终,罗天的神色都没变,此刻,呵呵一笑,给青雅一个放心的眼神,转头看向一众人,冷冷一笑,淡淡道,“时间,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