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符文大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血手人屠罗天
    第二日,一场大雾,结束了连日阴沉的天气,气朗天清。

    但是学府,却笼罩在一层血腥阴霾之中。

    一夜之间,二十八名新学员,十八名老学员,全部被人杀害。

    每一个,只有喉咙致命一剑,一剑毙命!

    每一个,都是双目圆瞪,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与惊恐哀求。

    更恐怖的是,每一个死者的怀中,都抱着一个死不瞑目的狰狞人头。

    这些人头,都是死者身前的仆从,主仆圆瞪的四目相对,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最先发现死者的,是五四二号别院,之后,一众死者先后被发现,一个早上,便传遍了学府。

    很快,便有知情者透露,那些狰狞头颅,都是先后进入六九八号别院实行暗杀行动的仆从,那些抱着头颅的死者,自然是他们的主子。

    仇杀!

    很快,事件便定性了。

    所有的目光,一时全部定在六九八号别院,还有别院的主人,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

    罗天的名字,继与许猛决斗,江东宇的评价之后,再一次进入众人的耳中。

    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声势,更大,更血腥。

    一夜之间,连杀四十六名学府学员,这其中,除了大部分的初级符师学徒,还有相当一部分中级符师学徒。

    但是,不管是初级符师学徒还是中级符师学徒,都是一剑封喉!

    有好事者更是从那些仆从头颅上的神色间判定,这些潜入六九八号别院实行暗杀的仆从,也都是被人一击而杀!

    此言一出,万众哗然。

    要知道,这些仆从,基本上都是中级符武士!

    近五十名一心搞暗杀的中级符武士,竟都折在了这少年手中?

    有传言说罗天在别院中布了陷阱,也有传言说罗天背后,有强大的仆从,更有人传言说,罗天背后,有正式符师坐镇。

    但是,无论如何,这加起来近百个对罗天实行暗杀的人,都死了,这是事实。

    其手段之干脆,行为之恐怖,让人战栗。

    一时间,血手人屠的名号,悄然兴起并快速传播。

    震慑,恐怖的震慑!

    一些准备暗杀或者正在实行暗杀的人,惊恐的停止行动,对那两百学分的悬赏,如避鬼神般避之唯恐不及。

    一时间,万马齐喑。

    没有证据,这种事情,学府也是不会管的。

    罗天的生活,难得的平静,修炼学习,学习修炼,逗逗青雅,乐在其中,好不惬意。

    …………

    “好重的杀性!”

    严正居里,刑铮导师眉头微皱。

    “老爷,这不正合你意嘛。”

    一旁,中年大叔翻了翻白眼。

    “哈哈哈,知我者,风青狼也,哈哈哈。”

    刑铮导师闻言,畅快大笑,道:“本还担心他机智过人,未免失了血性,没想到,这股子血性,比之你我,还要更盛!”

    “接下来,恐怕才是最凶险的。”

    中年大叔不无担忧。

    “无妨,公平较量我不过问,但是,要是触及底线,嘿,多年未动,恐怕有些人,都忘了学府刑堂之怖!”

    刑铮导师眉头微竖,不怒自威。

    …………

    逍遥居里,立着一尊丹炉,东华导师正在炼丹。

    突然间,腰间玉佩一动,东华导师眉头微皱,精神力探入其中。

    “这小子,怎么这么重的杀性?”

    陡然间,东华导师眉头紧皱,自语道,“不行,炼完这炉,得找这小子谈谈,年纪轻轻,千万别被杀性蒙蔽了心智。”

    …………

    八零号别院,一头淡青色长发的青年盘膝而坐,周身似有阵阵无形烈风环绕。

    “事情就是这样。”

    一旁,中年仆从恭敬道。

    “血手人屠,罗天?”

    青发青年睁开双眼,隐约中,似乎有两道青芒破瞳而出,刺的空气嗤嗤作响。

    “少爷,冯姑娘那里,恐怕已经闹翻天了,我们是不是……”

    中年仆从请示道。

    “让她闹吧,我们不能坏了规矩,至少目前不能。”

    青发青年摇了摇头,继续闭目修炼。

    …………

    “血手人屠!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都是一群废物,废物!”

    冯倩倩将手中瓷器摔得粉碎,疯狂怒吼,面容狰狞。

    她的两个仆从,站在一旁,不敢多言。

    “你们两个,去,去任务中心,将悬赏升到一千学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五日,五日之内,本姑娘必须看到那小子的人头!”

    冯倩倩面容狰狞,命令两位仆从。

    “小姐……”

    两位仆从对视一眼,神色为难。

    “怎么?”

    冯倩倩眉头一挑,面有煞气。

    “小姐,这次前去暗杀的,都是中级符武士里的好手,但是进入六九八号别院之后,竟全部消失,三日后才有头颅出现,而且四十六名新老学员的身死,已经人人自危,高级符师学徒又不能直接向中级符师学徒出手,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人敢接这个任务。”

    中年仆从神色凝重,缓缓解释。

    “就凭那小子,能一人杀掉那么多仆从,更离谱的是,一夜之间连杀四十六人?”

    冯倩倩声音高了八度,一脸鄙视嘲讽。

    “小姐的意思是……”

    青年女仆从神色一动。

    “你和他交过手,什么感受?”

    冯倩倩看向女青年,眼中精光微闪,问道。

    “此人招式精妙,眼力惊人,与他对招,很憋屈。”

    女青年对罗天虽然满心杀机,但是也不得不感叹对方的武斗天赋。

    “我是问你,他可有运用符师的手段?”

    冯倩倩一脸不耐,

    “这……似乎没有。”

    女青年微微一愣,摇了摇头。

    “那与许猛的那场决斗,此人,可用了什么符师手段。”

    冯倩倩继续追问。

    “听说从始至终只出了一剑,是一式武技。”

    一旁,中年仆从神色微动,道。

    “小姐,你的意思是……”

    女青年似有所悟。

    “哼!我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卑鄙手段,但是此人,入学才短短几天,各种迹象显示,他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符师之道,所擅长者,不过是剑技而已!”

    冯倩倩越讲越顺畅,越说越激动,眼中,放着精明之光,

    “小姐,你是要……”

    中年仆从面色微变。

    “哼!卑劣手段,决斗台上,我看他怎么使!”

    冯倩倩冷哼一声,眼中杀机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