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18章 逼格很高的酒楼

第18章 逼格很高的酒楼

        唐毅和吴天成聊的高兴,坐在一旁的唐秀才可就不高兴了。拿着茶杯砰砰敲桌面,不满地说道:“毅儿,怎么不问问你爹呢?”

        “嘻嘻,您能找到什么活,孩儿都是高兴的!”

        “你啊,就是看不起你爹!”

        吴天成在一旁急忙说道:“师父,令尊真的找到了活儿,而且比我的收入高多了!”

        这下子可让唐毅吃惊非小,账房先生在这个时代就算是高收入群体,寻常的私塾老师,一个月也就二三两银子,当然每年三节两寿,学生都会送些礼物,说出去也体面。

        只是老爹能找到什么活,竟然比吴天成还要高,真令唐毅费解。

        看着儿子一头雾水的样子,唐秀才别提多高兴了,就该亮出两手,让这小子知道什么是父纲——虽然已经不多了。

        “臭小子,你爹找了份抄书的活。”

        “咳咳,我还当是什么了不起的呢!光靠抄书想挣得比天成多,您的身体能撑住不啊?咱可别玩命啊!”唐毅忧心忡忡问道,他可真怕老爹累坏了。

        “臭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唐秀才得意地笑道:“抄书里面的学问可大了,爹今天就给你好好上上课。”

        明代的印刷业相当发达,却远没法和后世相比,只有四书五经一类和科举有关的书籍,才会大量印刷出版。其余的笔记小说,志怪传奇,偏门的典籍就算有出版,也是数量稀少,印刷质量更差,漏洞百出,抄书行业就应运而生。

        而且渐渐的抄书人形成了很过行规,比如他们抄书就会使用一种文字——繁体字!

        没错,就是繁体字!

        唐毅刚穿越的时候,脑中就有好多简体字,他还以为自己来错了时代,结果后来他才清楚,其实从汉唐以来就流行两种汉字,一个是正体字,一个是俗体字,所谓俗体字就是经过简化省略了繁杂笔画的汉字。

        不过正体和俗体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很多俗体字流传广泛之后,也会被采用到正式的官府公文当中。

        但是有种人例外,那就是抄书工,就像是江湖人用黑话保护自己一样,抄书工也坚决不用俗体字,恨不得把每个字都写得繁复无比,这样就能提高门槛,增加外人加入的难度。

        等到后来,野猪皮的子孙把抄书工的字体当成了钦定的正体字,他们要么就是无知,要么就是和抄书工一样的打算,想要阻止知识流传,愚弄百姓……

        闲话少说,唐秀才得意洋洋地和儿子说道:“毅儿,想要抄的书卖得好,首先就要有一笔好字,你爹的书法还不算太差!”

        “起止不差,简直天下少有。”唐毅夸张地赞叹道。唐秀才越发得意,笑道:“其次,还要会作画。”

        唐毅这可就听不懂了,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画什么啊?”

        “当然是插图了,来你看看这个。”说着唐秀才拿出了一本书,送到了唐毅面前,唐毅展开一看,原来是水浒传的内容,描写的是武松打虎一段,每两三页都有一副插图,有的画酒馆,挑着“三碗不过岗”的幌子,有的画着武松挥拳打猛虎。无一例外,这些画都非常粗糙,勉强能辨认出来。

        唐毅脑中却是猛地一闪亮,这不就是连环画的祖宗吗!

        对了,明朝的确出现了插图版的书籍,比如那本描写西门大官人的不朽名著就分成两个版本,一个是词话本,一个是绣像本——也就是带图画的(好奇的书友可以搜索,两个版本稍微有些不同)。

        莫非老爹就接了这么个活儿,不会是画春宫吧……

        唐毅脸色狂变,您老可是堂堂秀才相公啊,为了银子也不能干这么丢人的事情!

        “你小子在想什么?”唐秀才怒吼道,吓得唐毅一激灵,连忙说道:“没有,没有。”

        “哼,知子莫若父,你的那点花花肠子还瞒不过我。不就是担心我画不好吗,今天就露一手。”

        唐秀才到了书桌前,纳气虚心,提起毛笔,刷刷点点写了起来,优美的瘦金体从笔尖流出,不急不缓,宛如泉水叮咚,每一个字笔锋内敛,精气神齐备,真好似痛饮琼浆,酣畅淋漓。

        写了长短不齐的三五行,下面留足了空白。唐秀才稍微停顿一下,就开始画了起来,还真别说,寥寥几笔,老虎的形态就呈现出来,又是几笔,武松精赤身躯好似一张拉开的弓,向着老虎扑去。

        “好,老爹,真有你的啊!”唐毅毫不吝啬掌声,吴天成也笑道:“师父,就凭唐相公的字迹,还有画工,人家开出了价码,每个月十本打底儿,一本一两银子,要是能抄更多,价钱还好商量。”

        一本线装书,差不多两万字,十本也是二十万字,其实老爹的工作量还是不小的。

        轮到了唐毅,他把手伸到了怀里,掏出了房契和地契。

        “爹,孩儿盘下了一处卖文具的店铺,您还是看着店铺吧!”

        唐秀才有些吃惊,他跑了这么多天,当然知道找活的艰难,做生意只怕更不容易,唐毅竟然真的找到了,简直大出预料。

        当唐毅把经过介绍之后,唐秀才更是仰天长叹:“儿子太优秀伤自尊啊!”

        吴天成更是摇头叹息,师父啊,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毅儿,你准备怎么经营铺子?”

        “这个,我还没想好,不过要重新装修,还要多增加点花样,文人吗,肯定要投其所好。”

        唐秀才皱着眉头,问道:“毅儿,你说铺子里卖这些手抄书怎么样?”

        好主意啊!

        唐毅突然眼前一亮,伸出了大拇指,笃定说道:“爹,您的生意才能被挖出来了,只是您一个人怕是不成。”

        “当然不是我一个了,本来抄好的书也要卖给沈立言沈老板,然后他再卖给书店,如果咱们有个铺子,直接从沈老板手里买手抄本转卖,岂不是更好!”

        “爹,您可真是天才!”

        唐毅终于对老爹有些刮目相看了,能早早考上秀才,老爹并不是笨人,只不过以往心思没用到而已。

        三个人商量一下,越发觉得可行,只是不能操之过急,吴天成还去当他的账房,老爹依旧去抄书,至于唐毅,则是重新设计铺面,请人装修,顺便打通关节,敲定货源。等到万事俱备,也有了经验,一起把店铺弄得红火起来。

        三十而立,活到了三十,总算有了一份产业,唐秀才显得十分激动,又让儿子刮目相看,久违的父纲总算是回来了。

        双喜临门,不能不庆祝。

        “找最好的饭馆,好好喝一杯,给咱们的事业讨一个好彩头!”

        忙活了几天总算有了眉目,唐毅也想庆祝一下,叫来了朱家兄弟,五个人趾高气扬,一路杀到了春芳楼。

        作为太仓最大的酒楼,春芳楼有从扬州请来的厨师,淮扬菜做的无可挑剔。而且吃饭的时候还有乐队演奏,待遇简直赶上了皇帝。身为资深吃货,唐毅早就垂涎三尺,想要领略一番了。

        五个人到了酒楼前面,迈步就往里面走。突然两个小伙计伸出了手。

        “几位,且慢。”

        唐毅站住了脚步,愣了一下。

        “怎么,还不让我吃饭吗?”

        一个满脸麻子,好像芝麻烧饼似的小伙计呲牙一笑,得意说道:“客爷,往常您来了我们举双手欢迎,只是今天不一样了。”

        “我倒是想听听,怎么不一样?”

        “看见没有?”小二指了指门前的牌子,笑道:“名动江南的琉莹姑娘今天要来献艺,咱们太仓,乃至苏州的有名才子都赶来了。都是文人聚会,你们这些土包子就不要凑热闹了!”

        土包子,老子哪点像土包子了?

        就冲这句话,老子非进去不可!

        “小二,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们不是文人了?我们脸上写着字不成?”唐毅怒气冲冲叱问道。

        小二嘿嘿一笑:“客爷,小的不和您抬杠,我们老板说了,只要能给我们店铺写出一副工整的对联,就算你是文人,只管进去。若是写不出来,呵呵,那就对不起了……”小儿说完,抱着肩膀,别提多欠揍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