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29章 为他人作嫁衣裳

第29章 为他人作嫁衣裳

        “好啊,写的真好!”

        魏良辅拿着一摞文稿,一边看着,一边赞叹。陈梦鹤呵呵笑道:“老大人,到底是什么好?”

        “词也好,意也好,字也好。真是没想到,那个小家伙竟然是个鬼才!”

        唐毅一共写了三份,除了《剑阁闻铃》和《子期听琴》之外,还有一篇《花木兰》,这三篇写完,差不多用了一个时辰。

        到了后来,唐毅越说越高兴,竟然扯开衣襟,大口喝酒,朗声念诵,甚至唱了起来。唐毅的声音不算好听,有些地方更是荒腔野板。但是毫不客气地说,哪怕唐毅放了个屁,也会有一大帮人叫好,这就是所谓的捧臭脚……

        等到唐毅将最后一句念完,身体直挺挺倒在地上,吓得唐秀才连忙放下毛笔,把儿子抱了起来。

        “哎呦,唐相公,令郎如何?”

        唐秀才急忙一看,气得差点翻白眼,原来唐毅已经打起了呼噜,睡着了!

        “唉,逆子不胜酒力,真是惭愧。魏老大人,老父母,还有诸位贤达,学生斗胆请辞。”

        其实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和唐毅切磋,可是人家睡过去了,他们也没有办法。

        魏良辅呵呵一笑:“来日方长,唐神童的酒量和他的才情可差着十万八千里啊!”

        他这一句话,惹得大家放声大笑。唐秀才急忙摆手,招呼过来朱家兄弟和吴天成。如果评选今天的吃货,这三位绝对当之无愧。

        众人见唐毅出了风头,纷纷凑过来请教,吴天成这家伙鬼主意多,想问老师的事情没问题,一道菜问一个。

        烧鸡,烤鹅,猪腿,狮子头,粉蒸肉,甚至鱼翅,燕窝,熊掌全都来了。别客气了,赶快开吃吧!

        好在他们没吃糊涂,有关天妃宫和帮雷七查账的事情都没有说。只说了唐毅怎么斗土财主,算学如何厉害,又说唐家书香门第,父慈子孝。明知屁话居多,可是大家还听得津津有味。

        听到唐秀才招呼,吴天成有心背着师父,无奈吃得太多了,都弯不下腰。只好让朱山代劳,背起唐毅,刚到了门外,一架华丽的马车拦住了去路。

        车帘挑开琉莹大家从里面跳了出来,万福说道:“小女子见过唐相公。”

        唐秀才一愣,尴尬笑笑:“大家有什么吩咐?”

        “岂敢岂敢!小女子许诺要为今天的获胜者抚琴弹唱,还请相公能成全!”

        “这个,毅儿已经醉了,怕是听不了了。”

        琉莹坚定地说道:“无妨,知音在心,唐神童能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这般堪比柳三变的词,能写出胜过关汉卿的《剑阁闻铃》,要不了多久名扬天下,那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敬仰。就算他醉了,小女子侍奉左右,也是乐意之至。”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唐秀才还能说什么,只能让朱山和朱海把唐毅扶上马车,他也跟着上车,一溜烟儿离开了春芳楼。

        他们走了,可把在场的人羡慕坏了。唐毅这小子真有福气,竟然能让琉莹大家亲自侍奉,这是大家伙盼都盼不来的福气!

        “哎,偷着乐吧,幸亏是唐神童,若是万公子赢了,你们还不哭死!”

        大家眨眨眼睛,瞬间明白过来,纷纷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极是极是,说的太有道理了!”

        也有人替唐毅叫屈,忍不住说道:“佳人在旁,偏偏有心无力,还喝得酩酊大醉,牛嚼牡丹,大煞风景,大煞风景啊!”

        这帮人摇头晃脑,突然有人起身,对魏良辅说道:“老大人,刚刚唐神童所念的三份唱词听着优美动听,前所未有,只可惜没有记住,不知道您老能不能让大家伙再听听!”

        “那可不成!”

        魏良辅慌忙把文稿塞到怀里,笑道:“你们可知道这三篇唱词有什么学问?”

        众人眉头紧锁,不明所以。

        “呵呵,第一篇是唐明皇思念杨贵妃,第二篇是俞伯牙和钟子期知音相遇,第三篇是巾帼英雄,女中魁首的花木兰,意思在明白不过了。”

        没等老头说完,王世懋一拍大腿,叫道:“好一个狡猾的唐神童,他分明是处心积虑,先是表达仰慕之情,接着邀请佳人弹奏,到了最后,还盛赞女子。难怪琉莹大家说他是知音啊!”

        陈梦鹤抚掌大笑:“有趣,真是有趣,这是给琉莹大家写的,我们岂能喧宾夺主。等着日后琉莹大家演唱的时候,再一饱耳福吧!”

        听完解释,这帮人都傻眼了,一个个顿足捶胸,眼见得主角都走了,他们还留着干什么。一个个摇头叹息,带着满腹的惆怅,纷纷离开。

        取下火炉上的铜壶,缓缓倒在水盆里,再加上清凉的井水,调好了温度,将毛巾润湿。琉莹缓缓坐下,轻轻擦拭唐毅的额头。

        她还从没见过这么俊秀的少年,白净的面皮,俊秀的五官,尤其是长长的眼睫毛,羡慕死了多少女子。

        琉莹一时兴起,伸出玉手,悄悄去抚唐毅的睫毛,哪知道手刚伸出去,突然唐毅眼睛瞪得老大,紧紧盯着她。

        “呀!”琉莹惊呼一声,急忙缩手,可是一双手已经紧紧抓住了她。

        唐毅眨眨眼睛,嬉笑道:“怎么琉莹大家想要调戏未成年人啊?”

        扑哧,琉莹笑了起来,“促狭鬼儿,原来你是装醉啊!”

        “呵呵,要是不装醉,那帮人还不一定怎么折腾我呢!”唐毅笑道。

        琉莹看着他惫懒的德行,更加笑起来。

        “唐神童,你那么有才,还怕他们问啊,问的越多,岂不是越能帮着你扬名!”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唐毅顺势坐了起来,却没有松开琉莹的玉指,笑道:“我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我清楚,正所谓言多语失,要是让人家看出了破绽,把我打败了,岂不是琉莹大家要陪别人去了!那可是你的一大损失啊!”

        “好厚皮的小子!”琉莹还从来没碰过这么有趣的少年,忍不住笑道:“陪别人也好过陪你唐大神童。”

        唐毅不以为然,说道:“琉莹大家,最起码我是正人君子,不会有非分之想。”

        琉莹几乎昏倒,你可真敢说啊,也不看看手抓在哪里!

        唐毅恍然未觉,继续说道:“琉莹大家,我想请教你一件事情。”

        “哦,唐神童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要请教小女子?”

        唐毅不理她语气之中的嘲讽,郑重说道:“我又不是孔圣人,能生而知之。”

        “那好,你问吧!”

        “嗯,我总有些想不明白,魏良辅老大人可是刚刚致仕的从二品大员,他至于忌惮小小的万浩吗?难道他一句话,还不能保护大家吗?”

        唐毅不敢说有一颗玲珑心窍,至少在毫无实力的时候,他能做到小心谨慎。一场文会,他扬了名,也攀上了魏良辅等人,可谓是收获颇丰。不过同样得罪了那位万公子,不弄清楚状况,唐毅一点都不放心。

        “唐神童,你当真不知道?魏老大人没有告诉你?”

        “那个老家伙能告诉我什么?”

        “你难道不是他请来的?”

        “当然不是,我是打酱油的!”

        唐毅一句话,又把琉莹逗笑了,这么一会儿,比好几个月笑的次数都要多。琉莹顿了顿,说道:“唐神童,你当真不知道?”

        真有内情啊?完了完了,唐毅直接抱脑袋了。

        “是这样的,万浩从江西赶到江南,其实为了一个人!”

        “不会是你吧?”

        琉莹脸蛋一红,怒斥道:“别胡说,他是想拜师荆川先生。”

        “荆川先生?唐顺之?”

        “没错,没准还是你的一家子!”琉莹收起了笑容,郑重说道:“小女子在秦淮听说东南的倭寇越来越多,朝廷束手无策。荆川先生文武双全,在东南士绅当中声望很高。严阁老几次想把荆川先生收入麾下,这一次让万浩来江南,就是想借着拜师拉拢荆川先生。”

        唐毅越听越糊涂,“他拉拢唐顺之,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荆川先生说过他要收的弟子才情要在他之上,万浩他想着借用奴家作为彩头,聘请江南的读书人过来,并且把他们打败。只是没想到,好好的一场戏,竟然为唐神童做了嫁衣裳!”

        原来如此,唐毅恍然大悟,突然惊喜笑道:“这么说,岂不是我有拜师唐顺之的资格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