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38章 豪赌

第38章 豪赌

        审时度势,越是危急的时刻,越不能走错一步!

        唐毅很清楚,自己最大的靠山就是魏良辅,可是老头毕竟是致仕官员,县官不如现管,而且对方也拉来了万浩,背景一下子抵消,唐毅的弱小彻底暴露出来。≥

        更要命的是大明朝就不是一个法治的地方,道理和逻辑是讲不通的,有的只是诡辩和臆测,大堂辩论更是看谁的声量大。面对一个经验丰富,根基深厚,心狠手辣,底牌众多的胡彬,正面对抗,唐毅绝没有胜算。

        唯一的生路就是反其道而行之,跳脱和胡彬的缠斗,另辟战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唐毅不顾胡彬的指责,突然双膝跪地,厉声说道:“老父母大人,小子有一件证物呈上。”

        陈梦鹤一下子来了兴趣,急忙问道:“什么东西,快快拿来。”

        唐毅将发髻解开,小心翼翼从里面抽出一个纸卷,展开之后,双手奉上,有衙役接过,送到了陈梦鹤手里。

        陈梦鹤扫了一眼,顿时皱起了眉头,只见上面开列着数量惊人的好东西:珍珠二十颗、金五十两、银一千两、珊瑚树两棵……

        粗略估算一下,差不多有三千两左右,陈梦鹤不由得吃惊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启禀老父母,这是雷七在三个月之前,送给胡大人的一份寿礼!”这张礼单正是雷七留下的证据。

        唐毅害怕有失,他先是交给了王世懋,自然没有人敢为难王二公子。在唐毅被押解到衙门的时候,王世懋气喘吁吁赶上来,趁着胡彬去禀报陈梦鹤。王世懋有了和唐毅说话的机会,代价就是两个五十两的大元宝。为了唐毅,王二公子也下了血本。

        “表弟,万浩被我甩下了,有啥话,就赶快说吧。是把证据交给陈大人,还是去找魏老?”王世懋气喘吁吁问道。

        “都不要!”唐毅凝重道:“弓箭没射出去才有威慑力,敌情不明,不能把牌都打光了。”唐毅拿了两张礼单,藏在了发髻里,又说道:“听我的你安排几十名好手,把胡彬家给我暗中包围起来。”

        “你要干什么?不会要绑架胡家的人吧?”

        连绑票都想出来了,这位脑洞还真大,唐毅也没法和他仔细说,只说道:“如果从胡家跑出什么人,一定抓住!我们父子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上了!”

        王世懋用力点头:“成,你放心,我这就去!”

        王世懋转身离开,就在此时,万浩在韩童的陪伴之下,也赶了过来,有这位在,官差们再也不敢放水,把唐毅盯得死死的。

        “唉,还是怕事了!”

        唐毅暗自苦笑,心说自己要是胆子大一些,当初直接找到雷七,帮着他搞掉胡彬,或许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吃一堑长一智,在吃人的世道,要么吃掉别人,要么就被别人吃,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老父母在上,胡大人指证小子和雷七有关系,进而和倭寇不清不楚,最大的证据无非就是小子收了雷七二百两银子。可是这份礼单的价值在三千两左右,数额之大,十几倍于小子。而且雷七还是胡彬的侄女婿,关系密切,更是在小子之上。众所周知,这些年雷七的生意越做越大,和胡大人的庇护脱不了关系。”

        唐毅讥诮道:“若是按照胡大人的标准,要治小子通倭的罪,小子也可以怀疑胡大人和倭寇有更深的关系,甚至雷七只是他的手下。罪行有暴露的危险,他才丢卒保车!”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会构陷,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听到唐毅的指责,胡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是一阵红!

        “好一个刁钻的罪犯,本官清正廉洁,岂会和倭寇有染。更何况雷七暴虐无常,人面兽心,他能杀害妻子,又岂会给本官送大礼!”胡彬怒极,大声的叫嚷道:“堂尊,他的礼单根本就是伪造的,他的说辞都是欺人之谈。罪犯伶牙俐齿,刁钻成性,如不用刑,恐其不招啊!”

        胡彬一脸的悲愤,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陈梦鹤脸色阴沉,一拍惊堂木。

        “唐毅,不许胡乱攀扯!无凭无据,以民告官,可是要受重罚的!”

        “老父母大人,学生还有秀才功名,我,我就要告胡彬!”唐秀才虽然跟不上儿子的思路,但是他牢牢守着一点,那就是不能让儿子吃亏。

        以民告官不成,那我一个秀才告胡彬,总没有问题吧。

        “也有道理啊。”陈梦鹤被问住了。

        “哼,堂尊,您可不能被他们欺骗了,罪犯没有一丝证据,竟敢诬陷卑职,卑职以为应该立刻退堂,把他们押到大牢,好好审讯。”

        想收场了,要是被押到大牢,那才是死无葬身之地呢!

        唐毅愤然说道:“启禀老父母,事到如今,我也不能不说实话了。胡彬确系雷七的幕后指使,小子曾经帮助雷七算账,其中雷七从倭寇手里赚的钱,有七成要交给胡彬!”

        轰!

        一个炸雷在堂上响起,震得大家七荤八素,陈梦鹤差点趴下,瞪圆了眼睛,喘着粗气问道:“证据,你有证据吗?”

        “有,雷七被捕之前,送给了小子一份账本!”

        陈梦鹤眼睛都红了,急忙问道:“在哪里?”

        “就在刘河堡的竹楼!”

        “为什么不拿来?”

        “已经被烧了!”

        噗,老血吐得满地都是,他娘的,不带这么开玩笑的,这就好比天天追更的小说,突然太监了,此时的郁闷还要胜过千倍万倍不止!上至陈梦鹤,下至衙役,都气得闷哼出来,内伤惨重。本以为唐毅能拿出什么证据,一下子把胡彬弄死呢,没想到竟然被烧了,那还说什么啊!

        看来这位唐神童已经被逼疯了,开始胡言乱语,大家纷纷摇头。唯有胡彬感到了一丝寒意,他也怀疑雷七给了唐毅什么证据,可是唐毅为什么要承认通倭,还说自己也拿了倭寇的钱?

        他是嫌死的不够快,还是想拉自己下水!

        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就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胡彬眼中转了转,站出来说道:“堂尊,犯人满口胡言乱语,攀扯卑职,居心险恶。卑职以为还是收监下狱,慢慢审讯为好。”

        陈梦鹤阴沉着脸,盯着堂下的年轻人,一天之前,还顶着神童光环,被当成可造之材,转眼之间,就要身陷囹圄。陈梦鹤的确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可是他也不能拿自己的仕途开玩笑,既然和倭寇扯上关系,就必须查清楚!

        “唐毅,如果你没有证据,本官只能退堂了。”

        “启禀老父母,小子的证据虽然被烧了,可是却有人看见了纵火之人!”唐毅脸上充满着强烈的自信。

        “小子的房东朱大婶亲眼看到两个纵火犯,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应该就藏身胡大人的府邸。只要老父母答应去搜查胡府,必能找出罪犯,到时候一问便知!”

        “噢!你这么有把握?”陈梦鹤好奇地问道。

        “没错,小子愿意用性命担保,若是搜不出来,小子情愿被治罪。但是若不搜索胡府,小子死也不服!”

        唐毅说完,以头碰地,伏在地上,唐秀才和吴天成也都跟着趴在地上。

        “这个,胡判官你怎么看?”

        想搜我的家,怎么说得出口!

        “堂尊,罪犯满口胡云,不能听信啊!”

        “老父母,胡彬是做贼心虚!他和胡彬的关系比小子深厚,过从比小子紧密,身份比小子高,如果他勾结倭寇,危害更大!为了大人的安危,为了太仓百姓的安全,小子恳请大人,一定要搜查胡府,才能让人心服口服!”唐毅疯狂地吼道:“胡彬若是还敢阻拦,就是做贼心虚,就是欲盖弥彰,他的府中藏着罪犯!”

        “你胡说!”

        “你胆怯!”

        “你胡乱攀扯!”

        “你构害诬陷!”

        ……

        “够了!”陈梦鹤猛地一拍桌案,怒吼道:“胡判官,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雷七一案一直都是你处理的,未免不能服众。就让唐毅查一查,如果没有,本官问他二罪归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