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首辅 > 第44章 献给国家吧

第44章 献给国家吧

        华灯初上,王世懋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半个多时辰之前,唐秀才和吴天成都陆续醒过来,脑袋一个赛一个的疼,胸膛里还火辣辣的,唇齿之间,弥漫着特殊的芳香。

        “金樽美酒斗十千,好,真好!”王世懋突然脸色一变,狠狠拍了脑门一下,“哎呀,怎么把正事给忘了!”

        他急匆匆跑到后院,此时正看到朱山和朱海赶来了马车,唐毅亲自抱着一个酒坛子,上了马车。

        “等等我啊!”

        王世懋跑过来,纵身坐在了车辕上。马车离开唐家,急匆匆向着知州衙门赶去,一路上王世懋贼兮兮地看着唐毅怀中的酒坛子,一副想喝又害怕的模样。

        唐毅笑嘻嘻说道:“表哥,孟德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要是真想喝,给你一碗也也可以。”

        “好啊!”王世懋实在受不了酒香的诱惑,不由得伸出了手。

        “咳咳,敬美你别听毅儿的,这坛子酒蒸了四次,蒸一次咱们就醉倒了,你要是喝了这个,怕是要醉死了!”

        一听唐秀才的话,吓得王世懋慌忙缩手,仿佛坛子里有鬼一样。

        “表弟,我咋觉得你不像救人,倒像是害人啊!”

        “是你自己贪杯好不,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谁让你弄出这么香的酒!”王世懋嘟囔着嘴,煞有介事地说道:“你可记着啊,千万别让我大哥知道,他这个人啊,最好杯中之物,酒量奇差,酒品更差。喝一点就醉,有一次喝多了,跳到池塘里捞月亮,楞说自己成了酒仙。吓得我爹给小厮定下了死规矩,不许让我大哥碰一滴酒。”

        听到王大盟主的八卦,唐毅来了精神,笑道:“那后来呢?”

        “后来他就中了进士,也怕丢人,又忍不住,就自制了一种酒,美其名曰风州酒,实际上就是往酒里兑水……”

        这也行啊,卖假酒的不会都和王世贞学的吧,唐毅不由得感叹。

        说话之间,到了知州衙门,唐毅进了班房,老大夫还守着雷七。看样子和早上看的时候没多少区别,唐毅心中暗暗高兴,没有恶化就有救。

        “去,准备热水,干净的纱布,锋利的刀子,还有止血药。”唐毅吩咐下去。

        很快准备妥当,老大夫十分好奇唐毅如何救人,可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人家能愿意自己偷学本事吗?

        老大夫转身要走,却意外被唐毅叫住了。

        “老先生,在下只会处置外伤,身体的毛病还要靠老先生调理,您就帮帮忙吧!”

        老大夫犹豫再三,点了点头,仔细看着唐毅如何处置。

        只见唐毅先打开了坛子,顿时浓烈的酒气直刺鼻孔,老大夫眼睛都直了,还从来没闻过这么香醇的酒,魂儿都要飞起来了。

        唐毅毫不珍惜,倒出了一大碗,先是反复擦拭匕首,然后招呼几个人过来,按住雷七的身体。唐毅咬着牙一横心,划开了雷七的伤口,雷七浑身一哆嗦。

        唐毅小心翼翼,将腐烂的坏肉割去,硬生生割肉,就算铁打的汉子也承受不住,雷七的身体剧烈抽搐,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喉咙里一阵阵的闷哼。

        “毅儿,不好了,雷七要醒过来了!”

        “把他的嘴堵上,再来两个人,一定按住他。”唐毅咬着牙说道。

        “好嘞。”唐秀才抓起三四个手巾板,一股脑塞进了雷七的大嘴,王世懋和吴天成都伸手帮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雷七早就已经醒来,剧痛之下,浑身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眼珠子几乎瞪出眼眶外,疼得一阵阵昏厥。

        同样的处置伤口的唐毅也不轻松,他有些晕血,加上不眠不休,精神高度透支,浑身也被汗水湿透了。

        终于割下了最后一块腐肉,巴掌大的伤口,都是鲜嫩的红色,唐毅喘息着,把匕首放在一旁,用纱布沾着酒精,擦拭伤口。

        当酒精碰到伤口的一刹那,雷七身躯一挺,疼得昏死过去,按着他的人都吓了吓了一大跳,我的娘啊,这要多疼啊!

        唐毅不管那些,仔仔细细,把伤口清洗一遍,然后敷上止血药,用纱布包扎好。

        “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意思了!”

        说完这句话,唐毅身体后仰,直挺挺躺下去。幸好唐秀才手疾眼快,扶住了儿子。凑近一看,唐秀才差点流下泪。

        “姑父,表弟他?”

        “他睡着了。”

        唐秀才轻轻抱起了儿子,到了旁边的房间,小心翼翼把唐毅放在了床上。盯着儿子微蹙的眉头,唐秀才心里头一阵阵绞痛。

        从最初竹楼被烧,到寻找雷七留下的证据,再到公堂大战,搜查胡府,逆转案子,蒸馏烧酒,治病救人,前后四五天的时间,不眠不休,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儿子的身上。

        这个小小的少年,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唐秀才又是心疼,又是骄傲!

        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等到唐毅再度醒来,发现躺在家里的床上,外头日上三竿,阳光刺眼。他甩了甩头,爬起来往外面走去。

        迎面正好看到朱大婶走过来,一见唐毅,顿时脸上堆满了笑容。

        “小相公醒了,唐爷和王公子都在前面等着你呢!”

        “哦。”唐毅匆忙洗了一把脸,快步来到了前厅。刚一进来,就发现前厅比想象的热闹多了。

        正中间坐的不是老爹,而是魏良辅,老爹左边陪着,右边的却是那个大鼻子书生,叫做曹大章的,王世懋和吴天成都在下面陪着。

        就听王世懋大声说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我表弟弄出的酒那可是不同凡响,琼浆玉液,也是比不上,能喝上一口,简直比得上活神仙,飘飘然,把酒临风,恍惚到了蟠桃宴啊!”

        曹大章笑道:“敬美,吹得这么悬乎,怎么不拿了一点,让我也尝尝啊!”

        “一呈兄,金樽美酒斗十千,表弟酿出来的酒,至少十倍,你先拿十两银子,勉强让你尝一口。”

        “你不当土匪都亏得慌!”曹大章夸张地笑道:“我可喝不起!”

        唐毅正好走进来,笑着说道:“哪有那么贵,不过就是多蒸馏几遍,提取出酒中之精罢了,三五斤的烧酒就能浓缩出一斤。”

        唐毅说着,恭恭敬敬给老师问安,又向曹大章问好,笑道:“若是曹兄想品尝,我这就去取,不过这酒劲大,喝多了伤身。”

        曹大章也是喜好杯中之物的人,早就心痒难耐。昨天的时候,胡氏死而复生,雷七的案子惊天逆转,爆炸性的消息就传遍了太仓,曹大章没赶上审问的热闹,就急匆匆去拜会魏良辅。因为是弟子做的,魏良辅心中骄傲,更是把唐毅夸得没边。

        “呵呵,上次在春芳楼就想和唐神童聊聊,这一次我可要去拜会一下。”

        “也好,他们父子遭人陷害,险些蒙冤,明天叫上敬美,咱们一起去。”

        第二天,他们找上了王世懋,一路上王世懋又把唐毅弄蒸馏酒,给雷七治伤的事情说了。弄得曹大章一愣一愣的。

        “上泉公,您老可捡到宝贝了,还有什么是唐神童不会的啊!”

        魏良辅老脸都乐开了花,不过为了师道尊严,在唐毅面前,老头还要绷着。

        “徒儿,聪明要用在正路,你可不要沉迷那些旁门左道啊!”

        还是士大夫的那一套,唐毅可不服气。

        “恩师,弟子谨遵教诲,不过酒精可不是旁门左道。”

        “哦?还有什么大用?”

        唐毅呵呵一笑:“用处大了,受了外伤之后,天地之间有些毒素就会通过伤口侵入人体,造成感染化脓。就拿战场上受伤的士兵来说,很多人并不是死于伤势,而是因为毒素引起的病症。”

        说细菌病毒,怕是会超出他们的认知,唐毅只能归结成毒素。

        “如果受伤之后,用酒精清洗伤口,就会大幅减轻感染的可能。能救人无数的好东西,怎么成了左道旁门呢,恩师,您老说是不是?”

        魏良辅听完唐毅的解释,突然沉默下来,等了半晌,他徐徐说道:“徒儿,为师以为你该把酒精的方子献给朝廷!”

        唐毅眼睛一花,霎时间老师就变成了拿着牛头,郑重其事说着“把它献给国家”的道德模范。

        “凭什么啊,弟子还指着酒精发财呢!”唐毅哀嚎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