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章节目录 第51章 火了
    噼里啪啦,爆竹声中,唐毅和吴天成一起拉住红绸,轻轻一扯,露出了醒目的牌匾:昌文纸店。

    四个大字笔力遒劲,正是魏良辅的手笔。毫不客气地说,光凭着这四个字,就足以吸引无数人了。别看是师徒,魏老头也不愿意帮唐毅写字。唐毅奸商成性,连天妃宫都能榨出油水,他做生意,岂不是连骨髓油都榨出来了。唐毅可以把掌柜的交给吴天成,自己隐身幕后。可要是把魏良辅的名字挂在外面,那不成了顶缸挨骂的,老头可受不了!

    唐毅简直瀑布汗,心头的神兽呼啸而过。

    “师父,弟子在您的眼中就那么贪财好利吗,弟子简直比窦娥都怨!”

    魏良辅丝毫不在乎唐毅的表演,把脑袋摇晃的像是拨浪鼓。

    “好,恩师,弟子向你发誓,如果我的纸店欺诈一个穷苦的读书人,不用您说话,我自动扫地出门,不配当您的学生!”

    “当真?”

    “当真!”唐毅斩钉截铁说道。

    “那还等什么,去拿纸笔来!”魏良辅笑骂道。

    站在纸店的前面,通过宽大的窗户,里面的布局看得一清二楚,魏良辅不由得含笑点头。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纸店处处用竹子装饰,雅,雅得很!”

    “呵呵,恩师,就冲您老的赞美,是不是该赏一副对联啊?”唐毅见缝插针,笑着说道。

    魏良辅爽快地点头,笑道:“那老夫就献丑了!”

    吴天成早就跑到里面,捧出了桌案纸笔,魏良辅寻思一下,挥笔就写。

    店铺开张,早就吸引了一帮看热闹的,听说魏老大人也来了,还要题字,大家伙都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看着。

    笔走龙蛇,一副对联迅速写就。唐毅不由得念了出来:“惟有艺文为本业,还将纸笔传雅名!”

    “好!天成,还不赶快伺候我的恩师进去。”

    吴天成扶着魏良辅往里面走,曹大章和王世懋都跟在后面,也要进去。唐毅却一伸手,把他们都拦住了。

    “一呈兄,家师都留下了墨宝,你要是这么进去,是不是不妥啊?”

    “好你个唐毅,真是不吃亏的主!”曹大章兴致也来了,笑道:“我没法和魏老大人比,就丢人现眼一回吧。”

    说着曹大章略一思索,挥笔写到:“放眼店中,尽是文房四宝;兴怀风雅,广交学海众儒!”

    “好,除了好就是好!”曹大章昂首阔步走了进来,就剩王世懋一个,他眨了眨眼睛,陪笑道:“表弟,咱们可是亲戚,我就免了吧!”

    唐毅把脸一沉,不客气说道:“今天只有顾客,没有亲戚。表哥,你要是写不出来,也没有什么,我不会笑话你的!”

    王世懋顿时大怒,气冲冲说道:“我王敬美也是十年苦读,当真以为我写不出来吗?”

    沉吟一会儿,王世懋眼前一亮,当即运笔如飞,写到:“古纸硬黄临晋贴,新笺匀碧录唐新。”

    写完甩笔,得意地说道:“怎么样,这回我能进去了吧?”

    三个人都留下了对联,魏良辅是致仕大员,天下扬名的学者,就连曹大章和王世懋日后都会中进士,成为学问大家。区区一个纸店,能得到三位的真迹,唐毅简直乐坏了,陪笑道:“小弟哪敢拦着表哥啊!”

    唐毅笑着冲来的客人拱拱手,说道:“欢迎贵客光临,大家请进。”

    正要往里面走,突然一双胳膊把他拦住了,出手的人正是王世懋,笑眯眯地看着他,唐毅不由得哀嚎,现世报来的也太快了吧!

    “表哥,你什么意思?

    王世懋呲着牙笑道:“表弟,大家都留了字,你总不能不写对吧?”他的声音很大,那些看热闹的听得一清二楚,顿时都跟着起哄了。

    “对啊,唐神童,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写一个吧!”

    “没错,让我们见识一下,开开眼界啊!”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喊道:“唐神童,是不是不会写啊?”

    “球!”

    唐毅哼了一声,大吼道:“笔墨伺候!”

    纸张铺好,舔饱了笔,说起纸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洛阳纸贵的成语,索性就用这个来写。

    “银流鹄白三都贵,墨染鸦青五色奇!”

    词好,意思更好。王世懋立刻拍起了巴掌,看热闹的都跟着叫好,四副如此出众的对联,小小的纸店,何等福气,真是叫人好奇啊。

    吴天成乐颠颠把对联收起,若干年之后,题字的四个人当中,有三位官居一品,前后位列内阁,就连打下手的吴天成都执掌一部。到了后来,每当有孩子进学,父母都会不惜重金,从昌文纸店买一套笔墨纸砚回去,不为别的,就要沾沾贵气!

    闲话少说,很多早就好奇不已的客人随着唐毅进了纸店,大家都被几个硕大的货架吸引了,上面摆满了各种笔墨纸砚。和别的店铺放在柜台里不同,这里的全都摆在明面上,让大家触手可及。

    等到众人再看货架上的标签,全都不由得倒吸口冷气!

    便宜,真便宜!

    一刀普通的纸,只要二钱银子,比其他的店铺至少便宜了三成,还有人注意到在靠近店门的位置,还有一些裁歪的,有破损的纸,拿来练字作画一点问题没有,只要十文钱就能买下一大卷。

    纸卖的这么便宜,别的东西或许贵吧?

    带着疑问,再向其他货架看去,毛笔十五文一支,砚台五钱银子一块,墨一两银子五块……

    所有东西看下来,就是两个字:便宜!

    简直比白菜还便宜!

    很多家庭供不起读书,笔墨纸砚的花销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是眼前的普遍便宜了三成不止,个别的甚至便宜一半,简直就是吐血大放送,便宜的不敢相信。

    “掌柜的,你们真按照这个价钱卖吗?”有个年轻书生问道。

    吴天成急忙跑过来,点头说道:“这位公子有所不知,开业头一个月,都是这个价钱。再往后吗,等把货源联系妥当了,还能再便宜一些!”

    “还会便宜?”

    大家彻底晕了,不过不管如何,价钱公道就好!

    有些人已经开始挑选纸张了,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阵悠扬的乐声传来,飘飘荡荡,听得不算真切,却像是一只小手,不停挑动心弦,神魂飘荡。

    “掌柜的,这乐声是怎么回事?”

    “哦,客官,我们在后院安排了谈文论诗的园子。”

    “哦?”有人顿时来了兴趣,问道:“还有人奏乐吗?”

    吴天成笑道:“是琉莹大家,她要在蔽号演奏新曲。”

    听到“琉莹大家”四个字,就好像打了鸡血,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往里面冲。在门口转出两个大小伙子,朱山和朱海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喂,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对啊,我们要听,额不,要谈诗论文啊!”

    吴天成急忙解释道:“诸位客官不要着急,后院面积狭小,可不能容纳这么多人。”

    “哼,那你说,要怎么才能进去听?”

    “两条办法,第一就是要由取得会员资格的人推荐,只要是公认的才子,就可以成为会员,随意进出。至于第二吗,就要花钱,二两银子一次,如今是开业酬宾,打五折只要一两银子。”

    嚯!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去抢钱啊!一两银子,能买半扇猪肉了,谁有多少钱,能这么糟蹋啊。

    吴天成见大家都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他也着急了,大声说道:“诸位,听一次琉莹大家的唱值多少钱?再说了,来这的可有江南著名的才子,还有科举的前辈,听他们一言半语,没准就能中秀才,中举人呢!你们说说,一个功名值多少钱?”

    那还用说,功名无价啊!终于有人动了心,有个中年的书生掏出了一两银子,笑道:“就算光听听琉莹大家的唱也值得!”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有个年轻人就说道:“我刚刚看到了魏老大人,还有唐神童他们都去了后院,就为了见老大人一面,这银子我花了!”

    又一个掏钱的,这回大家都心动了,不就是一两银子吗,又不能掉块肉,进去看看!

    一个接着一个,没有多大一会儿,吴天成就收了差不多二十两银子。一瞬间浑身亢奋,整夜不睡的疲劳不翼而飞,在心头不停狂叫:“火了,真的大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