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最新章节列表 第1145章 倒戈
    “皇爷大喜!”

    韩赉跌跌撞撞,跑进了宫中,匍匐在地上,兴奋大叫。万历好像刚从梦中惊醒,千疮百孔,风雨飘摇,他的天下就好像风口之烛。

    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消息,唐毅的十万大军已经从天津出发,乘坐轨道马车,快速向京城而来。或许要不了多久,人头就要落地。

    杀了王家屏,赶走了杨俊民,丝毫没有挽回人心,相反,连最后一点力量都选择背叛。众叛亲离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朕还能有什么喜事?”万历哂笑道,充满了自嘲。

    韩赉抬起头,胸膛挺得笔直,“皇爷,这是真正的大喜,高将军打了大胜仗,逆贼锐气重挫!”

    “当真?”万历豁然而起,死死抓着韩赉,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高将军真的赢了?”

    “皇爷,的确是赢了。”韩赉大声说道:“韩将军用妙策,先把偷偷入城的叛军奸细给抓了,接着设计埋伏,引诱叛军入城,一下子杀了七八千,上万人哩!”

    席慕云的部下加起来还没有五千,一下子增加了一倍,韩太监简直信口雌黄。万历却不在乎,他只关心一个字:赢!

    多长时间了,都听不到这样的好消息了。

    能赢一次,就能赢两次,三次,一直赢下去,就能把唐毅战败……万历越想越激动,“传朕的旨意,加封高将军为太保,呃不,是太师,授安国郡王,告诉他,只要能消灭叛军,朕不吝惜亲王之位……”

    ……

    异性封王。可真是天大的荣耀,直直砸在了高彦伯的头上。

    “恭喜大哥,封妻荫子,从此富贵荣华!”副将麻贵,抱拳恭喜。

    高彦伯脸上没有一丝喜悦,反而带着浓浓的嘲讽。

    “封王是不错,可要有命享用才行!”

    “大哥何出此言?”麻贵不解道。

    高彦伯叹口气,“老弟,咱们兄弟多年,我也不和你玩虚的,你说说,这朝廷还能撑得住吗?”

    “撑不住。”麻贵老实说道:“高兄,咱们虽然打赢了一仗,可外面还有十几万人,像李成梁、杨安、刘綎,这些都比席慕云厉害一万倍,要是和他们对阵,小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席慕云的确打过不少仗,可除了对付西班牙人之外,其余的战斗,都是欺负土著,真正的大兵团交锋,他经验非常有限。

    让高彦伯算计惨败,也不足为奇。

    “麻老弟说的没错啊。”高彦伯十分感慨,他斜眼凝神,老气横秋道:“皇帝佬儿是要完蛋了,我呢,不能陪着他一起死。”

    “怎么?大哥要倒戈?”

    高彦伯呵呵一笑,“唐毅手下一堆人,我投降过去,又能如何?”

    “所以大哥就设下了妙计?”麻贵惊问道。

    “没错,只有打疼了城外的人马,才能显示咱们兄弟的本事,再和唐毅要价,也就方便了。”

    高彦伯突然冲到桌子旁,把圣旨拿起来,一把塞到了麻贵的怀里,伸出粗糙的大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老弟,帮哥哥一个忙。”

    “大哥请讲!”

    “老弟,你拿着这封旨意,送到城外,最好让唐毅亲眼看到,老子是什么身价。告诉他,只要能封老子一个世袭网替的国公,我就把京城送给他,包括万历在内,连一根汗毛都不会损失!不然玉石俱焚,把京城打得稀巴烂,对他也没有好处。”

    高彦伯疯狂大笑,得意非常。

    不得不说,有些事情的确讽刺,万历唯我独尊惯了,不在乎身边人的生命。偏偏他信任的,当成救命稻草的高彦伯,只是拿他当成筹码,奇货可居,不得不说,是报应不爽!

    领了命令,麻贵怀揣着圣旨,从高彦伯的府邸出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

    姓高的,你还做梦呢?

    马老总镇的仇,我可没忘,弟兄们也没忘,竟然让我出城去联络唐阁老,那你的死期可就不远了!

    ……

    “轻尘兄,你没事吧?”

    申时行和王锡爵急匆匆跑进病房,席慕云赤着背,肩头缠着纱布。一支箭从肩头穿过,为了防止感染,给生生挖去了拳头大小的一块肉。

    席慕云疼得龇牙咧嘴,义愤填膺。

    “好啊,我小觑了天下英雄,传我的命令,把船上的大炮都调上来,对准城门,给我往死里轰!”

    席慕云当真是够胆大,够狠辣,连炮轰京城的主意都想得出来!

    要知道,作为两百年的都城,加上唐毅掌权之后,大兴土木,京城绝对是这个世上最繁华,最规整的城市,也是帝国的心脏,轻易可毁不得。

    “轻尘兄,稍安勿躁,师相已经赶来了,破城就在旦夕之间。”

    正说话之间,唐毅从外面走来,席慕云要起身行礼,唐毅连忙按住他,温和地说道:“身体要紧。”

    一回头,看着申时行和王锡爵,“你们两个先出去看看其他弟兄。”

    “遵命。”

    把他们打发走了,屋子里就剩下唐毅和席慕云两个。

    自从和西班牙一战之后,席慕云就一直在海外折腾,转眼间,十几年没见,唐毅感叹道:“咱们两个都一把胡子了,不年轻了!”

    席慕云眉头一挑,大笑两声,牵动了伤口,眉头微蹙,并不在意。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更何况弟子还不到五十岁。”席慕云道:“师相,弟子心中之愿,就是亲提三尺宝剑,远征西夷,荡平欧罗巴诸国,将天下尽数归于中华!”

    “好,不愧是唐某的弟子,有志气!”

    唐毅由衷欣慰,“轻尘,这十几年,我听闻你在印度开辟了好大的殖民地,又染指波斯湾一代,是准备击败奥斯曼帝国?然后从东方打进欧洲?”

    “没错,正是弟子的进军构想。”席慕云自豪道。

    “好啊,你们都是好样的,为师十分欣慰。”唐毅笑道:“从今往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部会稳定下来,也能拿出更多的力量,去开疆拓土。轻尘,好好养伤,等你恢复了,就出任印度总督,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为师鼎力支持。”

    唐毅说的真切,可席慕云却是一愣。

    他在海外有着庞大的势力,背后又是洞庭山帮给撑腰,席慕云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唐毅继承人。

    这一次带着人马回来,解救被困阁老,攻击京城,甚至要捉拿万历。他想做的无非是向天下人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唐毅的认可。

    谁不想执掌天下,谁不想爬到人生的顶峰。

    海外再好,终究不如大明。

    唐毅反复强调,即便是推翻了万历,他也未必会再度出任首辅,那辅政重臣的位置要交给谁,申时行吗?他那么软弱,被万历囚禁了一年多,能干什么?

    纵观所有少壮派,自己才是最合适的人选,直到被高彦伯伏击,打了个损兵折将,席慕云还是坚信唐毅会选择自己。

    为何老师要改变主意?

    席慕云一肚子问号,唐毅却不想多做解释。

    “轻尘,好好养伤,回头我会安排杨安给你做住手,以印度为大本营,攻取中东,你好好谋划,在海外再造华夏的重任,就在你们身上了。”

    ……

    唐毅从病房出来,深深吸口气。

    他的心里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赵匡胤杯酒释兵权。

    走到了今天,皇权这个千年怪物已经差不多油尽灯枯,需要提防的就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势力。

    黄河浊些,长江清些,黄河灌溉几省良田,长江泛滥,也要祸及几省,用人不能以清浊偏废。

    这是嘉靖毕生总结的用人之道,唐毅同样需要平衡,需要把那些有棱有角的人物踢出去。席慕云心狠手辣,是开拓殖民的急先锋,背后又站着洞庭山帮。

    他的色彩太极端,太鲜明了,唐毅根本没有想过选择他继承自己。不光他一个,其余的文武里面,凡是比较强悍的,都在杯酒释兵权之列。

    唯一比赵匡胤幸运的是,唐毅拥有广阔的海外土地,可以许给部下。

    一个家族,要想兴旺繁荣,就必须放有本事的子孙去开拓进取,不断发展壮大。

    唐毅从来没有指望着偌大的地球只剩下一个国家,那根本不现实。假如有一天,海外的力量超过了本土,甚至改朝换代,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要炎黄血脉,汉家子孙,能够主宰天下,也就够了。

    带着满腹的思量,从病房出来,正好赶上了麻贵前来送信。

    “唐阁老,罪员已经查实,是高彦伯下毒,害死了马老总镇,罪员已经联络了数百个弟兄,只要阁老一声令下,罪员立刻把高彦伯宰了!”

    “麻将军果然忠勇,本阁十分欣慰。”唐毅呵呵一笑,“不过麻将军不用着急,高彦伯他跑不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大门开放,一个高大的将军走了进来,疾步到了唐毅面前。

    “末将王守义,拜见阁老。”

    唐毅脸上含笑,“王将军,咱们可是好几十年的交情,何必见外。”

    伸手把人扶起来,麻贵抬头一看,突然吓得手足无措,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他揉了揉眼睛,惊道:“你不是京营的提督吗?怎么也倒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