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最新章节列表 第1146章 生擒万历
    一叶扁舟,一蓑烟雨。

    站立在船头,回望茫茫大地,杨俊民长长叹口气,此去海外,怕是再也回不来了,祖宗坟茔,桑梓之地,从此之后,落一个客死异乡,尸骨无存……可悲啊!

    走了也好,上一次的惨败,晋商已经伤筋动骨,没了大半条命,这一次再度站到保皇党一边,残存的势力也会被清理一空。

    留在大明,命都保不住,而且即便是死了,到了九泉之下,哪有面目见老父。还不如死到外面,就不用受到责难了。

    当然了,作为杨博的儿子,就算死也不会让唐毅好过。他故意泄露了假的京城防卫图,这时候多半唐军已经受到了重创。只要见了血,杀了人,杀得越多越好,火就被点起来,双方你死我活,不会留手。唐毅想做圣人,可是到头来,只是弑君杀父的罪人!

    别看现在心学唐党,势力泼天,可是杨俊民根本不信他们能治理好天下。

    整天说什么贵乎本心,多元发展,兼容并包,海纳百川……天下有多少人?心思多了去了!

    每人一个想法,还不天下大乱啊!

    今天杀了万历,若干年后,或许唐毅的子孙就要遭受同样的命运,你欺负人家的孤儿寡母,人家同样会如法炮制,这就是报应!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那一天?

    杨俊民胡思乱想,小船快速向前驶去,出来差不多两个时辰,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支船队,有二三十艘渔船。

    在船头上,还横亘着巨大的鲸鱼身躯。

    一条鲸鱼,十几吨重,能提炼出几吨重的鲸油,还有丰富的肉食,鱼皮鱼骨,都有用处,因此近年捕鲸盛行,小船上的水手浑不在意,继续往前行驶。

    双方交错的时候,还互相挥手,抱以大大的笑容。

    突然,一艘渔船径直冲了过来,没等小船上的人反应过来,他们探出钩杆,牢牢抓住小船,随后有身手灵活的武士跳上甲板。

    “都别动!”

    水手被俘虏,连船舱里面的杨俊民也没有跑掉,稀里糊涂束手就擒。

    这时候,从硕大的鲸鱼后面,才转出一个留着短须的年轻人,他背着手,一脸坏笑。

    “杨俊民,亏你还自作聪明,想要走海路?你忘了,这海上可是我们唐家的天下,从你到了天津的时候,爷就一清二楚!”

    “来人,把杨俊民绑了,带着去见我爹!”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平安。

    十年光景,平安早已经褪去了青涩,就在半年多之前,王寅去世了,作为良师益友,王寅交给了平安太多的东西。

    他们一老一少,拿下了安南,并且以安南为基地,向西将寮国、缅甸、暹罗等地都拿在了手里,随后又进入南亚,抢占了印度东北。

    南北洋公司,分割南洋,席慕云他们把持吕宋、婆罗洲、苏门答腊、爪哇、马六甲等地。

    席慕云能带着人马,积极响应唐毅的命令,北上讨伐万历,平安哪能落后。不过许是跟着王寅年头多了,平安也学会了隔岸观火,浑水摸鱼。

    愣是忍住了,没有出手。

    不过他可是下足了功夫,张四维在济宁暗算老爹,差点要了唐毅的命,平安哪能放得过他们!

    别人把精力都放在万历身上,唯独平安,盯着晋党中人。

    不客气说,北方的港口,多一半都是北洋公司的人,杨俊民想从海上逃走,那是自投罗网。

    平安带着杨俊民,兴匆匆赶到了老爹的军营。

    偏巧唐毅送王守义出来,两边打了一个碰头。

    杨俊民扫了一眼,突然怒不可遏,红赤着眼睛怒斥道:“真是想不到啊,王守义,你居然也投靠了唐毅,枉我们几十年信任你,抬举你,真是瞎了眼!”

    他又看了看唐毅,“恭喜唐太师了,有这个反骨之徒在,破京城指日可待。不过你可要记住,他能背叛我们,一样能背叛你!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身首异处!”

    杨俊民疯狂大叫着,状如疯癫。

    平安气得抡起巴掌,一顿猛打,打得口鼻流血,杨俊民却恍若未觉,只是不停咒骂。

    “果然是黑心肠,只要一刻不死,就想着害人拉垫背的!”平安算是看透了杨俊民的心思。

    王守义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微微笑道:“杨大公子,背叛两个字来源于依附,我从来没有依附过你们,又何谈背叛?”

    杨俊民一愣,“姓王的,你能有今天还不是我爹和鉴川公抬举了你?连你的名字都是鉴川公给改的!”

    王守义哈哈一笑,“在下本来叫王怀义,王崇古说心怀忠义不够,还要能够守得住,故此给我改名王守义。只是他恐怕忘了,在三十来年前,王某从九边回家,我的兄长王怀恩病重,嫂子和侄子欺负王某的妻子,把她赶出家门,腹中的孩子流产。若非当年唐相帮忙,王某就家破人亡了。比起唐相的天地之恩,你们那些小恩小惠,也想让王某归顺你们吗?”

    王守义说着,一回头,单膝点地,跪在地上道:“末将恳请唐相更名,改回王怀义!”

    唐毅伸手搀扶,笑道:“名字不过是代号而已,王将军不止心中有忠义,更能守得住忠义。有你在,京城百姓免于生灵涂炭,这就是最大的功绩,王将军,我替天下百姓谢你了!”

    王守义涨红了脸,“唐相之言,末将铭刻肺腑,我这就回城,马上迎接唐相进京!”

    王守义转身离开,只剩下杨俊民傻愣愣的,不知所措。

    当年唐毅帮王怀义的时候,还刚刚考过县试,连个秀才都不是。王崇古也没怎么在意,谁能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娃娃,就知道在晋党安插人手。后来王守义忠心耿耿,也没和唐党有任何往来,三十年如一日,终于换来了晋党的信任,把他推到了京营提督的高位。

    三万京营在握,直到最后翻牌的时候,唐毅才把这张牌打出来,藏得真够深的!

    晋党能花十几年,架空马芳,培植自己的势力,唐毅居然花了三十年,留下了一颗覆灭晋商的棋子。

    要知道那时候他才十几岁啊,心思该多深沉,多可怕!

    王守义是唐毅的人,那么当初万历暴起,尽废新政,还把申时行等人抓起来。只要唐毅愿意,他还能动用京营翻盘,这丫的竟然忍住了,一直等到万历弄得天怒人怨,众叛亲离,他才出手。

    这样的敌人未免也太不幸了吧!

    杨俊民脸色铁青,突然一张口,鲜血喷出,直挺挺倒下去,愣是被吓得吐血。

    平安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个人物呢,没想到胆子真小!三万京营,除了提督武将之外,还有勋贵,还有文臣,而且那些将领不少都是万历的军校同学。当年王将军就算站在我爹一边,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还不如等到现在,一击必杀呢!”

    平安笑呵呵抬起头,“爹,儿子说的对吧?”

    唐毅深深吸口气,“把杨俊民带下去吧,找最好的医生救治,以后还要审判。对了……张四维哪去了?”

    提到这里,平安脸上的肉抽搐一下,“爹,孩儿无能,我的人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死了。倒是把许国给抓住了。”

    又死了一个!

    奇怪的是唐毅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恨了,倒不是说他放下了,而是三十年的光阴,太多的人杰都相继离开。

    几年前,就连胡宗宪也死了,再有去年海瑞去了,前年的时候,杨继盛也死了……掰着手指头算算,当年的老朋友,不是凋零了,就是英雄迟暮,头发胡子都白了。

    再看看平安,看看申时行,王锡爵这些人,自己真的老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唐毅是越发坚定了退下来的决心,不过他不想再像之前那样,留下一个烂摊子,这回该轮到自己冲锋陷阵,替后人剪除障碍了!

    ……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王守义和麻贵,两员大将倒戈,整个京城防卫,土崩瓦解。麻贵首先抓到了高彦伯,乱刀砍成了饺子馅,替马芳报了仇。

    与此同时,王守义囚禁了张元功和张元德兄弟,勋贵这边也被摆平了。

    他领着人马,直接杀进了紫禁城。

    说来可笑,万历的外公,武清侯李伟负责紫禁城的安全,见大军打来,他竟然主动请降,充当向导,把大军引到了乾清宫。

    而此时,宫中只剩下太监韩赉,陪着万历。

    万历也没有穿龙袍,头发散乱,坐在床边,似哭似笑,跟个傻瓜似的。

    错了,从头到尾都错了,朕想拿回江山社稷,却连性命都保不住。

    文臣舍朕而去,武将纷纷倒戈,就连外公都不可靠!

    万历凄凉地看看韩赉,苦笑道:“朕总算没有两只眼都瞎了!”

    说完之后,他拿起一个绿玉的瓶子,里面装着最毒的砒霜毒酒,喝下去就一命呜呼了。

    “朕不会落到乱臣贼子的手里,丢进朱家皇帝的脸,朕要死的堂堂正正!”

    扬起脖子,把毒酒灌倒嘴里,万历眼前一黑,身躯软软倒下去。韩赉看在眼里,大喜过望,急忙撒丫子跑到了王守义的面前。

    “伪皇帝朱翊钧已经吃了小人的蒙汗药昏过去了,大人快去抓人吧!”韩赉一脸谄媚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