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事态平息
    

    时不凡和薛万彻说了一些话,而一般人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愛↑去△小↓說△網w  qu 】那个齐王李元吉看着这一切,也都是万分焦急,显然不知道薛万彻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李元吉万分需要薛万彻的支持,尤其是自己更是已经成为了丧家之犬了,自己的齐王府的侍卫已经是不多了。目前主要需要当时太子李建成身边的那些护卫,而这些侍卫由薛万彻暂时统领,如果薛万彻倒戈了,那最后李元吉也是孤掌难鸣。

    薛万彻终于跟时不凡分开了,然后他来到了李元吉面前。

    “齐王殿下,建成太子对我有知遇之恩,恩情深似海。我不能够看着建成太子的几个孩子也就这么被杀死,所以我想要向你借一样东西!”薛万彻说道。

    李元吉马上说:“要借什么?只要能杀了李世民那个逆贼,并且让我登上皇位,我切都可以借给你!”

    “这个东西,也就是齐王殿下的项上人头。”薛万彻回答。

    薛万彻回答了之后,趁着李元吉没有反应过来之后,马上狠狠的用剑刺入了李元吉的胸腹躯干部分。而李元吉根本没有想到在不到十几分钟之前还是自己战友的薛万彻,结果就突然对自己出手。当李元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胸口已经插入了一把剑。薛万彻更是狠辣,刺入了李元吉身体里面还不行,还转动了一下剑柄,李元吉顿时受伤更惨重,一句遗言也都没有说出来就死了。

    “建成太子对我有大恩大德,可是齐王你没有,所以我只能够如此了!”薛万彻拔出带血的剑说道。

    时不凡知道,这个李元吉必须要死,李世民是不会放过李元吉的。也许李世民能够放过李建成的儿子,可是并不代表会放过李元吉。李元吉毕竟是他弟弟之一,也是大唐的将领之一。不管是威望身份还是辈分,都有资格足以和李世民争夺权力。而李建成的那些儿子,虽然他们有这个身份,可是却没有这个威望,所以也不一定有太大的隐患。所以李元吉是必死的,而李建成的儿子有那么一线生机,所以只能够牺牲一个必死的人,换取李建成儿子们的一线生机了。

    薛万彻拿着李元吉的人头,在时不凡面前说:“我已经杀死了逆贼李元吉,请你带我去见秦王!”

    “好!”

    这次玄武门之变,算是真正的彻底结束了。这次玄武门政变以李建成被囚禁,李元吉被杀死,而李渊这个皇帝“被生病”,然后把权力移交给诶李世民作为结局。不过因为有了时不凡的参与,事情的发展过程有些不太一样。李建成没有死,李元吉却还是死了。而李建成的几个儿子也许有一线生机,这个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毕竟时不凡也都不希望这么一些小孩子就这么被杀死了,太不人道了。

    当然,时不凡不会亲自出面,他可不想直接面对面的站在李世民的对立面,他在背后做一些间接的出谋划策也就行了,他不会选择站在李世民的直接对立面的,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在太极宫里面,李世民看着这个李元吉的人头,算是非常满意了。而这次算是终于解决了,接下来再过一些日子,李渊也就会“因病”把皇位进行内禅,然后让李世民登基称帝,这样李世民可以正式成为皇帝,走向一辈子的权力的顶峰。

    “薛将军能够把逆贼李元吉杀死,实乃大功一件!请问薛将军,你想要孤怎么赏赐?”李世民问道。

    薛万彻马上跪下说:“秦王,虽然太子李建成和李元吉私通后宫,霍乱宫闱,并且密谋造反理应诛灭全家。可是毕竟建成太子对我有知遇之恩,恩深情重,我不得不报答。虽然建成太子已经被囚禁,可是臣却希望秦王能网开一面,不要株连建成太子的儿子,绕他们一条命!臣宁愿不要这个封赏,只是希望秦王能够饶了建成太子的孩子一条命!”

    李世民嘴角抽了抽,这个薛万彻明显是希望以自己杀死李元吉的功劳而作为换取李建成几个儿子不被李世民杀死的承诺。而李建成这几个儿子也是一个个的政治旗帜,所以如果不杀死也是有一定风险的。可是现在薛万彻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那李世民如果答应了也不合适,可是不答应也不合适。

    不过,很快,李世民却马上笑着回答:“好,薛将军果然忠诚可嘉,不忘记旧主的恩情,实乃一代忠诚之楷模。很好,几个小孩子能和他父亲有什么牵连?不过,毕竟朝廷法度不可违抗,他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让他去终身陪伴他们父亲好了!”

    “多谢秦王!”薛万彻说道。

    薛万彻看了时不凡一眼,然后心里暗想:“这个时校书郎果然把一切都算准了,居然连这点都想到了。按照他的方法,秦王果然饶了建成太子的儿子们。不过,虽然是终身圈禁,可是至少他们这辈子父子还可以在一起,也算是对得起建成太子了。哎——”

    时不凡知道李世民其实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对于这一点时不凡恰好是知道的。李世民爱面子可不是一般的爱,李世民是一个爱面子的皇帝。从他想要修改历史记录的情况来看,他其实是一个爱面子当皇帝。其实凡是想要修改历史的皇帝,恰恰不是他们不要脸,反而是非常爱面子的行为。他们担心自己后人会看低他们,所以他们想要通过修改历史来进行保证自己的“面子”。

    薛万彻提出了要用自己的功劳来换取李建成几个儿子的活命机会,也许如果是平日里面李世民会找借口找机会杀死这几个李建成的儿子。可是薛万彻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了,反而让李世民非常尴尬。如果李世民想要坚持杀死那几个李建成的儿子,而这几个小孩子年龄最大的不过是十一岁左右,如果随便杀死了他们那恐怕让李世民名声不好。如果没有人挑明,按也就可以稀里糊涂的暗中做了。可是现在既然被薛万彻挑明了,那李世民自然不得不顾忌一下自己以后的名声面子。

    当着大庭广众之下下令杀死几个小孩子,自然不太合适,这样以后别人都会质疑他。所以李世民这个时候唯一的选择也就是“就坡下驴”,然后答应了这个条件。并且以表彰所谓薛万彻的“忠诚”,这样可以一石二鸟的收服了薛万彻这个隋末名将的心。并且可以树立一个政治性向,然后告诉大家要“忠诚”,要对“旧主”忠诚。那些君王其实心情也是非常复杂的,他们一方面希望自己的臣子对于自己忠诚,所以他们反而欣赏那些对于自己敌人忠诚的敌将。

    所以有不少情况也多是对于旧主忠诚的将领,胜利者往往不会杀死他们,然后还会主动放了他们,甚至是为了获得他们的心,还会做出不少的妥协。这个其实无非是想要竖立一个标榜,然后宣传忠诚的思想罢了。所以李世民这个时候称赞薛万彻,那其实也都是就坡下驴,然后顺便可以一箭双雕的做两件事情,可以顺势宣传了所谓的忠诚。

    不过,这个薛万彻明显脑子不太灵光,他这个时候居然看向了时不凡,这样让时不凡心里面郁闷无比。

    “该死的,薛万彻,你看我干什么?你这样不是在告诉大家,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吗?”时不凡心里大骂薛万彻这个蠢货,居然这个时候把自己给卖了。

    而现场的人更没有几个傻子,李世民看到了薛万彻这个样子,明显知道了是时不凡在给薛万彻出主意,这样让李世民嘴角也都瞥了瞥,显然是对于时不凡表达了一下不满的眼神。而长孙无忌、房玄龄还有杜如晦看到了这个情况,也都不由得摇了摇头,显然对于时不凡这个“蠢货”非常不理解。这个时候给薛万彻出主意,不是在给李世民上眼药吗?

    恐怕,大家都知道,时不凡这次所谓从龙之功的功劳,就这么要吹了。本来时不凡是这次玄武门政变最大的功臣之一,哪怕他资历不如那几个老臣,可是未来前途绝对未必会低。因为时不凡年轻,今年不过是十九岁而已,虚岁刚刚二十岁,还是非常年轻的。任何从政的人都知道,年轻就是资本,年轻就是最大的本钱。房玄龄杜如晦已经是四十岁以上的“老人”了,时不凡明显比他们年轻了一两代人了。

    也许如果能趁着这次从龙之功,然后再过十几二十年之后,等把房玄龄杜如晦这一批人熬死之后,自己也许也都能够走到房玄龄杜如晦这么高的位置。可是时不凡居然在这里做了这个蠢事,居然主动给李建成的儿子想办法保住了性命,这样肯定是要倒霉了。

    恐怕,这次所谓的从龙之功,也都要因此告吹了!虽然没有证据,可是事实上也就是如此,对于一个君王来说证据不一定是那么重要的。这个世界上莫须有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李世民只要认定了,那也都没有必要做太多的证据了。

    虽然没有证据,再加上没有合适的理由,所以不能因此杀了时不凡。可是时不凡如果不出意外,这辈子也许没有什么政治前途了。

    很快,大家也都散开了,不少中低级官员本来想要攀上时不凡这个从龙之功的功臣的。可是现在他们也都选择了主动绕开时不凡,因为这个时不凡居然狗胆包天,给薛万彻出主意保住了李建成的儿子,这样肯定是得罪了李世民了,让李世民心里很不爽快。以后别说是什么从龙之功了,这辈子恐怕也都要提前“养老”了。对于这种政治上的“跛脚鸭”,没有人愿意靠近的。

    而在大家散会之后,长孙无忌最后对时不凡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显然,长孙无忌能这么对时不凡说了一句,代表长孙无忌已经“放弃”了时不凡了。本来他们好歹也都是曾经一起在玄武门政变的参与者,他们都是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虽然他们也许代表的身份利益不同,可是也多是一起扛过枪的人。可是现在时不凡居然做了这种“蠢事”,那长孙无忌自然要尽快“切割”他们之间的关系,让时不凡“好自为之”,代表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别来找我。

    时不凡也都点头,反正他也不想混到什么高层的职位,他对于目前自己的生活还是感觉不错的。至于说什么去混到高层职位,当一个宰相,那他目前根本没有这个想法。所以他还是老实一些,好好的混一个小日子好了。自己有一个小官做,有一个五品女官做老婆,虽然实权未必有多大,可是却不会缺什么物质条件。然后还有一个经商的情人,自己算是衣食无忧了。所以没有必要去冒险加入这个高层去,国家高层的政治博弈,哪里是自己随便参与的?好好顺应大势混一个小子日就行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不过不论如何,接下来的事态算是彻底平息了。长安城也都恢复了宁静,长安城已经封闭了差不多四天的城门也都再次打开,外面的百姓可以走了进来。虽然他们也都听说了这次政变,可是大家也多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哪怕有少部分知道具体过程的人,也都对此讳莫如深,不愿意多说,希望把这些东西拦在肚子里面。对于那些普通小老百姓来说,他们不在意头上的君王是什么人,姓什么,甚至就连君王的性别也都可以不在意,因为他们都是被统治阶级。

    不过,地球上少了谁照样转,所以大家还是逐步恢复了日常的生活。而谁也都没有意识到,一个新时代已经开始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