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五十九章 定襄县男

第五十九章 定襄县男

        

        很快,李世民让皇帝李渊下诏书册封他为太子,然后李渊“病了”,最后把国家大权都交给李世民,这样让太子监国。不过之后也许很快李渊也都会因此要退位,而这次玄武门政变的历史评价,谁也都不知道。因为对于这次政变的评价,还要看以后李世民是做出了什么业绩。如果政变成功之后有了业绩,那自然算是合理的,如果做不出业绩,反而被人再次推翻,那这样你恐怕注定是要倒霉的了。所以政变只是一个中性词,是褒义还是贬义,还要看今后事情如何发展。甚至,哪怕后来中国改革开放之前那次拨乱反正,不也是源于一次所谓的“政变”吗?所以,政变无所谓正义和非正义,是一个中性词罢了。

        不过,这次大家也都是要进行封赏,尤其是对于功臣的封赏,大家也都是开始等候了封赏了。关于这次玄武门政变之后的封赏,李世民到也都没有给出什么特别区别,基本上和原先历史上差不多,大家也多是还是原先历史上的职位。不过,这个封赏名单里面,多了一个名字。

        “册封修文馆校书郎时不凡为定襄县男!”

        时不凡听到了这个“定襄县男”的爵位,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自己的份,这样让他感觉奇怪。不过这次看到了很多人都获得了爵位,自己获得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有了爵位好过没有爵位,因为爵位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在古代如果是作为官员,那也就是相当于后世的职业经理人一样,只是一个打工的,人家随时可以把你踢开。而且没有爵位,思维也就是和打工者差不多,反正跟谁干不是干,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可是有了爵位,就好比是后世老板为了拉拢高管或者是重要技术人才所采用的股权激励,利用各种方式的股权进行激励他们,让他们拥有一部分股份。这样那些“打工者”有了“股权”之后,可以更卖力的工作,更认真的工作。而且有了股权之后也就是意味着是一个老板了,虽然是一个小老板,还是要受到大股东的很大约束,可是那些“大股东”也都不可能随便把你说整死就整死了,毕竟身份不同了。为了自己到时候能获得分红,也是因为有了股份,所以那些获得股权激励的人自然也都更卖命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公司”倒闭了,那他们也都没有那么多好处了。哪怕他们投靠到了“新公司”那里,那也就是意味着要从头再来,而且人家还不会给你“股份”呢!

        所以几乎每一个臣子都希望获得爵位,官职好弄可是爵位难得。真正大封爵位的也就是往往在开国时期,一旦到了开国之后,那皇帝对于爵位也就是非常吝啬了。就好比一个曲也刚刚开创到时候,为了留住人才不惜给更多的股份。可是一旦到了走上正轨鼎盛了,那作为大股东反而会想着如何把那些股份收回来,保证自己对于公司的绝对控制权了。所以几乎任何一个公司都是如此,到了鼎盛时候几乎不可能随便给股份了,反而还会想办法把原来分出去的股份给弄回来。

        作为一个国家也是如此,爵位也许开国时期会有,可是到了之后更少了,非常难得。并且还会想方设法把那些原来就分出去的爵位给收回来,这样保证了国家更强大的控制,也不希望造成一个世代勋贵集团对于皇权的影响。

        所以,时不凡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会获得一个定襄县男的爵位,这样算是不错了。

        “呵呵呵呵,大家随便吃,今天是我们大功告成之日,不用客气!”李世民倒也是不客气,直接让大家随便吃了。

        时不凡作为最低级的爵位县男,只能够在后面了,他一个人开始喝酒。不过,却有一个少女来到了她身边。

        “定襄县男,我们可真是有缘分啊!看来太子对你不太满意啊,居然给了你定襄县男这个爵位?”那个少女问道。

        时不凡赶紧问候:“见过定襄县主!”

        这个少女也就是李世民的继女,韦珪所生的女儿,李世民是她的继父了。而她是获得了册封定襄县主,

        “不过说起来,我们还真的是有缘分,都是被封赏在定襄?”时不凡套近乎说道。

        可是定襄县主却摇摇头说:“不,是我们倒霉,封赏在定襄县并不意味着是太多荣耀,反而说明了我们尴尬的身份。”

        “尴尬?”时不凡不太明白这个道理。

        定襄县主回答:“其实很简单,我是太子,也就是未来皇帝的女儿。虽然同样是女儿,那我肯定比不上他亲生的女儿。虽然我也获得了一个县主的身份,可是这个县主却是被封赏到了定襄。因为我并非是李唐皇家的亲生血脉,所以这个定襄县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地方。”

        “定襄县尴尬?怎么尴尬了?”时不凡问道。

        因为时不凡知道自己这个县男的爵位可是有收入的啊,这个县男的爵位每年将会给自己带来不菲的收入,大概换算成为后世的软妹币足足有上百万。一个县男的身份就有上百万收入,这样可真的是肥的流油了!哪怕在后世,年收入上百万的人能够有多少?所以在古代,一个爵位不但代表了身份尊贵,更代表了很大的经济收入。如果自己有了每年不劳而获的上百万收入,那这样自己的日子过得非常不错。所以他非常关心这个定襄县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代表了尴尬呢?

        “其实很简单,目前定襄县并不在我大唐控制之下,而是在突厥人的控制之下。按照我大唐的惯例,秦王郡王,甚至是各种国公郡公县公之类的爵位都是有封邑的。而公主县主同样有,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公主和县主的封邑称之为汤沐邑。公主县主的汤沐邑是终身的,不能够世袭的。一旦公主县主去世,她们的丈夫也都不能获得这些封邑,会被朝廷收回。不过,我虽然被封为了定襄县主,可是定襄县目前并不是控制在我大唐手里面,而是控制在突厥人那里。哪怕我们想要获得汤沐邑,那也都不可能到突厥人的地盘收取租庸调了。那也就是意味着我们是不可能获得收入的,自从我跟随母亲来到了秦王府,虽然获得了定襄县主的封号,可是却根本获得任何汤沐邑的收入。而别的县主却也都可以获得汤沐邑,虽然他们没有时间去花费这些财富,可是却也都被存下来了。我完全是靠着秦王府给的生活费用而已,并没有真正的获得汤沐邑。”定襄县主说道。

        时不凡问:“那是不是说明,我这个定襄县男也是无法获得封邑收入的?”

        “是的,你也无法获得封邑的收入,因为朝廷不可能跑到突厥人的地盘去收取税负吧?除非我们大唐能收复定襄,不然我们这个爵位也都是没有任何封邑收入的,只是一个虚衔而已。其实,本来以你的功劳,不可能只是获得一个县男,而且不可能只是获得一个虚衔的,也许一个县侯都可以获得,并且不会被封赏到这个定襄。可是你的行为让太子非常不高兴,所以他也就随便用这个定襄县男打发你就行了。”定襄县主说道。

        “……”时不凡无语。

        “我擦,这个李世民,可真够抠的!既然封赏了爵位,怎么居然不给一个实际一些的,居然给了我一个定襄县,可是这个定襄县不在大唐控制之下。意味着封赏了也是白封赏,我一点收入都无法获得。也许有一天能让大唐去收复定襄城,这样我才能真正的获得财富了。我去,这个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而且,谁知道大唐什么时候会去收复这个定襄?如果我所记忆不差,应该是在三四年之后才发动对突厥人的战争,可是这三四年,耽误我多少‘钱途’啊!如果耽误了几年,那可是三四百万的收入就打水漂了啊!这么高的收入,哪怕在后世北上广不用贷款买一套房子都足够了。”

        时不凡也都一阵心痛,哪怕三四年之后这个封邑能够变成真的,可是耽误了三四年时间,尼玛三四百万的收入就这么打了水漂,让时不凡也都是心痛万分啊!哪怕前世时不凡号称算是“高收入者”了,可是面对三四百万的收入,那几乎是他职业生涯一半以上的收入,就这么打了水漂,他能不心痛吗?

        “合着我这次什么都没有捞到吗?”时不凡无语的说。

        不过,定襄县主赶紧解释:“其实也不是没有弄到什么好处,要知道这个县男可是按照五品的官职对待,等同于从五品上。所以以后你在朝廷里面,可以站在前列了,不用跟那些八九品小官去抢位置!五品以上,那也都是朝廷的高官了,有了这个县男的身份,虽然没有收入,可是却也多算是一个不错的身份地位。”

        “我想,还是那些收入更重要!谁知道朝廷什么时候能够从突厥人手里抢回这个定襄,不然我的钱都要打水漂了!”时不凡郁闷说道。

        “……”定襄县主无语。

        这次轮到定襄县主无语了,这个时不凡到底能不能够抓住重点啊!要知道爵位的意义远不只是那些财富收入,更重要的是代表了政治上的意义啊!爵位代表了身份,代表了比官员更高的身份。有了爵位,那哪怕比你品级更高的官员也都不敢得轻易得罪你。爵位代表了你与国同休,而且代表了是这个国家的“小股东”,那意义完全不一样。有了股份和没有股份,那完全是两个境界。也许一个小股东收入还不如高级职业经理人,可是那个高级职业经理人却不敢轻易的直接和你对抗,这个代表了身份代表了阶级层次啊!

        股份再少那也是老板,可是打工者收入再高那也是打工者。两者完全不是一个阶级的,所以哪怕有些没有爵位的官员面对时不凡,那也都是必须要悠着点的,毕竟双方已经不是同一个阶层的人了,甚至不是一个阶级的人了。

        可是时不凡居然更看重那个爵位带来的收入,这个到底抓不住重点啊!难道大家如此希望获得爵位,也就是希望获得那些所谓的收入吗?我勒个去,钱不是那么重要的,有权利有势力才是保证地位的基础。不然,有不少商人都比官员有钱,可是官员只要动用手里面的权力,随时可以整死他们。这样可不是随便胡说的,可是时不凡更在乎钱财,而不是看重这个代表了阶级身份的爵位,让定襄县主非常无语。

        可是他哪里知道,时不凡出身于后世,后世的人人平等基本上已经是深入人心了。哪怕再嚣张的人,也都不敢公开喊出不平等的说法。所以时不凡不看重这个爵位,反而更看重这里面的实际利益,也就是那些收入。少了几年都是收入,那意味着在北上广少了一套房子。当年时不凡不就是希望在北京能买下一套房子吗?结果,就这么打了水漂,让时不凡郁闷啊!

        定襄县主最后叹了口气说:“我可是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本来身为从龙之功的功臣,可是居然做了这种蠢事,收留了建成太子的女儿,并且帮助建成太子的儿子免于一死。本来前途无量的,你获得的封赏远比这些东西要多。可是你居然做了这种蠢事。而且获得了爵位却想着那些爵位的财富,而不是想着爵位代表的身份,我真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没法子,我们有代沟啊!时代的代沟!”时不凡回答。

        “……”定襄县主更是感觉莫名其妙,这个时不凡说什么,她好像都不太明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