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定日子
    

    时不凡算是吃了这个册封庆功宴之后,然后也都可以回去了。当他回到了家里面的时候,他的未婚妻独孤大雪来找到了他。

    “我们还是尽快定一个日期,然后找一个时间进行成婚好了!”独孤大雪说道。

    时不凡然后无奈的问:“你还愿意下嫁?”

    时不凡以为独孤大雪也许不会愿意“下嫁”了,因为时不凡收留了李建成的女儿,并且还帮助李建成的儿子逃过了一劫,算是被李世民记住了,这辈子如果不出意外,没有什么政治前途了。所以独孤大雪哪怕悔婚,这样时不凡认为也都是正常的。要知道自古以来悔婚的事情多了去了,也许有些人看重某一个青年男子或者他背后家族的前途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可是如果他的前途毁了,或者是他的家族衰落了,自然会想着悔婚了。这样是人之常情,毕竟谁也都不希望把女儿嫁给一个没有前途的男人。或者是为了拉拢他背后的势力才嫁给他,如果背后的势力衰落了,那也都没有必要继续维持婚约了。

    所以时不凡认为独孤大雪悔婚,那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反而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不过现在独孤大雪还是愿意过来定日子,那说明还是打算嫁给他了,这样让时不凡都颇为意外。

    “这个赐婚的制书是皇上下达的,太子没有撤销的意思。何况,这种普通制书,对于朝廷大势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太子也都不会多此一举做这种多余的事情。所以,我和你的赐婚制书虽然是皇帝,也就是不久之后的太上皇下达的,可是太子不会为了这个事情来专门反驳。”独孤大雪说道。

    时不凡这才意识到这个可是皇帝赐婚,皇帝赐婚可不是那么容易悔婚的,不像是普通商量一下也就可以解除了。而皇帝赐婚,哪怕丈夫想要休妻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休妻不是打了皇帝的脸面吗?哪怕是和离,也不容易了。因为如果和离了那也是在说明皇帝乱点鸳鸯谱,这样也不太好。所以这个婚,还得照样进行下去。而李世民虽然是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对于这个制书也都没有驳回的意思。因为这个制书只不过是一个慰劳制书,并不是什么对于朝廷大势有影响的东西。

    作为后代皇帝,对于前任皇帝的政策能不改变还是不要改变了。为了这个赐婚的制书李世民不会多此一举来进行驳回的,他认为没有必要为了这个赐婚制书就弄得自己一身骚。再加上李世民对于独孤大雪也都没有什么意思,自然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反正这个赐婚制书,包括李渊之前颁布的绝大部分制书和诏书都将会继续有用,不会因为李渊退位了也就会湮灭。

    “好吧,既然这样,去拜访一下岳父大人好了,去定一个日子。我父母已经去世,自然不用父母来做主了,我自己可以商量决定!”时不凡说道。

    本来这种定日子的事情是由父母决定的,可是自己父母已经去世,那自己可以自己决定了,不用太过于麻烦。所以接下来时不凡和独孤大雪也都来到了独孤将军的府邸,准备来和独孤开远商讨一个日子结婚。

    “我们将军说了,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定好了,我们将军不愿意见你!你们以后自己商讨好日子自己张罗好了,到时定了日子再来通知独孤去充当高堂就行了,不用多说了。”将军府的仆人说道。

    时不凡有些尴尬,这个是独孤开远不愿意见自己了。本来李渊计划好好的,独孤开远假装和李世民合作,然后算计李世民和李建成。可是没有想到被时不凡识破了计划,这样让李渊的计划彻底流产。李渊再过几天也多要面临退位的结果,而这个结果对于独孤家打击可是无比巨大的。虽然独孤家也是外戚,可是外戚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李渊的生母是独孤家的女儿,可是李世民的生母是窦家的,他们八竿子打不着。在这个封建时代,毕竟还是以男性为做传承基础,所以哪怕皇帝照顾外戚也只是能照顾到自己母亲和妻子那一边,根本不可能照顾到自己祖母那一代。李世民对于这个所谓的祖母,根本没任何感情。说有感情,那是鬼扯呢,所以他没有必要照顾独孤家。

    李世民一旦当皇帝,外戚也都跟着变化了。从独孤家和窦家,变成了窦家和长孙家,独孤家彻底被踢出局。而造成这一切的,其实和时不凡有很大关系。如果不是时不凡破坏了李渊的计划,李渊也就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即将退位的下场。所以这里面是存在了不少的因果关系的,这样独孤开远自然不想认这个女婿了。

    这次时不凡正式以女婿的身份来拜访,独孤开远根本不理会他,反正就当没有这个女婿了。至于他当然也不可能驳回李渊的制书,那他只能够眼不见为净,不去商讨这个婚事,让时不凡和独孤大雪自己解决好了。【愛↑去△小↓說△網w  qu 】

    独孤开远只是让时不凡和独孤大雪自己定日子,到时日子到了可以去通知他,然后他尽义务充当一下婚礼的高堂也就算是完成了他的义务,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关系。独孤开远的意思非常明显,从此之后独孤大雪也就是时不凡的妻子,而独孤开远只是名义上认可这个女婿,可是并不打算和时不凡有什么来往了,更不会接受时不凡走入独孤家,所以这次订婚之后也就代表了他们之间只是名义上的关系,双方其实还是陌路人而已。

    “岳父大人对我有些偏见啊!”时不凡最后尴尬了一句。

    独孤大雪倒也是无所谓,反正独孤家的兴衰和她一个女人没有关系。她成为了尚宫之后,本来按照潜规则是没有机会嫁人了。可是现在有机会成婚,那这样独孤大雪倒也是不排斥。反正独孤家强大也都和她一个女人没有太多关系,她也都不可能继承独孤家的权力地位,所以独孤大雪倒也是没有什么可惜的。反正不管是她五品官员的收入还是时不凡的爵位,甚至是秦嘉瑞那个茶叶产业的收入也都不低,生活绝对不会贫苦,反而非常富裕,那她也都没有什么意见了。

    “嗯,既然父亲不愿意过来一起商讨,那我们自己定下来好了!幸好这次太子还册封了你一个定襄县男的爵位,虽然暂时没有什么收入,可是好歹也是一个县男的爵位,等同于五品了。这样我嫁给你也都不算是太大的下嫁了,这样你我也都避免了很多尴尬。”独孤大雪回答。

    时不凡这个爵位也是有用的,虽然目前没有什么收入,可是至少把身份给提升上去了。开国县男等同于从五品上,虽然没有啥实权,可是不但地位更高,而是爵位啊!爵位可是比起官职更有价值。虽然独孤大雪是正五品上的尚宫,而时不凡只是等同于从五品上,中间差了一个大品级。可是这个差距比起过去好多了,过去就好比是省部级和科级之间的差距。可是现在不过是正部级和副部级之间的差距,并不算太大了。

    而且时不凡这个可是实打实的爵位,哪怕没有太多收入那也是爵位啊!有爵位的人不能够单纯的用同品级官职来衡量,所以独孤大雪和时不凡成婚,一般人也都不会认为是下嫁了,会被认为他们是平等的。爵位这个东西见官大一级,所以基本上算是平等,不存在谁高谁低,大家都可以避免尴尬。不然如果没有这个爵位,那走出去自己老婆把自己高了这么多,别说时不凡尴尬,哪怕独孤大雪也都尴尬的。

    “好了,接下来我们商讨一下婚事,然后你打算订什么日子?你有什么良辰吉日可以选择?”独孤大雪问道。

    时不凡摇头说:“好了,我不信这个的。不过既然你看重,那也就由你来选择好了!”

    不过,明显独孤大雪更熟悉这些,因为她负责的是尚宫事务,对于这些处理宫廷礼仪方面的事情非常熟悉,早就有所准备了。

    “明年六月你看如何?”独孤大雪问道。

    “明年六月?为什么还要明年六月?”时不凡问道。

    时不凡感觉太晚了一些,那也就还要等整整一年才会要正式结婚,这样是不是太晚了?所以让时不凡都有些为难,因为既然已经定下了婚约,那自然早点准备好了,不用那么拖泥带水的。

    可是独孤大雪苦笑说:“你以为只有你着急啊,我也很着急,可是明年六月已经是尽可能的早了,不能再早了。你应该知道令尊令堂去年二月刚刚去世,按照守孝应该二十七个月,也就是二十七个月之内不能够正式成婚。那现在才刚刚过了十六个月而已,也就是还有十一个月,那明年五月才是你正式可以成婚的日子。可是你也不好刚刚过了守孝期,马上就成婚吧?这样很容易让人非议你等不及了,所以还是要再拖延一个月,这样已经是非常极限了,不能再早了。”

    时不凡这才意思到这个守孝这么回事,自己虽然对于那个去世的本体的父母也多没有什么太多感情,可是自己却必须要替这个本体来承担这些破事。自己穿越的时候是武德八年的八月,那个时候本体父母已经去世了半年。而现在刚刚过去十六个月,那还要等待十一个月才行。可是如果刚刚过了守孝期限就急急忙忙的成婚,显得吃相太难看了,这样也不太好。所以继续拖延一个月,那也就是再过十二个月才能够成婚,那已经是尽可能的早了。

    虽然时不凡在后世那个发达地区的首都,对于这种古代守孝的传统已经很少了,甚至时不凡虽然知道有守孝这回事,可是骨子里面并不在意。尤其是在后世很多城市里面守孝这回事也都彻底消失了,哪怕顾忌父母去世不合适结婚,那顶多也就是一年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能够为父母去世拖延结婚半年,其实已经不错了,甚至很多父母去世百日也都可以结婚了,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守孝二十七个月的规矩。

    可是既然来到了古代,那他自然明白适者生存的道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但是生物学的学问,更是哲学的学问,对于这点时不凡也都明白。所以,他也都选择了默认。

    “等下你去送一些东西过来,也不用太珍贵的,随便一些稀罕物也就可以了。”独孤大雪说道。

    “送过来,什么意思?”时不凡有些懵逼。

    “送彩礼啊!要送彩礼才能够算是正式订婚,虽然皇上的制书,可是一些民间的流程还是要有的。我也知道你九品官,而且爵位也都没有收入,也不用你送来多少了。到时候你现在住着的这套房产,也算是我到时候的嫁妆,这样也就行了。独孤家不可能给我什么嫁妆了,这套房产也算是我的嫁妆了。”独孤大雪说道。

    时不凡这才意识到古代不但男方有聘礼,女方也有嫁妆。只不过,在后世往往都是男方送聘礼,女方却很少送还嫁妆了,尤其是农村的一些地方聘礼更是疯长,更别说女方会给回嫁妆。

    不过独孤家明显不可能给独孤大雪什么嫁妆了,独孤开远已经差不多要把时不凡恨透了,不可能拿钱去打水漂。不过,目前时不凡住的这套房子其实是挂靠在独孤大雪名下的,其实如果要说伦理时不凡只是以未婚夫的名义暂住罢了。这套房子其实是时不凡当时敲诈李世民的,不过现在李世民也都不可能抠门到还要回去,所以这套挂靠在独孤大雪手里面的房产也就是作为独孤大雪的嫁妆。

    当然,嫁妆这种东西,只是作为妻子的,哪怕丈夫和婆家也都没有权力干涉。哪怕妻子死了之后,丈夫也都不能够吞并这些嫁妆,这些嫁妆只能够由妻子亲生的子女继承,哪怕妻子所生的是女儿,也都只能够由她所亲生的女儿继承,丈夫别的女人所生的子女甚至包括丈夫都没有资格接管。这个嫁妆是彻底属于女方的,甚至哪怕被休了或者和离,俺也是可以带走的。

    “好了,那也就这么办好了!”时不凡回答。

    很快,双方也都定下了日子,明年六月正式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