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做钱的生意(下)
    

    时不凡赶紧给这个秦嘉瑞补充了一下滥用权力和国家政府政策性扶持的区别,这两个区别很大的。如果是官员滥用权力来保护甚至是给予某一个商人好处,这样是绝对的滥用职权甚至背后肯定有见不得人的权钱交易或者是权色交易还有权力寻租。不过时不凡却也都知道国家其实还有另一种方法,叫做政策性扶持。一旦某个行业或者某个产业,甚至某个企业有了足够的优势,那国家或者地方政府都会进行一定的扶持。有些是政府性贷款,有些是各种方面的政策支持,所以这些也都是扶持的方法的。

    这种扶持方法并不是代表了是不合理甚至违法犯罪的,这种扶持其实是国家战略方面的影响,并非是某个官员滥用权力。这个方法是政府集体作出的决议,是为了政治目的而作出的决定,并非是某一官员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去做这种事情。而政策性扶持有很多好处的,尤其是国家紧缺或者是未来战略发展方向需要的产业,更是会从经济到政策的各种扶持,这样是整个行业的,不是某一个人用权力来扶持保护的区别。

    “所以,正因为目前朝廷要百姓休养生息,所以他们才会如此需要钱财的。百姓需要钱财来购买农具,可是这些农具价格也都不低。所以他们在刚开始没有积累足够财富到时候,是不会去购买太好的农具的。一旦没有了农具,那么他们肯定会要用劣质农具去耕作。农具劣质,那自然效率低,并且粮食产量降低很多。如果我们能够借款给他们,那不但不一定是在增加他们负担,反而是在给他们去购买了好的农具,用了好的农具之后,甚至可以提升粮食产量和种植粮食的速度。如果光靠他们这种原始积累,那肯定是非常缓慢的。所以我们直接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有了个更高的起点,这样他们也都可以很快的恢复生产。这样对于朝廷有好处,对于百姓也都有好处。这样朝廷能够尽快的恢复税收,有了税收之后才能给尽快的回复国力等等。……”

    接下来时不凡给这个秦嘉瑞讲了很多关于那个所谓的恢复生产之后恢复了税收等等事情,这样不但是对于百姓自己有好处,对于朝廷也是有很大好处的。这些其实都是经济学里面的常识了,时不凡当然懂得。

    “你好像说的一套套的,不过为什么你不亲自去办呢?”秦嘉瑞问道。

    时不凡一阵尴尬,说:“我只是会研究理论,而且我是学习宏观的,不是微观的。”

    秦嘉瑞不知道什么是宏观,什么是微观,所以时不凡只好再次解释了。时不凡其实挺尴尬的,他是学习宏观经济学的,负责研究的是地区和国家的经济变化,所以具体到了执行阶段他却反而不擅长了。这个是经济学的分工,他没有把所有的经济学都给学会。任何学科都是有很多分支的,哪怕时不凡是一个文科学霸,他也都不可能吧每一个分支都给学会了。他只是专攻一些分支,别的学科也都是略懂看了之后不求甚解罢了,不会专门去拼命研究。所以它对于宏观经济学非常熟悉,可是对于这种具体一家一户的经济却反而不太熟悉了。这个也是他不太擅长于家庭理财,所以当初愿意和秦嘉瑞见面相亲。

    “好吧,既然这样,可是这样我们自己的钱也都没有多少啊!哪怕把我们的产业多给卖了,那也都无法能借给多少百姓啊!目前我所拥有的产业,哪怕是暂时还是收到我控制的秦家的产业,加起来不过是上万贯钱而已。而这些产业其实也都是固定的产业,真正的资金还不到一千贯钱。哪怕每家每户借款五贯钱,那我也都不过时能够借给二百户人家,没有什么用处啊!而且,这个利息也太低了,才不过一成五。在商言商,我认为为了这个朝廷的扶持,这么低的利息并不能够作为我们投入的方向。”

    秦嘉瑞自然不愿意投入这个借款的方法,因为这个利息太低,而且他们也都没有那么多资金去借款。不过,时不凡却早有准备,他当然不可能自己去借款啊!

    “我们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前来借款,那是笨蛋才用的方法。我们可以去用别人的钱来生钱,这个才是本事。去用别人的钱来为我们赚钱,这样才是我们的真本事啊!到时候,我们可以让别人把钱借给我们,然后我们再次转借出去,这也不是很好吗?”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接下来给秦嘉瑞讲解了一下后世银行金融业的情况,尤其是秦嘉瑞听到了银行可以吸收别人的存款来进行放款。甚至银行可以给那些存款者一些利息,不过利息比较低罢了。而另一方面却给那些需要贷款的人放款,这样利息却更高了不少。所以中间的利息差也就是银行用来牟利的重要手段,这也可以获得很多的收入了。而这个完全是用别人的钱来为自己赚钱,这样简直是太厉害了。这样的手段,简直是厉害到家了。

    秦嘉瑞最担心的也就是自己目前的资金少,并且用来放款利息才不过百分之十五而已,这样利息并不高,她不愿意去做。所以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去别的收益高的行业,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目前听到了时不凡利用这个别人的钱来为自己赚钱,这样才是最好的。

    “我这个钱庄银行什么的,其实也是一种社会财富重新分配的重要手段。目前我大唐的财富太过于集中在那些士族和官员手里面,普通百姓没有钱,而逐步积累需要很多时间。需要钱的人没有钱,可是士族和官员是如何存放这些财富的?士族和官员把这些财富都放到了仓库里面,然后让铜钱都生锈了,甚至是让串铜钱的绳子都腐朽了,这样他们放在仓库这个钱有什么用啊?当年文景之治,听说也就是这个情况,国库里面的钱都生锈了,绳子都腐朽烂了。”

    秦嘉瑞马上问:“这个不是很好吗?证明富裕啊!”

    “这个,我倒是认为未必。真正聪明的朝廷不是看怎么省钱和怎么存钱,而是要看他们会不会花钱,花钱有没有花费到重点。如果光是把钱存起来,对于国家和百姓都未必有好处。”时不凡解释说。

    时不凡当年看文景之治那里,说铜钱都生锈了,串铜钱的绳子都腐朽了,结果由此证明了国家的富裕。可是时不凡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当他去学习经济学之后,他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钱这个玩意说到底也就是一堆破铜烂铁和废纸,从宏观经济来说如果大家都不消费,都不进行花费,那最后反而这些钱等于是得不到流通。一旦货币无法得到流通,那商品交易肯定是收到了严重的阻碍。商品一旦无法交易,无法能够有效的通过这个货币作为媒介流通交易,那这样对于商品交易的打击是无比巨大的。

    所以当年文景之治时候那么多钱被存在了仓库里面生锈,这样让时不凡非常无语。只是存钱而不花钱,这样说到底对于百姓和国家也都不是好处。真正一个合格的执政官员,要考虑的不但是省钱,而是要会花钱。也许,对于一个官员会花钱比会省钱更重要。会花钱,到时候这些钱还会通过刺激经济然后产生了更多的税收之后更多的收回来。

    而这个会花钱,并非是铺张浪费,而是把钱花费了重点上面,能刺激经济和促进商品交易产生了更多的税收,促进了发展和生产力,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会花钱”,而非那些铺张浪费随便花费大兴土木。在时不凡这个宏观经济学家眼里,会花钱的执政者反而比会省钱的执政者更难得,也都更重要。

    “我们是把那些士族他们的财富集中起来再次以借款的方式给百姓,然后百姓可以大量购买农具。百姓购买了农具之后,可以进一步都让铁匠收了收益,而铁匠有了收益之后需要大量的钢铁。一旦百姓需要了大量的农具,这样必然会通过铁匠购买,铁匠大量购买了钢铁,而朝廷的税收必然会增加。因为如此,我大唐钢铁产量必然会根据需要再次扩大。这也是增加了我大唐钢铁产量潜力,以后对于我大唐战争的潜力有了巨大的帮助。”

    时不凡一条条的给这个秦嘉瑞讲解了这个把那些财富分配给了百姓之后,然后百姓根据采购农具,然后各种流程走了下来,然后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作为官府或者还是贷款一方投入了一文钱,到时候在这个流动过程中产的效益足以到达了一百文钱甚至是上千文的经济效益,然后最后给国家带来都是十文钱的回报。这样才是真正会花钱的真谛。

    在古代会花钱的执政者实在是太少了,他们反对大兴土木和大量花费,反而自己脑子进水了认为把钱存在库房里面让他们逐步生锈之后才是国家富裕。对于这种情况时不凡不想评价,因为这个也是要看当时情况的,不能全部用同一个标准。不过如果官府和富豪只是存钱而不花钱,这样对于经济刺激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而且大量的铜钱存入到了那些国家和富豪的库房里面,这样会造成了严重的通货紧缩。

    “我大唐很多时候在铸钱,可是投入了多少铜钱也都不够用。这个是为何?试想我们从上古先秦时期,铸造了那么多铜钱,几乎都是往外扔,可是却怎么都不够,这些铜钱都不够使用的。而这个并非是铜钱太少,而是大量的铜钱都没有能真正的使用出来,都被那些达官贵人给收藏了起来,没有拿出去花费。这样存在库房里面和没有铸造铜钱有什么区别?钱就是拿来用的,不是用来收藏的。收藏起来其实一点用都没有!”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甚至估算过,如果目前把历史上上古先秦时期那些铜钱一起拿出来使用,那这样恐怕大唐通货膨胀说不定要提升十倍以上,物价必然会提升十倍以上。这样才是最可怕的。所以时不凡要考虑的也就是逐步把这些贵族的钱拿出来使用,一方面可以帮助自己赚钱,另一方面也都可以让促进经济流通,促进社会发展。而不是让那些铜钱继续在那些士族和富豪的仓库里面存放,结果什么用处都没有就这么浪费了。

    接下来,时不凡说:“你先去筹备一下,准备建立一个钱庄,然后我去帮你拉存款。我想,我有办法拉到存款,这样我们能够好好的用一下这个别人的前来赚钱,这样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收入来赚钱了。至于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过我们的潇洒日子。这样既可以帮助百姓,我们也都可以赚到了足够的财富,何乐而不为呢?这个可是鱼与熊掌都可见的好事,我没为什么要拒绝呢?”

    秦嘉瑞马上颇为崇拜说:“你可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连这些都知道了?如果不是听了你的话,我也都不会如此豁然开朗啊!我根本没有想到,钱居然能够直接生钱,而并非是要制造出产品之后才能够赚钱。这种钱生钱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甚至不但可以赚到很多钱,并且还可以获得帮助百姓的好名声,而且朝廷也都会适当的扶持帮助,这样才是最好的。而且,这个用钱来赚钱,简直是比起做那些别的产业也都相对简单了很多。”

    时不凡点头说:“有一个著名的商人,他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没有钱,就做钱的生意!”

    秦嘉瑞听了这句话,好像若有所思。因为时不凡这话其实是清末时期的胡雪岩所说的,胡雪岩能够从一个钱庄学徒成长到那个顶级红顶商人,他非常有一套的。他非常会利用经济学,利用金融方面的算计来为自己谋取利益。不过,这个胡雪岩也就是所谓的会水者死于水,他擅长于金融倒卖,结果最后自己也都死在了金融倒卖上面,那也就是因为他的对手同样是一个高级红顶商人,甚至比他更厉害,因为打败他叫做盛宣怀。

    而虽然胡雪岩说的没有钱就做钱的生意,可是这样做钱的生意也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必须要有高深的经济学知识,并且有很强大的心脏,而且也要非常精通于经济算计,把一切成本和各种方法都进行计算好了。而这种金融行业的成本其实是很低的,不用做修建厂房,不用采购原材料等等。事实上很多金融公司真正的核心财富,那和一个皮包都能够带走了。而金融需要的是会算计的人才,不过这种人才也都不多。胡雪岩能有这个名言,虽然听起来很美好,可是一般人都没有这个本事。

    “看来,我也是穿越到了一个好时候,让我可以快速发家致富啊!虽然我不太擅长于微观经济学,可是这个时代的古人,他们比我更不擅长经济学,在这么一群矮子里面挑高个,那我也是最优秀的!不过,这样也都是给了我赚大钱的机会啊!”时不凡苦笑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