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铁饭碗
    

    武德八年十月,大唐,长安,长安城里面的一处平民屋。

    “哎,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为什么当年不学习什么理工科的学问呢?如果那样,我现在也都可以发明什么玻璃,镜子,什么水泥什么的,那我还不得赚得盆满钵满?我偏偏学了这么多文科的东西,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啊!”时不凡坐在地上苦笑说道。

    时不凡看着这个穷困的家,然后也都不得不陷入了苦涩,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居然穿越到了唐朝。至于是怎么穿越的,这个时不凡也都不说了,反正这个也都不重要了。而他看到了自己这个家徒四壁的家,也都顿时陷入了苦笑。因为根据他的记忆,这个家可是自己“败光”的。按照自己这个本体的记忆,这个家原来也都是一个富裕之家,在长安城里面虽然不算什么顶级富豪,可是也都算是一个颇有财富的家庭,家里面有三百多亩地啊!

    可是自从时不凡的父亲去世之后,他却被一个损友牵扯,迷上了赌博,最后把家里面的家业也都输了一个精光。目前只剩下了这个破房子。而这个破房子还是利用最后一些钱,终于买下来了,不然他恐怕也都要睡大街了。不过家里面还有一个四十岁的老仆,对于他们家也算是忠心了,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选择离开,算是不错了。可是接下来,时不凡却不得不叹气了。

    “我当年学习那么多文科知识,现在居然都用不上了。我如果早知道我会穿越,我一定会学习各种理工科知识,这样我也都可以发大财了。君不见那些穿越的人,不都是靠着什么制造玻璃,制造水泥,还有什么各种武器装备,然后一步步的也就成为了富豪了吗?然后靠着这些理工科知识大搞发明,最后富甲天下。可是我呢?我他喵的也就是一个文科学霸,可是在这个时代,有毛用啊!”时不凡暗骂道。

    时不凡穿越之前虽然是一个学霸,可是却也都是一个文科学霸,在三十岁之前获得了十几个硕士学位,不过都是文科的。什么法学哲学管理学,文学史学经济学,可是就是没有一个理工科的学问。他这样可是抓瞎了,这个时候很多穿越者的套路他也都玩不转了。什么制造玻璃发家致富,什么制造这个发明那个的,对于这点,时不凡只能够说一句。

    “臣妾做不到啊!”

    他早就把绝大部分理工科知识都还给了老师了,他只记得零星几个东西,无非也就是常识性的。比如说火药是从硝石、硫磺、木炭混合而成,可是具体比例和制造流程,一点也都不知道啊!什么别的东西,更是别说了,他做不到啊!这下,让他发明东西发家致富的想法也都完了,彻底断绝了希望了。所以接下来,他也都是非常坐蜡,不知道怎么办了。

    “公子,公子!”

    听到了这个喊声,时不凡马上回答:“福叔,你喊我吗?”

    “哦?公子,你在做什么呢?”那个老仆问道。

    而时不凡回答:“我在思考未来的道路!”

    “公子,你以后不要去赌了!”福叔说道。

    时不凡马上回答:“不赌了,我坚决不赌了!”

    “公子,你这次一定要做到啊!我们家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了!”福叔说道。

    时不凡肯定的回答:“这次我绝对不赌了,我要思考我未来的道路,应该怎么走!”

    “公子能够如此想,那我也就柑橘高兴了,至少不算有愧于时先生了!当年时先生对我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难以忘记啊!”福叔说道。

    时不凡接着问:“福叔,你在干什么?”

    “公子,我在劈柴,准备生火做饭啊!”福叔说道。

    时不凡马上问:“福叔,你怎么还做这种重体力活?你都已经四十了啊!我来劈柴吧!”

    “不不不,公子,我在呢么能够让你来劈柴呢!我来吧!”福叔说道。

    时不凡当然不能够让一个四十岁的人帮助自己劈柴,那可是丢人丢大发的了,所以时不凡马上阻止了他。

    “福叔,还是我来劈柴好了,我想我应该能够劈柴的。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而我必须要亲自劈柴,接受这个上天的考验,不然我如何能够算是一个有志气的人呢?尤其是我过去做了太多的错事,必须要努力锻炼,真正的体悟生活。如果福叔不让我劈柴,那也就说断了我的前途啊!”时不凡说道。

    而福叔听了时不凡说了这么多“大道理”,好像如果不让时不凡劈柴,那也都是在断了时不凡未来的前途,这个可是要命了。福叔也都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他只能够让时不凡来劈柴了,毕竟他可不希望断了时不凡未来的前途啊!如果影响了时不凡未来的前途,那他如何去见时不凡的父亲呢?如何对得起时不凡的父亲对他的大恩大德?他之所以留在这里,不是时不凡的原因,而是时不凡他爹对这个福叔有恩情啊!

    时不凡拿起了柴火,然后终于他两世为人,拿起了一把斧头。

    “真重啊!”时不凡咬牙说道。

    “啪!”

    时不凡一斧子劈了下去,结果发现自己劈柴居然劈歪了,没有正中的劈中,结果柴火被劈歪了。显然,这个也就是没有经验啊!

    “公子,还是我来吧!哎,可惜少爷现在,如果少爷是个一个朝廷官员也就好了。这样也许也就可以获得朝廷俸禄,这样日子也就好过很多了。而且当了朝廷的官,那可是光宗耀祖,甚至可以一辈子不用愁了!”福叔说道。

    “哦?对啊!当官,当官不就是铁饭碗吗?如果当了官,那岂不是可以获得一个混饭吃,混一辈子饭吃的铁饭碗了吗?这样不就是赚大发了吗?”时不凡突然惊讶道。

    时不凡突然想到了一个,那也就是当官不就是有了一个铁饭碗吗?要知道在古代,官员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别的职业也都无法相比。而古代想要真正的出人头地,那也就是必须要当官,当了官才有机会成为统治阶级。甚至,当官可以说是有很多好处的。他不像是农民,靠天吃饭,如果老天爷不高兴来了一个旱涝灾害,那你一年活白干。而当一个工人,这个工人属于社会边缘群体,既不像是农民那样利益得到重视,而也不像是商人有大量财富。而工人在这个手工业不发达的时代,往往属于被社会忽略一方,甚至没有土地,命运前途也都不太有保障。

    最后商人,商人虽然看起来有钱,可是却没有社会地位。不但他们无法掌握权力,生死都是在官府手里面。一个官员一句话,也许都可以让那些商人倾家荡产,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的。甚至商人有钱,不能够穿绸缎,房子不能有多么大,有哪些装饰。所以商人这个职业,也是非常苦逼的。

    唯一最好的也就是当官了,当官不就是可以旱涝保收,每年都可以获得高额的收入,这样不用担心什么出现靠天吃饭,或者是利益无法保证了。官员收入高,有特权,甚至社会地位也高,这个不是最好的职业吗?

    甚至,当了官之后,没有犯错一般是不能够撤职和降级的,这样只要小心一些,那这个混一辈子的铁饭碗还是不错的。这种官员的思想,甚至延续到了一千多年之后,让考公务员的热潮根本无法停歇下来。

    “福叔,你说如何能够当官?”时不凡问道。

    “公子,你还想真的当官啊?”福叔也都感觉意外,他刚才不也就是随口一说,可是没有想到时不凡真的有这个想法?

    时不凡肯定的说:“福叔,当然了,当官收入高,并且旱涝保收,这样可是铁饭碗啊!”

    “当官?哎,公子,这个有些难啊!我大唐现在一统天下的大势已经非常明显了,秦王横扫天下,天下太平就在眼前了。而无数英豪也都纷纷来投,恐怕公子您……”福叔有些犹豫,显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而时不凡脸色一阵黑线,这个都是什么啊!这个福叔居然不信任自己,不认为自己能力足够?不过时不凡也都无奈,因为他知道自己本体那个家伙是一个什么玩意。虽然从小有读书的机会,可是却也都不爱学习,只是能够识字和粗通文墨罢了,要说有多少才华,那肯定是没有的。所以这样的水平,想要在天下文人面前脱颖而出,那实在是太难了,几乎不可能。也不怪这个福叔如此对自己不信任,毕竟本体那个是什么水平,这个从小照顾到自己长大的福叔,能不知道吗?

    “福叔,我也都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时不凡了。福叔,你相信我,我一定帮你。你帮了我时家这么多年,那我也都应该让你享清福了。今后,你也就是我的父亲,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让你安度晚年!”时不凡马上说道。

    “哎呀,公子,使不得啊!我不过是一个老仆罢了!”福叔激动的说道。

    时不凡马上回答:“福叔,在我们家落魄的时候,只有您能够留下来了,所以这份恩情太难得了!”

    “公子,当年时家对我有恩啊!”福叔说道。

    时不凡接着摇头说:“再大的恩情,二十年的服务也都可以还清了。何况你能留下来,那说明福叔您可是真正的知恩图报的人。这个世界上恩将仇报的人太多了,福叔能有如此知恩图报,那不是很好吗?从今以后,福叔你也就是我的父辈,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福叔眼睛里面都是充满了泪花,显然是激动地。而这个公子果然改变了,如果是过去的公子,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而现在时不凡算是改变了,让这个福叔也都是一阵欣慰。只要能够改变,那以后还是有前途的。

    “公子,既然你想要为官入仕,那我也都有几个办法。其一,那也就是去参加科举。不过想要参加科举,按必须要进入我大唐的各大官学,不过目前公子你没有这个资格。而且哪怕有了官学,那能够进入尚书省进行省试的人里面,能够有机会为官的,百中无一啊!如果包括天下官学的所有学子,那可是万中无一啊!”

    “至于别的,也就是如果出身士族或者父辈为官,可以通过门荫来入仕,这个也是目前最主要的方法。当然,公子你门第不高,自然无法通过这个办法了。”

    “而最后一个办法,也就是通过朝廷大员的举荐,然后也都可以通过这个办法入仕。只要能够获得朝廷大员的举荐,那入仕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可是,我们根本不认识什么朝廷大员啊!”

    时不凡听了这话,也都真的感觉不靠谱啊!不管是科举那个必须要进入官学的条件,那自己可没有进入官学,无法能获得推荐权力。而自己也都不是出身于什么士族家庭,家里面也都没有当官的亲戚。当官还不行,还要当大官啊!

    至于最后一个找大佬进行推举,这样也好像不太靠谱啊!自己去哪认识那些大佬?那些大佬一个个贵人事忙,怎么可能等着自己去遇见?难道要毛遂自荐?得了吧,时不凡可不是那种热血上头的青年,他当然知道毛遂自荐不是那么容易的。自古以来毛遂自荐的例子充满了太多巧合的因素,自己运气就这么好?如果玩不好,会被当做刺客杀了,这个不是说着玩的。

    “该怎么混进朝廷,然后混一个可以吃一辈子的铁饭碗呢?只要有了这个铁饭碗,那我接下来也就不愁了!哎,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谁让我没有学理工科的知识呢?不然,现在我可就是要发财了。”时不凡在心里面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