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秦王府文学馆
    

    时不凡自从决定当官之后,也就开始思考如何去当一个官。而目前时不凡思考自己应该去找谁引荐自己,因为目前他去考科举不现实,录取率太低了,时间准备上来不及。而他也都不是什么门第高深的人,所以无法通过有一个好老子去当官。而他去当官,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混一个铁饭碗。而他首先选择的也就是一个未来有前途的,未来能有机会发展的地方。

    “听说了吗?秦王府文学馆要开始招募学士了!”“是吗?秦王又要招募学士了?”“秦王府招募学士,这个快去啊!”……

    时不凡在街上听到了这个消息,然后马上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秦王府是秦王的府邸,那这个唐朝初年的秦王是谁呢?

    “李世民?唐太宗?现在是武德八年年底?那也就是说玄武门之变很快就要进行,再过十个月左右,那玄武门之变开始,李世民登上了皇位,那个时候贞观之治也就开始了。那个时候,李世民也就是当皇帝了,岂不是一个铁饭碗,一个能够混一辈子的长期饭票?如果这个时候加入李世民手下,哪怕职位级别不高,那也都勉强算是一个从龙之功了?”时不凡想道。

    时不凡想到了这里,马上跟着人流过去,准备去看看这个秦王府文学馆开始招人是怎么回事。而这个秦王府的文学馆,在时不凡这个史学硕士看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地方啊!秦王府当时的十八学士,未来前途也都不错。房玄龄杜如晦于志宁等等也都当上了宰相,而孔颖达也是当了国子监祭酒,成为了从三品官。而别的人一个个都是前途不错的,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加入文学馆,那可以说是成为了一个获得从龙之功的末班车了,算是不错了。上了这个末班车,那以后可以获得长期的饭票,不用担心没有一个官职,然后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

    时不凡开始往那里走了,然后很快来到了秦王府这里。

    “果然够腐败的,居然这么大一套房子,如果在后世这种房子恐怕要上亿元啊!古代皇族的生活,可真是够腐败奢侈的啊!”时不凡一阵羡慕的想道。

    “请各位想要参选秦王府文学馆学士的人,来记录性命,生辰,年龄等等,然后进入府内听后召唤!并且,要接受搜身,保证没有什么利器和违禁品!”

    时不凡听了这话,也都老老实实地上去了,在登记簿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时不凡按照穿越之前,是十八岁,在后世算是刚刚成年了。而时不凡开始计算了,然后也都一步步的准备记录下来。

    “哈哈哈哈,这个不是时不凡时大公子吗?怎么,时大公子,你怎么也来这里想要获得学士之位吗?你也不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居然也来这里?”突然有人不屑的笑道。

    时不凡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大变,因为这个声音在他记忆里面非常熟悉。这个声音是他记忆里面的那个损友,这个损友叫做张符,原先就是这个损友带着他去赌博。然后接下来时不凡输光了家产之后,这个张符也都马上离开了。而现在时不凡这个穿越者思考当时赌博的经历,其实多半是这里面有问题。每次都是由这个张符带着他去赌博,然后每次他也都蹿腾时不凡下注。而这个张符每次都是带着时不凡去同一家赌场赌博,哪怕有时候距离很远,也都被他拉去了。而现在思考起来,这里面是有问题的啊!

    “张符公子,你怎么在这?过去的事情,我还没有跟你算呢!”时不凡问道。

    张符却得意的说:“真没有想到,败光了家业的时大公子,居然也都来到了我姨夫这里混口饭吃?不过我可是要告诉你,我姨夫这里可不是混饭吃的地方。我劝你还是赶紧滚蛋,别到时候让我姨夫把你赶走了!”

    “你姨夫?”时不凡有些惊讶。

    张符马上得意的说:“家父是张琮,是前隋睦州刺史,而我母亲是秦王妃的姐姐,我当朝比部郎中长孙无忌是我舅舅。而秦王妃也就是我的姨娘,那秦王不就是我姨夫了吗?我今天也是来竞选学士之位的,我要凭借我的真才实学来打动姨夫,让他看重我。而我不屑于依靠所谓亲戚关系来获得照顾,这个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嘿,九曲十八弯的亲戚,难怪如此得意啊!原来是李世民的外甥?这个我记忆里面居然没有?不过,你这个家伙嘴上说不希望依靠亲戚,可是你一口一个称呼李世民为姨夫,那不是在摆明了显摆自己的关系吗?”时不凡心里面嘀咕道。

    时不凡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我今天是来竞选学士的,难道秦王殿下规定了出身吗?难道,竞选学士,不是以才德为标准吗?难道,秦王选拔学士,还要经过你的批准吗?或者,你凭什么有资格代替秦王做决定?”

    时不凡对于这个张符非常不客气了,因为他已经深刻怀疑这个张符应该也就是当时故意坑自己的财富。不过目前没有证据,所以他无法能够直接指正。不过他肯定不会对这个家伙有什么好感了,所以说话起来也都是丝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始开喷了。

    “我我我我……”那个张符马上被吓了一跳,然后显然是被这个时不凡吓着了。

    过了好一会,张符马上说:“哼,谁说我要替姨夫做主了?不过,我可是知道你是一个什么货色,你不就是一个败家子,平日里面不爱读书,然后整天去赌博。最后把自己的产业也都输光了,这样不是败家子吗?你这个败家子,能够有多少才华?你根本一点才华也都没有,你也想来竞选姨夫手下的学士之职?哼,各位将士,这个是来滥竽充数的家伙,把他给我赶走。给我把这个家伙赶走,然后我会和我姨夫说你们的功劳的!”

    那些秦王府的卫兵,马上过来想要把时不凡赶走,可是时不凡也都不是什么软柿子。要知道,他在大学里面,可是擅长于雄辩啊!

    “张符公子,我又没有才华,难道是你来决定的吗?你是天下名士?还是文学名家,或者是士绅名流?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定我的才华是否丰厚?那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你这次来竞选,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我比你更有才华,所以故意借用关系和秦王殿下是亲戚关系,故意把我赶走,然后排除竞争对手?如果这样,那我对于秦王这个学士的竞选是否全凭才华,是否真的唯才是举,而感到疑惑。所以,既然秦王的亲戚可以通过亲戚关系让士兵赶走竞争对手,那这个秦王府的学士之位,那我不当也罢!”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这话,立马让周围的那些准备参加竞选学士的人也都一阵犯嘀咕。因为这个时不凡确实说到了重点,他们之所以如此热衷于来秦王李世民这里竞选学士,不就听说了李世民唯才是举,不论出身的名头吗?大家为什么愿意过来,不就是李世民多年以来唯才是举的招牌,如果没有这个招牌,他们当然也都不会过来的。可是现在时不凡这话,却让大家对于李世民这个招牌信誉而感到了疑惑。

    刚开始大家听说了李世民这个外甥张符也都要来公平的竞选,本来让大家以为这个还是公正的。可是后来张符要赶走时不凡,那这样让大家犯嘀咕了。再加上时不凡刚才那话,可是红果果的指向了李世民是否真的能够唯才是举?一个李世民的亲戚都可以随便赶走竞争对手,那这样李世民是否真的是唯才是举,那可真的是要值得犯嘀咕了。

    所以,周围顿时议论纷纷,然后甚至都是在怀疑李世民的名声信誉了。

    看到了这个情况,马上有人暗叫不好了。如果因为这个事情而有损于李世民的名声,那最后肯定是结果大不一样了。李世民那么多年以来靠什么吃饭,不就是唯才是举吗?为什么李世民能够收拢那么多人才,不就是因为有了一个唯才是举的名声吗?不然人家凭什么投靠他?所以如果李世民这个名声受损,那不但不会有人投靠他,反而已经投靠的人也都会离他而去,这样可是真的是危险了。

    这个时候,马上有人走了出来,然后高声说道:“安静,到底是怎么了?”

    那些秦王府的士兵,听了这话,马上吓得连忙行礼说:“见过王妃!”

    “王妃?长孙皇后?”时不凡惊讶道。

    时不凡没有想到,未来的长孙皇后居然会出来了,出来抛头露面了。不过时不凡也都并不算太奇怪,唐朝时期风气开放,再加上这个时代刚刚结束乱世,还有很多五胡乱华南北朝时期的风气。所以对女性内眷出来抛头露面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反而唐朝很多妇女也都可以出门,不会像是后来那样被封闭在后宅里面。唐朝风气开放不是后世人能够想象的,唐玄宗时期杨贵妃甚至在宫外有自己的私宅,如果杨贵妃和唐玄宗闹别扭了,甚至杨贵妃可以搬出皇宫在长安的私宅里面住,对此唐玄宗也都没有好办法解决。连皇帝对后妃都可以经常自己出入皇宫,何况是一个王妃呢?

    “姨娘!”张符连忙说道。

    长孙王妃来到了时不凡面前,然后问:“刚才是你在诋毁秦王声誉?”

    时不凡虽然有些紧张,可是好歹也是当年的文科学霸,从小能见过的大人物不少了,甚至国家领导人也都专门接见过他,再加上他穿越时候已经三十岁了,所以他还是能够保持冷静的。

    “见过王妃!”时不凡平静的说道。

    而这个时候,时不凡这才注意到长孙王妃怀里还抱着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看着时不凡,好像非常好奇。

    “说吧,刚才你为何要诋毁秦王?”长孙王妃问道。

    时不凡平淡的回答:“回禀王妃,我没有诋毁秦王,我只是质疑。一个秦王的远亲,都能够如此赶走一个来竞选的人,那如何不能够让人怀疑这次竞选是否公平,是否唯才是举呢?”

    “姨娘,这个家伙是一个败家子,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我之前也都认识他,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很多人在赌场也都见过他,所以他是什么人,我非常清楚。”张符说道。

    长孙王妃再次问:“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时不凡回答,因为这种事情没有办法隐瞒的,只要调查一下都可以知道,所以他不可能在长孙王妃面前否认。

    “那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长孙王妃反问。】

    时不凡回答:“当时我不懂事,可是我现在已经浪子回头。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何能够以过去的目光来看待人呢?当年周处能够幡然悔悟,除去三害,那不是一番经典吗?”

    “嗯?”张符也都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会说出这个典故,要知道在之前的了解,这个时不凡只是仅限于识字罢了,要说多么有学问肯定没有。

    长孙王妃也都点头,说:“秦王一向是唯才是举,广纳天下英豪。而凡是英豪,来者不拒,而只要有才,那秦王必然会重用。秦王府不会赶走任何一个有志于投靠我们的英才。当然,也是必须是英才,不能是滥竽充数之辈。只要你愿意,可以进来参与竞选,不过能否选上,那也就要看你们有何才华了!”

    “谢王妃!”时不凡主动行礼说道,他知道未来的长孙皇后是不会无原则的片帮自己外甥的,不然她也都无法成为那个长孙皇后了。

    而张符恶狠狠的看着时不凡,然后扭头就走进了秦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