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战略家
    

    “姨娘,这个时不凡是在为前隋昏君张目,是对我大唐不满啊!”张符马上说道。【愛↑去△小↓說△網w  qu 】

    张符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抨击时不凡的机会,因为这个时不凡居然自己找死,创作出了这首支持征讨高句丽诗句,这样不是在找死吗?现在天下人人都在骂隋朝征讨高句丽,可是时不凡居然支持征讨高句丽,这样绝对是在自己找死。现在天下人也都公认了,如果不是隋炀帝征讨高句丽,然后也都不会让隋朝灭亡。所有人都是对征讨高句丽进行抨击,可是有人居然还想要征讨高句丽这个不是在找死是什么?

    “王妃,这个家伙居然敢如此,那他这个是在害了我大唐啊!”“是啊!这个一定是对我大唐心怀不满,居然要我大塘区征讨高句丽,实乃该死之人!”“王妃,这种人一定是心怀不轨,实乃罪大恶极,请王妃严惩!”……

    大家纷纷开始向长孙王妃表忠心,然后显然是希望通过这个事情来骂时不凡了。而长孙王妃也都是一阵脸色发青,不过最后还是问出声了。

    “时不凡,你这个是在为隋炀帝说话吗?难道,你认为隋炀帝攻打高句丽是对了吗?”长孙皇后问道。

    时不凡肯定的说:“高句丽该打,该灭,隋炀帝没有做错!”

    大家听了这话,脸色都顿时被吓了一跳,这个时不凡可是公然的在为隋炀帝脱罪啊!如果高句丽该打该灭,那这样隋朝为什么会灭亡了?

    “胡说,如果高句丽该打该灭,那大隋为何会灭亡?”张符问道。

    时不凡回答:“那是因为隋炀帝太过着急了,所以才会如此。不过,高句丽不灭,那我华夏江山危险了。如果不灭亡高句丽,我华夏迟早会被他们蚕食殆尽,最后我会面临一次比五胡乱华更严重的危机。”

    “危言耸听!”张符骂道。

    时不凡却反问:“我危言耸听吗?当年高句丽在大汉时期,他们的疆域是在哪里?而曹操征讨高句丽之后,两晋之后他们再次死灰复燃。然后他们从一个汉江流域,再次复兴起来,最后通过我中原南北对峙到时候,逐步花费了数百年来蚕食了我原来属于大汉的辽东四郡,最后还把疆域扩充到了幽州。接着,他们趁着前隋文帝时期,趁机想要再次蚕食我们的幽州,不过却被隋文帝所打败。”

    “他们数百年以来,不断蚕食我华夏领土,这个是什么意思?每当我中原乱世,他们都会趁机扩张上势力,最后逐步蚕食我华夏领土。然后从大汉时期到现在,已经蚕食掉了我们整个辽东。如果我们再不注意他,那他迟早有一天会把我们中原都给蚕食完毕,这样我们如何应对?那个时候,我们恐怕不是要亡国,而是啊哟亡天下了!我正式危言耸听吗?所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高句丽不灭,我中原永无宁日。”

    张符马上怒道:“胡说,一个小国,哪里有那么恐怖?何况,那些土地也都是荒蛮之地,根本没有必要计较的,丢了也就丢了吧!”

    “是啊是啊!一个弹丸小国,如何能够威胁到我泱泱大国,完全是危言耸听了!”“胡扯,完全是胡扯!”……

    大家也都不相信时不凡的这个推测,他们认为这个推测不过是在危言耸听罢了,高句丽目前实力还远不能够和中原相比,怎么可能能蚕食中原呢?他们显然都是认为这个不可能的,他们对于那些外边的小国非常轻视。

    不过,时不凡可以肯定,这个高句丽可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每当中原乱世到时候,他们也都会趁机蚕食中国的土地,最后从汉江流域一步步蚕食到了整个辽东,可是还是有很多人认为那是穷乡僻壤,认为不值得重视。

    “长孙王妃,我认为高句丽不断蚕食我华夏故地,如果不加以重视,那最后一定是要亡我华夏,那个时候必然会完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而隋文帝和隋炀帝,一定都是看到了这一点,这才讨伐高句丽的。而我们不能因为前朝的教训,就因此放弃征讨高句丽。当然,征讨高句丽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尽量避免前隋的错误,然后再次造成了我大唐根基动摇。不过,最重要都是一定要灭亡高句丽,不然我中华将会永无宁日!至于某些人所说,那些地方都是荒蛮之地,丢了也就丢了?对于这话,我只有一个说法。我大唐领土虽然广大,可是没有一寸多余的!”

    时不凡不相信李世民看不到这一点,李世民后来力排众议,也要攻打高句丽,那足以说明问题了。哪怕是唐高宗李治时期,也都不断的思考如何灭亡高句丽。恐怕那是因为那些真正的战略家也都看出来了高句丽的用心,认为他们是要蚕食中国。隋文帝,隋炀帝,唐太宗,唐高宗每一个人都看到了这一点,他们当然不能够坐视一只猛虎队自己虎视眈眈。所以高句丽必须要灭亡,这个都是为什么中华隋唐好几代皇帝一个接着一个的去征讨高句丽的原因。因为这个高句丽就居心不良,绝对是非常狡诈的。如果忽视了他,那中华大地迟早有一天会被他蚕食干净。

    “长孙王妃,这个人居心不良,实乃罪大恶极!请长孙王妃治罪!”“是啊!长孙王妃,这个家伙该死,他居然为隋炀帝这个昏君暴君解释,这样不是在反叛我大唐吗?”“长孙王妃,这种人绝不能够轻饶!”……

    大家纷纷好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对象,然后开始对时不凡进行抨击,不过时不凡却并不紧张,因为他知道高句丽确实是一个心腹大患。而且从李世民后来的举动来看,他也是要灭高句丽的,这个是一个国家战略问题了。不管是谁坐在那个皇位,不管是杨坚杨广,还是李世民李治,那也多是要灭高句丽。这个是一个没有办法选择的,换做谁真正一屁股坐到皇位上,那也都是要如此。只要脑子没有进水,那这个灭高句丽的大业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长孙王妃说道。

    大家很快散去,不过那个张符却一脸的得意,显然他认为这次时不凡是在找死,居然为前隋隋炀帝解释。现在任何人都是在骂隋炀帝三征高句丽是一个错误,甚至是隋炀帝的罪名之一,所以他这次认为时不凡是死定了,绝对的死定了。不过时不凡很平静的离开了,并没有任何紧张,显然是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真正都能够进入了这个李世民的法眼里面了。

    长孙王妃拿着这份时不凡的《立马太白第一峰》的诗拿去给了李世民看,李世民非常惊讶。

    “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写?”李世民问道。

    而旁边的长孙无忌看到了这个诗句,也都马上问:“王妃,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这样的……”长孙王妃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

    而李世民听了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说:“好好好,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如此大才啊!能够看到这一点,那绝对是大才啊!”

    长孙无忌也都点头说;“秦王,居然有人还能够看到这个高句丽的威胁,那果然是一个大才。天下人都是在骂三征高句丽,可是有谁知道高句丽是我必需要征伐之国呢?高句丽真的不能留啊!”

    “世民,大哥,你们怎么也都如此认为?难道这个时不凡说对了?”长孙王妃问道。

    李世民点头说:“他说对了,因为哪怕是我大唐有朝一日,也都要再次征讨高句丽。只要高句丽一天不灭,那我大唐不会停止这个计划的。”

    “世民,我大唐还要征讨高句丽?”长孙王妃心里面大为着急,因为这个隋朝三征高句丽已经把国家打破了,现在李世民还要征讨高句丽,那这样可是真的要命了。

    长孙无忌马上安抚说:“妹妹,秦王的意思并非像是隋帝那么疯狂,而秦王会做好准备的。不过,这个高句丽是必须要灭的。因为正如这个时不凡所说的,高句丽是我中原的心腹大患,绝对不能留下来的。一旦留下来,他们会逐步蚕食我大唐的领土,最后说不定把我们中原也都蚕食光了。所以,这个高句丽野心不小,绝对不能留着他们了。”

    长孙王妃看到了自己丈夫和哥哥也都如此说,马上意识到了这个时不凡果然是不同。别的人都只是看到了隋炀帝征讨高句丽给百姓带来的苦难,甚至全盘否定了征讨高句丽的正确性。而他们只是看到了苦难的后果,可是却没有注意到这个高句丽也都是必须要灭亡的。如果不灭亡高句丽,那等于是一把悬挂在中原顶上的剑,随时可能掉下来了。

    可是绝大部分人只是看到了那个征讨高句丽带来的后果,然后全盘否定了征讨高句丽的正确性,所以这样是不行的。可是时不凡却看到了这个征讨高句丽的正确性,这样让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也都颇为惊讶。

    “能够有如此大局,那果然是不凡啊!”李世民说道。

    旁边的长孙无忌也都说:“是的,能够拥有这种眼光的人,实在不多啊!如果不坐在统领一国的位置上,那恐怕很难看到这个局面。可是他一个普通的书生,也都看到了这个天下大势,这样可真的是让人感觉意外了。他的战略大局,那是实在是太高了。站得高才看得远,这个不稀奇。可是如果站得低,却也都看得远,那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人才了。”

    “他能看到这些,那绝对是一个厉害的人。他没有被前隋三征高句丽而灭亡的表象所迷惑,而是真正的看到了高句丽的威胁,看到了隋炀帝征讨高句丽是必然的,哪怕换了哪一个帝王也都会如此做的。所以他眼光如此之高,是不错的人才了,稍加雕琢,绝对是一国宰辅之才了!”李世民也都说道。

    可是,李世民话锋一转,马上说:“不过,我倒是对他一句话感觉非常有意思。我大唐虽然领土广大,可是没有一寸多余。有些人自以为那里是荒蛮之地,可是却那也是我华夏祖先留下来的领土,丢了那可是辱没了祖先。当年哪怕是匈奴人的冒顿都知道,土地是国家的根本,然后因此对东胡开战。冒顿能够容许东胡人要了他的良马,要了他的阏氏,可是却绝对不允许他们要走土地。这帮家伙,祖先丢失的土地不思考如何收复,甚至开疆拓土,居然认为那里是荒蛮之地就可以随便丢弃,真是岂有此理!这个时不凡,说的话非常合乎我的胃口。”

    “不但眼光很高,并且脾性和我非常合胃口,我倒是想要见见他了!真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有了如此大才,真是难得啊!恐怕,未来也都是一个房玄龄啊!”

    显然,这个李世民是把时不凡当做了一个眼光很高的战略家了。中国古代的战略家可都没有多少,都是青史留名的人了。能够有如此的大局观,能够看到高句丽的威胁的人,在这个时代没有几个啊!很多人都是只是看到了三征高句丽带来隋朝灭亡,甚至很多后世人也都是人为三征高句丽是错的。可是却没有能真正的辩证来看,如果真正的一分为二来看,杨广征讨高句丽的目的没有错,可是方法却错了。杨广错的只是方法,而并非是目的战略。一个庸才只是看到了杨广的方法错了,所以连目的也都否定了。可是一个真正的高明的战略家,看到的却是三征高句丽有他的必然性,所以目的没有错。李世民对于时不凡看到了这一点,也都感觉非常难得了,绝对是一个战略家了。

    长孙王妃想了想,问:“世民,那要不要妾身去通知他,让他来见您?”

    李世民想了想,然后说:“算了,先不见他!所谓玉不琢不成器,而且我想要看看他是否真的有如此眼光,不被表面的东西所迷惑,我要考考他。”

    “世民,你打算如何?”长孙王妃问道。

    “让他去修文馆!”李世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