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博学多才校书郎(一)
    

    “请问这里是时家吗?”有人问道。

    “请问您是?”时家的老管家福叔问道。

    那个人马上说:“我是吏部的令史,特来时不凡公子来宣读朝廷任命的!”

    “朝廷任命?”福叔突然惊讶了,显然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朝廷任命。

    “公子,公子,朝廷任命来了!”福叔激动的说道。

    时不凡听到了这话,马上也都感觉有些高兴了,他以为是李世民帮助自己能获得官职了。有了官职,那也就可以有一份铁饭碗,然后可以获得一辈子混饭吃,混福利大好处。谁让自己没有什么理工科的知识,无法搞发明发家致富呢?那他只能够去当官,混口饭吃好了。而现在朝廷任命来了,他以为是那个李世民要选自己当文学馆学士,这样不是很好吗?只要自己获得了文学馆学士的身份,那福利待遇可是很高的。并且能够跟着李世民混一个从龙之功,那接下来足以混吃混喝一辈子了。

    “这个是吏部任命的文书,因秦王殿下保举,说时不凡公子您博学多才,吏部特任命为修文馆校书郎,请您明日去上任!”

    时不凡顿时蒙了,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回事,自己不是去参加那个秦王府的学士的竞选吗?怎么居然获得了一个修文馆校书郎的职位?按照时不凡的记忆,这个修文馆是李渊建立的,作为弘扬文化的一个基础。而这个修文馆负责藏书,并且教导那些高官和皇族的后代,让她们来读书都。李世民登基之后改变成为弘文馆,接着再次因为避讳的原因,变成了崇文馆。而目前修文馆的职位普遍不高,一个修文馆校书郎不过是从九品下的职位。从九品下,是入流的官职最低一档。如果说是七品是芝麻官,那九品可真的是芝麻官中的芝麻官了。居然只是获得了一个九品小官,这样让时不凡非常无语。

    “我不是去竞选秦王府的学士之位吗?怎么会获得一个校书郎?差距也太大了吧?”时不凡问道。

    按照秦王李世民对于那些学士的待遇,秦王府的学士可是能获得五品官员的俸禄和待遇。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可是自己去精选,要么也是获得学士之位,要么也就是不能够获得。可是现在虽然获得了,可是不过是一个修文馆校书郎的官职,这个官职太低了,刚刚从九品下。比起自己的想象当中的待遇要差了很多,这个是不是太差了?

    “我不知道,反正这个是秦王保举您的,你是否要接受?”

    “好吧,我接受!”时不凡说道。

    反正时不凡也只是希望混一个官职,然后获得了一个一辈子不愁吃不愁喝的铁饭碗。虽然想要五品官待遇,那是非常困难的。不过目前时不凡也就发挥了一下所谓的阿q精神,让自己好受一些。品级低一些也就低一些好了,而且是一个负责校书的官,实权不大。品级低实权不大,那也是有好处的,不容易卷入什么政治斗争里面。如果是高级官员,很容易卷入政治斗争,这样也不是时不凡都想要的,他只是希望混口饭吃罢了。

    当时不凡获得了这个校书郎之后,第二天时不凡也都要去上任了。而那个老管家福叔也都是终于整天的让时不凡给自己死去的爹扣头,让他感谢自己亲爹在上天保佑。可是时不凡无语,如果不是自己穿越了,哪里有什么前途啊!不过古人也就这样,什么事情都相信是天命,什么也都相信是祖宗保佑。可是,事实上人类都是要靠自己的,依靠祖宗是靠不住的。

    时不凡来到了大唐太极宫里面,然后准备进行这个修文馆校书郎的官职进行履职。不够时不凡发现这个修文馆在门下省,而门下省是在皇宫里面办公。而自己这个被李世民保举的校书郎也都是在大唐皇宫进行办公,这样算是填字近臣了。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在皇帝身边办公,因为在皇帝身边办公,那是容易被皇帝发现,然后说不定皇帝一句话,也都能够让你鸡犬升天了。这个也就是古代的人治罢了,完全靠着统治者一句话就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你是新来的校书郎时不凡?虽然你是秦王保举的,可是我们这里最终还是要看你的能耐,不要以为你有秦王的保举,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明白了吗?”

    时不凡谦虚点头,因为他知道自己刚来这里,官卑职小,在这个皇宫里面随便摘出几个,都是三四品官,千万不要多事。这个时不凡也都非常明白的,他不敢主动的闹腾。虽然自己是靠着李世民的保举这才来任职的,可是目前自己不过是一个从九品下的小官,对于很多人来说一句话也都可以收拾了自己,让自己被闲置。尤其是他刚来,可不要闹出太多的情况,不然可是要麻烦的。

    “好了,今天那些皇族的皇子和各位皇族的郡王,还有各位公主县主也都要来入学,你去观看一下是如何教学的,到时候你也要去给各位皇子郡王,公主县主们上课!”

    时不凡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校书郎还要兼任老师的职责?自己去给那些皇族上课,这样是不是以后要成为帝师了?如果自己有机会给什么李世民的儿子上课,按以后李世民的儿子当皇帝之后,那自己是不是帝师?

    “可惜,现在未来的唐高宗李治没有出生,不然我也许还真的能成为一代帝师啊!如果有了帝师的名头,那我接下来足以混吃混喝一辈子,永远不用发愁什么财富了。”时不凡想到。

    不过,现在这个唐高宗李治没有出生,而李世民另外的几个皇子,也都出生了,自己也要负责教导他们,这样也都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尤其是还要交到一些那些高级官员的后代,这样更是让他有了机会啊!以后这些高级官员的后代,多半也都是要能子承父业,这样也就是人脉啊!有了这个教导他们的经历,那以后他们也都不能够对自己怎么样,毕竟是他们的老师。古代对于师生可是非常严格的,绝对不能够轻易的进行违抗。【愛↑去△小↓說△網w  qu 】

    可是,接下来时不凡发现那些皇族的皇子郡王公主县主什么的也都走了进来,准备进行上课学习的时候,时不凡也多不得不感觉无语。这些有些年龄已经十几岁了,有些年龄才不过五六岁,这么多学生混在一个班里面学习,这样能够学到什么东西吗?这个居然连分班教学也都没有如此,更没有按照不同年龄来进行教学,这样岂不是误人子弟吗?要知道不同年龄的学生,心理活动都是不一样的。不同年龄的学生心里面所想的都不一样,这么一笼统的把他们收到一起,这样肯定是要出乱子的。

    “那个白痴这么制定教学方案的?”时不凡想到。

    很快,开始上课了,然后有人开始讲解那些课程,这些课程都是些儒家经典,这样让时不凡也都有些郁闷。给这些小孩子说这些,他们能够听得懂吗?时不凡不看好他们。果不其然,那些皇族的子弟一个个也都是在这里进行各自搞小动作,然后各自在这里玩。

    “混账!”讲台上的教师突然喊道。

    那些皇族学生也都被吓了一跳,显然被吓着了。

    “你们这些皇亲国戚,居然如此不学好,不听课,以后你们如何能够为皇族做表率?”马上有一个传统的教师骂道。

    那些皇族也都被吓了一跳,然后纷纷不敢说话。

    可是有一个小女孩突然说:“先生,你说学了这些圣人学问,那一切都能明白了吗?”

    “当然,圣人是无所不知的!”那个老古董说道。

    “先生,你说你能够把这个九连环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吗?”

    “这个……”

    这个老古董却不说话了,因为这个九连环他确实不懂啊!

    “那你还说学会了圣人学问,那一切也都明白了?”小女孩问道。

    那个小女孩不依不饶的说:“你不说学会了圣人学问也都可以了吗?那你现在给我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啊?这样吧,如果你们修文馆有人能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开这个九连环,那我们也就认真听课!”

    那个老古董有些坐蜡,不知道怎么办。这个小女孩开始出题了,这样显然是在考核一下这些修文馆的教师的能力了,如果连学生的题目也都无法回答,那还有什么资格教导他们。而那些本来也都不希望听这些死气沉沉的儒家经典的皇族,也都纷纷吹哨起哄,显然是希望修文馆的人尽快来进行解决。

    正当那个老古董坐蜡的时候,时不凡走了进去。

    “这个九连环,我也许能够解开!”时不凡说道。

    大家听到了时不凡的话,终于把目光投放到了时不凡那里。

    “是你?”那个小女孩问道。

    而时不凡也都有些意外,他居然看到了这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在两天之前,是被长孙王妃抱在怀里的,显然是她的女儿。

    “你是秦王殿下的女儿?”时不凡问道。

    “嗯,我是父亲的嫡长女。”小女孩说道。

    “李丽质?”时不凡突然问道。

    这个小女孩如果时不凡记忆不差,那也就是李世民的嫡长女,长孙皇后的第一个女儿,历史上的长乐公主李丽质。不过这个长乐公主可以说是李世民最宠爱的公主了,不但是长孙皇后的嫡长女,而凡是长孙皇后所生和长孙皇后所养的女儿,那也都是最宠爱的。不过,可惜这个李丽质不太长寿,二十几岁也就去世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李丽质惊讶道。

    而周围的人也都看着时不凡,然后一副惊讶的样子。因为这个女孩的名字,在古代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尤其是这种小女孩的名字,皇族的名字,那更是一般人不能够轻易知道的。在古代婚礼有一个规定,那也就是“问名”,而这个也就是询问女方姓名的环节。所以说绝大部分时候,对于地位高的女人都是称呼她们的封号外号,而几乎不会称呼她们的名字。甚至知道名字的,也就是只有他们的亲人罢了。很多丈夫在正式订婚之前,也都不知道自己妻子的名字啊!

    可是时不凡如此直接称呼李丽质的姓名,也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不恭敬了。

    时不凡马上打哈哈说:“呵呵,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那好,既然你说你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那你把这个九连环给我解开!并且,要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不然我就要去父王那里告你一次,说你对我不尊敬。”李丽质颇为得意的说道。

    时不凡拿起了这个李丽质的九连环,然后问:“真的让我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

    “当然,这个九连环是母亲当年遇到了一个道士,那个道士说能够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开这个九连环的人,那一定是一个盖世大英雄。而母亲对这话还是深信不疑,所以告诉我如果谁能够以最简单的方法解开这个九连环的,一定是一个大英雄。如果是这样,我愿意嫁给他!”李丽质一副崇拜英雄的说道。

    “才六岁而已,居然都如此崇拜英雄?不过,哪一个女人不希望有一个英雄来迎娶自己呢?尤其是这个尚武的时代,比起后来那个以读书人为尊贵的时代要好得多,更希望有一个英雄了。”时不凡在心里想道。

    时不凡拿起了这个九连环,然后说:“从理论上来说,这个九连环一共有九个环,按照算学的方法,要解除完了这个九连环,应该需要三百四十一步。”

    而那个李丽质也都一副震惊的看着时不凡,显然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那么快都算出了总共要多少步来解开。可是,接下来,时不凡再次说了一个情况。

    “可是,这个只是算学上面的要三百四十一步,我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我敢保证,这个方法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解开九连环的办法。”时不凡说道。

    李丽质马上问:“什么办法?”

    “李县主,你真的让我以最简单的办法解开吗?”时不凡问。

    “没错!”李丽质说道。

    时不凡一句话也都不说,然后来到了一张教学用的矮桌上面,把这个九连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他拿起了一个石质镇纸,朝着这个九连环狠狠的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