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九章 因材施教

第九章 因材施教

        

        “圣人教诲我们,必须要孝敬父母,以孝行感天下!而你讲那些故事,既无圣人之礼,又无任何教诲之功,实乃误人误己,你这个不是在耽误了各位贵人的未来吗?你这个实乃罪无可赦!”

        时不凡听了这个义正言辞的话,然后哈哈笑道:“先生,我想请问你,圣人所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想学习文化,而是应该了解其中的道理。我想,圣人让我们所学的,无非也就是他文字里面的道理,而非是单纯的文字。我想圣人劝说我们要孝敬父母,而并非是单纯把那些文字背下来吧?而你说我没有让他们学会孝顺,那请问他们是否明白呢?婉柔郡主,你来回答一下!”

        李婉柔主动回答:“时校书跟我们讲了一个天仙配的故事,是当年董永孝感动天,然后天上仙女下凡……”

        李婉柔主动把那个天仙配的故事讲了一下,从董永卖身葬父开始,到最后七仙女下凡能够有百日夫妻情分。当然,时不凡说的天仙配并不是后世流传最广的版本。后世的天仙配,是讲七仙女私自下凡。可是最原始的版本其实是玉皇大帝下令七仙女下凡,并非是私自下凡。而中间还有很多情节,后世流传的版本,为了迎合那些剧本的排演,和一些当时时代的政治因素,故意把玉皇大帝变成了一个拆散他们夫妻的反派。还故意把那个所谓的傅员外变了不少,从一个善人变成了一个恶人。而原本最早的故事里面是七仙女为董永生了一个孩子,而董永最后娶了傅员外的女儿,还当了官。不过最后后世的版本改变了不少,删除了傅员外女儿这个角色,结局也都很大程度改变了。

        当然,这是后世为了增加这里面的戏剧性而经过了很多人的改编的。而最早的时期,古代人可不敢把玉皇大帝弄成反派,在最原始的版本里面比那个最后的版本过程顺利很多,不但玉皇大帝是下令七仙女下凡,并非是私自下凡。而且傅员外也是一个正面人物,对董永颇有照顾,最后还把女儿嫁给了董永。

        时不凡说的也就是最原始的版本,毕竟他不敢把玉皇大帝弄成反派,如果他在唐朝把老天爷弄成了反派,那可是要倒霉的。

        “父王,我从这个故事里面知道了,孝顺是人最重要的美德,百善孝为先。而只有孝顺,才能够感天动地,才能让上天也都为你而感动。董永因为孝顺,所以昊天上帝才特别下令女儿下凡嫁董永。而董永因为孝顺,所以获得了一个仙女为妻,并且最后获得了一个儿子,在仙女走了之后还能够过上富足生活。孝顺的人必然有好报,这个是天道宿命,这个也就是时校书告诉我们的。”李婉柔说道。

        而李婉柔的话,周围的小孩子们也都点头,然后表明自己明白了这个道理。显然是知道了孝顺是能够获得好处的,这董永不就是能获得好处了吗?

        那个修文馆官员脸色发青,然后再次不甘心的说:“那圣人还教导我们,必须要身怀正气,遇到人间不平事,必须要站出来阻止。而这样才算是天地正气,不然必然会礼崩乐坏。而你能够让他们明白吗?”

        不过时不凡也都不慌不忙,而是对李丽质说:“丽质县主,你说说看!”

        李丽质也都不慌不忙的回答:“时校书还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在森林里面,有一只兔子一只鹿和一只野猪一只羊。本来他们在森林里面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后来来了一只老虎,他要吃野猪。可是鹿和山羊还有兔子因为畏惧老虎,不敢出来帮助野猪。后来老虎要吃鹿,山羊和兔子也都没有说话。而最后山羊也都被吃了,只剩下了兔子。而兔子最后也都没有能够躲过老虎的捕杀。

        “兔子临死之前说,老虎吃野猪的时候,我没有帮助他,因为我不是野猪。老虎要吃鹿的时候,我没有帮助他,因为我不是鹿。而当老虎要吃山羊的时候,我们诶有帮助他,因为我不是山羊。可是,当老虎要吃我的时候,已经没有动物能够帮助我了。而时校书告诉了我们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面对坏人,必须要主动出来制止,不然最后我们自己受害的时候,也都没有人能来帮助我们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这个故事其实是时不凡根据那个后来纳粹时期的那个牧师所说的话改编的,不过这个故事当然不能出现什么共产党纳粹党,也不能够出现什么犹太人和天主教,不过反正故事的核心不变也就行了,时不凡把这个故事改编成了森林里面的动物,这样让人更好理解了。而这些小孩子也都不会听得懂什么大道理,讲故事更容易都能够让他们接受。

        时不凡主动问:“太子殿下,你看如何?”

        “哦?”李建成非常意外,因为这个让他也都非常惊讶,因为他们讲故事也都居然能够让这些小孩子明白这些道理?

        李建成也都感觉这个情况不错啊,教育效果是不错的。不但让他们明白了孝顺,更明白了做人要有正气,并不像是这个修文馆官员所说的那么坏啊!当时李建成也都是担心自己两个女儿的学业,这才过赶过来看看。可是现在发现教学还是不错的,反而大为出乎李建成的意料,学得很快啊!并没有像是那个修文馆官员那样,好像是一无是处,误人子弟啊!

        而那个修文馆官员脸色发黑,这个可真的是让他差点晕倒。而这个让他感觉差点吐血,因为自己教学的时候,那些学生一个个都没有能够如此学习,反而非常抵触。而这个修文馆的官员一直给那些皇族学生讲什么大道理,然后一个个大道理讲下去,那些皇族学生根本没有任何学习的想法,反而在那里开小差。【愛↑去△小↓說△網w    qu  】而他们这些小官,也多不敢把这些皇族学生怎么样,毕竟他们敢动手打吗?都说最难的事情也就是陪太子读书,很多时候陪太子读书也就要被那些老师当做出气筒的。老师不敢打太子,那也就是处罚那些陪太子读书的人。

        可是皇子皇女,天潢贵胄,哪怕他们不认真听课,你这个老师也都没有办法惩罚。所以他们速度很慢,这样让他非常郁闷。可是现在时不凡直接居然很容易的让这些皇族学子学习,然后也都让他们很快学会了道理,这样让他非常郁闷。

        哪怕是李建成也都问:“你是为何想到通过讲故事来让他们学会的?”

        “太子殿下,其实我是因为知道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需要什么。圣人也都提倡因材施教,而在我理解里面因材施教,而并不完全是根据他的性格来进行因材施教。我们还要想到那个学子的年龄。根据不同年龄的学子,采用不同的办法。了解他们的需要,才能更好的教导他们。太子殿下,这些皇子皇女,他们年纪尚且幼小,对于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再加上他们从小衣食无忧,生活富足,很少能够出去交流,无法了解这个世界。可是他们正好是对于这个世界最好奇的时候,他们肯定很难能够安心坐下来。哪怕勉强,也都不过是事倍功半。”

        “至于通过体罚的方式,我也不赞同。因为体罚只是能够让他们勉强留在这里,而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最后学习也多是事倍功半。所以我不打算体罚他们,哪怕他们不听话,我也没有打算体罚他们。而是迎合他们的需要,他们对于外面的世界非常好奇,那我们也就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并且通过一些故事告诉他们道理,把圣人所提倡教导的,融入故事里面告诉他们。而他们认真听,一边听也都一边学习,并且认真的主动学习。主动学习,总好过你拿着戒尺来体罚他们,让他们勉强过来学习好了。”

        “年纪幼小的孩子,正好是好奇的时候,正好是好动的时候,何必逼迫他们在这里坐着学习?多给他们听听外面的故事,然后把圣人的道理融入进去,这样他们争夺能够学习肯定比逼迫他们学习更好。”

        时不凡这个其实也就是后世提倡的教育方法,是一些学习教育心理学的内容。时不凡也都学过教育心理学,因为他曾经在后世当过一段时间的教师,专门去听了一些关于教育心理学的内容。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他们正好是处于对于世界好奇,想要了解世界的时候。可是如果你让他学习那些枯燥的大道理,整天给他们灌输那些枯燥的道理,他们肯定会非常的郁闷。别说小孩子,有几个大人能够接受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方法?这种填鸭式的教学方法,那最后他们勉强背下来了,可是你却让他们对于这种内容非常厌恶。

        很多时候,一个老师的品德和教学方法,会严重影响一个学生对于这门课程的印象。如果一个数学老师对你进行体罚,最后很可能会让这个学生对于数学这门课程产生厌恶。教学方法的适合与否,会让学生对于这门课程这门学科的印象有很大的感官上面的差距。如果教学方法不对,那也许反而扼杀了一个在这门课程上有很大天赋的人才。

        像是古代这些教师,他们通过了那种填鸭式的教学方法,可是最后能做到真正的学会并且应用那些圣人的品德的有多少?也许他们何尝不是因为对于这些东西的教学方法厌恶了,这才让他们进而对于他们感觉了厌恶?

        “不同年龄的时候,应该也有不同的教学方法,这个其实也就是因材施教。在这个时候如果让他们学习古文或者那些经典,他们恐怕理解不了。不如让他们先通过一些故事,然后把一些核心学会了,这样不也是在贯彻圣人思想吗?我想,圣人绝对不会是要求后人只要背下那些文字也就明白了。圣人希望都是能够学会他的品德,而并非是单纯的文字。如果学会了品德,能够真正的按照圣人提倡的方法行事,那也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果,我想圣人也都不会计较是从哪里学来的,是如何学来的。我想,如果一些人把圣人的文字背得滚瓜烂熟,可是最后却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那圣人在天上会如何想?”

        “所以我认为,只要明白了圣人的精神,而并非是一定要按照圣人留下的文字来教导。而只要最后能达到圣人所提倡的精神,那这样其实也多是殊途同归。不然哪怕把圣人的经典也都背熟了,最后一条都没有做到,那这个还能够算是学会了圣人的精神吗?”

        “因材施教,不光是性格的因材施教。我认为还要根据年龄,性别男女,都有不同的教学方法,这个才是真正的因材施教。”

        李建成也都点头说:“我很满意,以后婉柔和婉顺也都交给你了!”

        而那个修文馆的官员也都大为着急,他好不容易把李建成请来了,希望为自己做主,打压那个时不凡。可是现在反而让李建成对于时不凡非常满意,这样不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吗?

        修文馆官员心里一发狠,说:“太子,这个时不凡是秦王推荐而来的,他……”

        李建成马上转头,然后皱了皱眉头,因为时不凡是秦王李世民推荐的,而这个时不凡居然来教导自己的女儿,这样让李建成有些犯嘀咕了。让对手推荐的人来教导自己女儿,会不会……

        “太子,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可是我来到了这里,那他们都是我的学生,我都是一视同仁。何况,李婉柔李婉顺郡主,还有李丽质县主都不过是不满七岁女孩,都是女孩啊!没有必要让他们卷入你们大人的矛盾当中,何必要把你们的矛盾转移给她们呢?她们只是六岁的小孩子,他们和你们的矛盾冲突无关!你们难道这个也就是疼爱自己女儿的做法吗?何必要把这种不满七岁的女孩子,扯到政治里面呢?”时不凡说道。

        李建成听了之后,一挥手对那个修文馆官员打了一巴掌,说:“你别让我在修文馆再次见到你,你自己去吏部请辞吧!他说的不错,不要让她们牵扯进入政治当中,明白了吗?这里只是一个小孩子读书地方,不是什么朝廷!”

        那个修文馆官员也都顿时蒙了,自己本来以为他可以借用李建成来把时不凡赶走,可是现在反而丢了官职饭碗的是自己,真是太郁闷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