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十章 分组

第十章 分组

        

        自从那个修文馆官员到李建成那里告状,结果反而丢了官职之后,修文馆的官员也都不敢来找时不凡的麻烦了。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而时不凡俨然成了这些年幼的皇亲国戚们最喜爱的教师,本来按照规定,是修文馆的人轮流给他们上课,可是现在这些皇子皇女的皇亲国戚们一个个都是只认可时不凡,别的那些教师也都不认了。这样让教学任务也都压倒了时不凡身上。本来校书郎的职责是校对书籍,编修书籍,而教学只是一个次要任务,是轮流的。可是现在教学方面居然成了时不凡的专利,毕竟那些学生听了时不凡的故事和教学方法,再也接受不了那些枯燥的教学方法了。这些古代人的教学方法实在是太枯燥了,每次都是说大道理,让这些小孩子如何受得了。

        “各位,今天我来给你们进行分组。过去你们这样的座次我认为不太合适,所以我打算给你们进行重新分组。”时不凡说道。

        “分组?”李丽质好奇的问道,显然不知道这个分组是什么意思。

        时不凡说:“你们过去的分组,是按照你们的身份和血统亲近来进行排列,我认为这个不太合适,很容易影响,所以我打算进行重新分组。”

        时不凡发现这些皇族学生的听课位置,其实也是有非常严格的分配的。这些以皇族为主,而一般来说事按照男左女右的方法来进行分配。左边是男性学生,右边是女性学生。可是这些男女的分组,却明显带着红果果的等级之分。首先他们是按照他们爹的爵位来进行划分,老子爵位高的可以坐在前面,而老子爵位低的,往往也就要坐在后面了。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因素,比如说什么血统亲近、辈分关系等等一大堆的东西在这里影响这些学生的座位。

        他们的分配方法并不是按照身高来分配,而是红果果的等级制度。这样的等级制度其实是维护古代的那些上下尊卑,可是这样却对时不凡感觉非常不合适,因为这种方法很乱。并且李渊的李家是一个大家族,那么多代人下下来家族可是非常庞大的。这么大的家族,那最后很容易造成辈分和年龄不匹配到结果。有些辈分很高,可是年龄不过是五六岁。有些辈分低,年龄却已经十一二岁了。而这些辈分也是影响了这些学生座次的一个重要因素,原则上来说事辈分高的人坐在前面。结果同一个辈分,他们旁边的人却差距不小。同一个辈分的学生,他的旁边的同学也许才不过五六岁,可是自己已经是十一二岁了。

        这样的安排,完全忽视了那些不用学生年龄之间的差距。尤其是在六岁到十几岁之间,这个时候是人类学习最快的阶段之一,这个阶段差一年,那也许他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也都完全不同。大一岁,那也许就会变得成熟很多,他们的所思所想完全不一样,完全是差好几个境界了。在古代,也许十一二岁的孩子也许已经是要思考未来从事的职业方向和事业方向了,可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还是在玩乐当中。这两个完全是不同的思维,可是如果这么安排,那是非常不合理的。

        “所以,我认为你们过去的分组方法不合适,我对你们进行重新分组!现在,我年到名字的,都为同一组。”时不凡说道。

        “李婉柔,李婉顺,李丽质……”

        时不凡年了几个女孩子的名字,这些也都是大概五六岁的女孩,他们被分成一组。李婉柔和李婉顺是李建成的女儿,而李丽质是李世民的女儿,而还有一些别的公主郡主县主也都被分配到了一起。按照唐朝的规定,皇帝的女儿是公主,太子的女儿是郡主,亲王的女儿为县主。现在时不凡把几个年幼的公主郡主县主也都安排到了一起,让他们自己进行上课。

        “还有,李孝慈、李孝友、李崇义……”

        时不凡继续念了几个年龄大一些的学生的名字,然后这个名单却让有些人不满了。

        “时校书郎,为什么把我们安排到一起?李崇义是王兄的儿子,是我们的侄儿,为什么如此不分辈分的把他安排到了我们这里?”李孝慈问道。

        可是那个李崇义听了这话,也都非常不满,回答:“我的父王是真正的为我大唐一刀一枪的打出来的战功,对我大唐开国有重要贡献,为什么不能够一起?而且我是父亲的嫡长子,而你们不过是庶子,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到和你们一起?”

        “你是嫡子,我们还是直接获得皇上册封为郡王,你没有爵位,凭什么和我们一起坐在这里。”李孝友也都不甘示弱的回答。

        时不凡心里面犹如一万只草泥马路过,居然一个个都在这里拼爹,让时不凡好不郁闷。不过,时不凡对于这些小孩子,难道收拾起来还不容易?虽然时不凡不赞成体罚,可是却吓唬一下还是可以的。尤其是这些自以为自己出身不凡的家伙,不让他们知道一下厉害,那可是麻烦了。

        “好了,肃静肃静!我不管你们的亲爹谁,我也不敢你们是谁的儿子,身上有什么爵位。什么嫡子庶子,什么别的我都不在意。我只要知道,你们既然来到了修文馆,那你们也就是我的学生,明白了吗?既然是我的学生,就要听我的话。我会对你们一视同仁,不会顾及你们身份还有你们亲爹是谁。不管是什么就郡王,不管有无爵位,不管公主郡主县主,我都是一视同仁的。如果谁敢在我这里捣乱,那我可是有权力进行惩戒的。要知道,按照修文馆可是得到了皇上授权,可以对你们进行惩戒,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而惩戒大权,也就掌握在我的手里。所以我的安排,希望你们不要不当回事,明白了吗?至于你们说你们是什么王爵,是什么谁的嫡子庶子的,可是你们父王不在这里,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你们应该明白!”时不凡说道。

        听了时不凡这话,那几个年龄大的孩子也都算是安稳下来了。因为他们年龄也都有十一二岁了,在古代算是成熟了不少,他们显然明白不少事情了。所以他们听到了时不凡这话,也都不由得一阵被惊吓了,时不凡好像并不怕他们。而这也让他们自以为最大的依仗就这么没有了,让他们毫不郁闷。而且时不凡告诉了他们,如果他们不听话,那时不凡可是有权利惩戒他们的,这也让他们马上露出了个“好怕怕”的神态,显然害怕了。

        “果然还是一个并没有完全成熟的小孩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也许明白自己的皇族身份,可是却并没有能真这意味着自己的爵位和皇族身份意味着什么。”时不凡想到。

        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也许有些粗浅的明白了自己皇族身份的重要,可是却并没有能够彻底的认清楚自己的皇族身份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就好比后世某个十一二岁的官二代,也许他们知道自己官二代的身份能够带来好处,可是具体能带来多大好处,他们并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也许如果再大一些,他们会明白自己官二代身份能够让他们获得更优先的就业的权利,有更容易进入政府部门工作的权利,更有很多间接的社会资源给自己事业发展有很多好处。

        可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虽然知道自己身份有一些好处,可是具体有多大好处他们显然没有办法做出太多的量化。所以时不凡只要做出一副不在乎他们身份威胁的样子,那最后他们肯定摸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有多大威力。再加上时不凡一副可以随时惩戒他们的样子,他们当然要选择屈服。

        时不凡也都曾经去看过一些小学的讲课,他看到过有些高年级小学和初中时期的那些学生,也不乏一些家里面当官的孩子。很多老师认为这些人难管理,因为那些老师害怕管得严到时候那些当官的家长会给他穿小鞋,而也害怕他们去跟他们家长告状。可是事实上根据调查发现,这些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并不能够完全认识到自己当官的父母有多大的影响力,他们没有办法做出一个非常准确的量化。

        所以说其实只要你严格管理,他们也都会选择服从管理。可是有些老师却因此害怕了,害怕他们当官的亲戚,这样反而会助长他所谓的特权意识。在那些小孩子心里面,如果教导自己当老师害怕了自己父母的身份,他也都可以会做出一个“比较”,这样他明显的会知道自己当老师也都害怕自己的身份,这样会助长他们的特权意识还有很多的高傲的情绪。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严格管理,他们最后还是会被迫选择屈服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父母的所谓特权能够带来多大好处,无法有准确的量化。时不凡也就是马上把他们这种想法压下去,避免他们给自己教学添麻烦。

        “好了,你们已经按照了年龄来分组。接下来,我给你们来看看一个东西!”时不凡说道。

        时不凡让外面的一些宫里面的仆役把一些东西带了进来。而这个东西看起来是一个圆桌,事实上也就是一个圆桌。这些圆桌有大有小,有高有矮,按照不同规格来安装的。

        而这些圆桌是时不凡去让宫里面服务的木匠制作的,这种圆桌时不凡哪怕是文科生,也都可以轻易设计出来,所以不会有什么难度的。这些圆桌搬进来了课堂之后,时不凡让那些仆役把那些原先的条形的木质课桌也都搬走,接下来也都按照这个圆桌来进行上课。

        “你们按照自己的分组,然后到那些圆桌旁边去坐,今后我们按照这个座位的方式来进行学习!”时不凡说道。

        李丽质坐上了这个圆桌上的小椅子之后,马上说:“好像做到了这个圆桌旁边,我感觉我们好像亲近了不少了!”

        李丽质说完之后,在圆桌旁边的那些学生也都有了同感,感觉自己和周围那些皇族的人也都有了几分亲近感觉。原先他们虽然都是皇族李家的人,可是事实上因为各种的辈分和皇族爵位,嫡出庶出,血统亲近等等,还有各种因素造成了他们之间虽然都是皇族,可是长幼尊卑也都是存在的。何况李家他们家族太大,很多虽然都是同宗,可是却并不熟悉。

        当这些同宗成了皇族,然后过来见面的时候,首先要做的也就是拼爹。在这种刚见面也就拼爹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亲近得起来?

        不过,时不凡弄出来了这个圆桌,这样让他们感觉彼此之间好像都是平等了的样子,他们不再是像是过去那样分为座次前后左右的上下尊卑。有了这个圆桌,他们感觉彼此之间关系好像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在这个圆桌上面彼此之间的地位看起来都是差不都,让人感觉彼此之间亲近了不少了。

        “好了,接下来你们想要学习什么?我们打算采用任务教学法,李孝慈,你们想要学习什么?”时不凡问道。

        时不凡首先给这个李孝慈他们这一组进行教学,看他们的爱好想要学习什么,这样时不凡才能够根据他们的兴趣来进行教学。时不凡知道这些十一二岁的小孩子,对于古代的各种知识也都比较扎实了。虽然他们不会什么自然理工科的学识,可是时不凡知道这些皇族是不可能去学习理工科的知识的。可是十一二岁,语言文字也都会了,该学习的也都基本上学会了,那时不凡应该给他们进行一些专业化的教学了,而不是给他们继续补充那些基础知识。

        按照时不凡的计划,六到十岁的孩子以讲故事补充基础知识为主,十岁以上的孩子,将会按照他们的需要进行专业的教育。古代不像是后世要经过小学中学十几年的基础知识教育,古代的基础知识还没有后世那么丰富,进行三四年也都足够了。而十岁以上,将会以他们未来发展的方向作为教学,就好比大学里面的选专业了,这样有利于他们学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