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0)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蹭课党李靖_文科大唐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蹭课党李靖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蹭课党李靖

 热门推荐:
    

    时不凡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一个蹭课党。所谓蹭课党,主要是形容后世一些大学生,放弃一些不太重要的课程,然后趁着这个时候去别的教师去听别的教师上的课程。大学校园里面管理很宽松,甚至很多教师也都无法认全自己的学生,他们来了直接讲课,很少会具体知道自己教导的学生是谁,这个和中小学完全不同。所以这样也就让不少蹭课党有了机会,他们来到了这个别的班级上课的教室,坐在后面等着听课,而那些教师也都不认识他是谁。

    虽然蹭课党是后世大学里面的一种特殊的情况,可是并不代表蹭课党是后世独有的。甚至很多历史宣传片里面不也是有什么某某人从小家里面贫穷,无法有经济条件上学,然后去别人的私塾去旁听,然后某次特殊时候,结果被人发现。最后老师考核了一下,发现这个旁听的比正式上课的成绩都要好,最后免除学费让他来这里上学,以后成大器云云。

    这种蹭课党哪朝哪代都有,甚至在很多古代人眼里面,这个蹭课党那可是好学向上的典范,那是好事儿啊!很多古代的蹭课党都被拿去树典型了,然后在史书里面也都是一个雅事。

    而现在时不凡居然发现自己身边也有蹭课党了,时不凡非常无语。当年时不凡其实也是一个蹭课党,当年时不凡十几个硕士学位是怎么来的?还不是蹭课蹭出来的?所以他自己也都是一个蹭课党,而且还是一个老牌蹭课党,对于同样是蹭课党的人,自然非常熟悉。刚才他讲课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莫名其妙的,因为作为一个老蹭课党,自然有一种遇到了同行的感觉。

    所以时不凡马上突然喊了一声“谁”,结果果然有人,他马上跑了。

    “那个家伙是谁呢?不过,你跟我玩老鹰抓小鸡,你还嫩了点!”时不凡想到。

    “时校书郎,刚才那个是谁?好像穿着朝廷的官服啊!”李丽质说道。

    时不凡贼眼珠子一转,马上说:“各位,现在情况不妙啊!刚才居然有人来探听我大唐机密,探听我大唐重要兵法,实乃偷窃我大唐重要机密。刚才明显有人在偷听我对你们的教学,他们是希望窃取我大唐的兵法,然后去学习之后反过来打我大唐将士啊!到时候,我大唐将士不知道要多承受多少伤亡了。”

    “混蛋,居然敢把探子安插到宫里面了,我去告诉皇上!”李孝慈怒道。

    不过时不凡马上阻止说:“慢慢慢,我们先不去告诉皇上,毕竟我们都不知道是谁,刚才我们也都没有看清楚是谁。如果贸然去告诉了皇上,那恐怕会闹得满城风雨。所以,我们不如自己在这里商讨一下,然后争取把他抓一个现行,这样我们抓到了这个家伙之后,也都可以去和皇上邀功请赏。那个时候,我们可真的是立功了。”

    “哦?我们也都能够立功?”李孝友惊喜的问道。

    这些皇族,几乎每一个都是被自己父辈教育他们要报效大唐,因为这个江山是他们的李家的,他们不去报效,那谁去报效?现在听到了要立功,要抓特务,那当然激动起来了。现在这些小孩子,正好是有几分热血正义感,就好比后世一些小孩子,整天想着去抓坏蛋一样。刚刚学会了一些正义思想,然后也都想要去抓坏蛋了。听到了有“特务”居然潜入了大唐宫廷探听机密,一个个也都弄得激动无比,显然是想要抓特务立功证明自己的能力了。

    “好了,接下来,你们听我安排。这个家伙一定还会过来继续听的,我想我们接下来可以……”

    时不凡给大家安排了一些任务之后,然后马上进行下课了,准备第二天给他们一个“实践活动”,让他们体会一下抓特务的玩法。

    第二天,时不凡在课堂里面讲课,而一些女生在外面进行玩耍。而很快,有一个五十多岁,穿着三品紫色官服的人来到了这个修文馆,然后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然后发现了一些公主郡主县主在外面玩耍,并没有当回事。【愛↑去△小↓說△網w  qu 】他显然没有把这个小女生当回事,而他还是故意在这里修文馆里面,然后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不过,他显然还是非常小心的,尽量没有发出声音。

    “奇怪,昨天他是怎么发现我的?我已经非常小心了,他怎么会突然发现我呢?真是奇哉怪也!不过,他说的那些兵法,倒也是不错的见解,让我也都感觉有不少新意。去听听,反正也无妨!”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小声说道。

    显然,这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是一个将领,不过他却不好意思跟着那些小孩子一起听课。毕竟五十多岁了,如果让人知道他还听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讲兵法,还要让人知道他和一些小孩子一起听课,那多么丢人啊!所以他选择了额偷听蹭课,这样不让人知道。

    不过,这个家伙明显百密一疏,他疏忽了外面那些女生了。

    李建成的女儿李婉柔看到了有人进去之后,按照事先的约定,来到了一个小窗户旁边,然后拿起了一个薄竹筒,然后把竹筒后面的一根细绳子拉直了。

    “他已经来了!”李婉柔说道。

    而里面的李丽质从另一个竹筒里面听到了这话,马上说:“知道了!”

    这个其实也就是一个时不凡教导他们制作的“土电话”,这种土电话虽然时不凡是学习文科的,可是这种土电话在小学时也都学会了,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玩具。虽然时不凡学习文科,可是这种小玩意他还是会记得的,时不凡虽然不会太过高深的理工科知识,可以少部分理工常识和一些小学生的手工课知识,他还是记得一些的。所以这个土电话他也都制作出来了,并不难。

    李丽质接到了外面的李婉柔的传信,马上对时不凡伸手示意了一下,时不凡接到了这个信号之后,马上按照计划执行。【愛↑去△小↓說△網w  qu 】

    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官员把耳朵贴在了窗户旁边,然后他想要听听这个是讲什么内容。

    “今天,我来给你们分析一下战争的本质。什么是战争的本质,那我们首先要了解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是杀敌,还是占领地盘,或者是灭亡他的国家。而杀敌和占地盘,那也是要看他最后的想法。而杀敌,有多重可能,一种是为了占地盘过程中杀敌,那这个是次要的。而还有一种纯粹是为了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来杀敌,比如说当年白起坑杀数十万赵国军队,让赵国的人力严重受损,彻底一蹶不振。这个是为了消耗敌人有生力量来杀敌,而占地盘是为了消耗敌人的发展潜力,不让敌人能有更多地盘种植粮食和养兵。”

    “还有,我们还要思考,杀敌和占地盘的最终目的。不管是杀敌还是占地盘,那他的最终目的都是以打败对方的势力为主。作为战争,我们不能够光看战场,更应该看战争背后的原因。战争是两个国家两个势力之间的争斗,是涉及到全方面的东西。孙子兵法有云,兵者,国之大事也。所以战争不是军人之间的事情,更是一个国家全部人之间的事情。而引发战争的原因,无非是有几种。比如说叛乱,是为了夺权,而平叛是为了保证政权。还有百姓造反,有些是被昏君和贪官欺压盘剥,最后不得不造反,比如谁隋帝时候,因为隋帝盘剥百姓过重,让百姓最后被迫揭竿而起。”

    “所以说,我们探究战争的实质,我们应该要看看战争目的。而经过了我们这些战争的目的,最后发现其实战争无非是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政权之争,比如说叛乱和平叛其实是一个夺权和维护政权之间的冲突。而百姓造反,是因为被昏君和贪官欺压,无法生存下去了,他们被迫起来造反为自己这个农民身份的人争取生存的可能,不然他们都会被欺压致死。”

    “至于和外国之间的战争,无非是几个原因。是为了索取财富地盘,或者是消减对方的实力,让对方无法威胁自己。还有,干脆也就是一口把对方给灭了,然后吃下榻的地盘和人口,开疆拓土。所以说,战争并不是无目的的,是有着自己内部的目的的。比如说夺取政权的叛乱,他们是要夺取政权,那当朝皇帝自然不愿意了,的所以要平叛。而双方都是为了夺权,而且双方也都没有退路了,他们自然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旦遇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那只有武力解决。说到底,战争不过是一个武力解决矛盾的方法手段,并非是毫无目的的战争。”

    “至于国与国之间,还有百姓被欺压而叛乱,那其实也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国与国之间是为了抢地盘和抢夺领导权,比如说春秋五霸时期也就是抢夺霸主位置。可是霸主位置不是吹牛吹出来的,而是靠着实力的。如何证明实力,那也就是靠打出来的。如果你不能打败别人,那你凭什么当霸主?而百姓叛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生存,为了让自己这个农民的人能够生存。可是那些昏君和贪官污吏不愿意,自然继续搜刮百姓,最后只能够打起来了。”

    “所以,我们可以在这里为战争做一个定义。发动战争的目的,都是因为政治的缘故。而我们可以做出一个定义,战争是……”

    说到了这里,时不凡故意停了一下。而在外面那个蹭课党听到了这里,更是把耳朵竖起来了,想要仔细听听最后那个定义。

    “战争是……”时不凡再次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

    那个蹭课党继续伸长了耳朵,嘴里碎碎念:“你赶紧说啊,战争是什么?”

    时不凡反而不着急了,他接着说:“我们可以给战争做一个定义,战争其实不过是……”

    那个蹭课党更是把所有关注都关注到了里面,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被“包围”了。

    时不凡突然拿起了一个石头镇纸,突然敲了桌子,喊道:“大家给我抓探子啊!”

    那些皇族学生们吗按照计划,非常快速的往教室外面跑。

    “糟糕,中计了!”那个蹭课党马上喊道。

    可是那个蹭课党刚想跑,结果发现那些刚才还在外面玩耍小女生居然回来了,那些小女生手里面拿着一个个鸡蛋,马上朝着他砸了过来。

    “让你做探子,让你做探子……”

    那些小女生一个个臭鸡蛋砸了过来,那个蹭课党大呼不好,结果身上顿时被砸了十几个臭鸡蛋,弄得狼狈不已。

    他想跑,可是看到了十几个女生在外面拦路,他也不敢硬来。毕竟他并不是真正的探子,他当然不能够伤害到这些皇族的女孩,所以哪怕被砸了臭鸡蛋,那也都不敢反抗冲出去。

    而他犹豫过程中,那些教室里面的男学生一个个拿着扫帚出来了,朝着这个家伙扫帚打了过去。不过时不凡事先早就有了准备,他当然不会拿着那些伤人的武器去打人,而这种扫帚软硬适中,不会伤人,可是也都可以给他一个教训。

    “打,让你当探子,让你当探子!”“给我抓起来,抓起来!”

    而很快,那个蹭课党也都被一些皇族学生给抓起了,然后手里被捆着绳子。

    可是,李孝慈突然惊呼:“这个不是李靖将军吗?”

    而那个蹭课党李靖,把脸上的臭鸡蛋都给抹去,然后被捆起来的双手连连对时不凡抱拳说:“我服了,这次我心服口服。我李靖自认为戎马一生,可是居然栽在了你手里。我真的心服口服,你才是真正的大唐第一名将啊!”

    “什么?蹭课党是李靖?”时不凡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