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强奸民意(下)

第四百一十八章 强奸民意(下)

        房玄龄兴致勃勃的拿着一千多个士族子弟的签名,还有少部分商人的签名来到了李世民这里。

        “皇上,这里是一千个百姓的联名请求,一起向皇上进谏,然后请求皇上不能够如此偏心优待商贾。而也有商人提出请求皇上,不能如此偏心优待医药行业的商贾。天下子民都是皇上的子民,皇上如何能够如此偏心的优待少部分人,所以请求皇上不在下达这个优待医药行业商贾的政令。”房玄龄拿着一份一千个人签名的所谓百姓上书说。

        李世民看到了这份上书,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这份上书也就是房玄龄发动了整个长安的士族来签名的。上面还有很多个签名,这样他们一个个名字也都代表了一个个的士族子弟。只要看这些签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唐朝识字率很低,这个一个个的签名其实都是有文化的人的。至于说普通百姓,他们绝大部分根本你不会签名的,连自己名字都会写,怎么可能会上书给皇帝你。这一个摆明了是房玄龄故意拿出了一些士族的意见来说的。

        时不凡看到了这份上书,主动问:“房仆射,你这份上书是不是都是士族的子弟的签名?”

        房玄龄当然的回答:“是的,士族乃是国家基石,当然可以代表万民!”

        对于房玄龄这种士族来说,在他们眼里只有士族才是百姓。这种已经是一个数百年以来的思维惯性,不是那么容易去除了。这些家伙当一个部分人有了特权之后,天然的会排斥那些没有特权的人,看不起那些没有特权的群体。房玄龄眼里的百姓已经不包括那些底层百姓了,他们眼里的百姓只有那些士族才算是“百姓”,普通人在他们眼里是没有资格发表意见的。所谓的“民意”也就是士族的意思,士族的意思也就是民意。这个也就是房玄龄等等士族的思维,他们认为自己也就有资格代表所有百姓了。

        这种其实也就是一种强盗逻辑,把自己的思维强加于普通百姓身上,强加于天下人身上的逻辑。不过对于这种强盗逻辑,在古代是那些特权群体的思维。时不凡对于这种情况,那也就只能够采用适者生存的方法应对,所以他自然有了应对方法。

        “哼,你用强盗逻辑来强.奸民意,那也就别怪我用同样的方法来收拾你!”时不凡想。

        房玄龄赶紧说:“皇上,由此可见,天下百姓都是反对皇上有意偏袒扶持那些医药行业的商贾,请求皇上对天下百姓一视同仁,不能如此偏袒商贾!”

        房玄龄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言辞,好像是自己说得也就是正义的一样。不过李世民和时不凡都清楚,这个房玄龄不过是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罢了,他们想要吞并土地。必须要让百姓过得不好,如果百姓真的无病无灾,或者是彻底没有任何灾难,那他们这些士族如何吞并土地?只有百姓因为各种原因急需花钱,这样才不得不出让土地来换取生存。别把房玄龄这帮家伙想得太高尚,这帮家伙都是政客,代表了自己的阶级利益而已。

        所以他不希望医药商人得到特意扶持,这样百姓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得到了彻底的缓解,那这样百姓没有必要出让土地,会切断士族吞并土地的渠道。房玄龄必然要反对,不然他这个士族的代言人怎么混啊!

        不过时不凡也都不是吃素的,房玄龄既然会在这里强.奸民意,把自己的想法上升到民意的地步,那时不凡也都不怕。既然大家都是要强.奸民意,那也就要看谁的手段更好了。

        “皇上,恰恰相反,我认为天下百姓都是拥护皇上扶持医药行业的商人,支持投入医药行业,给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事情!皇上,我这里也有一份万民书,是上万百姓在上面画押,支持皇上优待医药行业商贾,扶持医药行业的商贾,给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时不凡说。

        时不凡对着外面的人突然喊了一声,外面马上有人把一大块布送了上来,这块布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红印戳,都是一个个的手指指纹。至于指纹上面,是一份写着支持皇帝优待医药行业商贾,支持皇帝扶持医药行业,解决百姓看病难的事情。

        房玄龄看到了这份所谓“万民书”,立马眼睛睁大。房玄龄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会如此无耻,直接拿出了这份所谓万民书出来。房玄龄敢肯定,这个绝对不是真正的“民意”,而是时不凡同样也是在“强.奸民意”。因为普通百姓哪里懂得这些一套套的政策,这样百姓哪里懂得一套套的复杂的政策啊!以唐朝百姓的文化水平,他们完全无法理解这些政策背后的影响。这个也是为什么很多士族和地主能忽悠百姓的缘故,因为古代的百姓很多都无法判断政策的好坏。

        有些时候朝廷的好政策,到了基层会变成坑害百姓的政策,这个也不是不可能的,相反非常可能。有些时候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会故意煽动百姓达成自己的私人利益,这种事情在一千多年之后也是屡见不鲜,合适这个时代呢?打着为民谋福公平正义的旗号来坑害百姓,这种事情简直是太多了。既然如此,那时不凡只有用同样的手段来反制。既然进入了这里,那也就不要讲究什么手段了。

        房玄龄认真看了看,发现这个所谓布匹上面居然有一些佛陀的图案,房玄龄突然想起了几天之前的一个故事。

        “几天前我听说长安多家寺庙联合起来居然要弄什么收集民气来进行祈福,只需要百姓摁下手指印就可以了,到时候也就可以沾染佛陀赐福。该死,当时我怎么没有往这边想呢?这个多半是时不凡让手下那帮僧人在乱来,多半是他们在故意去弄出什么祈福,然后搜集了这些指印,然后故意写上了这个所谓的万民书。这个时不凡居然如此无耻,居然如此欺骗百姓!”房玄龄心里也都大怒。

        房玄龄还能不明白?这个多半是时不凡当时借用那些僧人的名头,然后让百姓在一块巨大的白布上面画押之后,然后在后来补上这个所谓的万民书,这样一份万民书也就这么炮制了出来。这样上万人的画押,然后也都一份万民书也就出来了。

        “皇上,这个是万民书,是百姓支持皇上扶持医药商人,扶持医药的万民书。他们请求扶持医药行业的商人,让他们主动去从事医药行业,给百姓减轻负担!”时不凡说。

        时不凡认为虽然后世很多人骂很多奸商看病难看病贵,可是这个也要分时代的。后世是看病难看病贵,可是古代是连看病都做不到。把无法看病弄到看病贵,那也是一种进步。固然看病贵,可是好过没有机会看病。随着未来医疗保险的发达,很多药材的价格也都会节节攀升,对于药材的深加工还有各种医疗药材行业的发展是必须要扶持的。现在百姓看得起病了,可是如果药材跟不上,那最后也是一场空。及时扶持,及时让商人去投资医药行业,甚至主动研发那些药材种植的技术,有助于解决药材问题。

        甚至进行药材深加工可以更有效的利用药材,可是这个都是不符合房玄龄为首的士族阶层的利益的。如果百姓都看得起病了,那他们士族还如何进行土地兼并?这个是他们最需要反对的,他们不惜强.奸民意,把自己的意思说成是百姓的意思,可是百姓完全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时不凡也都很难去慢慢跟百姓解释,虽然他自己是为了百姓缓解看病问题,虽然药材也许还是贵重的,可是总比没有药材要好。一种资源哪怕昂贵,那也比彻底没有要好。短时间之内时不凡无法解决药材贵重,可是却可只能够保证百姓看得起病,不用为了看病而倾家荡产甚至欠下几辈子的债务。

        至于士族他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巴不得百姓看病贵,这样难免出售土地,或者还是欠债几代人都换不清,最后还是要失去土地。这两者的利益是不可调和的,士族的根基是土地和租佃为主的经济模式,这样给百姓解决看病问题,这个绝对不是符合他们利益的。

        可是房玄龄没有想到,时不凡居然脸皮如此之厚,反而也同样“强.奸民意”,把自己的想法说成是百姓的想法。

        “时不凡,你胡说八道,百姓连字都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会写万民书?你在长安城之内,能够找到一万个会写字的人吗?他们会能看得懂这个扶持医药行业商人的内容吗?”房玄龄骂道。

        时不凡同样反问:“房仆射,既然你都说百姓看不懂这个内容,那他们是如何反对扶持医药行业的商人的?或者说,在你眼里,不识字的人,都不算是‘百姓’吗?”

        房玄龄突然真的很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自己刚才说什么了?自己指责时不凡说百姓看不懂这些字,可是自己那个千人签名的万民书,那是怎么炮制来的?一千个人签名的东西,既然绝大多数百姓都不识字,那你这个是怎么炮制出来的也就值得琢磨了。

        “哼,有些意思啊!这两个无耻小人,居然在这里比拼谁更无耻了?”李世民心里无语。

        现场的局势也都显现出来了,其实时不凡和房玄龄都是在出老千。房玄龄炮制出来的万民书是那些识字的士族签名的,而那些士族是反对扶持医疗行业,给百姓减轻负担的。他们是巴不得加重百姓负担,然后趁机兼并土地。至于说加重了百姓负担,最后百姓造反?这个可不关他们的事情,反正在他们眼里,哪怕百姓造反了,那不过是一次乱世。而乱世哪怕结束了,新皇帝也是呀依靠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来维持统治的。

        所以士族才不关心百姓是否被盘剥过甚,然后造反改朝换代呢!这些士族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没有千年的王朝却有千年的世家,可想而知他们对于这种世家大族的经济模式是多么有自信,多么有自信能维持下来。当然,这个也就是唐朝人的思维了,他们没有见过那些不依靠世家大族的统治方法,没有见过皇权越来越集中到最后革命的历程。所以房玄龄也就是一个古代人罢了,他无法预测未来的历史走势,自然会下意识的这么认为。

        所以房玄龄为代表的士族,并不关心百姓是否被盘剥过甚而造反,他们在意的也就是维护阶级利益,维护家族利益,别的百姓算什么?真以为房玄龄这个一代名相也就是爱民到了?有能力有政绩,这个和爱民不是划等号的!

        可是时不凡也干脆直接来了一个更狠更无耻的,直接去打着收集人气的旗号,让百姓在一块白布上面摁手指印,这样到时候后面补上一个所谓的万民书,这样一份万民书也就这么炮制出来了。

        时不凡和房玄龄心里都明白,自己这份万民书都并不是真正的“民意”,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民意”都是一个利用的借口,都是用来达成自己政治目的的借口罢了。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强.奸民意”,把自己的想法强行说是百姓的民意,这样直接用来攻讦对方,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至于这个真正的民意,以唐朝百姓的文化水平,他们那里懂得这些政策背后的深刻含义,那里懂得这些政策背后的真正寓意?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不发达,百姓无法真正的有足够的机会学习文化,更不懂得什么政策。

        所以,民意不过是古代政客用来互相攻讦的政治借口,时不凡和房玄龄都是在“强.奸民意”。(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