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二章 如何才能不分裂
    时不凡和这些北方的商人还有农民进协调改变种植农作物,趁着现在还有一年时间,可以趁着农闲时候进行培训,避免明年江南地区的占城稻开始大量引种,造成了粮食价格暴跌的后果。至于时不凡这样做,立马让一些人感觉到这个是一个机会,一个弹劾时不凡的最好机会。

    “皇上,时不凡居然建议商人去种植各种的别的东西,不耕种粮食,而是耕种别的东西,美其名曰经济作物。如果天下百姓都去耕种这种经济作物,那我们大唐的粮食如何保证。我们大唐的粮食,将会无法保证啊!所以清皇上下令,禁止天下万民耕种所谓的经济作物,只能够耕种粮食,不然一律严惩。如果大家都指望耕种经济作物牟利,那我们大唐国将不国啊!请皇上明察,一定要严厉禁止这种行为。”陈康痛心疾首的说。

    时不凡听到了这个陈康,直接问:“陈康,你有没有参与过耕田?”

    陈康反问:“没有!”

    时不凡接着反驳说:“那你凭什么说,种植别的经济作物,那也就会有问题?就会无法保证粮食?你有没有调查过我们大唐粮食增产的速度,我大唐的粮食增产速度,已经是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再过一两年,江南豪族已经去引种占城稻,接下来江南将会变成一片沃土,将会变成庞大的耕地。到时候我们大唐的粮食增产,又会迎来一次喷发,到时候百姓的粮食价格下跌,这样如何能保证百姓利益?”

    可是陈康反而还是说:“那难道为了一些钱,也就让我大唐粮食不顾?皇上,粮食乃是天下万民生存之根基,如若放任种植这种经济作物,那到时候大家人人都去耕种经济作物,我大唐保证民生啊?皇上,我别的不清楚,我就是知道一旦百姓缺粮,那后果不堪设想啊!皇上,请以史为鉴,以史为鉴啊!”

    “切,以史为鉴?”时不凡不屑的想道。

    虽然时不凡是一个史学学者,可是他非常清楚以史为鉴并非是要厚古薄今,反而是要厚今薄古。以史为鉴并不是什么都要崇拜古人的,相反要结合当前实际,才能够真正的以史为鉴。人类历史是进步的,并非是一层不变的。如果不把那些历史当中不符合现实情况的东西及时去掉,那还依然把那些不符合现实情况的东西依然“以史为鉴”,那国家用不用发展了?

    陈康这种人,其实根本没有参与过耕田,完全没有真正了解到百姓的需求,并没有了解到粮食产量和各种商品走向形势。他也就一句话,以史为鉴,必须要重视粮食安全,打着粮食安全的旗号,来使劲喷别人。

    这种人思维还是停留在过去,这种人时不凡见过不少,后世网络上也都有不少这种人。明明没有耕种过一天的田,而且也不愿意去调查国家农业经济发展形势,直接张嘴就来说什么粮食安全,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言辞。并且认为农民失去土地,那是天崩地裂,认为失去了土地也就是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这种人的思维,还停留在古代的农业化社会。虽然身在更先进的工业化社会,可是却思维依然停留在农业化社会,认为土地是最重要的,不能让百姓失去土地。

    工业化社会之下,失去土地并非是什么绝对可怕的。因为同样面积的土地,可以创造更多的财富和价值。同样面积的土地,采用了集约化种植,投入更多的新技术和各种的耕种优秀的技术,哪怕同样面积的农田,产生的农业价值也都比起过去的农业增产了十几倍。有些人就是这么选择性眼瞎,口口声声说保证粮食安全,所以必须要限制工业。结果事实上粮食产量还是每年节节攀升,同样面积的土地养活了更多人,养活了多了无数倍的人口。采用了新技术和各种集约化种植,直接让同样面积的土地产生了更多的效益。

    相反也许保证了农民的所有权,保证了散户农民的土地所有权,这样的后果也就是小农经济的劣势。在面对集约化种植和各种的技术投入,在小农经济的情况下,最后几乎绝大部分农业技术都无法推广,无法快速的形成产业化优势,无法快速增产。

    别以为推广农业技术,就是政府一声令下就行了,这种家伙完全是没有真正的了解到农村的情况,也不愿意去调查真正了解,就想当然的打着粮食安全旗号来抨击。跟这种人说,那完全是鸡同鸭讲。耕地集中那已经是大趋势,可是还是有很多抱着小农经济的思维不放手,口口声声说喊着保证粮食安全,所以要保证农民土地所有权,好像小农经济就是增产的良方了?这种人思维还是停留在古代,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大规模集约化种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农机,根本不知道采用农机之后种植成本会降低,并且用更少的人口更少的土地,可以种植更多粮食。

    这种逗逼的思维完全没有跟得上形势,还是抱残守缺过去的那一套,完全没有了解到形势的变化,也就还是按照古代的思维来喷。社会结构都已经不同,可是思维还是古代农业社会的小农经济。用农业化社会的思维来衡量工业化社会,还好像说的那么煞有介事,完全抱着古人的所谓“名言”来抨击,不顾现实情况是如何。

    “陈康,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去真正的调查过了?”时不凡问。

    陈康却更是得意的说:“古人云……”

    “你少说什么古人云?你少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朝廷官吏在这里享受着万民供奉,你却忘记了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啊!你口口声声说为了保证了粮食数量,可是你为了你所谓保证粮食的产量,难道宁可牺牲百姓的利益?难道,谷贱伤农,是你的想法吗?”时不凡问。

    陈康理所当然的说:“只要保证粮食产量,保证了天下粮食安稳,那百姓可以吃饱,也就不会造反了!”

    “呵呵,很傻很天真啊!”时不凡无语。

    这种人以为百姓吃饱了,就不会造反?那后世那么多国家的革命,是怎么来的?人心都是欲壑难填的,吃饱了想要更多。当饿肚子时候就想要吃饱,可是当吃饱了之后就想要更多。生产力足够了,人心都会变化,以为只要有一口吃的,百姓就不会造反?在古代也许是这样,也许是古代生产力不足,百姓刚刚能够满足温饱的需求,自然有了这种错觉,以为能吃饱就不会造反了。可是当普遍性能够满足温饱的条件之下,那百姓要求的绝对会更多。

    “你的意思是,为了保证粮食,哪怕粮食多到了谷贱伤农,然后等着发霉,也是应该的?”时不凡问。

    陈康很快回答:“是的,宁可粮食发霉,有要保证粮食安全。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那天下如何安稳?”

    陈康接着对李世民说:“皇上,粮食乃是民生之基,如果放任百姓去种植非粮食的东西,那这样不是在鼓励百姓去牟利吗?如果天下百姓都去种植别的,那我们大唐民生如何保障?所以臣请求皇上,为了保证粮食供需,必须要禁止生产任何的非粮食的东西。粮食安稳,才是根基。不然百姓无法吃饱,那天下必然会动荡不安啊!”

    时不凡对于陈康这种人,简直是无话可说。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说科学,他跟你说政治。你跟他说政治,他跟你说历史。时不凡跟这种人真的没有办法了,因为跟这种思维还是停留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的人说话,那简直是在拉低自己智商,然后让对方用更丰富的经验里啊打败你。不同社会结构之下的经济模式,有个屁参考意义。时不凡跟陈康,完全是鸡同鸭讲,他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古代小农经济,时不凡都已经为了为来的工业化社会做准备了,跟他说这些完全是在鸡同鸭讲的。

    “皇上,你认为天下如何才能够不分裂吗?”时不凡突然问。

    李世民皱眉,这个刚才不是再说粮食的事情吗?怎么现在居然说起了这个不分裂的事情吗?要知道国家的分裂,是任何君王都会担忧的。时不凡这个时候突然转移话题,让李世民立马皱眉。

    “时不凡,你为何要转移话题?你不要躲着我,是不是你无法辩驳过我,所以这才故意转移话题?皇上,时不凡其心可诛,他这样的做法,完全是在置我大唐的粮食安全于不顾,而去选择顾左右而言他,这样的行为简直是在挖了我大唐根基,唯恐天下不乱啊!”陈康继续抨击。

    时不凡解释说:“皇上,我认为如果让百姓都去种植粮食,而不能够种植其他的东西,那也就是天下分裂的根基。如果只要能够让天下各地进行有效的分工,那才是维护天下不分裂,地方诸侯也都不敢乱来的根基。因为如果天下都是采用了同一种种植的作物,也就是粮食。那意味着那些地方诸侯哪怕割据造反,那也是可以安稳的提供粮食。这样天下如果是否统一,和是否分裂,那其实都是一回事,因为全国都是种植粮食,而互相没有任何的依赖。”

    “皇上,我也就举个例子。为和突厥人现在没有继续袭扰我们边疆了?因为我们和突厥人已经加强了互相的依赖,他们需要我们来消费他们的奶制品,而我们可以出售给他们我们的余粮,让他们可以有粮食可以生存。而我们需要战马,他们需要茶叶,这样我们可以会想交易,互相的依赖。这样的生活上的互相依赖,是我们和突厥维持相对和平的重要手段。哪怕现在颉利想要发动战争,也是不可能能够获得下面的人同意了。因为他们已经不支持战争,那是因为我们互相依赖足够了。”

    “所以,我认为如果天下都是依然继续采用农耕种植粮食,完全是自给自足,那这样我们其实不论是任何地方,都可以轻易的举起反旗,而没有任何的不合适。相反,只有能够加强大家之间的依赖,加强各地百姓之间的依赖,这样一旦哪怕有人想要造反,那当地百姓也都不可能答应了。”

    李世民听了这话,感觉有些意思啊!因为李世民突然也都想到了一点,那也就是如果全国都是过去那种小农经济,那哪怕有人造反了,那其实也都对于当地百姓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各地之间的来往和依赖性不强,互相不依赖,那哪怕造反了,当地人的生活习惯也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既然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那对于百姓来说在谁的统治之下,其实也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这样的情况是任何君王都担忧的。而时不凡的这个说法,让李世民感觉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情况,如果百姓之间,天下各自州郡之间都有了互相依赖互相的依存。尤其是百姓生活互相依存,这样是不是反而可以把这些州郡凝聚成为一个整体,这样可以保证国家不分裂呢?

    而加强了各地区的互相依存性,这样反而会进一步的把各地去绑在一起,把这个国家各省都给绑在一起,有助于维护国家统一。不论如何,维护国家统一,是任何封建君王的想法。只有维护了国家统一,这个才是维护皇帝权力和皇家安全的手段。

    时不凡为李世民打开了一条道路,那也就是加强各地的经济来往联系,有助于让各地互相绑在一起,保证了国家不会分裂,保证了国家可以安稳的进行生活,百姓不会因为战争而受苦。尤其是各地经济依存性越高,那国家分裂的可能也就越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