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科大唐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全国分工

第四百二十三章 全国分工

        时不凡开始给李世民介绍,如何才能够保证国家不分裂。

        “皇上,这个世界上任何天下动荡分裂,尤其是地方藩镇的分裂,最基础的根基也就是在我们目前的耕种粮食。因为全国百姓都是耕种粮食,意味着大家完全是在自给自足,并没有互相依赖。而我们百姓自给自足,自己生产了除了少部分交税之外,都是自己使用。而全国如果都是如此,那哪怕有一些地方诸侯分裂,那这样其实对于地方诸侯来说并没有任何差别,都是可以用来养兵的。并且别的地方的百姓也都并没有感受到切肤之痛,因为他们依然是如此自给自足,好像别的地方分裂了也都和他们无关系,所以并不会因此感觉到切肤之痛。而那些分裂的地方,百姓生活也都没有任何变化,自然不会感觉换了一个统治者也就有什么区别。”

        “而我们如果能加强大家的依赖,比如说如果江南专门负责种植粮食,供应全国需要。而北方可以考虑种植各种经济作物,包括通过交易各种奶制品,运送到南方可以让南方百姓也都品尝到奶制品。再加上北方各种经济作物等等,完全可以供应南方那些需求。而如果这样大家都习惯了,那这样必然会互相依赖很强大。全国进行分工,不同地区负责不同的行业,甚至负责不同的职责,那我们可以让各地百姓都互相依赖。哪怕有一个地方造反了,那百姓会骤然失去别的地方所提供的各种物产,然后他们的生活会受到严重影响。一旦一个地区的百姓习惯了吃奶制品,或者是习惯了各种依赖上别的地区的生活,那这样也都不适应,最后反对分裂了。”

        “如果江南负责耕种粮食,一点江南叛变,那我们北方的百姓也都会深受其害,这样他们会拼了命的支持朝廷去南征。而如果是北方有一部分地区叛乱,那朝廷可以切断别的地方的物资对他们的供应,那他们内部也都会生活方式骤然改变,然后为了恢复过去的生活方式,那他们肯定会拼了命的反对分裂造反,那这样不是很好吗?”

        李世民也都眼前一亮,时不凡这个方法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如果各地之间按照国家的统一规划进行各种分工,有些地方负责种植粮食,有些地方负责耕种各种别的经济作物,甚至各种的产业分工之后,那这样当地的百姓会互相依赖。全国各地的百姓都会互相的依赖于别的地方,而别的地方也都会互相依赖,这样等于是把全国各地都彻底的绑在一起。一点谁离开了这个大体系,那他们会骤然失去很多东西,包括别的地方的供应的物产。而别的地方失去了这个地方的供应,那也都会生活方式骤然改变。这样对于百姓可是切肤之痛的,他们为了回到过去的生活方式,也都会支持朝廷尽快平叛,主动出钱出力去平叛。至于叛乱的地方,失去了别的地方的“特产”,那百姓生活会陷入困顿,生活方式严重的改变。这种生活方式严重的改变,会让他们对于叛乱者非常不满,这样他们反而会欢迎朝廷过去平叛。

        这样别的百姓支持平叛,那些叛乱地区的百姓也都会反对叛乱,这样里应外合,足以能够保证叛乱尽快平定。而一旦加强了互相的联系,那这样地方的野心家也都无法叛乱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国家之内早就拧成一股绳,离开了谁也都不行。

        “皇上,过去我们天下叛乱都是因为我们没有进行完善的分工,这样我们各地叛乱可以很容易的形成割据。而别的地方的百姓没有切肤之痛,自然对于这些叛乱不无不可。可是我们这样的分工,让各地百姓拧成一股绳,保证了各地百姓可以互相依存。一旦任何一个地区叛乱,任何地方的百姓都会有着切肤之痛,那我们的百姓都会拼了命的支持平叛,恢复过去的安稳。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一个诸侯叛乱,哪怕全国几个诸侯一起联合起来叛乱,那也都很难成功,因为互相已经依存非常严重了,任何地区也都无法离开别的地区生存,所以几个诸侯联合起来造反,那也都肯定很难。”

        时不凡这个方法其实也就是后世很多国家常用的方法,通过加强各地之间的联系,加强各地区之间的经济依赖,保证了任何一个地区也都无法独立的叛乱。一个个小的经济体可以整合成为一个大的经济体,并且内部进行分工,互相依存,这样大家最后无法分散了。

        古代的小农经济的情况之下,这种是由上到下的划分,每一个家庭都是一个经济体。这样的情况之下从上到下的其中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那对于下层的百姓来说影响并不大。就好比周朝时期的分封制,一层层这么分封下来,哪怕其中一个诸侯王叛乱,那对于更下层的百姓的日常生活的方式并没有太多的改变。至于那些百姓对于别的地方的百姓也都没有多少依赖,也都没有多少感情。在这个人口流动不频繁的时代,各地去之间的感情并不深刻。也许后世人很难理解古代人对于外地人的感情,因为各地交流太少,互相了解很少,甚至非常排外。

        这个不光是政治制度就能解决的,因为生活方式没有互相依赖,那感情自然不深刻。一切生活都是自给自足,没有依赖也就没有感情。各地方之间的感情,那是通过交往才有的。这种交往并非是单纯的个人交情,也是代表了各地去百姓的互相了解和互相依赖。这个实际上只有互相依赖,才是维持友好的根基。如果各地去之间没有任何的依赖,那到时候哪怕分开了,也都不会有任何影响,那才是分裂的根源。

        后来秦始皇虽然实行了郡县制,可是并没有能完全从经济基础上面改变这个问题。秦始皇的郡县制,其实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也就是后世的一个企业,一层层下来的分公司。而每一个分公司都是有着自己的独立体系和自己的财务体系,虽然剥夺了一部分权力,可是并没有能够从根源上摆脱这个下属分公司有太多独立自主的权力的情况,尤其是各大分公司之间互相依存并不高。所以这种类似于分公司的制度,明显是很容易分裂的。

        就好比后世某些大公司在某地的分公司,某些有影响力的分公司管理人员直接带着整个分公司跳槽,那最后同样的班子同样的搭建了自己的体系,不过是换了一个招牌,可是事实上对于分公司下属的员工没有任何影响。

        可是如果采用了不同产业分工的方式,那这样等于是把分公司制变成了部门制。每一个部门都有着自己的分工,其中销售的不负责生产,他需要依靠生产部门的产品才能销售。而生产的依赖于销售,甚至需要各种别的部门的保障。哪怕其中一个部门集体跳槽,那也是无法能快速另外组建一个公司的,因为他们分工已经非常明细了,哪怕走了之后有很难独立生存。

        时不凡认为一个国家进行不同产业在不同地区分工,这样全国各地互相依赖生存。各地区之间的依赖越大,那国家分裂的可能性也都越低。就好比两个国家之间,一旦经济互相依赖越强大,那最后相反他们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也就越低。

        对于国内也是如此,如果国内的各地去之间经济依存不大,那分裂了也就分裂了,百姓生活影响不大,则以他们对于分裂自然没有切肤之痛。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从古至今都是非常有用的道理。如果各地的经济基础是小农经济,那最后国家分裂肯定是必然。而进入了工业化社会,全国各地之间互相的分工,这样互相的依赖,想要分裂都难了。政治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维护国家的统一,最根基的还是要从经济基础上面着眼。至于说从制度上着眼,那这样其实是没有用的。如果经济基础上都没有任何的依存,那这样哪怕看起来制度再好,也是治标不治本的!”时不凡想。

        如果纵观后世二十世纪的世界格局,虽然有一些国家因此分裂,可是如果仔细看看其实那些国家分裂的原因,都是经济基础上没有互相依存,包括老毛子。那个姓苏的老毛子各加盟国之间的经济依存并不高,而某些大的加盟国利用权力去盘剥小的加盟国。而互相之间的依存性并不大,这样造成了后来的分裂。还有什么捷克斯洛伐克,他们本身也就是被强行拧在一起,本身是两个民族两个国家。被拧在一起之后经济上并没有得到真正融合,思想上更没有融合,这才酿成了后来分裂的根源。

        所以时不凡认为经济的依存性越强,对于国家分裂的可能性也都越低。相反如果经济上没有任何的依存,哪怕是政治上设立了再多的制度防止分裂,那也是必然要崩塌。国家统一并非是主动的,其实是被动的最好。把各地都绑起来,把全国各地都弄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这样大家都肯定会一起同舟共济,因为他们之间互相谁也都无法离开谁了。

        先别说一股叛乱,哪怕是好几个叛乱,那也都是安稳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皇上,我这个进行产业分工,是为了可以尽可能的降低叛乱的可能。提高了叛乱的成本,一旦进行了完善的国内分工,那其中一个地方叛乱,别的地方的百姓也都会有切肤之痛,会拼命支持朝廷平叛。而叛乱当地的百姓也都会主动帮助平叛,这样任何叛贼都很难做大了。尤其是那些地方封疆大吏,这样才是保证天下安定长治久安之道。这样的方法,可以提高叛乱的成本。别说一个叛乱,哪怕几个封疆大吏勾结起来,也都很难。”时不凡说。

        李世民终于露出了笑容,他赶紧说:“好,那也就是这么做!”

        李世民很快同意了,凡是能维护国家安全的,那李世民也都会支持。这样的国家分工,有助于加强各地的联系,把各地绑起来成为一体,那这样他们其中一个叛乱必然很难成气候。甚至几个地方诸侯藩镇勾结,那也是没有用处的,因为大家互相依存太高了。如果互相依存,是很难打起来的。

        如果按照过去的小农经济,那各地区之间的依存性很差,那最后肯定会叛乱了对于本地区的百姓生活方式影响不大,而对于别的地区的百姓也都没有切肤之痛。所以百姓未必会支持平叛,相反害怕朝廷为了平叛而加税征兵。不过各地去之间依赖性加强了,那百姓遇到了叛乱,那生活方式剧烈改变,那他们不但不会拒绝平叛,相反会主动加入平叛,这样的切肤之痛是大家都感受到的。这样的手段,比起各种制度和各种猜忌厉害多了。如果说通过各种制度设计来维护国家统一,那其实只是“术”的境界,可是如果通过这个经济来往依存来维护国家统一,那才是“道”的境界了。这两个手段,通过经济依存维护国家统一的方法,其实比起通过各种制度要好得多,因为如果经济基础没有跟得上,那制度白搭。

        在维护国家统一的方面,时不凡和李世民再次走到了一起。归根究底也就是辩证法里面的对立和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了。在国家分裂面前,时不凡和李世民那点“矛盾”,也就是次要矛盾,所以先解决“主要矛盾”,这样对于时不凡和李世民都有好处,所以暂时搁置“次要矛盾”也是必然的。

        再加上时不凡要扶持工商业,而工商业最忌讳的也就是打内战。工商业不怕打外战,可是最忌讳的也就是打内战。所以时不凡在维护国家统一方面,和李世民是有着共同利益,可以暂且合作,搁置过去的矛盾。

        陈康看到了李世民同意了,赶紧接着说:“皇上,不可啊!时不凡这个方法,也都并非是万全之策啊!皇上,时不凡这个方法,只能够防止其中一个或者几个诸侯叛乱,可是如果天下人都一起加入了叛乱,那这样又如何?所以,时不凡这个方法,并非是万全之策,无法杜绝全国的地方都勾结起来造反啊!”

        “皇上,如果全国各地的藩镇也都勾结起来造反,那朝廷如何?所以,时不凡此言,并非是万全之策。所以,皇上不要听信了时不凡这种方法,这种方法无法真正的杜绝叛乱,尤其是全国所有藩镇勾结,那这样还不是无法彻底杜绝?”

        “所以,既然并非是万全之策,那其实也是用处不大的,请皇上明察啊!”

        (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