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分封
    关于全国产业分工,时不凡成功的把李世民给糊弄了。时不凡非常了解封建皇帝的本质,因为他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所谓的维护皇权和统治权的思考。时不凡成功的偷换了概念,因为他借口防止分裂,成功的让李世民支持他进行了各行各业的分工,可以避免国家分裂。当然,李世民并不清楚这个行业分工的后果,一旦行业分工,必然会带来商品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目前的生产力得到了很大发展,农业粮食已经几乎不是问题了。那接下来的商品经济到来也都奠定了基础,将来一旦全国进行了行业分工,那各行各业的分工得到了有效的划分,那这样大唐的小农经济会进一步的被瓦解崩溃。再加上商品经济对于大唐的封建根基的冲击,这样大唐的封建根基事实上是被再次动摇了。

    李世民的思维不得不说还是依然停留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地步,因为他并不知道为来的历史大势,他并不清楚为来商品经济的社会是如何的。李世民的思维还是停留在自然经济的自给自足,他并不是一个神,无法预测未来。古人都是人不是神,无法能预测未来的社会结构,包括时不凡也是无法预测的。也许李世民军事很厉害,可是在社会结构方面,他落后时不凡太多。他思维还是停留在封建时期,对于商品经济的世界了解非常不足,自然会做出了这种误判。

    “时副总裁,最近我想要请您来有一些请教,你看……”一个中年官员说。

    时不凡问:“哦?是许敬宗啊?”

    许敬宗,原先历史上的奸臣,被打成了一个奸臣的身份。而他最大的罪名也就是拥护武则天,拥护武则天成为皇后。不过时不凡却非常清楚,这个许敬宗是不是奸臣,全凭借胜利者的一张嘴。武则天时期的政治争斗,已经是带有了“阶级斗争”的性质,并非是那么单纯了。代表了寒门开始崛起,那些支持武则天为皇后的人,居然都是以寒门为主。反对武则天的反而绝大部分都是出身于士族,这样不得不让人感觉吊诡了。许敬宗虽然先辈也都为官,可是官职都不大。虽然在士族政治里面寒门被打压,可是也并非是绝对的,也是有那么偶尔几个能走到高层,可是这里面大家艰难不是一般人能衡量的。

    许敬宗,李义府,甚至还有不少支持武则天人,他们祖上都没有什么真正的显赫历史,都是依靠于最近几代人崛起的,属于寒门了。许敬宗成为了奸臣,无非是他支持了武则天,这才成了奸臣。时不凡才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忠臣**臣,因为有的只是永恒的利益罢了。所以时不凡不介意和李义府还有许敬宗交往,因为事实上他们也是有着共同的利益的。

    许敬宗目前的身份是中书舍人,不过他目前也是在负责编纂史书,是编纂史书真正的负责人之一。时不凡虽然名义上负责修史,可是只是一个挂名的副总裁,只是为了占据一个参与修史的名声罢了。不过许敬宗是真正的参与,并非是时不凡这种挂名的。

    “时副总裁,最近我们等编纂史书,尤其是晋史,曾经提到过分封制。我们对于分封制,实在是感觉各有褒贬,这样实在是让人难以下笔。而最近听说原先的仆射萧瑀给皇上进言,希望皇上能对于皇族进行分封,拱卫皇室。这样让我们都不敢下笔了,这样稍有不慎,恐怕会……”许敬宗小心的说。

    “我去,萧瑀,这个时候瞎搞?”时不凡吐槽。

    萧瑀居然跟李世民提出了分封制,分封那些皇族到地方担任州刺史。时不凡立刻想到了原先历史上的李世民的一个做法,那也就是打算实行分封制,分封皇族和一些功臣为世袭州刺史,也就是把一些州郡分封给皇族和功臣,让他们可以世袭。除非是犯了谋反等等十恶不赦的大罪,不然是不能取消分封的。不过这个分封制差点在贞观时期死灰复燃,这样关于分封制让很多人也都褒贬不一,尤其是对于皇族的分封,这样更是一个令人难以琢磨的现象。

    可是本来没有什么,这个时候要写晋朝的分封制,而写晋朝的分封制,必然无法绕过八王之乱。八王之乱之后,更是永嘉之乱五胡乱华,最后掀起了乱世。这些东西都是无法绕过的,让负责修史的官员都压力山大。

    当然,本来作为古代官员,对于分封制这种制度都是有着不少争议的。不过普遍性的对于分封制都是褒贬不一,不过贬低远远多过赞扬。可是这个萧瑀这个时候提出了要实行分封制,这样让李世民颇为意动了。

    萧瑀这个时候建议实行分封制,那这样让很多负责修史的官员尴尬了。到底是应该赞同,还是应该反对,这样非常尴尬。如果是按照传统,应该进行反对的。可是现在政治局势又是有些复杂,让他们也都尴尬无比,让那些负责修史的官员也都无奈。因为这个凡是修史,必然要对于古代历史进行评价,古代历史的评价,却和可能受到当时修史的政治环境的影响。因为很多史官都是喜欢借古讽今,对于古代的历史事件的评价,都会和史官所生活的时代的政治局势多少有些关联。

    一个评价,往往承担了对于史官的政治态度的想法。修史不是那么单纯的,时不凡非常清楚这个作为一个历史,历史也就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美女,随便让人上的。至于是如何美化,还是贬低,这个还是要看当时的环境了。同样的历史事件,在不同时代就是有着不同的评价,这样的不同评价。这个其实也就是一个辩证法,不同时代不同生产力有着不同的思维,这样影响了史官对于历史的评价,这样才是最大的问题。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啊!”时不凡终于感叹。

    许敬宗听了时不凡这话,立刻有颇有感触。因为作为修史的官员,他当然知道这个修史的时候对于古代历史的事件和政策进行评价,这是任何史官也都无法避免的。而这个史官如何评价,那这样是关系到了修史的时候的政治格局和世界格局,还有人心的思想。不同人心的思想不同,而不同时代的人心思想也都是不同的,这样肯定会造成很多问题。而时不凡这句“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那让许敬宗也都感觉这话太精辟了。

    其实这次关于分封制的评价,其实本来事情很简单,绝大部分臣子都不会支持这个分封制,相反赞同中央集权。因为中央极权对于臣子来说是好事,甚至不管是对于士族还是寒门,都是有着很大好处的。别以为士族在地方实力强大,就会赞同分封制,其实士族更看重的是中央集权。因为按照分封制的原则,他们这些士族是没有资格获得分封的,有资格获得分封的都是天子的亲族或者是一些功臣,他们这些地方实力派是没有资格参与分封。

    他们自然要拥护中央集权,中央越是集权,对于他们越是有好处。因为中央极权能促进他们的权力,士族主要的人手都是在中央机构任职,这样他们肯定是天然拥护中央集权的。当然,寒门同样也是如此,因为只有中央集权,才能够保障寒门的权力。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寒门的背景实力比起士族更差,完全依赖于中央的权威来统治。他们咋地方上没有什么权力,没有多少的势力和影响力,他们唯一能依靠的也就是政府这个“国家机器”来进行统治,所以中央越是集权,那反而作为寒门官员反而也都越是有好处。

    不论如何,这个不管是士族还是寒门,在中央集权方面多事赞同的。

    “萧瑀,看来他是不死心啊!萧瑀这个时候抛出了分封,多半是屁股决定脑袋罢了。他一方面是江南豪族的人,并且目前这个阶段,江南并没有得到太多开发,他们当然不担心分封时候会有人被封赏到了江南。所以萧瑀提出分封制,一定程度上迎合了李世民的个人想法,有利于李世民维护皇权的想法。”

    “这次,萧瑀选择站在了皇权方面,选择支持皇权。至于这个分封,那他这么做,明显不符合历史大势了。他这么做,多半是不希望那么快退出历史舞台,想要借用这个手段来复出。不过这个萧瑀这么做,明显是为了迎合李世民这个皇帝的想法的。分封制对于一个国家是利大于弊,可是对于皇帝,尤其是开国皇帝,那也就……呵呵!”

    没几天,李世民居然很快召开了朝会,而这个朝会居然开始议论这个事情了。

    “萧瑀给朕上书,说为了维护我大唐的长治久安,可以分封皇室和功臣勋贵为世袭州刺史,处非法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不然不能剥夺。朕深以为然,朕以为维护我大唐的长治久安,可以分封皇族和勋贵为州刺史,这样可以拱卫我大唐。如果一旦有了意外,可以就近解决,维护我大唐的长治久安,是乃一个良策!”李世民说。

    李世民这话,立马让很多人也都震惊,这个李世民居然要恢复分封制。虽然只是世袭州刺史,并且没有所谓的兵权,可是这样却也都是一种分封制了。要知道从汉朝以后,那分封制已经是不流行了,哪怕是有些诸侯有了所谓的食邑,也不过是由朝廷来收取税收补偿给封主,并非是直接由那些有爵位的人直接获得。可是李世民居然要进行分封一些州刺史的制度,这样明显是在希望维护自己的皇权稳定了。

    “哎,封建帝王思想作祟啊!”时不凡想到。

    李世民想要恢复分封制,其实是一种封建帝王思想在作祟。从当年的西周分封制,后来秦朝统一之后的郡县制,接着到了汉朝的郡国并行。而刘邦大肆封那些所谓的同姓的皇族为封国的国王,这样是希望能让那些同一个姓氏的王侯来维护刘家的江山。

    这种给皇族分封的制度,其实是处于那些皇帝对于臣子的不信任,害怕出现权臣。当年刘邦分封之后,吕后曾经想要篡汉。在吕后死了之后,那些刘姓的诸侯王也都开始一起准备串联反抗吕家,准备起兵了。不过后来周勃成功的粉碎了吕家的叛乱,拥立了汉文帝刘恒。不过这个刘邦的一些愿望还是起到了效果,也就是希望能刘家的诸侯王在地方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起兵维护皇族的权力。这样的分封是基于皇帝想要维护自己家族权力,而希望能做到的一种维护权力的方法,并不是单纯的政治制度。

    而汉朝也都酿成了七国之乱,最后汉武帝时候采用了推恩令,这样才解决了皇族分封所带来的地方诸侯王的势力庞大,反抗中央的情况。其实这个分封同姓的诸侯王,有利于开国皇帝,可是却不利于别人。从刘邦到司马家,甚至从李世民到后来的朱元璋,都是有过了分封制的想法,尤其是分封同姓氏皇族,这样让那些皇族在地方拱卫中央,拱卫皇帝,可以起到维护皇帝权威,避免权臣的结果。

    当然,这样也都必然会容易带来内战,内战的风险大大增加,不利于百姓安稳生产。不过,皇帝为了维护自己的家族江山,不惜把百姓放置到内战的风险当中,也要维护自己家族的江山稳固,维护自己和自己后代的权力稳固,也就是为了避免权臣和外戚篡位了。这个是一种维护自己家族江山的行为,是不折不扣的家天下思想,所以李世民也是有了这个想法也不奇怪,因为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一个封建皇帝,没有高尚到能够去万事为民的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