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辩证法
    李世民其实是希望实行这个分封制的,因为分封制把那些重要的皇族分封出去,这样有助于自己可以保证权力和保证后代的富贵。从汉朝刘邦到晋朝的司马家,甚至到后来的朱元璋,无不是在秦朝之后仍然实行了分封制,这样希望保证可以获得皇族的永恒富贵。不过从这三个王朝的历史来看,这是三个王朝都出事了。汉朝的七国之乱,晋朝的八王之乱到后来明朝的靖难之役,这些都是证明了分封制不但无法解决问题,相反还是在加重问题。因为作为皇帝,都是一个家族的人,那凭什么你能当我不能当?凭什么我就要听你的,凭什么你实力弱我还要听你的,而我实力强大我却要当臣子?大家都是一个家族的,凭什么你获得这么大的权力我要装孙子?

    所以这分封制其实是在增加危害,尤其是同一个姓氏的分封制更是如此。从当的汉朝汉景帝刘启削藩和汉武帝的推恩令,到后来的明朝的削藩,最后引发了靖难之役。可是那个朱棣也不是说很忙好鸟,打着反对削藩的名义起兵,可是一旦当了皇帝,马上变了一张脸,直接反而开始削藩了。

    至于为什么开国皇帝实行分封,可是到了后来的皇帝却支持中央集权,那也多是屁股决定脑袋罢了。作为开国皇帝,他不在意那些后代的皇族是谁来当皇帝,反正都是他的后代,肉烂在锅里。可是作为后来的皇帝,思维也就不同了。他反而是希望自己这一系的人能够继续当皇帝,当然希望能把皇位和权力留给自己的儿子,留给自己的直系后代。而这个时候,那些同姓的诸侯王不但不是在保护他们了,反而是一个威胁。

    正因为开国皇帝和后来的皇帝的思维不同,立场不同,这才造成了不同的思维。至于说开国皇帝的思维,也就是“我死后那管洪水滔天”,反正都是自己的后代来当皇帝,只要不落入外人手里也就行了。至于百姓会不会因此受损失,百姓会不会因此遭到兵连祸结,那这个跟开国皇帝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才不会去管那些贱民的生死,他们只是在乎于自己家族的延续和皇族权力的延续,并不会考虑百姓的生死的。

    李世民这么做,时不凡非常明白,因为他同样是首要考虑的是自己的李家的江山延续,并非是去为百姓谋福。为百姓谋福,只是他一种维护自己家族江山的手段,并非是为了能维护百姓的安康。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让他们选择分封制的原因,因为分封制有利于自己家族,至于是否有利于百姓和国家,那他们才不会多管呢!只要自己家族能持续掌权,也就是可以不错了。

    “皇上,我认为不能实行分封制,这样乃是乱政!”房玄龄说。

    而长孙无忌也都赶紧反驳:“没错,皇上,此乃乱政,我不赞同!”

    “皇上,当年春秋战国之祸,不可不鉴!”“皇上,不可啊……”……

    大家都是清一色地反对分封,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于荒唐,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这些不管是士族,寒门,都是反对分封的,因为他们只有中央集权才能够获得权力,一旦分封了,那这样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吗?中国目前的社会体系起源于法家,而这种法家是支持中央集权的,这样的中央集权可以保证地主阶级的利益。还是那句老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过去周朝的分封制是建立在井田制之上的,井田制是一种土地公有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分封制。分封制这样的手段表面上看和共产有关系,可事实上屁关系都没有。因为分封的都是贵族,那些占据绝大部分人口的普通平民和奴隶是没有资格获得土地的,所以别以为这个周朝也就是共产,差远了。那些以为周朝分封制是共产的,这个绝对是没有真正的读过书,不然这里面的区别不会看那不出来,就如此想当然了。

    虽然大家都大骂秦朝是暴秦,可是目前的地主阶级和建立在地主阶级的士族,这样也都是起源于法家,起源于秦朝的地主阶级。如果一旦继续实行了分封制,那接下来谁都担心会不会回到过去那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他们才不傻,才不会如此傻乎乎的赞同分封制。这种地主阶级的经济基础,只有在相对和平并且有足够的中央权威的情况才能稳定生存。如果内战太过频繁,那也是不利于他们的。

    而时不凡所代表的将来的资产阶级,那也是不希望内战过多。因为内战会严重影响商业,所以分封制是绝对不能实行的。分封制并非是代表联邦,虽然有些商人不反对联邦,可却绝对不能够把分封草率的当做了联邦,这里差距也是很大的。

    “皇上,臣赞同,臣以为可行!”时不凡的直属上司,李孝恭说。

    李孝恭可是真正的皇族,他当然要赞同这个策略了,这样他哪怕当不得皇帝,那也都可以获得一个不错的世袭州刺史的身份。他不傻,他才不干呢!结果一些皇族纷纷开始请求允许分封,不过那些士族和寒门也都反对。明显是各自都有着各自的利益,皇族希望获得封地,而皇帝希望皇族在四方拱卫皇帝,压制当地的实力派,也就是士族。这样士族当然要反对,而时不凡所代表到寒门也是不会赞同分封的,因为分封这样是有否认土地私有制的嫌疑,时不凡当然不能同意。

    “皇上,八王之乱,不可不鉴!”魏征反对说。

    可是李孝恭却同样反对说:“我们皇族和勋贵在拱卫皇上,我们岂不是可以维护天下太平?当年刘汉之时,黄巾贼造反,如果当时地方能足够的权力镇压,那岂不是很好?甚至当年陈胜吴广造反,如果秦朝采用了分封制,那岂不是可以很快镇压了?”

    “有意思,这个可真的是有意思了!双发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时不凡想道。

    魏征举得例子是说明八王之乱给国家百姓带来了很多坏处,可是李孝恭却同样举例,说当年黄巾起义时候,地方官员有足够的能力镇压,那可以消灭在萌芽状态。而陈胜吴广起义也是如此,因为郡县制的情况下想要调动兵马,确实有严格的程序,不是那么容易调兵的。这样调动兵马之间的时间差,很容易让起义军甚至是外国敌人做大,然后形成庞大的实力去打击自己。所以分封制对于内部镇压有好处,因为他有足够的自主权。可是郡县制却有机构运转程序复杂,这样难以快速做出决断的情况。在古代是各有各的道理,因为古代的空间和通信能力都很差,无法能做出及时的判断,所以采用了分封制是比较有助于镇压叛乱的。

    而这个是否实行分封制其实同样是一个思想道德体系的竞争,如果实行分封制,那也就是以家族为本位,是以家大于国的理念。为了家族利益,可以牺牲国家利益,可以牺牲别人的利益,甚至皇族为了自己的家族利益,可以牺牲所有百姓的利益和生死存亡。可是这个中央集权就是以国为本位,是国大于家的思想起源。因为只有中央集权,才可能有足够的国家思维,不然一旦有外敌入侵,那打不过的时候,只要外敌允许继续保留分封,那越是不能背叛的。

    这样是否分封,其实也是一个思想道德体系的竞争。因为皇帝想要维护的是自己家族的权力,而臣子却想要维护国家的利益,这样双发的矛盾是背道而驰的。臣子因为不是必然能够世袭,所以他要考虑的是整体,考虑的整体安全。可是皇帝考虑的只是自己家族,自己家族的权力保障,至于国家和百姓什么的,就让他去死吧!

    “各位,其实我看大家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就在此说两句好了。”时不凡说。

    “时不凡,你有什么可说的?这个分封,乃是皇上的家事,何况你又不是什么元老开国功臣,你凭什么多嘴?”陈康质问道。

    时不凡反问:“皇上,不是您说不能阻塞言路。虽然我说的话不一定很对,可是请皇上姑妄听之,反正如果不对大家一笑而过吗?”

    李世民脸色黑了一下,这些话是自己前段时间,跟时不凡所说的。时不凡请求惩罚这个陈康,可是李世民出于自己的利益,保护了陈康,所以他说了类似的话。可是现在时不凡居然用这些话反过来对自己这么说了,让李世民非常无语。可是李世民不能够自打嘴巴,做这种阻塞言路的事情。这种古代阻塞言路,可是一个天大的罪名。当然,古代的言路其实本质上也是阻塞的,所谓言路只是那些古代官员用来进行政治斗争的借口。

    至于说所谓的古代有些皇帝开明听得进意见,这个完全是狗屁。因为这些政策都是建立在盘剥百姓,或者是如何更好更长远的盘剥百姓之上的,所谓的畅通言路,不过是为了如何更长远的盘剥百姓而做准备,这个也就是所谓言路了。这些所谓言路,并不代表是普通百姓的意思,不过是“强奸民意”罢了。时不凡如此说,让李世民感觉一阵恶心,当时自己怎么说的,现在也都被时不凡反驳了回来。

    “皇上,我认为大家对于分封制各有各的好处,可大家都有一叶障目之嫌。所以我们不如采用辩证法,这样可以判断出是否应该采用分封制了。通过辩证法,可以判断出是否应该继续采用分封,我想我说完了辩证法之后,大家是否决定采用分封制,那也都可以很容易判断了。”时不凡说。

    “辩证法?何为辩证法?”李世民问。

    时不凡解释:“所谓辩证法,也就是指争辩和证明的简称。我们目前既然在这里争辩,可是大都说了有利的一面和没有好处甚至有害的一面,那我们应该如何做出决策?而我的辩证法,是一个能有效的帮助大家做出决策的手段。”

    “天下有很多决策是让人举棋不定的,所以我们可以采用辩证法的方法来进行判断。当大家认为一个方法有好处也有坏处的同时,这个时候可以采用辩证法的方法来进行分析,这样可以很容易做出决策了。”

    “尤其是包括这个分封制!”

    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采用辩证法的方法来解决,可是很多人都是不愿意,只是愿意相信自己主观所看到的东西。这个辩证法是哲学里面一个重要的东西,甚至可以帮助人进在做出选择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决策参考。可是很多没有真正了解过哲学,直接开始说哲学是没有用处的,认为哲学都是骗人的,这样的人真的是让时不凡无话可说。如果哲学是骗人的,那他岂不是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然后骗了人类几千年吗?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没有文化,而是没有文化硬要去谈文化。很多人说那些“砖家”,可是很多时候自己也扮演了相应的“砖家”的角色。没有真正了解过一个学科,也就妄下结论。时不凡见过这种人有不少,有些说哲学是骗人的,还有说经济学是骗人的,甚至说什么很多学科都是骗人的。可殊不知,他们所最推崇的科学,最早也是从哲学里面分化出来的。哲学是一切学科的总和,并不是没有科学,反而是包容了科学。

    因为自己彻底不懂得的东西,也就干脆说他是骗人的,这样和电视上那些“砖家”有什么区别?自己不懂,那干脆就说这是不存在,是骗人的,这样的思维真的很好笑。如果自己不认识字,那也就因此认为文字不存在了,这样不是荒唐吗?以主观意识判断世界,哪怕唯心主义也都没有这么要求彻底要以主观判断世界啊!

    时不凡现在提出这个辩证法,是可以帮助以后各种人进行决策,可以在选择时候有更好的选择方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