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相亲(中)
    

    “时先生,请问你为何对我太失望了?”秦小姐马上问道。【愛↑去△小↓說△網w  qu 】

    时不凡摇头说:“你知道吗?你这么做,这么曲意讨好,让我看着我也就知道你是在故意的。而我娶妻不是看重什么顺从,我更看重的是夫妻之间能够互相帮助,互相尊重,互相信赖。我认为夫妻之间应该是平等的,而并非是谁讨好谁。如果依靠这种讨好获得,那最后肯定会分崩离析。在我眼里面我的妻子应该是我灵魂上的伴侣,而非是一个仆人,明白了吗?”

    时不凡不会认可古代那种要依靠所谓夫为妻纲的做法,毕竟时代变了,时不凡也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了。只有那些道德素质低的人才会认为自己妻子应该绝对服从自己,尤其是时不凡打算娶的是一个聪明并且看得上眼的女人,而自然不可能认为自己妻子应该绝对服从自己。时不凡认为双方最理想的状态无非是凭借各自感情在一起,而不会去干涉对方的事业,各自都有各自的事业也就行了。

    至于这个秦小姐,刚才是在曲意讨好,显然是做一个仆人才做的事情。时不凡如果想要仆人,他完全可以用钱去买一个。他现在也算是小有积蓄了,不但李建成和李世民给了他金银,而那些贵族也都多少给了它一些财富,他想要买什么仆人不是很简单吗?在唐朝,还是有少量的奴仆存在的。不过还好奴仆并不代表是奴隶,奴仆虽然地位低贱,可是一定程度上收到法律保护,并没有过去奴隶那么毫无保障。

    时不凡娶妻不是为了找一个奴仆的,这样的奴仆不值钱。如果时不凡真的是想要找一个“奴仆”,那他前世也都不会那么难找了。

    “秦小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想你是出于特殊原因,这才愿意和我相亲吧?”时不凡问到。

    秦小姐马上无奈的说;“是的,官府的人已经跟我说了,如果两个月之内再不成婚,那也就要把我强行嫁出去。而有人对我虎视眈眈,甚至对我们秦家的产业虎视眈眈。如果我嫁出去了之后,那我侄儿尚且年幼,不过一个三岁的孩童,无法能操持家业。到时候恐怕会被人吞并。而我希望能够借助你的朝廷官员的名头,并且还是在修文馆教导各位皇族勋贵的子女的名头,吓跑他们。【愛↑去△小↓說△網w  qu 】尤其是那些皇族勋贵都要给你几分面子,毕竟你负责教导他们子女啊!”

    为了恢复人口,在一个国家开国的时候往往会采用降低结婚年龄,并且年龄到了不结婚会被强制安排结婚等等手段来进行逼婚。这样在后世人看来是侵犯婚姻自由,可是在古代这个却未必了,毕竟恢复人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古代农耕文明人口和土地是生产力,所以恢复人口也就是恢复国家实力。

    “你这个是何苦来哉呢?如果这些产业是你的,你无可厚非。可是你在这个产业只是一个管理者,只是一个代管的人,何必要如此呢?”时不凡摇头说道。

    秦小姐对于这个秦家的产业,只是一个临时代管的人。如果用时不凡后世的想法来说,这样可真的是亏大了。女人在古代几乎是没有继承权的,所以她这个女孩只是秦家产业的代管的人,而这个代管的人还是尽心尽责的,不但让产业保住了,还开设了两家分店。不过,哪怕时不凡也都认为她亏大发了,毕竟如此努力,最后还不是为她人做嫁衣,最后自己一个子都没有,自己还要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去保住这个产业。

    “哪怕这样,我想你也没有必要如此讨好我。我需要的妻子不是这种仆人的身份,我不缺仆人,明白吗?我想要的是能在双方艰难的时候互相鼓励,能在事业成功的时候作为一个诤友,能够在其中一方患难时候不离不弃。不去需要夫妻之间谁从属于谁,可是我却希望双方能互相尊重,既不用抬高对方,也不用为了讨好对方而自己自贬身份。作为夫妻,首先应该做朋友。”

    “至于说你想要保住你们秦家的产业,就希望如此。可是我却不这么认为,你今天能够委曲求全做我的妻子之后认为我可以保住你们秦家的产业?可是我却不这么看,今天也许你能够靠着我保住这个产业,可是明天呢?后天呢?创业难守业更难,可是如果为了守业也就毫无底线的去做任何事情,那最后家业也都会败光。你希望通过你牺牲自己,换取保证家业的机会。那最后你那个侄儿会感激你吗?他现在不过是三岁,等他接管了家业,他会感激你为他付出的一切吗?我想,他不但不会,反而会认为理所应当吧?”

    秦小姐沉默了,因为她知道多半是如此。在这个时代,让家族里面的女人为家族付出牺牲,那是理所应当的,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一样。而那些男性家族成员也都是认为如此,甚至不会有任何“感激”。

    “秦小姐,我想说你如此卑躬屈膝的讨好我,这个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如果我未来的妻子都是这么卑躬屈膝的讨好我,然后好像一个仆人,那我也都没有什么意思。所以你如此卑躬屈膝,那我不但不会认为是好事。人不可有傲气,可是绝对不能够没有傲骨。你讨好我没有用,你讨好我最后不但无法帮助你那个所谓侄儿,反而会害了他。会让他认为一切都是有人牺牲自己来保证他,认为别人为他付出是理所应当的。而且,也会让他认为应该讨好官吏,应该通过官吏获得财富,应该通过比他更有财富更有权利的人获得财富。这样做,那最后家业必然还是会被败光。权力不是保障,而是毒药,明白了吗?”

    时不凡对于后世所提倡的那种所谓拼爹,认为整个社会都是拼爹的,这个时不凡不这么认为。因为时不凡来到了唐朝,也都见到了那些所谓士族和勋贵的后代。他们那些士族和勋贵的后代,其实并没有多少纨绔。后世人印象当中的所谓官二代和贵族都是纨绔,其实并不是真的。从比例来说,其实世代为官的家族成才的概率反而比起普通百姓家要高很多,甚至普遍道德和抗诱惑能力也都比普通百姓出身的人要高很多。

    可是时不凡也都知道在唐朝时期的士族和官二代里面,他们虽然生活当中比较的“不拘小节”,也许有浪费或者是什么不良嗜好,可是像是那种随便上大街去打人杀人,随便上大街去强抢民女,这个绝对是极少数。那些士族和官二代在每一个后代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给他们未来人生制定好了规划。首先按照嫡出庶出,年长年幼都有自己的计划,然后未来从小到大都是要进行培养,然后人生都被安排好了。他们学习文化和各种能力,都是要被安排好了的,哪里有时间会去当纨绔?

    后来士族之所以衰落,并非是因为他们没有才华,也不是因为他们道德败坏,而是因为时代所淘汰了。因为属于他们士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以他们这个阶级不得不被历史所淘汰。这个是阶级之间的斗争,并非是士族的道德品质和才华不足。阶级的斗争是无情的,不会管你是否有才华和品德,反正身处于这个阶级也就是要被历史所淘汰。

    “秦小姐,我希望你记住一点,如果以后我娶了妻子,我是不会利用手里的权力和影响力去帮助她们家族的。如果指望通过我的权力和影响力来帮助家族,那我是不会同意的。也许在你眼里面权力是保证家族财富的重要途径,可是我却不这么看。权力是毒药,权力是猛虎。虽然能一时保证,可是最后必然会被反噬。靠着特殊权力而来的财富,最后也会因为失去权力而失去。所以我不会利用我的权力和影响力去帮助别人,哪怕是我的妻子也不例外,我不希望我的妻子是因为权势而跟着我,这样多么悲哀啊!”

    “所以,秦小姐,你不是我所希望的妻子的人选。不过我希望你能够记住,人不可有傲气,可是却绝对不能够有傲骨。一旦没有了傲骨,那再多的财富,再高的官职地位,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那最后一定会失去。”

    时不凡说完了之后,准备离开了,因为这个秦小姐目前不是他所希望的配偶人选。不过,正当时不凡准备离开之后,那个秦小姐却突然开口了。

    “时校书郎,我却不这么认为!”秦小姐说道。

    “哦?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时不凡问道。

    秦小姐马上说:“时校书郎,你说失去了傲骨必然会失去了一切,那为何当年勾践能够卧薪尝胆最后报仇呢?勾践卧薪尝胆,最后能够成功的灭亡吴国。如果没有他当年卑躬屈膝侍奉吴王,并且甚至不惜为他品尝粪便,那如何有后来三千越甲可吞吴呢?”

    “秦小姐读书过?”时不凡问道。

    时不凡突然有些兴趣了,因为他在古代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女人敢和自己争辩,这个显然是非常稀少的。在古代女人敢和男人争辩的人可不多,所以时不凡反而有了几分兴趣。

    “自然读过!”秦小姐说道。

    时不凡反问:“你知道当年卧薪尝胆,可是却知道勾践能够卧薪尝胆最后报仇成功是因为谁吗?”

    “谁?范蠡,文种?他们是辅佐勾践成就霸业之人。”秦小姐反问。

    “不,是吴王夫差。世人都说勾践卧薪尝胆,最后报仇成功。可是谁又注意到,吴王夫差那段时间在做什么?他打败了勾践之后,穷兵黩武,争夺霸权,最后弄得自己国家民生凋敝。并且后来他还贪恋美色,早就丧失了年轻时候的锐气和斗志。贪图安逸,然后贪图富贵享受,并且爱慕虚荣霸权,所以最后弄得国家残破,再加上后来勾践是偷袭,才被勾践三千人捡了便宜。”

    “所以,勾践能够卧薪尝胆成功,并非是他太优秀,而是对方是一个猪。吴国是灭亡在夫差自己身上,而并非是勾践卧薪尝胆成功了。如果夫差不被所谓的霸业所迷惑,不被酒色所迷惑,那最后勾践有机会复仇吗?所以吴国被灭亡,并非是勾践卧薪尝胆,而是因为夫差自己败国。而纵观天下,卑躬屈膝的人,能够有几个再次起来?自古以来也就是一个勾践,而勾践是如何?当年伍子胥曾经建议夫差杀死勾践,夫差没有听。再加上吴国奸臣,还有一些宠妃西施在帮忙做内奸等等。勾践能够活下来,那是因为他的对手太愚蠢,而并非是自己多么厉害。”

    “所以卑躬屈膝,换不来富贵和安逸,只是会让灭亡更快。勾践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的人罢了,只是一个历史的偶然。可惜太多人都是看到了历史的偶然,却没有注意到历史的必然。所以,秦小姐,你这个是在充满了侥幸,而并非是把书给读明白了?”

    时不凡指了指秦小姐的胸口,说:“所有财富,无非是过眼云烟罢了。只有一颗坚强不屈的心,那才是真正的根本。若没有这颗心,那最后一切都是无根之浮萍。真正的强大,来源于内心的强大,而并非是权力、财富或者是身体的力量。只有强大的内心才会能够驾驭这些权力财富,如果内心不能,那不过是在自己自找麻烦。人首先要做自己,而并非是去做权力和财富的奴隶。如果无法驾驭权力和财富,那最后只是一个权力和财富的奴隶罢了,那何等可悲啊!我言尽于此,希望秦小姐以后好好体会一下!如果以后我们有缘,说不定可以再见!”

    “时先生,我想请你再等一下!”秦小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