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文科大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朝廷的缩影
    

    时不凡最终也都没有选择去秦家去进行“试婚”,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时不凡是去“入赘”了呢!而秦小姐也都来到了时不凡家暂时居住,算是进行了所谓的“试婚”了。【愛↑去△小↓說△網w  qu 】当然,时不凡和秦小姐按照这个时代的风俗,并没有突破最后一步。甚至在晚上就寝的时候也都是分床而睡,不会睡在一张床上的。至于在这个长安里面,双方除了每天回来见面之外,别的时候也都是各自干各自的事情。

    时不凡也都没有插手秦小姐的那秦家的产业,秦小姐也都没有插手时不凡工作的事情。因为时不凡也都不会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帮助秦家弄到更多产业,而时不凡也都不需要秦家的资金来帮助自己,所以双方互不干涉,各自干各自的工作。就这样,时间也都过了好足足两个月了。而这两个月,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天气了逐渐变冷。

    不过哪怕天气冷了,该工作的还是要工作,时不凡还是要去给那些贵族学生上课。这些学生也都选择了接受时不凡这个教师,而时不凡能教导他们的有很多,从各种经典到历史学问,甚至是道家和佛家的也都略懂。因为时不凡太“博学”了,让他们也都感觉意外。不过他们不知道,先不说时不凡后世那个十几个硕士学位,哪怕在那个网络时代,想要了解什么知识不是很容易吗?

    不过,今天,时不凡来到了课堂之后,听到了一些话,让他皱眉起来。

    宇文士及的孙子宇文长延对魏叔玉说:“魏叔玉,你爹魏征是太子洗马,那皇宫里面这么多匹马,你爹洗了多少匹?”

    魏叔玉马上一阵恼怒的看着这个宇文长延,而宇文长延显然非常得意,好像自己抓住了一个漏洞。不过这个魏叔玉却明显不会回答,而在外面刚准备进来上课的时不凡却明显眉头皱起来了。

    因为这个魏叔玉的父亲是魏征,目前的魏征是太子李建成的洗马,而这个太子洗马是负责太子东宫里面的一些图书整理的,地位其实也就是东宫的图书馆管理员。不过事实上这个魏征是太子李建成的谋士。按照原先历史上,这个魏征可是出了名的谏官。当然,时不凡作为一个对于历史深刻怀疑的人,他不太相信魏征也就是这么一心为国,至于他死了之后甚至被历史砸了墓碑。【愛↑去△小↓說△網w  qu 】

    不过时不凡现在却发现这个宇文长延居然对魏征这么说,显然是故意调侃了。这个其实也是来自于一个典故,当年秦朝时期,有一个官职叫做“太子冼马”,这个官职是指太子的侍从人员,是负责在太子出门之前进行引路开道的。

    可是后来不知道哪个猪头一样史官,结果把这个“太子冼马”多写了一点,变成了“洗马”了。后世王朝将错就错,直接把这个官职命名为太子洗马。当然,这个太子洗马也都不是负责给太子引路的人了,而是转变成为了负责书籍档案的工作,所以这个也就是不同时代的变迁了。

    可是这个洗马确实不太好听,洗马听起来好像是给马匹刷毛的。可是这个历史传下来的官职,让他们也都不得不接受。可是现在居然被人故意这么问,让那个魏叔玉也都不知道怎么弄了。

    这个时候,时不凡走了进来,面带笑容的说:“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魏征洗马也确实正在洗马,好像洗马挺欢快的。我就问他,洗马如何了?他回答,大司马已洗干净,司马正在洗,还没有干净。”

    大家听到了时不凡走进来说这话,然后大家仔细思考了一下时不凡这话,然后那些年龄大一些的孩子听了这话,刚开始还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深刻寓意,可是很快突然那些大一些的孩子马上哈哈大笑起来了。

    至于那些年幼的孩子,显然不太明白时不凡这个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好像这个笑话的笑点有些高啊,普通人根本无法能够理解这里面的意思。

    “哈哈哈哈,对,我爹就是在洗马,司马还在洗,不过尚未干净,使劲洗干净啊!哈哈哈哈……”魏叔玉哈哈大笑。

    那个宇文长延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显然非常生气和郁闷。因为刚才时不凡这话,其实是暗中讽刺了一下。时不凡说魏征去“洗马”,结果大司马已经洗干净了,而司马还没有被洗干净。这个结合了现在的环境,明显实在法反击他。因为宇文长延的祖父宇文士及的官职里面正好有一个官职是天策府司马,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个语境之下,显然是在故意反讽他祖父是天策府司马。所以,人家魏征“洗马”还没有把司马给洗干净,意思也就是在文雅的骂这个宇文士及是“脏东西”。

    “好了,不要笑了,很好笑吗?”时不凡突然严肃的问道。

    那些学生马上停下来,显然不敢再次笑了。

    “你们来这里好好学习,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很好玩吗?”时不凡反问。

    而房遗直突然开口声援宇文士及,说:“时校书郎,开开玩笑,也都无伤大雅啊!”

    杜构也都说:“是啊!不就是开玩笑吗?有什么呢?”

    可是魏叔玉不干了,他直接说:“有你们这么开玩笑的吗?居然拿别人父亲开玩笑,那如果是你你能接受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也就是时校书郎教导你们的?难道时校书郎的话,你们都忘了?”

    “我想,这里又不是朝廷,说两下也都没有什么。”礼部尚书唐俭的儿子唐善识说道。

    结果,马上也都有人反驳,然后双方居然就这么吵闹起来了。

    时不凡看着这些学生居然吵闹起来了,立马皱眉。以时不凡的任教经历,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些学生有问题,明显有很大问题。这些学生明显是分成了两伙人,他们分成了不同的两伙人在这里互相吵闹。时不凡非常清楚,在学校里面难免有什么哥们义气,还有什么拉帮结派的事情,这种在学校里面是常有的,尤其是在一些年纪小的地方更是如此。

    至于时不凡更是了解这些官二代们,他们身边的“帮派”其实并非是单纯的个人感情组成的帮派,这些官二代们其实一个个也都是根据自己长辈的派系而组成的帮派。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可能会因为长辈在官场里面的合作,然后变得友好起来。可是一旦长辈之间分崩离析,然后在官场里面反目成仇,他们这些官二代们也都难免会反目成仇,这个也就是这些官二代的所谓帮派了。

    其实,这些官二代们的友情,无非是他们父辈在朝廷派系里面的一个缩影。他们父辈在朝廷里面跟着不同的人混,然后他们的晚辈也都在这里进行拉帮结派,然后根据自己父辈的官职派系来进行导出拉帮结派,然后互相在这些学生里面“攻讦”。

    如果说朝廷上皇帝是裁决人,而在这个修文馆,时不凡这个负责教导他们的教师,也都是一个裁决人。他们之间的矛盾其实也多是要由他们来裁决。

    至于这些学子,除了拥护父辈拥护太子的李建成,还有拥护李世民的派系,而那些皇族却和他们父辈一样,不予干涉。因为那些旁支皇族知道自己对于朝廷皇位继承没有决定权,他们这些旁支皇族最忌讳的也就是干涉皇位传承。甚至如果旁支皇族干涉了皇位传承,那说不定会被皇帝所忌惮,会对他们下手。自古以来皇帝对于那些皇族,可是又爱又恨。因为这些皇族一旦造反起来,那比起一般外臣造反更加顺利,所以皇帝会忌惮。可是在为难的时候,还是要依靠皇族,因为皇族才是一条心的,是为了维护家天下的人。所以历朝历代的皇帝对于皇族是又爱又恨,感情非常复杂。

    可是皇族一旦擅自干涉到了皇位的传承,很可能会被当朝皇帝给收拾了,毕竟当朝皇帝最担心的也就是旁支皇族干涉了皇位传承,这样会不会让自己这一系的族人失去皇位?所以那些旁支皇族都不敢对皇位传承有所干涉,反而是那些外臣更是大胆了。

    “你们吵够了没有?”时不凡马上冷冷的问道。

    那些学生听了这话,马上也都不吵了,显然是等待时不凡的训话。

    “你们干什么?把修文馆当做了菜市场,可以想吵闹也就吵闹?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修文馆,皇上和你们长辈既然让我来管你们,那你们都给我好好听话。你们应该记住,我可是有权利惩戒你们的。只不过,我不希望滥用这个权力,我一直不提倡体罚。可是,并不代表我没有这个权力,明白了吗?别把我的仁慈当做了软弱,别把我的仁慈当做了好欺负,明白了吗?”时不凡问道。

    那些学生顿时意识到时不凡这个教师可是有权力进行惩戒的,几乎不管是哪一个家庭,哪怕他们出身士族和皇族,可是有一个条件是必然有得,那也就是他们的教师有权对他们进行“惩戒”。如果教师要惩戒,哪怕父母也都没有权力干涉,这个也就是古代的规则。在古代教师和父母可是地位差不多的,都是要当做直系长辈来尊重。哪怕是太子的老师要惩戒太子,作为父亲的皇帝也都无法说什么,这个也就是古代的伦理道德。教师和父亲一样,是有权力训诫和惩戒学生,而哪怕是学生的父亲位置再高,那也都不能够随便说什么。甚至,作为父亲,也都只能够咬牙反而要说老师打得好!

    而时不凡作为他们的教师,天然的也都拥有这个权力,哪怕他们父辈也都不敢能够说什么。时不凡不赞同体罚学生,也不赞同辱骂侮辱学生,所以他一直没有动用这个古代伦理道德赋予它的特权。不过,显然因为他没有动用这个惩戒的特权,让不少学生也都以为他好欺负了,认为他是一个好欺负的教师,显得肆无忌惮了。

    当然,时不凡也许能接受他们别的地方肆无忌惮,可是却无法接受在自己这个修文馆进行拉帮结派。因为这种拉帮结派,明显是带有很多政治成分的,让时不凡不能接受。在他眼里面学校也就是教书育人的,学校的学生是不能够牵扯到政治里面的。

    时不凡在后世大学里面,虽然大学里面各种教师和教授学校领导之间也都有不少矛盾,甚至可能为了争夺校领导的官职而争斗起来。可是却有着一条铁律,那也就是学校教师和领导之间的矛盾冲突,绝对不能够因此牵连到学生头上。教师之间的矛盾,不能够因此牵连学生,这个是铁律了。因为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而不是让这些学生从小学习这些所谓政治斗争,学习这些所谓的阴谋算计的事情。

    作为学校一方,不管这些学生之前是哪里的学生,不管他们父辈之间有什么矛盾,在学校也都不能够有什么冲突。学校是一片净土,不能够轻易让社会上那些肮脏的东西进入学校里面,这是每一个教师的责任。

    “你们给我听着,以后禁止在修文馆里面谈论什么朝廷上面的事情,更不要那种这些什么官职开玩笑,明白了吗?以后你们父亲之间的什么事情,和各种矛盾,也都不要带到这里。如果谁让我发现在这里说什么朝廷政务,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该惩戒的我还是会城街道,明白了吗?”时不凡问道。

    “明白了!”

    时不凡也都闭上眼睛,暗想:“真的有用吗?他们天然的身份,也许已经被迫牵连到了这里面了?他们,不过是朝廷上大佬的一个缩影罢了,我在这里压得住他们,可是压不住那些朝廷上的大佬啊!我只能够做到扬汤止沸,可是却无法做到釜底抽薪啊!”